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13章 阴婚之八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荆红命。”

    看着杨棺棺那张可怕的鬼脸,微微眯着眼的荆红命,淡淡地回答。

    他在自我介绍时,从不说他的官职,只说名字。

    荆红命这个名字,现在本(身shen)就是“正义,杀神”的象征。

    不过,你可千万别以为,荆红命真是外界所传的那样,是个从来不屑在背后偷袭敌人的正人君子。

    老龙腾那帮鸟人,就没一个是正人君子。

    他们在自诩是正人君子时,唯有在稳((操cao)cao)胜券时,那样才能显的很有风度。

    在没有五成以上的把握时,他们就会立即把“正人君子”这张脸狠狠踩在脚下,开始不择手段了。

    什么背后偷袭,挖眼,脚踢裤裆之类的(阴yin)招,损招在用起来时,绝对的得心应手。

    必要时,三个打人家一个也是可以的。

    最多也就是在得手后,拍拍(屁pi)股说什么胜之不武,下次可不能这样做了,也太有损老子的威名了。

    李南方就是这样一个人,和老谢学的。

    (身shen)为老谢的生死兄弟之一,荆红命又怎么不会这些“很实惠”的手段?

    他在悄无声息的扑过来后,没有借着沙尘暴立即偷袭杨棺棺,那是因为他在疾奔而来的过程中,损耗了很大的体力。

    风太大了。

    一旦偷袭失败,那么必将会遭受敌人的反噬。

    倒不如端出大宗师的架子来,提醒对手:“我已经来了,就在你背后休息呢。咳,等我把气喘匀和后,我可就不客气了。”

    杨棺棺可不知道荆红命是怎么想的。

    她只是惊讶于荆红命站在她背后时,她居然没有丝毫的察觉。

    这是个绝顶高手。

    没想到岳梓童的婚礼上,会有此等高手坐镇。

    必须得尽快摆脱他,才能继续我要做的事。

    杨棺棺在转(身shen),问出问题的瞬间,就做出了如此的决断。

    如果不是因为着急去找岳梓童“好好聊聊”,她肯定会很喜欢和外界高手好好切磋下,最好是把他脑袋拧下来

    不过,当荆红命特淡定的自报家门后,杨棺棺的轻视之心顿去了。

    荆红命,是和胡灭唐齐名的人物。

    早在去年时,化(身shen)为杨逍的杨棺棺,就曾经和老胡交过手。

    无论杨棺棺有多么的孤傲,都不得不承认老胡是她生平所遇的最大劲敌。

    那天,如果不是李南方发疯,而是任由俩人单挑,就算杨棺棺最终能把老胡力毙掌下,本(身shen)也要付出一定的惨重代价。

    这荆红命,可是与老胡一般牛皮的存在。

    杨棺棺可不敢在当前(情qing)况下,就和他生死相搏。

    毕竟她可不知道除了荆红命外,现场还有没有同档次的高手。

    休说是同档次的了,就算少尉那样的,在她终于力毙荆红命后,也能趁她体力大幅度消耗后,轻松拿枪把她突突掉。

    和荆红命死拼,恕为不智。

    还是借着风沙蔽天之际,早点脚底抹油撤退了吧。

    主意拿定后,杨棺棺再次发出一声(阴yin)笑,(身shen)形一晃,右手成爪,扑向了荆红命。

    她知道荆红命很厉害,当然是李南方的“功劳”了。

    其实也不能怪李南方自爆家底,那是因为在小荒岛上的(日ri)子,实在是太特么地单调了。

    整天除了吃饭睡觉之外,就是和女人睡觉如果不和黑白牡丹吹嘘下他老师那一代的大人物,怎么打发太多的时间啊?

    李老板在吹嘘这些时,毫不在意杨逍会听到。

    就像他(性xing)趣所致时,就能搂住一朵牡丹,在沙滩上做那种事那样。

    但也亏李南方的吹嘘,才让杨棺棺误以为荆红命是和老胡一般厉害的猛人了。

    如果让她知道,这些年来已经被官场俗事所羁绊的荆红命,相比起老胡来说还是差点事的话,她肯定不会有虚晃一招,掉头就跑的想法。

    而是在发现荆红命现在急需时间来恢复体力后,趁机把他毙掉,从而铲除掉李南方最大的臂力之一,为以后把李老板轻松绑去烈焰谷,提前创造机会了。

    杨逍的突然暴起,让荆红命有些不适应尼玛的,你都问我是谁了,难道不该等我问你是谁后,咱们再动手吗?

    心中有些郁闷的荆红命,在体力还没完全恢复之前,唯有暂时后退。

    “你是谁?”

    荆红命斜刺里后退一步,看似轻松躲开杨棺棺的进攻后,立即沉声问道。

    呼!

    本来就很大的风,忽然猛地更大了。

    而且还夹杂了花生米般的雨点,从天上狠狠砸下来。

    很悲催的是,荆红命是面对风向。

    狂风再次骤然大作,有星星点点的雨点砸下来时,好像都是对着他来的那样,((逼))的他唯有低头,再次后退。

    老鸟就是老鸟,在被沙尘((逼))的再次后退时,当然会预防站在上风位的鬼女人,会趁机进攻,那么他这时候踢出一脚,就能有效缓解劣势更大。

    一脚踢出去后,却踢了个空。

    荆红命一脚放空后,想都没想,旋即拧(身shen),左脚迅疾无比,对左手处侧踢了出去。

    正踢一脚放空,根据狂风吹来的方向,荆红命算定敌人绝不会主动放弃上风口,只会借着风势,迅速走位到他左侧,再次展开进攻。

    又踢空了!

