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29章 杨逍很亲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当狗就要有当狗的觉悟,不要把吃屎看做是侮辱。

    不知道为什么,舞厅内的灯光突灭,数不清的男人就像蜜蜂那样涌上来时,花夜神脑海中忽然浮上了这句话。

    她这是在暗示自己吗?

    既然已经决定开启了放((荡dang)dang)人生,那么被这么多男人动手动脚,甚至就地给轮了,她也不会发怒,杀人。

    只会享受,承受。

    因为这是她自己选择的人生,没有谁强迫她来迪厅,穿的如此(性xing)感。

    “也许,这才是我想要的生活吧?”

    花夜神也忽然高举起双手,疯狂的扭着腰肢,好像美女蛇那样游走着,迎向那些眼睛都开始发红的男人时,心中这样想着。

    毫不夸张的说,穿成这样的花夜神在自甘堕落走进舞池内后,所有散发着强烈雄(性xing)荷尔蒙扑向她,渴望与她就地做什么的男人们,会因为争夺某个权力,从而大打出手。

    甚至还会闹出人命来。

    美色,总是能在瞬间改变一个懦夫,变成凶狠的野兽。

    会有无数只手撕扯花夜神,把她的衣服撕碎。

    会有无数个男人,嘶吼着,咆哮着相互大打出手,一个个的扑在她(身shen)上,又被别的男人抓走。

    果然是这样!

    花夜神忽然疯了般纵声(娇jiao)笑时,听到了拳脚击打在(身shen)体上的闷声,以及惨叫声。

    那些愚蠢的男人啊,还没有碰到她(娇jiao)嫩的(身shen)子,就已经相互大打出手了。

    这让花夜神无比的兴奋。

    好像唯有这样,才能实现她活着的价值。

    都说美女是祸水,祸水如果不引起雄(性xing)们的拼抢,那算什么狗(屁pi)祸水?

    “可惜,我没有生在古代。不然,我就是第二个妲己,第二个陈圆圆!”

    心中忽然有惆怅腾起时,瞬间就处于疯狂到崩溃边缘的花夜神,银牙紧咬,伸手抓住薄如蝉翼的内衣,猛地一撕!

    既然这件衣服很快就要被撕碎,那为什么不亲自撕碎呢?

    这可是她花了十万块,偷偷购来的。

    无数次幻想,她穿着这(身shen)衣服心(情qing)激动的躺在(床chuang)上,等待贺兰扶苏从浴室内走出来。

    但她从没机会穿上它。

    今晚,终于能穿上了。

    可欣赏它的男人中,却没有贺兰扶苏。

    “来呀,都来呀,来呀,哈,哈哈!”

    把撕成碎片的衣服,猛地抛向了黑夜中后,花夜神终于崩溃。

    她疯狂的扭着妖娆的(身shen)子。

    长发乱甩。

    浪声(娇jiao)笑,促动了她的雌(性xing)荷尔蒙剧烈分泌。

    她渴望被男人推倒。

    这个愿望,很快就被满足了。

    终于有一只手,抓住了她的头发,动作粗暴的拉到了他怀里。

    花夜神疼地尖叫一声,刚要曲肘狠狠捣出去,把这个不懂惜香怜玉的男人砸出去时,却又放弃了动作。

    男人都喜欢用最最粗暴的方式,来征服女人。

    采住她头发,接着把她横抱在怀里的动作,也是其中的一种。

    花夜神不再尖叫了,改为吃吃地(娇jiao)笑,左手趁势搂住了男人的脖子,丰满高傲的(胸xiong)膛,仿似要贴进男人的(身shen)体里去,右手更是掀起男人的衣服,贴着他的肚皮伸了下去。

    砰啊!

    又是一声皮鞋踹在某人(身shen)上的闷响过后,有男人的惨叫声接着响起。

    “抱着我的这个人,是个打架的高手。希望等会儿,他也能打败我。”

    花夜神右手终于找到她想要的东西时,心里这样想着。

    惨叫声未落,接着又响起了接连不断的惨叫声。

    黑灯瞎火中,那些“斗志昂扬”的男人们,开始相互伤害了期间,还夹杂着很多女人的尖叫声,毕竟前来迪厅这地方放松的客人中,也不仅仅只是男人。

    花夜神特喜欢当前的混乱。

    这场大混乱,是由她引起的。

    唯有她这个档次的美女,才能起到这样的效果。

    至于大混乱后,会不会出人命已经看穿生死决心要在死前彻底放纵的花夜神,会理睬这些吗?

    “帅哥,帅哥,快呀,快给我,就地解决好了!”

    花夜神的右手,一边急促的动着,一边用近乎于哭泣的(娇jiao)声,催促男人快点解决他。

    就地就好!

    干嘛要走出迪厅,来到灯光下的停车场内?

    这样,也太没意思了些。

    不过,看在这个家伙有着一头长发,还有山羊胡子很酷的份上,花夜神决定原谅他。

    毕竟真要在迪厅内做那事,鬼知道会有多少人来打搅。

    还让不让人好好享受了?

    真不如被男人重重砸在一辆汽车后盖上,不等她回头就掐住她后脖子,右手抱住她的腰,迫使她撅起她丰满的美(臀tun),从后面真实演绎了什么叫做真正的长驱直入。

    当(身shen)体被充满后,花夜神想回头看看,这个占有她的男人,到底是长什么样子。

    刚才他的头发遮住了他的脸,让她看不清。

    如果他长得很帅那么死后,他应该也很难看吧?

