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1037章 你敢骂我去死?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什么附加条件?”

    听李南方说还有附加条件,杨逍立即警惕起来。

    更是满脸寒霜,缓缓举起了右手。

    五根纤长的手纸,好像小蛇那样灵巧的弯曲着。

    这是在警告李南方:“你若胆敢反悔,又要把利润改为四六之类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不,是不是钱的事。”

    看出杨逍是怎么想的后,李南方连忙解释时心想:“难道这死人妖上辈子是貔貅转世,只吃不拉吗?”

    只要不是钱,那么一切都好说了。

    但杨逍肯定得表示下,才能彰显她是如何的视金钱如粪土:“哼,我也不是太在乎。”

    “是,是。其实我也不、咳,我还行吧。”

    李南方还真怕,他说他也不是太在乎时,杨逍会趁机要求提高利润分成,这才连忙改口。

    “你上辈子是只吃不拉的貔貅转世吗?”

    杨逍轻蔑的嗤笑了下,接着问道:“说,是什么附加条件?不会是想让我今晚去杀掉岳梓童吧?如果是这样,那我可以答应你。杀个把人这种事对于我来说,绝对是举足之劳,一点挑战(性xing)都没有。”

    杨逍忽然想到了什么,双眸开始放光:“要不,你再把条件提高点。比方,你想让她以什么样的悲惨方式死去?我个人最看好人彘了。”

    “别和我提她。烦。”

    李南方硬邦邦的回答。

    他是真烦。

    两次啊,已经是两次机会了,他怎么还没有彻底占有岳梓童呢!

    两次半途而废,极大挫伤了李南方男人的尊严。

    尤其是今晚这次,唯有把一肚子邪火,都发在了夜神姐姐(身shen)上。

    看出李南方确实烦了后,杨逍很知趣的没有发火。

    人人都有逆鳞的。

    岳梓童就是李南方的逆鳞,真要被触痛了后,鬼知道他会不会翻悔不合作了啊?

    那样,杨逍以后可以躺在钱堆上睡觉的美梦,就会破灭了。

    所以,她唯有假装没看到李南方的恶劣态度,转移了话题:“那你说,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她这句话刚说出口,忽然明白李南方的附加条件什么了。

    杨逍忘记了花夜神。

    果然,在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向花夜神时,李南方也看向了那边。

    花夜神立即意识到,这是她能彻底解除痛苦的唯一机会了,立即匍匐跪倒在了(床chuang)上。

    丰满(性xing)感的美(臀tun),再次高高的撅了起来。

    这让李南方很不爽,脚尖一挑。

    嗖的一声,花夜神被杨逍反脚踹出去时掉在地上的被子,飞过去盖在了她(身shen)上。

    杨逍秀眉微微皱了下,摇头:“不行。”

    被子下的花夜神,(娇jiao)躯立即一抖。

    人生最痛苦的事,莫过于在看到改变命运的大希望时,却遭到无(情qing)的拒绝了。

    李南方也没想到,杨逍会拒绝他这个小小地要求。

    冷笑一声,刚要说什么时,却听杨逍抢先说道:“我说不行的意思呢,是就算我给她解毒了,她也不能无法恢复以前那样了。”

    李南方呆愣了下,连忙问:“有解药,她也会继续透支下去?”

    “当然不会。”

    杨逍骄傲的昂起下巴,淡淡地说:“红粉佳人、念牛郎都是我亲手配出来的。我可不是那种只能配出毒药,却配不出解药的笨蛋。”

    “那你怎么说无法恢复以前那样了?”

    “以前,她对男人的需求很正常。但现在”

    杨逍顿了下,看着李南方诡异的笑道:“你的流氓行为,彻底开启了念牛郎能让夜神变成(淫yin)、妇的大门。所以呢,我在给她解毒不再透支生命后,可她对男人、确切的来说,是对你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强烈。直到,把你肾水吸干。”

    “卧槽。这么厉害?”

    李南方吓了老大一跳,打了个激灵。

    刚把脑袋钻出被子的花夜神,则在楞了下后,羞得又缩了回去。

    “我亲手配置的毒药能不厉害”

    “别吹了!”

    李南方毫不客气的打断她:“你要真厉害,就该给她解药后,让她恢复正常。而不是生命不再被透支后,却变成,变成能把我吸干的狐狸精。”

    “那能怪谁?”

    杨逍又有了翻脸的趋势:“还不是你今晚的流氓行为,开启了她(淫yin)、((荡dang)dang)的大门,彻底改变了她的生理需求?”

    看她强硬后,李南方适当的软了下来:“就没让她恢复正常的办法了吗?老,哥们虽然那方面很厉害,可也架不住夜夜笙歌啊。”

    “要不。”

    杨逍想了想:“我多给她找几个男人,来分担你的压力?”

    “你去死吧。”

    “你敢骂我去死!”

    杨逍一瞪眼,可看在即将成为土豪的份上,还是大人大量的原谅了这厮的无礼,又建议道:“要么,我再给她服下绝(情qing)花?”

    “不行!”

    李南方根本不用问,毛是绝(情qing)花。

    还用问吗?

