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11章 阴婚之六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五百米外大杨树下有高僧在对着香炉诵经,很多观礼嘉宾都看到了。

    大家心里很清楚高僧怎么会出现在这儿,没谁觉得有什么不对,没谁去讨论,更没谁装((逼))的站出来指责岳家主,说她在搞毛的封建迷信。

    毕竟本次(阴yin)婚,就已经不怎么属于正常行为了,现场诡异的气氛就说明了什么,有个高僧在那边诵经,来驱赶下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大家心里也踏实一点。

    所以当狂风骤起,电闪雷鸣,沙尘满天,现场一片打乱时,大家听到隐隐传来的诵经声,肯定会受到一定的影响。

    心里不再那样慌乱了,就算这场风沙暴确实“妖怪”兴起的,但有高僧坐镇,倒也不用太怕什么。

    尤其当狂风骤停,狠砸大家的沙尘有了片刻的静止,急速下落时祥和、堂正的焚音更响后,就连那些平时提到超自然现象后就撇嘴的人,都有了只想围在那位高僧(身shen)边,满心的虔诚,双手合十道谢的想法。

    不过不等大家想到更多,却有尖利(阴yin)森,仿似金属急促摩擦,让人听后只会牙酸,心中打颤的女人笑声,忽地响起,压过了焚音。

    现场没谁听过这么难听,瘆人的笑声,就像从坟墓里传出来的那样,听到后顿觉心会不受控制般的猛跳,下意识的双手捂住耳朵,张开嘴要发出痛苦的叫声。

    荆红命也有这种感觉。

    不过他在武道上的修行,则是现场数百人谁都比不上的,立即深吸一口气,厉声喝令贺兰扶苏等人留在此地防御,他要去这鬼笑的来源处看看,是谁在装神弄鬼。

    贺兰扶苏不是荆红命的下属,而且地位也不一般,如(日ri)中天贺兰家最有希望成为三代家主的候选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身shen)份比荆红命还要尊贵。

    但在荆红命厉声下令后,他却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刚要张嘴答应,那尖利诡异的女人(阴yin)笑声,就再次响起,压过梵音。

    就仿佛,这女人笑声就是驱动沙尘暴的魔鬼。

    随着笑声响起,本来诡异停顿的狂风,忽然就像冲出闸门那样,再次大作。

    女人的笑声,也更加的尖利,催动着好像有了生命般的沙尘,猛扑向发呆的人们。

    狂风骤停时,还没有来得及跑进临时酒店的人们,除了荆红命等几个人外,基本都站在原地发呆,尤其女人的笑声传来后,他们只想捂住耳朵。

    直到狂风骤起,狠狠打在他们脸上,疼的他们是失声尖叫后,才意识到还是赶紧跑进酒店内最好。

    荆红命没有管这些。

    甚至没有等贺兰扶苏等人对他大声应答,下达命令后就逆着狂风,豹子般的扑了出去。

    “大家别乱,弯腰低头眯着眼,最好是和(身shen)边人手拉手,有秩序撤进酒店内!”

    荆红命走后,贺兰扶苏立即担负起维护现场秩序的重任,厉喝下令:“现场所有的最高现役,都向婚台那边集中,绝不许任何人趁乱冲上婚台!”

    刚才狂风骤停时,贺兰扶苏可是清楚的看到,梁主任与岳家主还呆在上面呢。

    暂且不提岳家主,单说梁主任吧,这可是真正的大人物。

    大到什么地步呢?

    现场包括新娘岳梓童在内的所有人,都可以出意外,但独独梁主任不能有丝毫的闪失。

    他如果在本次混乱中有个三长两短,那将是震惊国内,甚至国外的大事件,华夏版图会因他的意外,而出现无法控制的波动。

    在国安打拼过那么多年的贺兰扶苏,与荆红命一样,比谁都清楚这个道理。

    在梁主任最需要人保护时,荆红命却没有留下来,而是疾扑出去,那是因为他知道,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总是防守,就会处于劣势。

