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33章 男人不吹牛不舒服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李南方腿上的枪伤,是在折腾岳梓童时,被人拿枪打伤的。

    他回到酒店时,就已经用衣服粗粗包扎过了,刚才又洗了个澡,颜色淡了许多,也不流血了。

    其实像这种皮(肉rou)之伤,李南方不用管,也会在数天后结疤的。

    但既然有灵丹妙药可用,不用岂不是白不用了?

    他腿上的枪伤,目光一直躲闪的杨逍,还真没注意到。

    听杨逍问怎么搞得后,李南方转(身shen)坐了过来:“你会不知道?”

    他以为,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杨逍的密切监视下。

    包括他今晚夜入岳家,化(身shen)为某人渣的布偶,把他小姨按在(床chuang)上扛起两条大长腿咣咣半截的事儿,杨逍应该也知道才对。

    “我、我怎么知道。”

    他刚转(身shen),杨逍眼光猛地一闪,迅速抬头,用力抿了下嘴角:“我懒得总是盯着你。咳,转过(身shen)去。别和我显摆什么,不然我可不敢保证会不会制造出一个太监来服侍我。”

    装毛的清纯呢?

    在小荒岛上时,老子整天光着(屁pi)股在你眼前晃来晃去的,也没见你李南方心中刚骂道这儿,却蓦然想到了什么:“不对。在小荒岛上时,他好像从没正眼看过我。倒是对我的黑白牡丹很感兴趣。看来,他的(性xing)取向很正常。呼,可尼玛的吓死老子了。”

    心中好像有块大石头落下后,李南方顿觉浑(身shen)轻松。

    刚才,他可是做出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为了花夜神。

    夜神姐姐,要不要特别感谢他呢?

    李南方转过(身shen),鬼附(身shen)般的胡思乱想着时,嘴上也没闲着:“今晚想去岳家惩罚某个不要脸的女人时,因心中过于愤怒,忽略了该有的警惕(性xing),结果被发现后,十多个抢手追杀我幸好我功夫高超,最终经过一番浴血厮杀后,毫发有伤的杀出了重围。”

    “男人不吹牛,是不是心里就不舒服?”

    杨逍又揪起被单,故意用力给他擦拭伤口时,这样随口问道。

    李南方信口反问:“会不会舒服,你会不知道?”

    “我怎么、我怎么像你这样卑鄙不要脸。”

    杨逍骂了句,急匆匆为他涂抹上了药膏,在被单上擦了擦手:“赶紧穿上衣服,别总恶心我。”

    李南方无所谓的耸耸肩,起(身shen)穿衣服时,嘴巴也没闲着:“你这药膏,叫什么名字?是自己配置出来的吧?”

    提到自己的专业特长,杨逍立马骄傲起来,迈步下(床chuang)走到窗口,到背着双手仰望着外面的明月,故作淡然的说:“除了我之外,还能有谁配得出这疗伤圣药?”

    对她的拿捏,李南方暗中自然先嗤之以鼻了下,又试着问:“和你商量个事。”

    杨逍明明头都没回,竟然知道李南方想要做什么,冷声说:“我是不会和你这种(奸jian)商合作开发药膏生意的。我费心配置出来的药膏,可不是一般人有资格享用的。别企图用利润来打动我。你觉得,我是那种缺钱花的、的人吗?”

    杨逍在说到最后这句话时,还是有些心虚的。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一万个家庭里,最少得有九千九百九十九个家庭为钱这本“经”犯愁。

    更何况杨逍的家,还超级大呢?

    别看她是烈焰上万教众心目中高高在上的轩辕王,可她这些年来在烈焰谷内的生活,绝对是省吃俭用的这还是在她涉世后,才懂得的道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有江湖就会分阶级。

    只要有了阶级,那么就有不劳而获的**阶层,自然更不能缺少总被剥削的打工仔了。

    烈焰内的**阶层,就是“团队”越来越大的长老团。

    天道和饿鬼道联手把控了烈焰的财源收入,大肆剥削地狱道诸民,来欺上瞒下的中饱私囊,早就把光复隋帝国的大业抛之脑后,只是借此因由来敛财,大肆享受了。

    长老团就是烈焰经济收入总是出现赤字的根本所在,说是些吸血虫也不为过。

    而依仗长老团来中饱私囊的饿鬼道,当然是这些吸血虫的追随着。

    如此糟糕的财物,受害者只能是杨逍这个王上,以及六道中地位最低的地狱道诸人了。

    这些事,杨逍在没涉世时是不知道的。

    因为她从小就生活在绝对封闭的烈焰谷内,虽说会从书籍上看到外界的繁华,但对她来说没什么(诱you)惑,她觉得她这辈子只能呆在谷内,过那种粗茶淡饭的(日ri)子。

    直到涉世,见识到外面的花花世界后,杨逍才幡然醒悟,她是被人当傻子哄着玩儿呢。

    不缺钱?

    呵呵,这是杨大王的面子话而已。

    其实她比谁都缺钱。

    亲眼目睹李南方扛着花夜神,来到这家住一晚也就两百块钱的连锁酒店,在拿出三万块后眼睛眨都没眨的扔出去的败家行为时,杨逍冲出来杀了他的心,都有了。

    李南方可不知道杨大王是在打肿脸充胖子,只是听她这样回答后,心中有些失望:“嘿嘿。那个什么,你对中草药这方面的造诣很高吗?”

