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34章 下辈子早点找到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杨逍不需李南方提展妃,是希望这厮能问起合作的事。

    可李南方哪儿知道,立马乖巧的改变了话题,开始说花夜神。

    花夜神与去年他离开京华时的样子,绝对是判若两人。

    去年她被展妃下毒,憔悴的让所有男人都心疼。

    大半年俩人再见时,夜神姐姐则妖媚的比狐狸精还要狐狸精李南方如果再想不出这是杨逍做的手脚,那他干脆死了算。

    听他不是提展妃就是提花夜神,杨逍真心想一把掐住他脖子,嘶声喝问:“谈合作,谈合作啊!”

    不过很明显,这么没品的事,她是做不出来的,唯有把闷气憋在肚子里,冷笑着问道:“是我,那又怎么样?”

    李南方立即很恭敬的说:“那,你能不能解除她的痛苦?”

    杨逍反问:“我为什么要解除她的痛苦?”

    李南方的回答,理直气壮:“因为她是我的女人。”

    “你的女人,和我有什么关系?”

    杨逍的再次反问,让李南方顿时理屈词穷,嘴巴动了动说不出话来了。

    仔细想想,貌似杨逍说的没错。

    李南方的女人,和杨逍有什么关系吗?

    尽管夜神姐姐(身shen)上的毒,就是杨逍下的。

    只要你说出和我合作开公司挣大钱,我在故作矜持犹豫良久答应你,你再答应我最低五五分成的要求后,就会解开夜神所中的毒,让她安心陪在你(身shen)边杨逍在心中默默地这样说道。

    该杀一万次的李南方!

    杨逍明明已经用迫切的眼神,给予了他如此明显的暗示,他居然在不断的大拍马(屁pi)时,只说她人长得多么英姿飒爽,气度又是何等的非凡,问她还收不收小弟之类的。

    偏偏,就是不提合作挣大钱的事。

    “呵呵,这是故意的吧?好,我让你故意来挑战我的尊严。”

    一心想挣大钱的杨逍,第一次忽视了别人天花乱坠的拍马,心中冷笑了下,再次双眼朝天看着天花板,用无比清淡的语气说:“你可能不知道,我去年陪你去海外时,给夜神下了红粉佳人。”

    红粉佳人这种毒药有什么特点,杨逍给李南方做了详细的解释。

    解释完后,她才话锋一转:“但我这次回来,又给她加了一种毒。毒药的名字很好听,叫念牛郎。”

    和所谓念牛郎?

    顾名思义,就是织女极度思念牛郎的意思。

    牛郎织女一年才见一回面,说句对神仙大不敬的话,她对男人的渴望就像老鼠(爱ai)大米。

    能够把针对女(性xing)的(春chun)、药做到如此高境界,并给这种药取个浪漫名字的人,估计只有杨逍了。

    更何况,她本来就给夜神姐姐下了红粉佳人的毒,提前大肆透支女(性xing)魅力呢?

    可无论怎么样,李南方都不得不暗赞杨逍是用毒此道的绝顶高手。

    一般让女人思(春chun)的药物,都是有时间限制的。

    时间最短的也就几个小时,最长的一整晚,人就能清醒过来了。

    而且那种药物,对女人本(身shen)不会产生很大的伤害,无非是燃烧女人的**神经,让她极度渴望被男人占有罢了,来得快去的也快,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

    人家杨逍所配出的念牛郎就不一样了,药效绝对堪称润物细无声。

    时间更是长达个一年半载,让夜神姐姐的**神经,始终处在极度亢奋中。

    也就是花夜神本(身shen)的克制力相当强悍罢了。

    如果换做是别的女人,绝不会半夜病发后,只会蹲在地上左手撑地,劳驾右手了。

    而是立即跑出去,逮住个男人就要索(爱ai),不管对方是老还是少,是丑还是俊。

    但花夜神的控制力再怎么强悍,也只是暂时的。

    “最多再等一周时间,你的夜神姐姐。嘿嘿。”

    杨逍说到这儿后,诡秘的笑了下:“所中的念牛郎毒(性xing)就会彻底的爆发,每逢子夜后,都需要至少三个男人来解决。不然,她就会被(欲yu)、火给活生生的烧死。到了最严重的时候,或许男人就已经无法满足她了”

    她说到这儿时,浴室内传来咣当一声轻响。

    李南方回头看去,透过磨砂玻璃,就看到那个(身shen)材丰盈的女人,已经萎坐在了地上。

    一两百块钱的酒店客房内,浴室和客房的隔音效果能好到哪儿去?

    花夜神能听到杨逍说出的这些话,很正常的。

    今天醒来后,她就猜到伟大的王上,又给她喂食了某种毒药。

    却没料到,会是最最能践踏她人(性xing)尊严的念牛郎。

    这一刻,她是生无可恋。

    她不觉得,李南方能打动王上,能对她开一面。

    除非,李南方用他自己的死,来胁迫王上。

    但她不说,李南方是不会想到这一点的。

    她不想说。

    那样,会有损她最后的尊严。

    她不想因为她的生死,就让李南方为她去求王上。

    或许,在李南方面前保持她最后的尊严,是她当前唯一能做的事了。

    听着隐隐传来的王上笑声,花夜神也笑了。

    古人云,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其实也可以这样说,人之将死时的笑容,才是最美的。

    这一刻,花夜神都差点被镜子里的自己,给美死了

    一拳狠狠打在镜子上!

