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36章 你还是杀了我吧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花夜神刚从昏睡中醒来看到杨逍后,也曾经吓得跪伏在了地上。

    她的懦弱行为,让李南方觉得很不爽。

    现在,她又给杨逍跪下了。

    李南方却没管。

    只因花夜神说:“当年我被家里人抛弃后,就是被王上派人收养的。没有王上,就没有现在的花夜神。王上,就是我的再生父母。”

    是人,就要懂得感恩。

    生育,抚养之恩,是为人最该报答的恩(情qing)。

    尤其是抚养之恩。

    李南方对此深有感触,所以在他心中,抚养他长大的师母,要比生养他的亲生父母,重了不知多少倍。

    那么花夜神因感激王上的抚养之恩,盈盈下拜的行为,在他看来是必须的。

    当然不会阻止。

    杨逍却微微侧(身shen),表示不敢承受花夜神的跪拜,冷冷地说:“你虽然是轩辕王抚养长大的,但却不是我。”

    夜神姐姐今年已经是三十出头,而杨逍呢?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她的实际年龄都不会超过二十三岁。

    二十三岁的人,却要抚养三十多岁的美少妇怎么说,怎么别扭。

    花夜神轻声说:“王上,在夜神心中,无论是哪一任王上,都是抚养夜神长大的恩人。”

    “这样说,还算是有点道理。”

    杨逍脸色稍稍好看了点,声音却始终冷冰冰的:“可我们抚养你长大,只为把你培养成任打任杀任剥削的赚钱机器而已。”

    顿了顿,她语气也放缓了:“你这些年来,也为我们做出了很大的贡献。但也有让人不满地方,那就是你擅自挪用给某人渣的一个亿,什么时候才能还我?”

    说完,她眼角余光看向了李南方。

    某人渣一脸的坦然,就像不知道杨逍在说什么。

    这就是欠债不还者,在面对债主催债时,最常见的反应。

    “一个亿,不算事”

    花夜神刚说到这儿,就被杨逍怒冲冲的打断:“谁说不算事了?你以为本王很有钱,可以像你们这些欺上瞒下,大逆不道者似的,视金钱如粪土吗!”

    越说,杨逍越生气,踏前一步低头恶狠狠的说:“夜神,你可知道本王现在想用一款好点的手机,都得放下王者的尊严去偷,去抢?”

    就在穷疯了的杨逍,被花夜神一句轻飘飘的“一个亿不算事”而气得失去理智,只想掐住她脖子大倒苦水时,完全忽略了旁边的李南方。

    直到李南方那满是惊诧的声音响起:“哇靠,不会吧?堂堂的王上千岁,居然是个穷光蛋?”

    “你才是穷光蛋!你们全家都是穷光蛋!”

    杨逍这才蓦然醒悟,随即羞恼成怒,尖叫一声扑到李南方面前,伸手就掐住了他脖子,剧烈摇晃起来。

    太丢人了啊。

    堂堂的烈焰轩辕王,手握麾下上万教众的生死,当今天下第一高手,横扫千军如卷席这么牛叉到不要不要的主,怎么会是个穷光蛋呢?

    李南方作死,才会这样说她。

    既然是他自己作死,羞恼成怒的杨逍,又怎么好意思的不成全他?

    李南方再次常受到了嘴((贱jian)jian)的苦楚。

    当杨逍“真(情qing)流露”时,他难道不该目观鼻,鼻观心,假装不存在,事后一问三不知的吗?

    怎么就鬼催着似的,嘲笑、不,不是嘲笑,是心里话而已!

    怎么就说出心里话,让大魔头羞恼成怒了呢?

    如卷席的杨逍扑来时,李南方也及时做出了躲闪动作。

    可这魔头的速度太快了。

    快到李南方还没有转(身shen)呢,脖子就被掐住,好像拨浪鼓那样,被猛烈摇晃起来。

    没谁愿意被掐住脖子当拨浪鼓玩儿的。

    尤其是骄傲的李老板。

    他当然会反抗可他所有的反抗,对近乎于疯狂的杨逍来说,都无济于事。

    唯有翻着白眼,吐出舌头,心中愤怒的想:“除了老子之外,还有哪本书的男主,活的像我这般窝囊?该死在女人肚皮上的作者,等着。”

    “王上,王上,请您冷静一下!”

    跪在地上夜神姐姐,看到她的新郎快要被掐死了,慌忙爬起来劝说阻拦。

    “你给我滚开!”

    自觉没脸见人的杨逍,哪儿肯理睬一个奴才的劝说,反向一撩!

    成熟的美少妇就惨叫着飞了出去,重重撞在西墙上,又掉在了(床chuang)上。

    裹着(身shen)的被子散开,(娇jiao)躯暴露在了空气中。

    她想爬起来,继续阻止王上残杀她的真(爱ai)。

    可刚一翻(身shen),中脚之处腹中剧痛,又瘫倒在了(床chuang)上。

    唯有无力的哭泣着求饶:“王,王上,求求您放过他吧!”

    杨逍怎么可能理她。

    刚才就看她不顺眼,想把她脑袋上抓五个血窟窿了不是?

    这一刻,什么必须把黑龙养大,再手起刀落喀嚓一声,把李南方的脑袋瓜切下来,让轩辕神像染红,恢复昼男夜女之(身shen),统帅万千儿郎光复隋帝国等宏愿,都尼玛的见鬼去吧。

    杨逍就像掐死李南方!