    杨逍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回头看着他说:“你(身shen)上有大王花独特的腐臭气息。你嘴里,也有。我有些惊讶,这么臭的东西,你是怎么狠心吃嘴里的。以后和我说话时,最好距离我远点。”

    大王花是一种(肉rou)质寄生草本植物,产自大马,苏门答腊等(热re)带雨林中,是世界上最大的花朵,有世界花王之称,雌雄异株。

    大王花一生只开一朵花,花期只有四天,花苞绽放初期具有香味,之后就会散发具有刺激(性xing)的腐臭气味了,因此又被人称之为腐尸花。

    杨逍能知道大王花的存在,那是因为不但烈焰谷传下来的药书上,就有明确的记载。

    而且在谷内,也有几枚大王花存在。

    不过因为这种花虽然奇异,可药用价值却不是很高,尤其(爱ai)美女孩子没谁会喜欢腐尸般的臭味,杨逍不喜欢它也很正常。

    但这并不代表着,李南方(身shen)上涂抹,嘴里喷了大王花的液体后,她嗅不出来。

    望着杨逍,李南方呆住了。

    满脸都是崇拜到要为你去死的神(情qing)。

    这次,他可不是在惺惺作态。

    而是发自肺腑的崇拜。

    杨逍说的没错,李南方(身shen)上喷了由大王花为主要成分的水,更在钻进岳梓童卧室内时,强忍着宁可去吃屎也不想的恶心,在嘴里滴了几滴。

    然后,一边暗中痛骂中药店老板怎么可以为了挣钱怎么可以卖这种东西,一边张嘴狠狠亲吻他小姨。

    唯有大王花独特的味道,才能营造出腐尸的气氛。

    他要给舍不得杀,却要在十天后嫁给别的男人的小姨,留下深刻的心理(阴yin)影。

    让她以后想接近男人,就会想起曾经被一个散发着腐尸味道的怪物咣咣过。

    这可是李南方能想到的,最好的惩罚。

    虽说惩罚过程不是很完美,但李南方能肯定小姨的心理(阴yin)影,应该无法计算了。

    他发呆时还没忘记挂上崇拜的表(情qing),则是因为他说毛都没想到,他刚才洗浴时,可是拿香皂狠狠搓了(身shen)子,又刷了几次牙的。

    就这样!

    他自己都嗅不到大王花的残存气息了,杨逍却能嗅出来。

    这怎么能让李南方不震惊?

    不为她在中医上的超级造诣,而崇拜的怒骂连锁酒店?

    那香皂和牙膏,肯定是地摊货。

    以后,宁可露宿街头,也不会照顾他家生意了。

    “怎么,傻了?”

    杨逍感受到李南方发自肺腑的崇拜后,已经是在极力控制心中的得意了,可刚开口说出这句话,就忍不住地得意的笑了。

    尽管只是笑了那么一小下下,接着就闭上了嘴。

    但终究是笑了。

    “这笑容,真明媚。这死人妖,怎么可以笑的如此好看?”

    李南方眨巴了下眼睛,轻叹一声时,双手拱拳时心中则暗喜:“看来,这死人妖是个喜欢人拍马(屁pi)的。以后,我必须改变和他打交道的方式。这马(屁pi)是大拍特拍,最好是把他的(屁pi)股也拍肿了。”

    杨逍心中一动,问道:“你叹什么气?”

    她忽然想到了没钱花的窘境毕竟烈焰也有一(套tao)完整的财物制度,就算她贵为轩辕王,也不能随便从花夜神等人手里拨款花的。

    可等她从烈焰谷财物那边支取活动资金时,那些老不死的贪污犯,则各种理由婉拒,说什么各地工作正开展的如火如荼,需要钱的地方太多了,大家当前都勒紧裤腰带过(日ri)子了,哪儿还有闲钱供王上在外不务正业?

    所以杨逍就觉得,和李南方“共同创业”也是好的。

    而且等他死后,杨逍就能接管整个企业,独吞利益了不是?

    所以她才问李南方为什么叹气。

    她在瞬间就做好了充分准备,等李南方说“我叹气,是因为我们不能合作,开发你能掌握的中草药技术,无法挣大钱”时,就会故作矜持的沉默片刻,才以高傲的姿态,来缓缓地说:“也不是不能合作。但我要占据期间利益八成。而且,我是干拿钱,不管干活的。你更别指望我会投资。”

    杨逍满怀希望的等啊,等啊,等可恶的李人渣喝了一瓶矿泉水后,也没说出她最想听到的事。

    “他肯定是在担心,我会侵吞他的利益。实在不行,那就三七分成四六,五五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就在杨逍暗中做出最大的让步时,李南方终于说话了:“展妃,就是唱歌,暗算过花夜神的女人,也是你的手下吧?”

    杨逍不想听李南方提到合作之外的任何话题!

    可这人渣,却瞎子般没看到她脸冷地都能结冰了,还很奇怪的问:“你怎么不说话呢?”

    杨逍长长吐出一口气,徐徐问道:“我能不能杀了你?”

    “当然不能。”

    对于杨逍的这种无理要求,李南方自然得干脆的一口拒绝了。

    “那你就别提展妃。”

    “好。”

    看出这魔头很生气的样子,李南方加倍小心:“你对花夜神究竟做了什么手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