    镜子里的那个美女,瞬间碎裂成了千百片。

    一块好似匕首般的碎玻璃,擦着花夜神的右耳飞过时,她伸手一抄,随即反手对着她修长脖颈的左侧大动脉,狠狠地划下!

    花夜神是个杀人的行家。

    杀人是,自杀也是。

    她有十足的把握,这一玻璃刀下去后,脖子大动脉就会被完全割断。

    就算闻声赶来的李南方,用最快的速度扑进来,把她送进医院哪怕医院就在对面,不等李南方抱着她跑过公路,她就已经用最后的力气抬手,轻轻抚过他的面颊,坚强的笑着,艰难的说:“记住,下辈子一定要早点找到我。”

    花夜神甚至都已经看到,她的灵魂从李南方怀抱里冉冉飞起。

    她忽然又不想走了,只想再在男人的怀抱中多呆会儿。

    哪怕多呆一秒钟也是好的。

    于是,她就拼命伸长手,要去抓李南方的头发。

    可很高很高的天上,却仿佛有个大磁铁,牢牢吸住了她,迫使她无论有多么努力的伸长手,都再也无法碰到李南方。

    唯有放弃。

    刚缩回手,她就嗖得一声飘到了白云上面,看到了一座雄伟的大门。

    就像西游记电视里,专供玉皇大帝居住的天宫南天门。

    有一支队伍,正缓缓经过南天门的门口。

    她很奇怪,这居然是一支送葬的队伍。

    长长的队伍里,无数顶盔掼甲的古代军人,有骑着高头大马的,手里提着长槊。

    还有步行的,(身shen)穿土红颜色的战袍,高举着玄黑色的战旗,中间有一个大大的“隋”字。

    一座超豪华的御辇上,坐着个神态威严的君王,黑色的锈龙服黑色的通天冠,右手端着一杯美酒,左手怀抱着个仪态万千的美妇人,左顾右盼威势十足。

    御辇的旁边,则是一长串的送葬队伍。

    这也是让花夜神感到奇怪的地方,实在搞不懂送葬的队伍,怎么会和古代出行的君王混在一起。

    究竟是谁依附谁呢?

    就在花夜神为此而茫然时,(娇jiao)躯猛地一抖!

    她看到了一个纸糊老黄牛,一顶纸糊的轿子,还有一个纸糊的小人。

    在看到纸人那双点了睛的眼睛后,她就觉得心儿再次咚的大跳,头也炸裂般的疼痛,能清晰感受到一道白光,从她头顶百会(穴xue)里嗖地飞出来,扑进了纸人黑漆漆,妖异到可怕的双眼里。

    瞬间,就被四周汹涌扑来的黑暗所淹没,还有浓郁的血腥气息,是那么的刺鼻

    李南方也觉得血腥味很刺鼻。

    更让他愤怒的是,这刺鼻的血腥气息,是从他手背上冒出来的鲜血,散发出来的。

    李老板可就纳闷了,他本来就已经够倒霉的了,从昨晚到现在。

    先是被没良心的小姨一枪差点把兄弟给打爆,又被杨逍一爪在背上抓出了几道深深地血痕,怎么现在又被花夜神一玻璃刀,在手背上狠狠割了一道呢!?

    难道,他今晚看到个熟人,就要来一次血光之灾吗?

    不让割(肉rou)还不行,不然夜神姐姐那修长的脖子上,就会出现个大血口,继而香消玉损了。

    “搞什么呢?啊?都搞什么呢?”

    隐隐看到花夜神从地上爬起来,忽然抬手后,李南方那根最敏锐的危险神经就绷紧,绝对是本能的纵(身shen)扑向浴室,刚把房门踹开,恰好看到夜神姐姐正伸手抄住那把玻璃刀,往她脖子上狠狠地划去。

    人家都把女儿的清白之躯送给他了,李南方怎么好意思眼睁睁地看着,她自杀(身shen)亡呢?

    唯有老鹰扑兔那样的扑过去,伸手去夺刀擦,来不及了!

    无奈之下,李南方只好把右手抢先放在了夜神姐姐的脖子上,任由锋利异常的玻璃刀,恶狠狠划破他的手背。

    看到珍贵的鲜血,就这般不要钱的向外冒出后,李南方有多么的心疼,愤怒,唯有天地可鉴了。

    他真搞不懂了。

    他在回国后,明明无数次向老天爷承诺,要做个人畜无害,混吃等死的良民,可这些人怎么就好意思的,不让他省心呢?

    不是拿枪要把他命根子打爆,就是要施展九(阴yin)白骨爪在他(身shen)上划出几道瘆人的血口子。

    现在,就连最好脾气的夜神姐姐,也狠心拿玻璃刀要把他手给割断了。

    问这世间,还有没有王法,有没有公道了?

    花夜神呆了。

    她比李南方还要觉得不可思议。

    她明明是在割她自己的动脉,怎么到头来,却把李南方右手差点割成两半呢?

    但很快,她就醒悟过来,慌忙一把抱住那只手,用手去捂血口,哑声喊道:“你、你怎么把手伸过来了啊?”

    “我能不伸过来,让你大割,特割吗?”

    李南方有些暴跳如雷:“总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死翘翘了吧?你死了,以后还会有哪个美(娇jiao)娘来让我欺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