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35章 女人都是水做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花夜神自杀的决心,比天还高,比地还厚。

    但当她看到这势必当场死翘翘的一刀,却割在李南方的手上后,惊慌之余心儿也是猛地疼了下。

    幸福的女人,不一定是那些嫁给亿万富豪的,也不一定是那些嫁给帅哥的,更谈不上一定会是那些嫁给苦哈哈的。

    但肯定是嫁了一个疼她,(爱ai)她,在她想不开要用刀子割喉时,能及时伸过手来,宁可自己受伤也要救赎她的。

    虽然他暴跳如雷,满嘴的流氓话,脸色都开始狰狞到吓人,仿似随时都会一耳光抽过来那样。

    可他真心能为了她,甘心去做任何事。

    这让花夜神心中猛疼了下后,无边的柔(情qing)仿似海啸那样,呼地扑了过来,把李南方给淹没了。

    她抱住了李南方,抱的是那样用力,就像要把他揉进(身shen)体里。

    苍白的唇儿,更像是下雨那样,劈头盖脸的狂吻在了李南方脸上。

    立即把李老板给吻懵了,担心会被这个两条腿已经缠在(身shen)上的疯病人,用她整齐的小白牙给撕碎了,下意识的脑袋后仰,怪叫道:“好了,好了,冷静些好吧?你吓着我了。”

    “南方,我(爱ai)你,(爱ai)你,(爱ai)你,(爱ai)你”

    花夜神真正疯狂了,不住重复着这两个字,每吻一下就会说一声。

    刚开时的这俩个字,还带着呜咽,很低。

    到了后来,则高声尖叫起来。

    叫声就像欢(爱ai)中的天鹅,(身shen)子剧烈抖动着,亲吻的频率更用力。

    她心中所压的(爱ai)太多,太久了。

    她一直以为,她的(爱ai)只能给贺兰扶苏。

    可人家不要啊

    那么她只能压在心底深处,一点点的积蓄。

    长年累月后,积蓄太多太久的(爱ai),就变成了一只斑斓猛虎。

    时时刻刻,都在撕咬着她每一条神经,让她无比痛苦。

    但当李南方及时伸手,用手背接住那锋利一刀后,花夜神才蓦然发现,心中那头叫“贺兰扶苏”的猛虎,脑门上已经贴上了“李南方”的名字。

    她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猛虎变成李南方的。

    她只知道,她现在最最(爱ai)的男人,原来就是这个一直被她刻意去屏蔽,甚至都有些看不起的家伙。

    李南方那只猛虎,咆哮着摧垮了花夜神心中(爱ai)的防地,促使她此刻几近疯狂,只想找到最最适合的方式,来把她女(性xing)的挚(爱ai),全部送给她所(爱ai)的男人。

    李南方,(爱ai)她吗?

    花夜神不管。

    她(爱ai)他,就已经足够!

    就像当初,无论贺兰扶苏对她什么态度,她都只疯狂的(爱ai)他一个人。

    她向李南方表达她是多么地(爱ai)他的方式,除了狂吻,尖声大叫着说我(爱ai)你外,还有什么?

    她潜意识内觉得,她的狂吻,她的大声尖叫,都不足以表达她深沉的(爱ai)意。

    那么,该用什么方式呢!

    就在花夜神被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整个人都几近疯狂到崩溃时,(身shen)体上的颤抖,骤然停顿了下,随即螓首猛地后仰,秀美的足尖嘎地伸直绷紧,嗓子里发出一声哭泣的鸣叫时,(身shen)子再次剧颤。

    脸色潮红,艳若桃花。

    小嘴更是大张开着,发出死人咽气时才会发出的倒吸冷气声。

    (身shen)子,也在瞬间变成了软软的面条,松开了紧缠着李南方(身shen)体的四肢,向地上摔去。

    李南方慌忙及时抄住了她,抱在了怀里,惊讶的问道:“啊,你怎么了?”

    “她丢了。”

    站在浴室门外,到背着双手冷眼旁观的杨逍,虽说从没和男人做过那种事,可高超的医术,还是让她通过“望闻问切”四字要诀,看出花夜神居然因为(爱ai)极了李南方,继而惶恐,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对他的深沉(爱ai)意时,丢了。

    也唯有这种方式,才能证明,她有多么多么多么地,(爱ai)他。

    “哼,不要脸。”

    满脸反胃样子的杨逍,懒得再看下去,低低的轻哼一声,转(身shen)快步走到了窗前。

    不知道为什么,她忽然烦躁异常。

    只想,杀人!

    像杨逍这种档次的大魔头,任何时候都会保持着该有的冷静,神经比钢铁还要坚硬。

    可为什么,她在亲眼目睹花夜神因(爱ai)极了李南方,在没有发生任何实质(性xing)的关系下狂丢的不要脸行为时,就忽然烦躁起来了呢?

    “难道,我也希望能像她那样?”