    顾名思义,绝(情qing)花就是让人绝(情qing)的意思。

    再直白点来说,就是能让人(性xing)冷淡。

    夜神姐姐真要服下绝(情qing)花后,倒是能改变她(淫yin)、妇的毛病了。

    可无(情qing)的美少妇看只能看不能碰,才是最让男人崩溃的。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

    杨逍烦了:“李南方,那你告诉我,怎么着才行吧。”

    “先,给她服解药吧。凑合着,等哥们实在受不了了,再考虑要不要用绝(情qing)花吧。”

    很是郁闷的李南方,丝毫不介意暴露他可耻的一面。

    非得等到受不了夜神姐姐的索取后,才会同意给她喂下绝(情qing)花,让她变成一个(性xing)冷淡者。

    这就是典型的宁可把好东西糟蹋了,也不肯与广大光棍们同享的混账心态。

    幸好杨逍说:“在接下来的合作中,只要你能让我满意了,我也许会在高兴下,配置出让她恢复正常的解药来。”

    李南方大喜,满口的承诺:“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一定!”

    你可知道,等我配出解药来,你说不定脑袋就会没了?

    不过我可以对你承诺,你死后,我会让夜神为你殉葬的。

    我说过,被你占有了的女人,这辈子都休想再拥有别的男人。

    包括你那个劳什子小姨。

    她十天后的大喜之(日ri),就是她命丧之时。

    杨逍心里这样想后,心里舒服了很多,走向了花夜神。

    “谢谢您,王上。”

    花夜神在吞下两棵药丸后,低声道谢。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你相公吧。”

    对花夜神的发自内心的感谢,杨逍毫不在意,不屑的撇了撇嘴后,又对李南方说:“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不等李南方说什么,杨逍(身shen)形一晃,消失在了窗外。

    这魔头去干毛了,李南方并不是太关心,坐在(床chuang)前搂住了花夜神的香肩。

    好像纯种波斯猫那样,花夜神依偎在了他怀中,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都没说话。

    这时候,没必要说话的。

    但对方却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等李南方点上一颗烟时,花夜神睁开了眼,低声说:“南方,忘记她吧。有的人,就算你强求也得不到的。毕竟,她(身shen)上肩负着某些重担。”

    神游天外的李南方,随口反问:“那你能忘记贺兰扶苏吗?”

    话音未落,他就后悔了。

    他问出这个问题,不但是对花夜神的羞辱,更是信心不足的表现。

    那会在浴室内时,夜神姐姐疯狂的表现,已经铁般的证明,她已经彻底忘记苦恋的贺兰扶苏,把李南方当做她生命中的唯一了。

    可他还这样问。

    花夜神却神色坦然,眉梢都没动:“能。”

    李南方低头看着她,沉默半晌后才说:“但我不能。”

    花夜神清澈的双眸,证明她确实能忘记贺兰扶苏,此后专心服侍李南方就好。

    是真正的专心服侍。

    因为她最大的老板王上千岁,已经(允yun)许了。

    那么就算她的直属上司再怎么不同意,也不敢把她怎么着的。

    以后,她就可以无忧无虑的做一个,狐狸精了。

    她是这样想的,也会这样做,所以才能坦然面对小心眼的李南方质疑。

    唉,要想彻底的征服一个美女,其实很难的。

    可一旦美女被你征服,她以后无论做什么,都会站在你的利益角度上了。

    就像现在的花夜神,读懂李南方眼里深藏的痛苦后,并没有生气,只会心疼。

    她能从被李南方疯狂鞭挞的动作中,深刻了解到他是多么的在乎岳梓童。

    哪怕她被服食了红粉佳人,让自(身shen)女(性xing)魅力无限放大,又在念牛郎的药(性xing)催促中,能给予李南方无法形容的酸爽她都没有代替岳梓童在他心中独一无二的地位。

    (爱ai)人之间,牢不可破的是(爱ai)(情qing)。

    不是迷死人的(身shen)体。

    所以花夜神没理由生气。

    就像她今晚要求李南方娶她,也只是想完成她是个有丈夫的妻子夙愿。

    却不会在意这场婚礼,有没有法律效应。

    更不会在意,李南方以后还会娶谁当老婆。

    只要他们在一起时,他能把她当做老婆看,让她感受到来自老公的狂(爱ai),这已经足够了。

    花夜神心疼李南方眼底深处的痛苦,则是因为无法替他分担这些。

    她唯有闭上眼,唇儿在男人(胸xiong)膛上不住地盖章,低声说:“无论需要我做什么,我都会竭力去做。只要你能开心。”

    “他会开心的。有你这样的(骚sao)包大美女,甘心为他做任何事,他敢不开心,我就会拧断他的脑袋。”

    杨逍就像个鬼魅那样,指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出现。

    花夜神慌忙从李南方怀里挣出来时,心中猛然一动。

    她从杨逍说出的“(骚sao)包”这两个字里,嗅到了明显的醋味。

    “也许,这就是能改变南方不死的唯一途径。”

    花夜神嘴角微微一勾时,就听李南方问道:“你从哪儿买来的这些衣服?”

    “我只是个可怜的穷鬼罢了,哪儿有钱给你们这对(奸jian)夫(淫yin)、妇买衣服。”

    杨逍冷冷地说着,把抱着的那团衣服扔在了(床chuang)上后,又从口袋里拿出几张红纸:“从对面医院的更衣室内偷来的。你们让我给你们主婚,可我却不喜欢新娘总光着(屁pi)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