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12章 阴婚之七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这要是跺在脖子上,萧沐脖子立即咔嚓断掉,是唯一的下场。

    这只脚的主人,有这么大的脚力,还不是最让萧沐害怕的。

    让他害怕的是,他在扣下第二次扳机时,向这边逆风疾扑而来的不轨目标,距离他还至少还有十几米好吧?

    就算是飞人博尔特来此,速度再快三倍,也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跑到他(身shen)边来的。

    “他不是人,是鬼!”

    任何人遭遇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现象时,都会像萧沐这样,本能的生出这个念头。

    萧沐这样想,归这样想,就像他现在怕的要命,可长时间所接受的残酷训练本能,却促使他猛地拔、出腰间军刀,狠狠刺向那只脚的主人。

    他刚把军刀刺出去,就觉得无法形容的剧痛,忽然从手腕传来。

    他再也无法控制他的冷静,唯有张嘴惨呼一声:“啊!”

    那只脚,很轻松就抢在萧沐要刺伤腿时,后发先至,一下踢在了他左手手腕上。

    萧沐的手腕,也是相当健壮有力的。

    但在这只脚的踢打下,却脆弱的不比秸杆强多少,直接被踢断,左手反向贴在了他手臂上。

    没谁能受到了如此沉重的打击。

    特种兵也不行。

    萧沐在第二次开枪(射she)击的瞬间,为骤然失去不轨目标而惊讶时,却不知道少尉等人,都看到那个黑影以(肉rou)眼无法捕捉的速度,鬼魅那样悠忽出现在了他面前。

    大家都吓呆了。

    实在不敢相信,他们会在大白天,会遇到这种(情qing)况。

    直到萧沐的惨叫声,通过蓝牙通话器,击响了少尉的耳膜后,他才猛地清醒,虎吼一声从隐藏的荒草中一跃而起,枪都没有拿,就向那边猛扑过去。

    敌人已经欺(身shen)到战友(身shen)边,对他造成了毁灭(性xing)的伤害,这时候再开枪,一个把握不好就会误伤萧沐,所以少尉唯有快速扑上,希望还能来得及阻止敌人的痛下杀手。

    距离萧沐近一些的几个军人,也是这样想的,纷纷大吼着弹(身shen)跳起,用最快的速度扑向那边。

    只是很明显,就算他们的扑击速度再快,也无法像敌人那样,在瞬间就能出现在最该出现的地方,唯有眼睁睁的看着敌人,弯腰伸手把萧沐提留了起来。

    狂风怒吼,沙尘疾飞中,少尉等人亲眼看到,那个黑影一手抓着萧沐的钢盔,一手拖住了他的脖子。

    “不要!”

    少尉狂吼一声,脚下一个踉跄,重重栽倒在了地上。

    他能从黑影这个动作上看出,这是要拧断萧沐的脖子。

    而最先启动(身shen)形,扑向那边的他,距离萧沐还有足足二十米之多。

    眼看战友就要被敌人拧断脖子,少尉亡魂皆冒,影响了他的扑击动作,被不知道什么东西绊倒在了地上。

    可他说不要,敌人就会放手吗?

    谁知道。

    少尉在重重摔倒在地上时,就听到(阴yin)恻恻的女人笑声,突兀的响起,压过了满天的沙尘。

    杨棺棺特别喜欢在杀人时,被杀猎物的同伴,为拯救他而做出的无效举动。

    少尉等人越是焦急,她越感到兴奋,反而不着急拧断萧沐的脖子了。

    她要等到少尉再爬起来,扑到她面前一米处时,再猛地一转右手!

    然后,这孩子的脑袋,就会很好玩的朝后了。

    她相信,向这边猛扑而来的这些士兵,在近距离“欣赏”到战友被杀,他们却束手无策后,肯定会更加痛苦,死都不会瞑目的。

    她特喜欢这种感觉,(情qing)不自(禁jin)的(阴yin)笑出声,修长的右手五指,还很温柔的轻抚过萧沐下巴。

    这是个可能比她还要小的大男孩,嘴上刚刚冒出青虚虚的胡子,眉宇间甚至还残存着些许稚气。

    在当兵之前,他应该是父母的心头(肉rou),乖宝宝。

    那么他死后呢?

    他的父母会有多么的伤心杨棺棺从来不会想这个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会影响她从杀人中取得的乐趣。

    她只会发出开心的笑容,静候少尉等人扑过来。

    手腕被踢断的萧沐,已经疼地昏了过去。

    此时就像个没有生命力的稻草人那样,只能被人虐杀。

    少尉终于爬起来,与两个战友扑到了三米之外。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杨棺棺啊,不,他们没有看到杨棺棺,他们只看到一个、一个女鬼!

    女鬼满脸是血,舌头从嘴角伸出来,垂到下巴上,还有一个眼球在鼻梁处来回的晃。

    这么吓人的样子,才配得上她发出的笑声。

    少尉三个人在看到杨棺棺这幅尊容后,急扑的(身shen)形明显凝滞了下,但随即再次启动。

    无论这个女鬼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又有多么的邪(性xing),可怕,他们都不会眼睁睁看着战友被拧断脖子。

    杨棺棺的右手开始用力。

    没有谁能阻止她,在零点零一秒内,阻止她拧断萧沐的脖子。

    没有谁!

    也许,只有那个老和尚发出的讨厌焚音吧?

