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27章 今夜不回家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抢在宗刚等人冲进来之前,李南方好像狸猫那样窜出了后窗。

    负责岳家外围警戒的警卫人员反应也很快,听到第一声枪声时就察觉出了不好,立即从四处向岳梓童卧室这边迅速聚拢。

    也幸亏齐月在白天时受伤了,不然李南方绝不会像现在这样,轻松逃脱。

    这些警卫人员的能力也很出众,可与十二金钗之一的齐月相比起来,还是差了点事。

    最先赶到的两个人,看到有个黑影忽然从岳家后墙上翻出来,立即大喝一声“什么人,站住”,扬起了右手。

    他们不管这李南方是谁,只是在看出这厮严重不对劲后,警告声未落,就举枪要扣下扳机。

    可不等子弹出膛,一个人形黑影就忽地扑了过来,不管不顾的。

    对于黑影这种近乎于找死的动作,两个警卫当然不会当回事,冷笑声中停止了开枪的动作,好像李小龙转世那样,厉声冷叱着,齐刷刷的抬起右脚,踢向了黑影。

    砰!

    两个人的两只脚,都实实在在的踢在了那道黑影上。

    那道黑影却没发出遭受重创后该发出的惨叫,只是嗖地向后疾飞出去。

    “不对!”

    两个警卫右脚刚踢到人形黑影时,就察觉出了明显的不对劲。

    这个黑影太轻了,就像是一个内里塞满海面的布偶。

    而在他们察觉出不对劲的与此同时,却看到左边有条白色的影子,超级夜鸟般腾空飞起,一晃就消失在了东边的绿化带后面。

    两个警卫大惊,慌忙紧随其后扑了过去。

    冲出宽最多四米的绿化带,就是一条静静流淌的小河。

    河面上倒映着明月,几许星光点点,却连鬼影子都没看到一个。

    “难道我的眼花了?”

    两个面面相觑了一眼,同时微微摇了摇头。

    不是他们的眼花了,而是那道白影逃走的速度太快了。

    就像鬼魅那样,让紧随其后追过来的两个警卫,根本无从寻找他的踪迹。

    “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两个警卫对望一眼后,都觉得后背汗毛都刷地竖了起来。

    他们可都是参加过岳家主婚礼的,直到现在响想起婚礼上那诡异的一幕后,也会(情qing)不自(禁jin)的打个激灵。

    白天所受的惊吓还没有过去,今晚又来了这么一出。

    握了个惊天老大的鸟了,咱们的岳家主到底招惹了什么妖邪鬼祟,才让我们也跟着担惊受怕?

    两个脚底板都开始冒冷气的警卫,立即背靠着背,双手持枪走向了被踢走的黑影那边。

    黑影静静地躺在十多米处的地上,惨白的月光照在它的脸上只是个栩栩如生的人形布偶,还是点了睛的,正面带诡异笑容的看着他们。

    饶是两个警卫也算是铁铮铮的铁汉了,可他们在与布偶对视片刻后,从没有过的毛骨悚然感,只想让他们抱头惨叫着,转(身shen)就跑。

    幸好,这时候又有数名同伴,如飞一般的赶来,才冲散了恐怖的气氛。

    “怎么回事?”

    “一个,一个布偶。”

    “这个布偶”

    众警卫的小头目,用手电在布偶上照了一下后,就闭上了嘴。

    别人不知道,他却认识这个布偶。

    当初就是他陪宗刚,在某工艺店内接回了这个布偶。

    布偶是岳家主早就丧(身shen)海外的未婚夫,小伙(挺ting)帅,就是命不好,放着(娇jiao)滴滴的美女不懂得享受,却偏偏去海外送死搞得望门小寡岳家主,唯有弄这么个布偶,来代替今晚的新郎。

    李南方的布偶,怎么会出现在了这儿,而且脸上,(身shen)上还有鲜血。

    小头目觉得,这件事最好别让手下知道,马上脱下外(套tao),盖在了布偶的脸上,沉声说道:“大家都散开吧,仔细检查下四周,看看还有哪些不安定因素。等等!都给我记住,今晚这件事,一定要守口如瓶。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岳家那些警卫是怎么对待这件事的,李南方不管。

    借着绿化带的掩护,他在迅速摆脱了紧追过来的警卫后,很快就冲进了一个公园内。

    公园不是很大,却到处是竹林,树林的,就凭岳家那些警卫的人数,远远不足以包围这儿,并展开地毯式的搜索。

    更何况,他们也不敢轻易离开岗位,有人趁机再跑进岳家主的卧室内,把她按在(床chuang)上,扛起两条大长腿咣咣了估计他们都得集体自杀谢罪了。

    所以跑进公园后,李南方就知道安全了。

    从远处出来的夜风,吹的他两腿之间凉飕飕的。

    经过刚才那番折腾后,那玩意早就吓萎顿了,乖乖的缩成一团吊在那儿,与那会儿面目狰狞在岳梓童(身shen)体里横冲直闯的样子,完全是两个状态。

    “幸亏那一枪没打到你,不然老子以后得去泰国混了。”

    李南方回头看了眼公园门口方向,没发现有什么可疑(情qing)况,拿手指拨拉了下他兄弟,满脸侥幸的松了口气。

    但在看到右跨上的那道血痕后,立即咬牙切齿了:“姓岳的,老子和你势不两立!哪有新婚洞房夜,还藏把手枪在枕头下的?”

