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44章 她不是在开玩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红遍天这三个字很适合成为酒吧的名字,也很俗气。

    就好像,每一座城市里,都会有一个名叫红遍天的酒吧。

    “吃饱喝足后滚去红遍天,在哪儿等着。如果等不到那个可怜孩子,你王阿姨明天就会领她去相亲。”

    这两句话是荆红命临走前,扔给李南方的。

    短短两句话里,包含了很多意思。

    蒋默然不一定会去红遍天这也怪李南方。

    等不到默然姐姐,那么就证明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已经尽了,荆红夫人明天就会安排她去相亲。

    这证明蒋默然并不知道李南方会在红遍天酒吧。

    那么,她真要不来了,李老板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扑进别人的怀抱了?

    “唉,该死的霸王条款害死人啊。”

    李南方坐在红遍天酒吧角落的临(床chuang)前,低头看了眼旁边沙发上的衣袋。

    几个衣袋是从路边时装店内买来的。

    那家时装店的老板心真黑,三个纸质衣袋居然要了李南方三十块钱,幸好他有黑卡

    如果再把衣服乱糟糟的还给蒋默然,李南方自己也会觉得不好意思,毕竟上面好像留下了一些东西。

    都怪花夜神。

    杨逍走后,俩人当然会正式开始洞房花烛夜最重要的某个环节了。

    李南方还没把她衣服脱掉呢,她就激动的浑(身shen)发抖,丢了。

    幸好被总院誉为四大传说之浪漫(爱ai)(情qing)的鞋子没有弄脏,被李南方用湿巾擦了几遍后,崭新的好像刚从鞋店了买出来那样。

    不过李南方坐在这儿拿着湿巾擦鞋子时,酒吧服务生看他的眼神里,带有明显的鄙视。

    他知道,人家看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捧着双女人细高跟擦个没完没了,肯定会以为他心理变态呢。

    别人(爱ai)怎么看,就怎么看,只要不来打搅,那又关李南方毛线的事?

    擦鞋时,李南方想到了一个疑点。

    总院有那么多女员工,昨晚值班的没有五百也得有三百吧,可杨逍怎么偏偏偷蒋默然呢?

    荆红命可是说的很清楚,某个白影在进了总院后,直接去了外科大楼下,贴着外墙壁虎般的爬进了六楼更衣室内,轻松撬开了蒋默然的更衣柜,偷走了衣服。

    这说明,杨逍对蒋默然很熟悉。

    熟悉到她在哪儿换衣服,都知道。

    “那个大魔头,怎么会对默然这么熟悉呢?难道,他们以前接触过?”

    就在李南方看着衣袋,再次想起这个疑点时,就听到门口那边传来服务生的客气声:“欢迎两位女士,请里面坐。”

    李南方随意的抬头看去,就看到两个女人走进酒吧内,正左右张望着什么。

    蒋默然是不愿意来酒吧这地方的。

    她上次来酒吧,还得追溯到数年前,那时候她刚和吕明亮结婚不久。

    新婚夫妻是(爱ai)不够的,家里不够浪的就去酒吧玩儿,这也很正常。

    后来随着吕明亮醉心于仕途,全(身shen)心都扑在了工作上,哪儿还有闲心陪她来酒吧啊,看电影之类的?

    尤其李南方死后,蒋默然更是把酒吧这种场合,彻底抛到了九霄云外。

    她更喜欢每天两点一线,上班下班,回家后就和王阿姨坐在沙发上,喝着香茗,每人捧着一本书,谁也不说话,静静地看书,从书本上获取心灵上的安宁。

    今晚如果不是荆红夫人再三劝说,来酒吧开心放松下,算是抚平精神寄托失窃的心伤,蒋默然真不愿意来这地方。

    其实这个时间段的酒吧内,环境还是不错的。

    大部分顾客都是穿着很有品位的小资群体,当然也有胳膊上刺龙画虎之辈,看到来了两个美少女、啊,不,是两个美妇人后,眼睛都一下子亮了,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对于这些上不得台面的小混混,荆红夫人当然懒得正眼去看。

    他们今晚乖乖地也还罢了。

    如果谁敢扎刺,相信荆红夫人仅需一个电话,就能让他们知道什么是专、政铁拳!

    “服务生说,今晚十点半后有小提琴演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我们去那边坐吧。”

    和服务生说了几句话后,荆红夫人抬头往西边扫了几眼,用下巴指了指临窗那边。

    蒋默然还是很喜欢小提琴的,她早在上大学之前,就已经学了五年多的小提琴了。

    来酒吧内,听专业演员演奏小提琴,貌似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其实,并不是所有的酒吧,都像你所想象的那样鱼龙混杂。这家酒吧还是不错的,以前你十叔曾经带我来”

    荆红夫人刚说到这儿,小包里的手机响了。

    “我儿子打来的电话。”

    荆红夫人看了眼来电显示,面露喜色的晃了晃手机:“我先出去和那小子聊聊。这么久了都不回家看老娘,简直是大逆不道。”

    再怎么严肃,高贵的女人,都会在一别经年也不回家的儿子来电话后,迅速暴露她也是个普通母亲的本色,欢喜的不行。

    “王阿姨才是幸福的女人。十叔(爱ai)她,疼她,宠她都宠的快没边了,还有个英俊的儿子。”

