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31章 李南方真受够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想不想试试这滋味?”

    杨逍满眼都是似笑非笑的神色,晃着右手问李南方。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她现在特别喜欢享受李老板敬畏她的样子,因为这让她会有种征服的快感。

    李南方缩了下脖子,讪笑道:“嘿嘿,还是免了吧。”

    “要不,我在她(身shen)上试试?”

    杨逍又看向了躺在(床chuang)上依旧昏睡着的花夜神:“这个女人,明明早就是你的女人了。可她心里还是挂着别的男人,实在该死。”

    “你想杀她就杀了,管我毛的事。”

    看出杨逍又拿花夜神来说事,企图从他(身shen)上寻求到某种恶趣味的快感后,李南方心里特别的别扭,故作不屑的嗤笑一声。

    杨逍没说话,(身shen)子一(挺ting)从桌子上跳下来,一步就走到(床chuang)前,左手掀起了被子。

    花夜神那具仿似象牙般雕刻的(娇jiao)躯,在灯光下看上去是那样的滑腻,圣洁,却又偏偏散发着让人忍不住要犯罪的(诱you)惑。

    虽说李南方没有能力阻止杨逍杀人,也因花夜神自甘堕落而生气,可她毕竟算是他的女人了。

    泡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男人怎么对待自己女人那是他的事。

    可别的男人当着他的面,就掀开他女人的被子,不但邪恶的目光在她(身shen)上扫落扫去,还又伸出手,要在这具(娇jiao)躯上游走,这算几个意思?

    再怎么软骨头的男人,也受不了这种羞辱。

    更何况李老板本(身shen)就不是软骨头呢?

    想都没想,李南方蹭地跳过去,伸手就抓住杨逍的肩膀,用力把她推了出去,愤怒的低声骂道:“靠,滚开!”

    做出这个动作后,李南方才霍然惊醒。

    原来,花夜神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已经占据了一定地位。

    不然,他也不会敢对敬畏的杨逍动手。

    他刚才说杨逍想杀花夜神就杀,管他毛的那句话,只是男人对女人生气后,说出来的赌气话。

    杨逍居然被他一把推到了墙角处,(身shen)子一个踉跄,左肋撞在了桌角上。

    她的秀眉顿时皱了下,眼神也悠地变冷,左手在肋下轻轻按了下,缓缓站直了(身shen)子时,屋子里已然开始鼓((荡dang)dang)起了杀气。

    杨逍说什么要杀花夜神,作势要非礼她,就是逗着李南方玩儿呢。

    她并没有意识到,她的心态已经慢慢地发生了变化。

    她(身shen)为男儿(身shen)时,思想也是站在杨棺棺的角度上,来考虑与李南方的关系。

    女孩子,不都是很喜欢逗着男人玩儿吗?

    当然了,前提是那个男人得被她看重。

    所以杨逍看出李南方只是出于着急的本能反应,来拉扯推搡她后,并没有做出任何的防御动作,顺水推舟的被他推搡了出去,却不料在碰到桌角时,碰到了左肋下的伤口。

    杨逍顿时烦了。

    这伤口就是拜李南方所赐!

    她为了惩罚不忠于李南方的岳梓童,却被他拿三角铁偷袭,差点葬(身shen)在龙卷风的(淫yin)威下,这已经是不被容忍的罪行了。

    杨逍却大人大量的原谅了他,不和他计较,假装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现在这厮却得寸进尺,居然为了花夜神推搡她,让她碰在桌角上碰疼了伤口。

    再怎么大人大量的人,好像也受不了这种白眼狼行为,杨逍能不生气吗?

    也就是因为某些原因,不能杀这个家伙来泄愤罢了。

    但她可以杀花夜神,来平息心中的怒火,给李南方一个警告啊。

    “呵呵,你不是很在乎夜神吗?那可就太好了。我非得杀了她,让你痛苦一辈子!”

    杨逍心里这样想着,桀然一笑,右手晃动成爪,电闪般扑到(床chuang)前,五指如刀,狠狠刺向了花夜神的(胸xiong)口。

    她要把花夜神的心儿活生生挖出来,捧给李南方看!

    感受到房间里立即鼓((荡dang)dang)起来的杀气后,李南方暗中大叫一声不好。

    他太孟浪了。

    既然明明看出这魔头是在故意拿花夜神来开玩笑,怎么可以和她真生气呢?

    许多年后,每当李南方想起今晚的事时,还会感到一阵阵地后怕。

    也有庆幸。

    他庆幸,今晚的此时,他做出了他人生中最迅速,最正确的判断。

    当杨逍桀然一笑时,李南方就条件反(射she)般的猛地左扑,抢先魔头的魔爪一步,扑在了花夜神的(身shen)上。

    随即就是猛地向旁边翻滚,重重摔在了地上,依旧是花夜神在下。

    (身shen)材丰满(性xing)感的女人,绝((逼))是最好的(肉rou)垫子。

    有她在下面全方位的垫着,李南方比摔在沙发(床chuang)上还要舒服,就是后背火辣辣的疼。

    他在及时扑到花夜神(身shen)上时,杨逍的右爪也刺了下来。

    他把花夜神当垫子,何尝又不是用来保护她的(肉rou)垫子?

