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21章 杀,还是不杀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被老天爷可怜的王大成,此时说出了两个心愿。

    享受天降美女,再去死。

    老天爷却只答应了他一个心愿。

    就在他解开美女的上(身shen),刺眼的雪白映入眼帘,让他的呼吸加速,激动的心儿几乎要蹦出(胸xiong)腔内时,下巴下忽然多了一只手。

    谁的手?

    老王愣怔了下,低头看去。

    这只手,也是美到了极点,纤细,白嫩,温凉,滑腻。

    再然后,他就慢慢地回头,看到了一张(娇jiao)媚的脸。

    他的心儿,就再次毫无征兆的大跳了一声。

    所有的(热re)血,从四肢百骸轰地涌上了脑门,让他的双眼瞬间变红。

    老天爷,对老王太好了。

    在他临死前。

    不但看到了杨棺棺的真面目,还又欣赏到了应该是狐狸精变成的花夜神妖媚容颜。

    他很想虔诚的对老天爷说一声谢。

    就这样一个妖媚到极点的美少妇,肯定不是老当益壮的老王对手,被他扑倒在地上,强行完成好事,那是唯一的结果。

    只是他刚张开嘴,就听到了一个奇怪的声音。

    好像是骨裂的声音?

    而且这个声音,貌似是发自他脖子上。

    他满眼的疑惑,随着花夜神妩媚的笑着,渐渐地定格。

    就像他肮脏了六十六年的生命。

    花夜神杀老王,真心是为了他好。

    如果让王上知道老王曾经非礼过她,能让他在一年内无比痛苦的死掉,都算她不配再做王上了。

    “本来,在你救上王上来时,我还为必须要灭口,而感到内疚。幸好,你接下来的行为,消除了我的烦恼。”

    把老王的尸体随手抛到了一边,花夜神笑了下,低头看向了杨棺棺。

    在此之前,她就知道轩辕王昼女夜男的传说。

    但这么多年来,花夜神却只见过杨棺棺(身shen)为男儿的样子。

    烈焰内除了大长老之外,就再也没谁见过轩辕王为女(身shen)的容颜了。

    盖因,她在烈焰谷也是常年戴着面具,要么就脸上蒙着黑纱。

    花夜神此前就猜测,王上(身shen)为女(身shen)时,应该很漂亮。

    毕竟杨棺棺以男人形象出现在三月初三的祭祖仪式上时,那英俊的面孔,可是迷倒了烈焰所有的女(性xing)成员。

    轩辕王(身shen)为男儿时都那样英俊了,转换成本来的女儿(身shen)时,还不得更漂亮?

    杨棺棺真面目,漂亮到让花夜神都有些自惭形秽了。

    干净。

    她盯着杨棺棺那张脸,傻楞了许久,才想到了这个词。

    除了干净这个词,就再也没有哪个名词,能配得上杨棺棺的相貌了。

    老王所想到花容月貌之类的,用在杨棺棺(身shen)上,简直是太俗气了。

    花夜神能确定杨棺棺,就是她伟大的王上。

    那是因为她亲眼看到,诡笑着的杨棺棺,是怎么把贺兰扶苏轻易搞昏,并顺手抛出去的一幕了。

    杨棺棺当时并不知道,那就是贺兰扶苏。

    但花夜神却知道。

    贺兰扶苏着急去劝岳梓童撤离时,却不知道花夜神也在担心他的安全。

    休说花夜神的第一次早就被李南方夺走,贺兰家也曾经明确告诉她,他们没机会在一起,她还是无法忘记他。

    无论女人变化多大,她都永远无法忘记她深(爱ai)过的男人。

    所以在岳梓童的(阴yin)婚仪式上,别看花夜神始终一副淡淡然,不认识贺兰扶苏的样子,其实她的眼角余光,从来都不曾离开过他。

    包括龙卷风起,贺兰扶苏非但没有迅速跑向别处,反而从门口冲进酒店内了。

    贺兰扶苏去酒店里干嘛?

    花夜神根本不需费脑子,就能推断出来。

    就像她任何时候都关心贺兰扶苏那样,他也是任何时候都关心岳梓童。

    花夜神不会因此就责怪贺兰扶苏。

    反而会觉得他这样做很对。

    贺兰扶苏在酒店内,是怎么劝说岳梓童的,躲在外面的花夜神不知道。

    她也不想进去,她只需躲在暗中,默默等后贺兰扶苏能安全出来,就好。

    贺兰扶苏安全出来了,但却遇到了借着风沙掩护袭来的杨棺棺。

    然后,贺兰扶苏很快就悲催了。

    贺兰扶苏武力值有多高,花夜神心里很清楚。

    正如她在看到他被人轻易打昏过去后,马上就猜到这个人是谁了。

    除了轩辕王之外,没谁能把贺兰扶苏这样的高手,轻松打倒。

    这完全是花夜神的直觉,百分百的确定,那个发出诡笑声音的女人,就是被李牧辰等人以为已经(身shen)死海外的王上!

    在杨棺棺面前,花夜神就像见了猫儿的老鼠,躲在那儿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其实就算她大喘气也没事的,毕竟当时现场太混乱了。

    狂风怒吼,尖叫声连连的,杨棺棺的心思又全部放在岳梓童(身shen)上,怎么可能会注意到她?

    藏在暗中的花夜神,同样看到在王上进了酒店不久,就有个黑影,双手端着一根棍子,慢慢地走了进去。

    这个人是谁?

