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15章 你赔我的南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岳梓童为李南方特别订制的骨灰盒,可是纯正汉白玉的。

    按照物体的硬程度来说,玉石的硬度也算很可以的了。

    但别忘了骨灰盒本(身shen)就是中空的,任何东西内里中空了,就不如实体更坚固了。

    所以当岳梓童在猝不及防下,被贺兰扶苏猛地一拽左手,怀抱着的骨灰盒落在地上后,当场就啪的一声,摔成的了几半。

    里面的骨灰顿时撒了出来,从临时酒店门口吹进来的狂风,呼地就把这些东西吹跑了。

    骨灰盒摔在地上发出的声音,在这种极度混乱的(情qing)况下,可以说是微不足道。

    但听在岳梓童耳朵里,却比晴天霹雳还要响,震的她呆愣当场。

    直到狂风吹过,灰烬顿消时,她才清醒过来,猛地甩开贺兰扶苏的手,噗通一声重重跪在地上,伸出双手,试图把那些骨灰抓起来,嘴里哑声叫着:“南方,南方!”

    别看骨灰和别的灰烬,纸灰,树叶灰,衣服灰等灰,都是一个样的东西,但它却被人们赋予了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含义。

    不然,这大半年来,岳梓童也不会只要在家里,就会在正午过后,去陪这些骨灰说话。

    更不会,今天和骨灰举办一场意义重大的(阴yin)婚。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白玉骨灰盒里的骨灰,就是她的小外甥,她的郎君。

    她在把骨灰盒抱在怀里时,也会感觉到格外的安宁,就仿佛把李南方紧紧抱在怀里那样。

    可现在,象征着她郎君的骨灰,却在骨灰盒摔碎后,被一股子狂风吹散,再也找不到一点。

    一下子,岳梓童的心就空落落了。

    什么人们发出的恐惧尖叫声,狂风怒吼声,临时酒店即将崩塌时发出的不堪重负呻、吟声,以及贺兰扶苏的着急催促声,都一下子消失了。

    她的世界里,只响彻着她嘶哑,绝望的哭声:“南方,南方!”

    她跪在地上,双手用力在地上扫着,期望能够把骨灰连起来,再紧紧抱在怀里。

    但怎么可能?

    这么大的风,这么多乱跑的人们。

    从门外吹进来的狂风,都能把花生米般的石子吹起来,更何况几乎没有任何重量的灰烬呢?

    实际上,当骨灰盒一碎开时,骨灰就已经被吹散了。

    还有那些处在惊恐状态下乱跑的人们岳梓童刚伸手去扫半块白玉骨灰盒残害,一只脚就重重踩在了她手上。

    碎了的白玉骨灰盒残骸茬口,那也是锋利的像刀子一般,稍稍不小心就能割破手,更何况是被这只脚给踩在了手背上呢?

    哧的一声,努力张开双臂,尽可能保护跪倒在地上的岳梓童的齐月,居然能听到她的手,被碎玉石划开的声音。

    然后,鲜红的血就从岳梓童手心里冒了出来。

    她却一点疼痛都感觉不到,等那只脚拿开后,立即抓住那块白玉残骸,哭着,低头看去。

    里面的灰烬,早就空空如也了。

    唯有殷红的鲜血,从她虎口处流在了里面。

    哪怕光线再怎么晦暗,依旧是红白相映到刺眼。

    当白玉骨灰盒摔在地上,裂成几半,里面的骨灰被狂风瞬间吹散后,贺兰扶苏也呆住了。

    尤其看到岳梓童无比痛苦的双膝跪地,试图用手扫起那些骨灰,却被一只脚踩上,把手掌给划破,鲜血直冒后,她却毫不在意,只是嘶声痛哭,贺兰扶苏就意识到他闯下大祸了。

    就算早就知道岳梓童深深地(爱ai)上了李南方,但贺兰扶苏也没想到她对他的(爱ai),会是这样的深。

    此时此刻,痛哭不已的岳梓童,就像她亲手杀了李南方那样,把半块白玉骨灰盒紧紧搂在怀里的样子,足够证明贺兰扶苏没有猜错。

    可贺兰扶苏清醒过来后,已经顾不上这些了。

    龙卷风随时都能把蓬在上方的彩钢瓦吸走,为吸走这块彩钢瓦而迅速放大的风眼里,马上就会有耀眼的阳光照下来,把所能笼罩范围内的所有人,都轻松吸上数百米的高空。

    生死就在一线间。

    岳梓童再怎么无法接受李南方骨灰被吹走的现实,她再怎么恨他,贺兰扶苏都必须当机立断,把她带出酒店。

    负责保护岳梓童不被混乱人们踩伤的齐月,已经快坚持不住了,被人挤的(身shen)子前倾,双手死死撑着墙壁,努力为她撑起一片暂时还算安全的空间。

    “走,走!”

    贺兰扶苏咬牙,弯腰伸手抱住了岳梓童的腰,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快走!再不走,就来不及”

    啪的一声,岳梓童猛地回(身shen),抬手狠狠抽在了他脸上。

    鲜血四溅。

    鲜血,是岳梓童右手虎口处伤口流出来的,一下子就把贺兰扶苏的半边脸,给抽成了通红色。

    在倾倒的西墙边缘处,露出来的耀眼太阳光照(射she)下,看上去是那样的妖艳。

    贺兰扶苏被打懵了,满眼全是不信的神色,呆望着她。

    他从没想过,有这么一天,岳梓童会动手抽他。

    无论,她(爱ai)他,还是只把他当做了邻家大哥。

    岳梓童却像疯了那样,丝毫不管这些,又是一个重重的耳光,抽在他脸上,接着双手抓着他衣领子,猛烈摇晃着厉声尖叫:“贺兰扶苏,你,你赔我的南方!”