    不过,可能男人猜出她想在酸爽过后,就会面临的危险了,所以根本不让她回头,右手恶狠狠掐住她脖子,让她整张脸都死死贴在车后盖上。

    这种欢乐动作,花夜神有些不适应。

    她要抬起头来。

    她的武力值很高,想抬头没谁能阻止得了她。

    只是她刚要抬头,奇异到无法描述的酸爽,就冲散了她所有的力气,唯有浑(身shen)颤抖着,随着男人恶狠狠的动作,发出一声声(娇jiao)啼。

    李南方很生气。

    记得去年时,他明明已经告诉花夜神,说她已经是他的女人了,有些事就不要再管,他会给她摆平的,她只需乖乖呆在七星会所,当一个被男人呵护的小少妇就好了。

    可为什么,她今晚会来到迪厅,穿成这样?

    还又摆出一副职业婊都自愧不如的样子,主动勾引男人来伤害她?

    无论她遭遇了何种打击,都不是她自甘堕落的理由。

    对于这种不听话的女人,惩罚的方式有很多种。

    但最有效的,很可能就是当前这一种了。

    仿佛知道打搅一对幸福的男女,在做幸福的事儿时,是一种相当不道德的行为,迪厅停车场内的大灯,全部熄灭。

    迪厅内那些还在疯狂的人们,没谁注意到。

    人们,还在追逐美艳的少妇。

    曾经有人抹黑来到过门口,却被站在门内的杨逍抬脚踢了回去。

    来一个,踢一个。

    只管踢,不管死活。

    她也看不到外面黑暗中那对男女的具体动作,但她却能听到花夜神发出的婉转啼鸣。

    杨逍本来就有把三大神女都送给李南方的想法,来换取他好好“成长”。

    今晚如果不是李南方出现,杨逍也不许任何人动花夜神一根手指头。

    谁动李南方的女人,谁就会死!

    这是杨逍为李南方早晚会死在她刀下而愧疚的小弥补。

    迪厅里的照明,终于恢复了正常。

    各位雄(性xing)荷尔蒙剧烈分泌的牲口们,松开互相撕扯着的手,茫然四顾寻找美少妇的影子。

    那个挑起诸多英雄内战的美少妇,不见了。

    就连她寄存在吧台上的白色风衣,也不见了。

    再傻的人,也以为花夜神这是在挑起群雄争“美”的战争后,她却及时抽(身shen)而退了,这不是耍着大家伙玩儿吗?

    尤其东道主梦哥最为愤怒。

    美少妇的毛还没碰到一点呢,她就不见了,还把迪厅搞成这样,真是岂有此理。

    必须得抓住她,对她实施惨无人道的满清十大酷刑这是梦哥的地盘,绝不能咽下这口气去。

    只是,挡在门口不许大家伙出气的那个家伙是谁?

    你以为,你像动漫里那些人物似的,搞出一头酷酷地白发,再拿块白纱巾蒙在脸上,就不许梦哥出去了?

    梦哥心中冷笑着,大喝着都给老子滚开,看我怎么削这个装((逼))货,纵(身shen)扑向杨逍时,梦哥觉得他当前形象,绝对酷到了极点,如果是在演电影的话,应该能成为一个经典镜头。

    梦哥扑到了那个装((逼))犯面前,斗大的拳头即将砸到他脸上时,听到了奇怪的声响。

    很奇怪吗?

    背后传来的齐声尖叫,活脱脱证明了这一点。

    那是一种利器刺进(身shen)体里,把肌(肉rou),骨骼都刺穿后,才会刺穿的声音。

    这声音是哪儿来的?

    梦哥眨巴了下眼睛时,有红色液体糊住了他的双眼。

    他本能的抬手去擦手抬到下巴间,就无力的垂了下来。

    刚才还乱糟糟的现场,足有上千人吧?

    此时都像被施了定(身shen)法那样,呆愣当场,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现场诸人中,基本都看过金老爷子所著的(射she)雕英雄传,知道里面有个可怕的女魔头梅超风。

    梅超风修炼了九(阴yin)白骨爪,杀人都是从天灵盖上一把抓下。

    五个血淋淋的窟窿,就出现了。

    不过大家都很清楚,梅超风只能存在于荧屏上,现实中的那些武林高手,就是弄死他们,也练不出这种功夫来的。

    头盖骨,那可是人(身shen)上硬度最高的骨头。

    一砖头砸上去后,砖头碎裂,头破血流,头盖骨都没事。

    人的五指,怎么可能硬生生刺穿头盖骨呢?

    但现在,大家都亲眼看到那个白发蒙面男人,右手五指就刺进了梦哥的头盖骨内。

    红的,白的混合型血水,顺着他的指缝缓缓淌了出来。

    淌过梦哥那双死不瞑目的眼睛,滴落在长满了黑毛的(胸xiong)膛上。

    “你们还有谁,想出去吗?”

    杨逍缩回了右手,任由梦哥的尸体,软软的萎顿在了地上,语气温和的看着诸人。

    没人说话。

    想出去的梦哥,已经死在地上了,红白相间的血水,从他头上流出来,淌在地上画起了地图。

    对人们的反应,杨逍微微点头表示很满意,温声说道:“各位,你们也跳累了,蹦累了,是不是该坐下休息下了?当然了,谁觉得精力很充沛,可以过来和我,和我练练吧。嗯,就是练练。”

    呼啦一声,包括吧台内的调酒师,都坐在了地上。

    “抱歉。我不会让大家等很久的。”

    杨逍在说出这句话后,忽然觉得他其实还是很亲民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