    荆红命心中大惊:“糟糕,谁能想到她会反其道而行之,主动放弃上风口,跑到和我平行的右侧去了?”

    事已至此,荆红命已经来不及转(身shen)。

    但他绝不会任由敌人的(阴yin)谋得逞,白白搞他一记狠的,立即摆动右肘,全力向后猛捣。

    这个瞬间,应该是敌人刚扑上来时,就像主动撞向荆红命的右肘。

    虽说荆红命在电光火石间,无法断定敌人对他那儿下手,但她无论给予他多么沉痛的打击,她都会被这一右肘狠狠捣中。

    只要遭受一记沉重打击的荆红命,没有失去拼杀能力,那么他就有把握坚持到援兵的到来。

    又!

    又特么的放空了!

    荆红命这次是真怕了。

    再高的高手,连续三次反击都没碰到敌人的衣角后,都会心虚的。

    很多时候,心虚就是害怕。

    荆红命是人,不是神。

    在遭遇不可预测的凶险时,他也会紧张也会怕。

    “吼!”

    不知敌人会从哪个方向扑来的荆红命,猛地虎吼一声,迅速抬头。

    人、人人呢?

    荆红命抬头后,才发现(身shen)边十数米内,一个人都没有。

    “坏了,她不会是去婚礼现场那边了吧?”

    荆红命心中一沉,霍然转(身shen)正要扑向婚礼现场那边时,就觉得(身shen)子一个趔趄。

    被一股无法抗衡的大力,给卷着要双脚离地。

    “龙卷风!?”

    荆红命嘎声大叫着,拼出全部的力气,狠狠扑向右侧。

    砰地一声!

    他的全力一扑,居然帮他脱离了龙卷风。

    这也是多亏了龙卷风刚形成,毁灭(性xing)的超级威力远远没有形成。

    不然,荆红大局长的肯定会平步青云,扶摇直上,然后再吧嗒一声摔下来,变成(肉rou)饼了。

    但龙卷风一旦成型,成长的速度快到吓人。

    等荆红命连续翻滚,及时伸手抓住萧沐的脚腕,嘶声对总算跑过来的少尉等人吼道:“我是荆红命!撤,撤进树林内!快,龙卷风!”

    相比起沿海城市来说,京师重地出现龙卷风的可能(性xing),并不是很大。

    但绝不是没有。

    哪怕是百年罕见呢,遇到一次就是毁灭(性xing)的灾难。

    荆红命再次自报家门,是担心被少尉等人误以为他是敌人。

    幸好他的名头够响亮,少尉又是他最忠实的铁粉之一,故而在能见度急速下降时,也能认出那张偶像的脸心(情qing)激动?

    草,没看到龙卷风已经形成,凤眼正在疯狂的扩大,要把哥几个都给吸上云端里了吗?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至于让偶像签名,此时自然得暂时忽略了。

    少尉立即转(身shen),向树林那边狂奔时,左手捂在嘴边,吼出来的命令声,都变声了:“各单位,迅速扯进树林内!龙卷风,龙卷风来了!”

    相比起空地上,树林内要安全许多了。

    毕竟龙卷风席卷而过时,是不耐烦把扎根在深处的大树拔走。

    “接住!”

    肩膀上扛着个人的荆红命,居然最先跑到了树林边。

    不愧是当大官的,这逃命功夫就是够硬

    但当荆红命发现大杨树下那个老和尚,居然还坐在那儿后,立即把萧沐抛给了少尉,折(身shen)扑向了那边。

    “大局长,危险!”

    少尉下意识的抬手接住萧沐后,眼看着好像喝醉了似的龙卷风,摇摇晃晃卷向了老和尚那边,吓的立即嘶声大叫。

    在他心目中,荆红命可比那老和尚金贵太多。

    如果因为救老和尚,荆红命就被卷走,那绝对是国家的一大损失。

    荆红命没心思去考虑这些。

    他只觉得,如果在看到有人需要救助时,他却因为极度危险而袖手旁观,那么他就不配再叫“荆红命”这个名字。

    只要扑过去的速度够快,就能抢在老和尚“升天”之前,把他拖出来。

    凤眼。

    龙卷风的凤眼内,空气反而是静止的,能让人在最下面,就能看到数百米高处的蓝天,太阳。

    耀眼的太阳光,就像电焊弧那样,映照在了空空大师的脸上。

    看上去,苍白无比。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果真是报应”

    吐出一口鲜血,再也无力站起来的空空大师,默诵一声佛号,脸上浮上了宝相庄严的笑,微微闭眼,任由(身shen)子冉冉升起,就要自凤眼四周急速旋转的风壁上,攸地升天时,一个人猛地从他脚下扑过。

    抓着他的一只脚。

    已经离地半米,正准备加速升天的空空大师,就像被磁铁吸住那样,在低空内凝滞了一秒很多时候,一秒钟就能改变人的生死。

    正因为荆红命这拼命一扑,拽着他右脚向下急拽,让准备加速升天的高僧(身shen)子凝滞了一下,快速旋转的凤眼中心,就向东边偏移了半米。

    空空大师立即断了线的秤砣那样,砰地一声摔在了地上。

    咔嚓!

    苍天仿佛很不满荆红命把泄露天机的老秃驴带走,愤怒之下一个炸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