    “我、我怎么赔你的南方?”

    贺兰扶苏满眼茫然的喃喃问道。

    岳梓童没有再说话,只是用力推开了他。

    接着,就顺着墙壁跪倒在地上,再次伸手,试图从满地沙尘中,找到李南方的骨灰。

    怎么可能。

    岳梓童徒劳的抓起一把把沙尘,扔掉后再抓就这样周而复始,不住地做这个动作。

    “梓童,快,快走吧。”

    深知闯下无法弥补的大祸,也从岳梓童刚才狠抽他耳光,以及她现在完全疯狂的动作中,看出她心里只有一个李南方的贺兰扶苏,此时心里有多么的痛苦,苦涩,简直是没有任何语言文字能形容。

    不过他没有因此就对岳梓童,产生任何的不满。

    (爱ai)(情qing)这东西,本来就是最最不能勉强的东西。

    更何况,贺兰扶苏在接纳林依婷时,就已经深深伤害了岳梓童的心呢?

    现在她这样对他,很正常啊。

    其实他可以不管。

    他该走的。

    他再劝说岳梓童赶紧离开这儿,只能招惹已经彻底失去理智的她,更加的愤怒。

    可他还得管。

    不然,等头顶的彩钢瓦被龙卷风吸走,她就死定了。

    “梓童”

    “滚!”

    “岳梓童!”

    贺兰扶苏也急了,伸手抓住她胳膊,用力把她从地上拖起来,俩眼通红的吼道:“你能不能能冷静些?李南方已经死了,死了!就算你把骨灰全都找回来,他也无法像以前那样,活生生的站在你面前,陪着你了。”

    岳梓童忽然冷静了下来,听贺兰扶苏说完了这番话。

    喀嚓!

    头顶的彩钢瓦,猛地向上一抬,但接着又猛地弹了回来。

    宗刚亲自监工修建而成的临时酒店,质量愣是要的。

    西墙已经倾倒了,可钢结构的框架,却是被粗粗的钢丝绳,牢牢固定在地下水泥墩子上。

    不然,这面由彩钢瓦制成的西墙,就会被龙卷风强大的吸力,一下吸走,把下面的人暴露在凤眼中。

    正是几根钢丝绳起到了关键(性xing)的作用,才让彩钢瓦被往上吸了半米后,接着落了下来。

    按说,彩钢瓦被吸起来后,不该再落下来的,毕竟在龙卷风强大的吸力下,负责固定西墙的钢丝绳,只会被绷的笔直。

    现在又猛地落下来,只能说龙卷风的凤眼,开始向旁边转移了。

    龙卷风就像个无(情qing)无义的婊、子,连续猛吸几分钟都没吸走它想要的东西后,立马开始转移目标了。

    彩钢瓦被吸起来时,太阳从凤眼里(射she)了下来,贴着东墙,照在了岳梓童(身shen)上。

    她就像个在舞台上独舞的舞者,灯光只打在她一个人(身shen)上。

    所以能让贺兰扶苏清晰看到,她当前无比理智,冷酷的样子了。

    他认识岳梓童七年来,从没见过她用这样的眼神,和他对视过。

    岳梓童这没有任何表(情qing),唯有冷漠的目光,让他感到陌生。

    甚至恐惧。

    “你说完了吗?”

    岳梓童的声音,就像她看着贺兰扶苏的眼神。

    贺兰扶苏艰难的回答:“说,说完了。”

    “那就走吧。扶苏,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岳梓童淡淡地说完,转(身shen)弯腰,第三次蹲了下去。

    贺兰扶苏还能说什么?

    他唯有走。

    步伐沉重的,就像一颗心碎成了两瓣,又变成了铅块,绑在了他的脚腕上。

    外面,乱糟糟的一片,仿佛是世界末(日ri)来临。

    楼天地里那些拱形门,红地毯,供客人休息用的桌椅,全都向被吸铁石吸走那样,围着此时直径足有数十米的龙卷风,疯狂的转动着。

    人们尖叫着,哭嚎着,连滚带爬的逃向远方。

    何谓远方?

    龙卷风没有席卷到的地方。

    天上。

    明明是沙尘乱飞,打的人根本睁不开眼,却又是电闪雷鸣,黄豆大小的雨点,弩箭般的从天上攥(射she)而下。

    砸在贺兰扶苏的脸上,比砂石还要疼。

    他却不在乎。

    他转(身shen),努力睁大眼睛抬头看向了天上。

    巨蟒也似的龙卷风,正在半空来回扭动,始终盘旋在临时酒店周遭。

    看来,它不把这座其实并不怎么坚固的临时酒店,里面还没有撤出来的人吸走,它很不甘心。

    贺兰扶苏走出来时,没有遇到任何人。

    这证明风沙来临时,撤离到酒店里的人,已经在他苦劝岳梓童离开时,都已经逃了出来。

    不会留下一个人。

    有最高现役在的地方,一旦发生类似的灾难,要帮所有人全部撤离,是他们必须要承担的责任。

    更是义务。

    那些人没有救援岳梓童,是因为他们都看到贺兰扶苏,齐月都在她(身shen)边。

    有这两个人在,还怕岳家主不能安全撤离吗?

    “呵呵,如果我不在,她可能早就出来了。”

    贺兰扶苏喃喃地这样说时,一声(阴yin)恻恻的女人笑声,忽然从他左侧响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