    花夜神看不出,视线太糟糕了。

    而且那个人也没发出任何声音,所以让她无从判断。

    不过花夜神却能从他侧(身shen)走进酒店的小心样子,判断出他是要对王上不利。

    她没有管。

    她以为,没谁能伤的了王上。

    再说,她心里也是盼着王上最好是去死的。

    毕竟王上对于她来说,就是最大的恶梦。

    那个人既然杀不了王上,结果就只能是被王上干掉。

    花夜神毫不怀疑这个结局,也懒得去管,只要那个要死的人,不是贺兰扶苏就好。

    但结果却大大出乎了她的意料。

    就在龙卷风即将撤离,视线开始清晰时,花夜神居然看到王上惨叫着被那根棍子,从酒店东墙的窗户内,恶狠狠的甩了出来。

    不等花夜神做出下一个反应,王上就被龙卷风卷走了。

    王上,就这样死了?

    被那个人,成功暗算!

    花夜神呆望着龙卷风离去的方向,大脑里一片空白。

    等她脑思维终于恢复了正常时,李南方已经从容离去,漂在天上的沙尘也开始落下,梁主任的车子到了。

    花夜神这才如梦初醒,趁着藏在别处的人都跑出来,场面乱糟糟的一团时,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现场。

    她要追逐龙卷风的脚步。

    她要去看看,王上会被龙卷风卷到哪儿去。

    也许,唯有亲眼看到王上的尸体,花夜神才会相信她真死了。

    花夜神没有追到龙卷风,因为那条距离(阴yin)婚现场越来越远,颜色就越来越淡的黑龙,在掠过一座山梁后,就彻底的消失了。

    被它夹裹着的那个人,也从上百米的高空落下,在细雨中。

    花夜神不觉得,王上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后,还能存活下来。

    但事实,却像她不相信那个暗算王上的人能成功,结果却真成功了那样,杨棺棺落在了小河里,被一个正在雨中垂钓的大爷,成功解救了上来。

    并撕开了她的衣服,企图上演一场精彩的野战。

    花夜神希望王上能死的同时,也无比敬畏她。

    有谁会眼睁睁看着自己敬畏的人,被一个老不羞的糟蹋了?

    没有谁。

    于是,王大成死了。

    再于是,花夜神就被王上那文字语言无法描述的美貌,给惊呆了。

    滴滴。

    很远处传来的汽车笛声,惊醒了深陷在美不胜收中的花夜神,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没发现有什么异常(情qing)况后,才学着老王刚才的样子,单膝跪在了草地上。

    那只滑腻温凉的右手,五指慢慢地叉开,轻轻放在了杨棺棺修长的脖子上。

    无论杨棺棺有多么的厉害,她的喉骨都不会硬过老王,花夜神右手五指只需用力一缩,她就会像老王那样,变成一具死尸了。

    只要轩辕王死了,那么就再也没谁能约束三大神女了。

    别提那些长老。

    一群只懂得享受的老不死而已。

    李牧辰,展星神她们两个,现在正在暗中积极筹谋着该怎么干掉那些老不死的呢。

    她们两个,最怕的人是王上而已!

    王上如果死了呢?

    花夜神痴痴看着杨棺棺那张干净的脸,耳边又浮上了李牧辰那天说过的那些话。

    要说花夜神不动心,那是假的。

    毕竟姐妹三个都是厉害非常,又心高气傲的女人,傻了才会在轩辕王死后,还肯听从那些长老的命令,继续心甘(情qing)愿的遭受剥削呢。

    可就算她现在干掉王上,与李牧辰俩人“造反”成功,彻底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中,那又怎样?

    被李牧辰形容的“红粉骷髅”,就像(阴yin)魂的鬼爪那样,死死掐着她的脖子,在某个时间段,就能让她从当前的(性xing)感妖媚,变成让她自己看一眼就会恶心的活骷髅。

    而杨棺棺,则是唯一能解开红粉骷髅的人。

    她如果就次被干掉,花夜神就等着悲惨的死去吧。

    但又有谁能保证,花夜神不杀王上,王上在醒来后,会大发善心的给她解药呢?

    没谁能保证。

    王上就是王上,除非她死了。

    不然,没谁能威胁她,左右她去做任何事。

    那么,到底是杀她,还是不杀?

    花夜神放在杨棺棺脖子上的右手,开始微微地发颤。

    良久后,才轻轻叹了口气,缩回手,替她穿好了衣服。

    就算杨棺棺醒来后,依旧不肯给她解药,任由她悲惨的死去,花夜神也认了。

    这,可能就是她的命吧?

    雨停了。

    温和的阳光透过稀疏的枝叶,洒在河边的树林里。

    树林里,早就没有了花夜神和杨棺棺俩人,唯留下一个脸朝下的老头子尸体。

    等人们发现王大成的尸体,应该是几天之后了。

    毕竟这地方远离闹市,除了钓鱼(爱ai)好者,很少有人来这儿的。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

    从窗口里映照在墙上,镀上了一层红彤彤的金色。

    也给杨棺棺苍白的脸上,抹上了一层胭脂,让她看上去更加迷人了些。

    不过,随着晚霞逐渐被黑暗吞噬,她的秀发开始出现了近乎于透明的白。

    原本线条很柔和的脸,也渐渐变得刚硬起来。

    太阳完全落山后,杨逍的眼睫毛忽然轻轻颤了下。

    仿似,蝴蝶的翅膀在扑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