    杨逍那比短刀还要锋利的右爪,本来是该抓在花夜神(身shen)上的,李南方忽然扑上来后,五指立即刺在了他背上。

    李南方都能听到杨逍手指划破他后背皮肤时,发出了仿似裂帛的“刺啦”声。

    他根本不需跑去浴室内照镜子,也能想象出后背有几条被抓破了的深深血槽。

    疼地他眼前有些发黑,昏睡中的花夜神,也因为摔下来被他重重砸在(身shen)上,发出了一声(诱you)人的轻叫。

    这女人,简直是没得救了。

    轻叫声后,睁眼看到爬在她(身shen)上的人,赫然是在迪厅停车场内,给她带来无上快感的胡子男人后,还以为那场鏖战没有结束呢,立即右手勾住了他脖子,两条腿也好像大白蛇般的缠住了他的腰(身shen),星眸如丝,小嘴半张,(娇jiao)嗔着吃吃笑道:“死人,就不能轻点儿些吗?男人,都该懂得惜香怜玉才对么。”

    对你个大头鬼!

    李南方抬手,就想在这张千(娇jiao)百媚的脸上狠狠抽一巴掌,提醒她别再深陷粉色温柔乡了,旁边还有个恶魔等着杀你呢。

    可就在巴掌即将递出去时,却又放了下来,长叹一声回头看去。

    背上火辣辣的疼痛,疼地李南方想要骂娘的同时,脑海中也忽然有灵光闪过。

    依着他对花夜神的了解,她不该这样放((荡dang)dang)才对。

    更何况,花夜神比去年她遭受折磨时的样子,要明艳妖媚了太多。

    其实李南方在迪厅时,只要稍稍动点脑子,就能推断出本该憔悴异常的花夜神,无论是容颜还是思想都有了很大变化,这里面绝对有着他不知道的重要原因。

    因女人自甘堕落而熊熊燃烧起的怒火,烧的他失去了理智。

    直到杨逍的鬼爪在他(身shen)上狠狠划出几道伤痕,让他浮躁的心仿似迎来一场大雨后,才猛地意识到了什么。

    再也不忍对花夜神动粗了,也懒得躲避杨逍了。

    “(爱ai)怎么着,就怎么着吧。

    反正我就这一堆了。

    这也不能怪我,谁让老子(身shen)边就没一个正常人呢?

    我真你妹的受够了。

    “唉。”

    李南方叹气回头,看着单膝跪在(床chuang)上,微微冷笑时露出的森白牙齿,像吸血鬼要大过像人的杨逍,无精打采的说:“大侠请饶命,小的以后再也不敢和你对着干了。你就看在我活这么大实在不容易的份上,就此放过我们吧。”

    如果李南方嘴硬,杨逍会抓住他头发,甩稻草人那样把他甩出去后,再一爪抓出花夜神的心,加点辣椒炒熟了送他下酒。

    但李南方瞬间流露出浓浓的心灰意冷,却让此时心中被怒气鼓((荡dang)dang)的杨逍,稍稍愣了下,问:“你这话什么意思?”

    杨逍特殊的嗓音,对于花夜神来说就像冬天睡在暖和的被窝里时,却被人掀开被子,把一盆冰水泼进来那样,猛地打了个激灵,什么粉**望,自甘堕落之类的,统统见鬼。

    蓦然睁开双眸最大话,看到王上那张英俊帅气的脸后,所有神经全都绷紧,伸手猛地推开趴在她(身shen)上的男人,翻(身shen)坐起后接着跪倒在了地上,额头触地嘎声叫道:“王、王上。”

    花夜神有这种过于激烈的反应,那都是因为这大半年来,王上就是她每晚都要做的噩梦中的绝对主角。

    她对王上的怕,已经深入骨髓。

    她清醒时,可以抱着“人生除死无大事”的念头去自甘堕落。

    可在她刚从昏睡中被砸醒,就看到最可怕的王上后,来自骨髓的恐惧,促使她做出了最本能的反应。

    对花夜神如此的恐惧,杨逍自然是见怪不怪了。

    甚至都懒得看她一眼,只是眼神复杂的盯着李南方,淡淡地对她说:“你给我闭嘴。”

    被花夜神推坐在地上的李南方,懵((逼))了足有十秒钟后,才眨巴了下眼,忽然笑了:“其实我早该想到,你就是让她怕到骨子里的人。除了你这种不该存在的大魔头之外,还能有谁,能让七星会所的大老板,被伤害后还不敢提起你。”

    “李南方?

    他是李南方!

    他,他居然没有死!

    今晚,今晚的男人,原来是李南方。”

    额头触地的花夜神,听到李南方说话的声音后,(娇jiao)躯又是猛地一震,接着就被潮水般的羞耻所淹没。

    女人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她在陌生人面前,或许不把面子啊,尊严之类的当回事。

    可在熟悉她,她更在乎的男人面前,则会尽最大程度来维系她的风度,尊严。

    所以说呢,假如今晚把花夜神折磨到死去活来的人是陌生人,她不会太在意最多,玩腻了后,一把掐碎脖子好了。

    可这个人却是李南方。

    瞬间回想到她在迪厅时的那些所为唉,地上怎么不忽然裂开一条大缝隙,她也好钻进去啊。

    花夜神当前是怎么想的,杨逍和李南方都不会管。

    李南方是懒得管。

    杨逍则是不屑管。

    她只是盯着李南方,英俊的脸上,重新浮上让李南方讨厌到极点的似笑非笑:“你以前没想到我会是奴役夜神的人,那是因为你脑袋里包着的是一团屎。”

    对杨逍毫不留(情qing)的讽刺,李南方认了。

    谁让他每次看到花夜神时,总想那些该怎么把她扑到的龌龊画面?

    男人在小虫上脑时,智商都会急促下降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