    想到在荆红家看到全家福照片上,那个“年轻版”的荆红命,蒋默然就为王阿姨高兴。

    当然也羡慕了。

    坐在临窗位子上后,蒋默然放下小包后,随意看了眼角落座位上背对着她的那个人。

    这是个绑着半截马尾的男人。

    男人绑马尾在乡下老百姓眼里,那简直就是“不务正业”的铁杆标志。

    蒋默然也对男人绑马尾这种行为不怎么感冒,不过她不会因此就戴着有色眼镜去看这种男人。

    怎么穿衣打扮,留什么样的发型都是个人的自由,只要不在大庭广众之下脱光了快乐的奔跑,没谁有权利对人指手画脚的。

    她在缩回看向男人的眸光时,忽然愣了下。

    因为她忽然发现马尾男人的背影,有些熟悉。

    就像那个人。

    但随即,她就哑然失笑,心里说:“怎么会是南方呢,只是个背影很像他的人而已。休说他已经不在人世间了,就算在,他也不会留马尾的。”

    总是盯着别人看是不礼貌的行为,哪怕是背影。

    所以蒋默然暗中失笑过后,就回头对服务生随便点了杯黑啤。

    马上就要芒种了,天气也渐渐的(热re)了起来,这时候来杯黑啤慢慢地品尝,还是很不错的。

    很快,蒋默然点的黑啤被端来了。

    却不是服务生端来的。

    托盘上也不止一杯,还有一杯五颜六色的鸡尾酒。

    “尊敬的女士,很乐意能为您效劳。请问,我能坐在您对面吗?”

    谁说(身shen)上刺龙画虎的男人都是混子?

    谁说混子就不能像绅士那样,和美女说话时会有绅士风度?

    谁敢说这哥们就会一耳光抽过去,把他后槽牙给打碎!

    害怕后槽牙被打碎,蒋默然当然不会这样说,最多也就是秀眉微微皱了下,轻声说:“对不起,我的同伴在外打电话。”

    她没说半个不行,可这句话里带出来的婉拒意思,却是傻子都能听得出来的。

    “是那位夫人吗?”

    刺龙绅士向外看了眼,笑道:“您放心,等她进来后,我马上走。”

    既然刺龙绅士这样说,又非得坐在蒋医生对面,她还能说什么呢?

    酒吧又不是她家开的,座位也是随便坐的,她没权利不许别人坐在她对面的。

    蒋默然唯有不再看他一眼,伸手拿过了所点的黑啤,小口小口的品尝了起来。

    淡然出尘的优雅气质十足,压根没把刺龙绅士放在眼里。

    她能保持如此良好的心态,自然是仗着外面的王阿姨了。

    假如刺龙绅士胆敢对蒋默然有所不尊敬,呵呵后果可能不会太好。

    “请问女士芳名怎么称呼?”

    刺龙绅士平常难道不玩微信,不知道微信朋友圈内盛传这样一段话吗?

    说有三种人的行为,是被人讨厌的。

    一种是女明星做慈善。

    一种是婊咋自夸是纯洁的。

    一种就是混子装绅士了。

    刺龙绅士当前就是在装绅士,蒋默然要是能理财他才怪。

    刺龙绅士脸色变了,终于慢慢撕下脸上的面具,冷声笑道:“小娘子,你长得倒是(挺ting)(性xing)感漂亮的,可惜是个聋子啊。怎么,没听到大爷我和你说话吗?说,叫什么名字!”

    他在说出最后这句话时,猛地把酒杯蹲放在了桌子上,发出的砰声大响,吓了蒋默然一跳。

    她干嘛要把名字告诉刺龙绅士啊,就因为他是个混子吗?

    还是不知死活的那种。

    看在他老妈养他不容易的份上,默然姐姐决定高抬贵手放他一马,拿起小包起(身shen)就要走。

    她要去外面找王阿姨。

    希望混子不要追出去,那样就算蒋默然不想把这事告诉荆红夫人,他也要倒霉了。

    只是她刚站起来,右手手腕就被刺龙绅士一把抓住,哈哈笑道:“美人儿,既然来了红遍天,怎么可能不好好玩玩呢?哥几个,都过来,大家和美人儿互动下。”

    “得令。”

    刺龙绅士的三个同伴,嘻嘻哈哈的笑着走过来时,还用凶狠的目光盯着那些向这边看的顾客:“草,看毛呢?再看,信不信老子把你们的眼珠子抠出来当玻璃泡踩了?”

    “你、你放开我!我、我警告你们,现在放开我,别再来烦我,我就当什么事也没发生那样。不然,你们就要倒霉了。”

    蒋默然猛地一挣,底气十足的厉声警告。

    “哇靠,我好怕怕哦。”

    刺龙绅士立即张大嘴,做出惊恐的表(情qing),摊开双手看向了他的同伴:“哥几个,你们怕吗?”

    “怕啊,当然怕!”

    一个同伴(阴yin)阳怪气的笑道:“我最怕被美女给警告了。大哥,你说咱们该怎么办呢?”

    “她可能是和咱们开玩笑”

    刺龙绅士刚说到这儿,就听背后有人冷冷地说:“她不是在和你们开玩笑的。”

    “握了个草的,你谁呀你?”

    刺龙绅士转(身shen),张嘴刚问出这个问题,小腹就剧痛,(身shen)子嗖地向后飞去。

    就像被汽车撞飞那样,狠狠撞在了他两个同伴(身shen)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