    这个念头刚从杨逍心底腾起,就把她给吓了老大一跳,慌忙伸手在自己右肋处的软(肉rou)上,狠狠拧了一把。

    “嘶啊,好疼。”

    疼地杨逍一咧嘴,(身shen)体一颤时,那种让她恐惧的感觉,立即烟消云散了。

    轻揉着生疼的地方,杨逍望着外面还有车辆不时经过的凌晨,默默地警告自己:“你是轩辕王。你可以和男人生孩子。但你没有权力去(爱ai)一个人,更不能去(爱ai)李你只能杀他。他死在你手中,这是上苍早在一千多年前,就已经安排好的宿命。”

    “对。就是这样。”

    杨逍桀然轻笑了声,转(身shen)回头看着浴室那边:“李南方,你早晚都会死在我手里。我会亲手,砍下你的脑袋。看着你的鲜血,染红轩辕神像,铺平我前进的道路。充其量,你就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过客罢了。你死之后,不会用太久,我就把你忘记了。”

    李南方可不知道外面的杨逍,此时正在低声呢喃什么。

    他就像被一个懵((逼))的雷,猛地劈中后变成个懵((逼))那样,呆立当场,双手抱着花夜神,双眼盯着她的脸,从迷人的艳红色,慢慢地恢复了正常。

    杨逍说的没错,花夜神丢了。

    丢的还很大。

    比被他按在迪厅停车场内汽车上,粗暴猛烈的摧残时,丢的还要大。

    李南方半截已经湿透了的裤腿,就能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也再次证明古人常说的那句话,是多么的正确:“女人,是水做的。”

    可他又不明白了。

    花夜神怎么能在只抱着他,狂吻他,说(爱ai)他时,就能得到比被他疯狂摧残还要更猛烈的效果呢?

    就算她被杨逍下了能透支魅力的红粉佳人,又被下了女(性xing)“专业(春chun)、药”的念牛郎,好像也不该有如此可怕的反应吧?

    “你,傻了?”

    仰面朝天的花夜神,心跳终于恢复了平静,缓缓睁开了双眸,痴痴望着李南方,足足过了三分钟后,才声音沙哑的说着,伸出右手几根纤指,温柔地蹭着他的下巴。

    夜神姐姐已经大丢,特丢过了,那么在李南方面前,就没必要有任何的不好意思了。

    无论男人怎么看她,她都不在乎。

    就像,此后无论发生什么事,无论是生还是死,她都会只(爱ai)他一个。

    傻傻地李南方,傻傻地点了点头:“是啊,我可能是傻了。”

    “娶我吧。”

    花夜神莞尔一笑时,双眸中慢慢地温柔,几乎想要淹死男人。

    李南方眨巴了下眼,问:“什么?”

    “娶我,娶我给你做妻子。”

    花夜神缓缓直起了腰(身shen),圆润的下巴搁在他右肩上,贝齿轻咬着他耳朵,梦呓般的喃喃道:“就在此时,此刻,此地。你,娶我。我,做你的妻子。”

    李南方没说话。

    这人的思想太龌龊了,他还在茫然的思索,花夜神怎么就狂吻了他会儿,就丢了呢?

    还丢的那么厉害。

    搞得他裤子都湿答答,好像尿了那样。

    这可是他刚换上的新裤子好吧?

    岳梓童为(阴yin)婚新郎准备的这(身shen)新衣,价格能下来百万,李南方就敢把头拧下来,被人当球踢。

    价值不菲的裤子啊,就这样被浓脏了,多浪费?

    久久没有听到他的回答,花夜神再次(身shen)子后仰,看着他的眼睛,轻声问:“你,不同意吗?”

    不等李南方回答,她笑了下:“也好,反正”

    李南方低头,用额头挡住了她的嘴,有些郁闷的说:“你得答应赔我一条新裤子。”

    花夜神张嘴,咬住了他的脸。

    “轻点,很疼的。”

    男人也张嘴,咬住了她耳朵。

    就女人会发浪吗?

    男人也可以的。

    不过李南方没舍得用力咬,毕竟夜神姐姐的耳朵太好看了。

    当然了,好看的还有她的脸,她的(胸xiong),她修长笔直的美腿,以及被鲜血染红了的翘(臀tun)。

    李南方右手手背被玻璃刀割破后,一直没有来得及包扎,任由鲜血肆意流淌,顺着花夜神光滑的后背,淌在了那两瓣弧度很大的美(臀tun)上,再滴落。

    雪白(娇jiao)嫩的皮肤上,有刺眼的血红。

    红白相映下,花夜神(娇jiao)躯散发出的魅力,更是神佛都难挡。

    何况是李南方呢?

    可他心有很疼这可是他的鲜血啊。

    他(身shen)体素质再好,也架不住总流血不是?

    先是被小姨一枪打伤,再被杨逍一爪抓伤,最后又被夜神姐姐给割伤。

    今晚淌出的鲜血,不吃三五千个鸡蛋,是别想补回来的。

    就在杨逍等的有些不耐烦时,李南方和裹着被子的花夜神,终于走出了浴室。

    “呵呵,看这郎(情qing)妾意的样子,好让人羡慕。”

    杨逍微微眯着眼,望着手牵手的这对“牛郎织女”,冷笑道:“怎么,真想让我给你们当主婚人?”

    牛郎织女在浴室内嘀咕的那些话,依着杨逍几近变态的听力,听的很清楚。

    她无法确定,当她听到花夜神说,要请她给他们当今晚大婚的主婚人时,心底蓦然腾起的暴躁是什么东西。

    她却能确定,或许唯有立即冲进去,一爪在花夜神脑袋上插上五个血窟窿,心(情qing)就会好很多。

    但她没有这样做。

    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控制住这种让她心慌的莫名感觉。

    故作冷淡。

    杨逍能听到俩人的“闺房蜜语”,无论是李南方还是花夜神,都不会感到奇怪。

    杨逍听不到,他们才会奇怪。

    李南方看向了花夜神。

    女人对他柔柔的笑了下,松开他的手,双手揪着被子,缓步走到杨逍面前,双膝一曲,盈盈下拜:“还请王上,念在夜神多年效忠于您的份上,成全我们。”

    “呵呵,我为什么要成全你们?”

    杨逍双眼一翻,冷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