    岳梓童要死要活中扣下扳机时,可不管这一枪能打到哪儿。

    真的很危险。

    正忙着冲刺她的李南方,在听到有撞针的特殊声音响起后,心思电转间立即意识到了不好,慌忙拧(身shen)闪避,在黑夜中划出一道幽兰弹道的子弹,蹭破他的右胯外侧疾飞而过,溅起了一蓬鲜血。

    假如他不及时拧(身shen)四十五度角,这颗子弹就会钻进他小腹里,把肠子打断。

    他拧(身shen)动作再大上十几度,子弹就能把他还在战斗状态中的兄弟给打爆

    总之,李南方在匆忙之中的躲避,也算是恰到好处了吧。

    只是把右腿蹭出一道深深的弹痕罢了,皮(肉rou)之伤不算事,随便撕下片衬衣粗粗包扎下就好了。

    岳阿姨给布偶点睛时,李南方就已经躲在后窗一角,冷眼看着她,听她说什么了。

    如果岳阿姨那时候没说那些话,他也不会生气。

    更不会趁她外出洗手时,悄无声息的窜了进去,无声(阴yin)笑着把他的布偶,还有那(身shen)衣服扔出后窗,又脱了衣服钻进了被子里。

    既然对他满怀愧疚的小姨,在榨干他最后一丝利用价值后,再于十天后嫁给贺兰某人了,那么李南方如果不满足她今晚的“洞房花烛”要求,他会觉得自己是个不称职的丈夫。

    没看到岳梓童都把小外甥的布偶,做到如此((逼))真的地步了吗?

    好吧,既然是(阴yin)婚,那么就让李南方的真(身shen),代替布偶让岳梓童酸爽酸爽吧。

    也算是弥补了俩人做未婚夫妻那么久,迄今为止只是“半截夫妻”的遗憾。

    也许,李南方与岳梓童命中注定,他们只能是“半截夫妻”。

    如若不然,为毛就在李南方刚让他(娇jiao)滴滴的小姨,品尝到男人的好滋味时,却忽然拿出一把枪就砰了呢?

    白特么的奋斗了几分钟这已经是李老板用最快的速度播种了,可结果还是被迫中途中断,光着(屁pi)股狼狈的逃出了后窗。

    男(性xing)功能持久,从来都是李南方最大的骄傲。

    现在他却希望,他怎么就不是“三秒大人”。

    一二三,缴械完事。

    唯有小兄弟缴械了,那才是一次完整的“征服之旅”,李南方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无论他今晚曾经是如何的大展雄威过,都只能是像上次那样,算是半截夫妻。

    唯一的区别,就是上次他是被岳梓童逆推,这次却是被他推倒。

    最大的相同点就是枪。

    一年多之前,(娇jiao)滴滴的小姨逆推他时,是拿枪对着他脑袋,让他动起来。

    一年多后的今天,他大展雄威强女干岳梓童时,她又拿出一把枪,差点打爆他小兄弟。

    “看来,我和她的缘分,也就止步如此了。天意如此,强求不得。你也别不甘心,哥们其实比你还郁闷的。”

    穿好衣服后,李南方屈指在裤裆位置弹了下,把他原本穿的那(身shen)衣服,顺手塞进了旁边垃圾箱内。

    有新衣服的时候,就不要再穿破的了。

    李南方可不学那些有志气的人,因为和女朋友分手了,就把她买的衣服全都扔掉。

    衣服是无辜的

    不穿,对不起岳梓童的一番好心啊。

    “长夜漫漫,无心睡眠,该去哪儿度过这良宵呢?”

    自以为很潇洒,很能放得开的李南方,出了公园后信步前行了不知多久,却不知道想了些什么后,有些烦躁的抬手,拢了下垂在耳边的“秀发”,茫然四顾时,就看到前面不远处,有特别显眼的霓虹灯在夜色里闪烁着。

    迪厅。

    看到这四个字时,李南方的脑海中悠然腾起一个女人(身shen)影。

    花夜神。

    早在去年自墨西哥救下岳梓童回国后,李南方在回青山的路上,遇到了一个出来买醉的美女。

    那时候,他还不知道那个因失恋伤心后才来这儿宣泄的美女,居然是京华七星会所的大老板花夜神。

    也正是那个晚上,他在“气氛良好”的舞池内,蛮横的占有了花夜神。

    不过那也不能怪他。

    谁让小花那么(性xing)感(诱you)人,丰满的美(臀tun)左右急促摇摆时,总是在他最敏感的地方噌来蹭去的?

    他如果不那样做,那也太不爷们了。

    尤其后来才得知花夜神的真实(身shen)份,她居然是贺兰扶苏的“老(情qing)人”后,李老板更为当初的卑鄙行为,而洋洋自得:“我让你追我的女人!话说,单论(身shen)体魅力,花夜神可比岳梓童(诱you)人多了。”

    往事历历在目,仿佛就在昨天。

    但实际上已经过去一年了。

    今晚,李南方再次来到了迪厅,但再也不会看到那个(性xing)感高贵的女人了。

    这让端坐在吧台前,手捧一杯“今夜不回家”的李南方,心中稍稍有些惆怅。

    “要不,今晚去会会蒋默然?男人的火气被勾搭起来后,如果不及时释放,这是会伤(身shen)体的。”

    李南方把杯中酒一饮而尽,刚放下杯子,眼睛就蓦然一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