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30章 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也不知道是谁的车子,终于停止了不堪重负下发出的嘎吱。

    女人快要死去的歌唱声,也随着男人低吼一声停止。

    世界,终于迎来了这个时间段内该有的安静。

    凌晨两点多时,大街上的车子也少了很多,在经过迪厅停车场前时,没有丝毫的停留,就呼啸而过。

    自然也没谁注意到,在停车场最角落的那辆车上,一动不动的趴着两个人。

    花夜神是天生的夜色老虎,她对男人的需求,需要三到四个才能满足。

    不过她在被杨逍服用了红粉佳人后,对男人渴望需求更大的同时,(身shen)体强度却无法像以前那样持久了。

    红粉佳人除了能透支女人的魅力外,还有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能让女人的爽点,降到了一个让人不敢相信的地步。

    简单的来说,花夜神以往在逆推李南方时,足足半小时后才能享受到让她着迷的感觉。

    可现在呢?

    如果李南方只给她一番(爱ai)抚的亲吻,她就有可能丢到了姥姥家。

    爽点的濒临崩溃,同样能更大限度透支女人(身shen)体,生命力。

    只有男人会肾虚吗?

    错。

    女人也会。

    只是很少有男人,能用那种方式让女人丢到肾虚罢了。

    在这种(情qing)况下,花夜神还不一败涂地,那么杨逍就会开始反省她精心配制的红粉佳人,并不像她所想象的那么厉害了。

    她后来的歌唱,只是一种(身shen)体的本能反应罢了。

    其实,她本人的意识,早就已经模糊到空白,不知今昔是何年,(身shen)在何处,又是在遭受谁的鞭挞了。

    当李南方终于停止了罪恶的鞭挞后,花夜神的(身shen)体总算是解脱了,人也立即陷进了昏迷,唯有(娇jiao)躯还在不时地轻颤着,桃红浮上了晶莹的皮肤,夜色都遮不住这昂然的(春chun)意。

    等呼吸平稳过来的李南方发现这点后,感觉有些奇怪。

    虽说这次因为在岳梓童那儿憋了一肚子的邪火,发泄在花夜神(身shen)上时凶猛了些,但好像还没到达能把人搞昏迷过去的地步吧?

    色界前辈们可是早就说过了,只有累死的牛,就没有耕坏的地。

    很明显,当前花夜神这块沃土,被他这头犍牛给耕坏了。

    这让他很自豪觉得所谓的夜色老虎,不过尔尔,在他这条猛龙面前,简直是不堪一击。

    就在李南方有些骄傲时,明明已经昏迷过去的花夜神,居然又开始轻轻扭动起了她的(身shen)子,也发出(诱you)人的轻吟。

    这是在向李南方发出挑战,再来。

    “这娘们有些不正常。”

    采住花夜神的头发,让她抬起头来,伸手在她鼻子上下试了下,确定她还在昏迷中后,李南方有些不解的摇了摇头。

    他可不知道,他刚才长时间的疯狂举动,已经彻底帮花夜神开启了(淫yin)、妇模式。

    回头看了眼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迪厅门口,李南方抱起烂泥般的花夜神,走到车后门处抬脚跺在了车窗上。

    哗啦一声大响,车窗玻璃碎了一地。

    打开门后,就像时放东西那样,李南方把花夜神横着扔了进去,再抓起搭在车顶上的白色风衣盖在她(身shen)上,咣当一声关上了车门。

    车子驶出停车场后,站在迪厅门后的杨逍,才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开门走出去时回头笑道:“各位继续嗨。”

    在小荒岛上时,她总听李南方说到这个“嗨”字,不过一直搞不懂什么意思。

    今晚来过迪厅后,她总算明白了。

    也觉得唯有这个字眼,才能最形象的形容这些精力过剩的人们。

    谁敢继续嗨?

    谁敢,谁就有病。

    杨逍走了足足十分钟后,有胆大者才慢慢凑到门口,向外探头探脑了片刻,在确定那个恶魔般的男人真走了后,嗓子里发出一声呜咽的叫声,跑了出去。

    接着,现场再次混乱起来,上千人好像被疯狗追着咬那样,争先恐后的向门口冲来。

    有人大喊:“别特么的挤了,我的鞋子!”

    “啊,谁在摸我(屁pi)股?”

    “草,我的车子呢?我的车子怎么不见了?”

    这位仁兄的车子,十几分钟后停在了一家连锁酒店门前。

    看到有个胡子拉碴还留着长发的男人,扛着个被风衣裹着,只露出半截小腿,与一头秀发的女人走进来后,连锁酒店前台客服小王,马上就用胳膊肘碰了下打瞌睡的同伴,站起来很客气的笑道:“先生,您这是要住店吗?”

    男人没说话,只从一款名牌包包里拿出一叠现金,摔在了吧台上。

    小王愣了下:“先生”

    又是一叠现金砸了过来时,男人终于说话了:“两万块,别问我要(身shen)份证,更不要管我是做什么的。如果你们不敢,那我就去别家。”

    “对不起,先生。我们这儿”

    小王双眼直勾勾盯着那两叠钞票,艰难的说到这儿时,同伴孙姐抢先说道:“先生,我们只有三楼最靠西的一个房间了。这是房卡,请您拿好。”

    没谁和钱过不去。

    如果这个男人真是逃犯之类的坏人,他也不敢这么嚣张的大甩钞票了。

    至于他们到底是做什么的奇怪,每人一万块还封不住嘴巴吗?