    掐死,掐死,掐死!

    唯有掐死,才能弥补她被李南方看出是个穷光蛋的窘迫真像。

    这件事,没得商量啊。

    谁来劝说,杨逍就会和谁急。

    李南方快被掐死了,甚至都能感觉出灵魂,都要痛苦的哼哼着钻出(身shen)体了。

    藏在丹田气海内的黑龙,更是惨嚎着,摇头摆尾,大骂李南方是个混蛋啊,人渣。你说你就不能管好这张臭嘴吗?

    往往,人在快死时,脑袋瓜子就会无比灵活起来。

    再特么的偷懒不动弹,以后就没机会了不是?

    无比痛苦中的李南方,脑中灵光一闪,蓦然想到了什么,赶紧伸出试图掰开杨逍鬼爪的右手,在她眼前不断的比划着几根手指。

    他这才明白,那会儿杨逍怎么不想提到展妃等人,一个劲的暗示他什么。

    搞了半天,嘴里说视金钱如粪土的伟大王上,是在蛊惑他谈合作的事。

    李南方第一次觉得,他就是个猪。

    很要面子的杨逍,暗示意思都那样清晰了,他居然没想到。

    直到快要被掐死时,才猛地醒悟过来。

    这不是犯((贱jian)jian)吗?

    幸好,还不是太晚。

    而李南方那只不断在杨逍面前比划来,比划去的手指头,也终于引起了她的注意,多少恢复了些理智,稍稍送回点力气,喘着粗气的喝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南方张嘴。

    嘴巴倒是张的老大了,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杨逍又不耐烦了,手上再次加力,晃着他冷叱:“你倒是说话啊!”

    说你个大头鬼。

    老子脖子快要被你掐断了,我能说出个(屁pi)来?

    李南方心中狠狠地骂着,唯有反手指着自己嘴巴,示意他无法说话。

    杨逍这才明白。

    手劲有了大幅度回收,冷笑着:“哼,窝囊废。说。不说出个合适的理由,你今晚就死定了。”

    “合、合作。咱们两个,合作开发,咳!合作开发你的发明。”

    李南方艰难的咳嗽着,说:“我出钱。你、你出技术。咱们五五、不,是四六分成。”

    “谁四,谁六?”

    总算听到自己最想听到的话后,杨逍顿时心花怒放。

    饶是她强压着心中的欢喜,恶声恶气的说话,可眉梢眼角间的喜悦,却是瞎子都能看得出来。

    “当然是我占六,你占四了。”

    不知道为什么,李南方在说出这句话时,忽然想起了他小姨。

    曾几何时,他小姨好像也和他谈过生意,说过的那些话,鬼附(身shen)那样从他嘴里照搬了出来:“我出资金,我出管理人员,基层工人。你只出技术,占据四成应该沾光老大了。”

    “不行!你想得美,我出技术只占四成,那是绝对不行的。”

    杨逍断然拒绝,冷笑着又作势要加把劲。

    “有话好好说,别动粗嘛。”

    李南方慌忙说:“那你说,你想占多少,才能得到满足?”

    “我八你二。”

    杨逍的回答很干脆。

    李南方立即摇头:“你还是杀了我吧。”

    “你真以为我不敢吗?哼。那我就吃点亏。我七,你三。”

    “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我六,你四。”

    “你还是杀了我吧。”

    “我、我可真烦了啊。李人渣,我警告你。”

    杨逍咬牙切齿的样子,恶狠狠的说:“五五分成,不能再少了。”

    “你还是杀了我吧。”

    “好,那我就成全你。”

    杨逍那双掐着李南方脖子的手,刚要用力,却听这厮说:“那就五五分成,算我怕了你。”

    “哼。不吃敬酒吃罚酒的东西。”

    杨逍这才满意的松开手,鼓((荡dang)dang)在房间里的杀气,被喜气迅速替代了。

    她心里想:“这个笨蛋。其实他非得要求四六开,甚至三七开,我也会答应的。外面的人做生意,水平也很一般嘛。”

    杨逍暗中得意时,却没想到弯腰揉着脖子咳嗽的李南方,也在心中得意:“靠,其实你坚持你八我二,老子也会答应的。

    为了区区铜臭之物就把老命丢掉,真当老子傻呢?

    没见识的土鳖就是土鳖,在占尽优势的(情qing)况下,还能被我一句强撑颜面的话给取得五五分成唉,这智商堪忧啊。

    且看等厂子建起来后,李老板是如何通过两本账本,把你利润给做到两成的地步。

    不过根据他的土鳖见识,估计两成的利润,就已经能让他喜到要发疯了。”

    跪坐在(床chuang)上的花夜神,半张着小嘴呆愣了足足半晌,才慢慢明白过来怎么回事。

    相比起这对都自以为是“商场精英”的男女来说,真要联手来对付花夜神,也能被碾轧成渣。

    所以夜神姐姐才会发呆。

    她就搞不懂了。

    她可是烈焰花大钱培养出来的商场精英,王上怎么就无视她的存在,自以为是的和李南方谈判呢?

    “看来,我在王上心中也就是个不堪重担的奴才罢了。不过,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告诉她,她索要八成,李南方也会乖乖答应的。而且,南方接下来还会趁机敲诈她什么。”

    果然,花夜神刚想到这儿,就听李南方咳嗽了声说话了:“王上千岁,我还有个附加条件。”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