    杨棺棺也知道,那个老和尚念的大悲咒,她以前在烈焰谷时,也曾经听某长老念过。

    不过那时候,无论她听多少遍,(情qing)绪都不会有半点波动,就当快死的老太婆,是在用这种方式,来缅怀曾经的青(春chun)岁月了。

    可老和尚念出的大悲咒,却带着一股子让她说不出的烦躁。

    气血翻涌,甚至还有了干呕的不舒服感。

    谁敢让杨棺棺不舒服,她就让谁去死!

    所以,本想借着骤起沙尘暴的掩护,扑向婚礼现场那边去的杨棺棺,才改变了主意,先把这没事不拿着个破碗沿街乞讨的老秃驴干掉后,再从容去婚礼上“观光”好了。

    但让她没料到的是,老秃驴(身shen)边居然有当兵的在保护。

    也幸亏这些傻当兵的,在开第一枪时是警告她。

    不然,毫无防备的杨棺棺,这会儿应该脑袋被打穿了。

    自从被林依婷的死士打伤后,杨棺棺是特别特别地讨厌枪手有本事,放下枪,咱们单挑啊。

    奉命行动的萧沐,唯有在鸣枪示警过后,才可以击毙她。

    杨棺棺却不会。

    她只会察觉出有危险后,就立即化(身shen)鬼魅扑了过来。

    子弹横飞的瞬间,杨棺棺已经奇袭到了萧沐(身shen)边。

    萧沐敏锐的第六感,让杨棺棺稍稍有些惊讶。

    不过这可打动不了杨棺棺的“(爱ai)才之心”,该怎么处置他,就怎么处置他。

    杨棺棺即将拧断萧沐的脖子时,该死的老秃驴,再次焚音中,居然带有了杀伐之气的刚硬。

    金刚经。

    这可是佛门中压箱底的经典,对化除,打压魔(性xing)的戾气,有着一定的功效,比帮死人超度的大悲咒可要厉害多了。

    杨棺棺即将拧断萧沐的动作,顿时僵住,随即霍然抬头,对空空大师那边(阴yin)声叫道:“老秃驴,你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她在说这句话时,右脚连踢。

    绝不会因焚音停顿的少尉三人,就像去(射she)门的足球那样,借着狂吹的西北风风势,直直平飞出了七八米外,落地后,才来得及发出惨哼声。

    “啊嘛,嘛哄,万世波罗蜜”

    老秃驴被警告后,不但没有停止诵经,反而念的更加快,声音更加高,杀伐之气也更加的强大。

    佛门高僧并不是只普度众生的,该杀人时,他们也不会手软。

    这一点,从金刚经具备一定除魔的犀利功能就能看得出来。

    除魔。

    顾名思义,除魔就是除魔,对正常人不会有任何影响。

    魔(性xing)越大的人,对金刚经的内涵就“感受”的越深。

    “老秃驴!”

    听到经文后居然有些气血翻涌的杨棺棺,忽地尖声大叫了声,随即仰面纵声狂啸起来。

    她觉得很好玩。

    尽管她听到金刚经后,心里非常非常的不舒服,甚至脑海中都能自动浮上幻影,看到了神话中的四大天王,就站在云端里,低头瞋目对她大喝:“孽畜,还不乖乖现出原形,更待何时!难道你要效仿白素贞那个妖孽,被我徒孙法海收在雷峰塔下吗!”

    杨棺棺真心不喜欢会看到这种幻觉,心念一动纵声狂啸声,充满了罪恶的因子。

    好吧,就是邪气。

    满天的邪气,就像看不到的滔天巨浪,恶狠狠砸向了空空大师那边。

    如果有人在空空大师(身shen)边,就会看到老和尚脑门两侧的青筋,都已经快要迸出皮肤了。

    雪白的两条寿眉,不住地哆嗦着。

    一张橘子皮般的老脸,此刻就像被刮过后再吹起来的猪皮,通红。

    他嘴巴念经时的速度,已经快到了最极致。

    手里捻着的佛珠,好像流水线那样,在他手里飞快的传动着。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空空大师虽说道行不浅,尤其在拿出压箱底的本领,驱动全部的心神,来大声朗诵金刚经后,所散发出的祥和威力,绝对能化解职杀散发出的戾气。

    可杨棺棺是职杀能比的吗?

    当今世界上那些被小报记者吹呼到神乎其神的职杀,在她眼里就是小猫小狗罢了。

    老秃、哦,不,是老和尚撒出去的祥和威力,在遇到杨棺棺散出的魔(性xing)戾气后,两股不同的气场,只是轰然猛撞了下后,空空大师就彻底崩溃了。

    猛地张嘴,哇的一声:“哇,好大一口鲜血啊!”

    “不知死活的老东西,就那点微末道行,还想用气场来和我抗衡。呵呵,你才杀了几个人?”

    焚音忽然消散后,杨棺棺就知道那老秃驴彻底崩溃了。

    先干掉这个敢对她开枪的孩子后,再把老秃驴的脑袋拧断好了。

    杨棺棺再次(阴yin)恻恻的笑了下,低头看着萧沐,深吸一口气,右手刚要用力,却听背后有个淡淡地男人声音传来:“放开他。”

    荆红命的声音不高,更没有像空空大师那样,歇斯底里的吼叫什么。

    就仿佛,他只是在和认识的人,说很平常的话。

    但杨棺棺后背上的汗毛,却蓦然竖起,抓住萧沐下巴的右手,松开了。

    昏迷中的萧沐,立即麻袋般瘫倒在了地上。

    杨棺棺慢慢地转(身shen):“你是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