    男人拿过房卡,又拿出一叠钞票:“我希望在明天九点之前,你们能帮我买一(套tao)女人穿的衣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不要名牌,只要能穿就行。”

    只要有用别人的钱来摆阔的机会,李南方从来都不会放过。

    他特别享受月薪三两千的小职员,被三两万砸懵的样子。

    这会让他有种很可耻的成就感,仅次于把一个女人折腾到大丢。

    经济型连锁酒店的客房,无论是装潢还是面积,与五星级酒店当然没法比。

    但并不是所有外出住酒店的人,都是有钱人。

    这家连锁酒店的对过,就是京华最著名的医院,所住的顾客,也基本以前来陪护病人的居多。

    凌晨两三点时还能有间空房子,只能说是李南方的运气好到了极点。

    当然了,三万块足够他和花夜神在京华任何一家酒店住一晚上的了。

    可越是高级酒店,对客人的要求最起码,你得有(身shen)份证吧?

    打开水龙头,把浑(身shen)粘糊糊的花夜神抱在怀里,先替她匆匆洗了个澡,李南方才把她放在(床chuang)上,盖上杯子后,又忍不住在女人侧着的美(臀tun)上拍了一巴掌,才心满意足的走进了浴室内。

    给自己洗澡,当然得仔细点了。

    李老板可是个(爱ai)干净的人。

    不过男人在外面(床chuang)上躺着个(娇jiao)滴滴的美少妇时,洗的再怎么仔细,也不会超过十五分钟的。

    “唉。”

    腰间裹着浴巾走出来时,李南方惬意的叹了口气。

    他要好好琢磨下,接下来他该怎么做。

    花夜神又受到了何种打击,才要自甘堕落这件事先不管,李南方觉得当前最需要他费脑子的,就是和小姨的关系。

    如果是放在以前,李南方在见到岳梓童后,肯定会((贱jian)jian)人长,((贱jian)jian)人短的大骂一通。

    但现在他不会了。

    因为他很清楚,没有哪个人喜欢去当个((贱jian)jian)人。

    真正的男人,也许该站在女人的角度上,来考虑她为什么要那样做。

    李南方的叹息声还没落下,整个人就僵在了浴室门口。

    三楼的窗口上,做着个人。

    月光下,一头几近于透明的白发被风微微吹起,英俊的面孔让十万神魔都会嫉妒,就别提李南方了除了杨逍,还能有谁。

    看到杨逍后,李南方在呆愣了下后,第一反应就是转(身shen)就跑。

    他实在是怕死了这个魔头。

    或许有人知道他这样怕杨逍后,会嗤笑他不男人。

    李南方才不管别人的嗤笑。

    他是个很现实的人。

    在面对无法抗衡的危险时会害怕很正常啊,唯有脑子进水的人,才会不惧生死。

    只是他刚要转(身shen),杨逍就慢悠悠的说:“别怕,我不会把你怎么着的。”

    杨逍在说话时,还举起右手,放在了秀(挺ting)的鼻子下,轻轻嗅了下,接着闭上眼,很享受的样子。

    灯光下,李南方能看出他的右手上,沾满了鲜血,眼角顿时一跳,慌忙看向了(床chuang)上的花夜神。

    很好,花夜神始终保持着被李南方放下时的样子,微微起伏的被子证明她还活着。

    “你怕我杀了她?”

    杨逍把李南方的本能反应都看在眼里后,秀眉皱了下,冷冷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她在看到李南方如此关心花夜神后,心里居然有了些不舒服。

    “是。毕竟我是个(热re)(爱ai)和平的人,最讨厌动不动就打打杀杀的人了。”

    李南方讪讪的笑了下,走到(床chuang)前很客气的说:“坐那么高干嘛?万一摔下去岂不是要糟糕。”

    杨逍眼皮子一抬,(阴yin)阳怪气的问道:“你这是在关心我吗?”

    你妈才会关心你。

    我只关心你为什么不去死。

    李南方心里这样说着,坐在(床chuang)上呵呵笑道:“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是几次同生共死过的战友了。我关心你,也实属正常。”

    “是吗?”

    杨逍(阴yin)阳怪气的恶劣态度,让李南方很是气不过,真想把心挖出来给她看看,但想了想还是算了。

    右脚一抬,杨逍从窗台上跳了下来,顺势坐在了窗下的长条桌上,又伸出右脚,勾过椅子踏在了上面。

    她在进来后,屋子里的血腥气息更浓了。

    李南方眉头皱了下,问:“你又杀人了。”

    “嗯。”

    杨逍也没否认,看着纤长的血红五指:“我一爪,把一个人的天灵盖给抓了五个窟窿。”

    “你这么厉害?”

    虽说早就听叶小刀说起过,杨逍确实会传说中的九(阴yin)白骨爪,但李南方可没亲眼看到过,所以在问出这个问题时,嘴角很自然撇了个不屑的弧度。

    杨逍秀眉又皱了下,没有说话,只是猛地举起右手,笃的一声,五指刺进了三厘米后的桌面上,轻松贯穿。

    李南方终于信了。

    看着那只应该是钢铁制成的右手,李南方心中默默地说:“以后谁敢嘲笑我害怕这个魔头,我就去草他老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