    荆红命唯有主动进攻,把未知的危险拒之门外,让贺兰扶苏率领现场所有的最高现役,对梁主任进行贴(身shen)防护,这才是最正确的应对方式。

    也唯有每逢骤变却格外冷静的荆红命,才会想到这一点,并立即做出行动。

    贺兰扶苏,以及那些最高现役的名头也不但却没谁能像他这样,在顷刻间就做出最正确的判断。

    这就是差距。

    幸好贺兰扶苏的反应也很快,立即遵照他的意思,下达了命令。

    越是在人心惶惶,不知所措时,越需要有人(挺ting)(身shen)而出,号令大家该怎么做。

    这时候,自凡是平常有点脑子的人,就会按照贺兰扶苏的命令去做。

    几个最高现役,还有齐月,马上大声厉喝着,推开某些慌乱中乱跑的人,扑向了婚台那边。

    前面已经说过,西北风空空大师的周遭,还有一支专门负责保护香炉不出意外的特种小分队。

    那可是拱卫京师的卫戍特种精锐,无论是单兵作战能力,还是所装备的先进武器,都是让任何不法分子望而生畏的存在。

    但这些人在被调来这边时,他们只负责保护香炉不出意外,却没接到其它任何命令。

    甚至,他们都不知道在数百米外的那场婚礼,是谁在结婚。

    自然更不知道婚礼上,居然有梁主任这种大人物,此时此刻需要他们去保护了。

    十件大香炉,也比不上梁主任的安全更重要。

    可他们不知道啊。

    他们只知道在狂风骤起,焚音唱,(阴yin)笑生,周遭天地变,气氛诡异很凶险后,带队的少尉军官,立即下令各单位进入最高战斗准备状态。

    骤起的沙尘暴,在婚礼现场那些绅士贵妇们,可以大耍(淫yin)威。

    不过在这些特种军人面前不就是风沙大了点,有个很难听的笑声响起吗?

    管他是什么东西搞出来的呢,咱们只需戴上头盔上的防尘眼镜,子弹上膛,保险打开,趴在远处动也不动,死死瞄准大香炉那边就好了。

    一旦看到有可疑分子接近香炉,马上开枪警告。

    千万别把军人当警察来看,缉拿犯罪分子之前,还得大喊一声我是警察,双手抱头蹲下,不然有你好看怎么怎么地。

    在这种(情qing)况下,军人只会给可疑人士一次警告机会,警告无效后,就要直接撂倒了。

    “报告,有人从四点钟方向正在快速接近(禁jin)区!”

    少尉的蓝牙耳机内,传来一声士兵的轻声汇报。

    戴着防风镜的少尉,立即看向了四点钟方向,沉声回答:“鸣枪警告!”

    这边就紧挨着一片树林,骤起的沙尘暴,正是从树林后方吹来。

    那些树木的树梢,都被狂风刮的向西北方向倾斜,好像要歪倒那样的同时,也抵消了大部分的风沙,所以这边的可视(性xing)反而好很多,能勉强看到八十米之外。

    潜伏在正北方向的少尉向四点钟方向看去时,果然看到一条影影绰绰的黑影,正迅速接近香炉所在的(禁jin)区方向。

    这么大风。

    只要是个良民,哪怕是为了避风,也会从他所在位置,直线跑进可以避风的树林内。

    这个人影,却斜刺里扑向(禁jin)区,摆明了居心不良啊。

    “还真是有什么小肖之辈,敢打国宝的主意。”

    少尉心中冷笑时,一声尖利的枪声,穿透了狂风声,响彻四野。

    这一枪带有警告(性xing)质,既然是警告,当然得让被警告之人听到枪声了。

    少尉就看到,那个影影绰绰的黑影,在枪声响过后,只是顿了下,接着扭转方向用让他几乎要惊叫出声的速度,扑向了鸣枪警告的士兵那边。

    能够在拱卫京师的卫戍特种部队内,担任带兵的少尉,哪一个不是精锐中的精锐?

    尤其在遭遇突发意外时的临场分析,判断能力,更得准确的令人发指才行。

    带队的少尉,就是这样的佼佼者,看到被警告的黑影,忽然用极快的速度扑向示警方位后,立即意识到了不好,嘎声下令:“开枪,就地格杀不轨目标!”

    手指早就紧压在扳机上的各单位,闻言后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扣下了扳机。

    尤其开枪示警过的萧沐,看到距离他数十米的黑影,在被警告后,不但没像正常人那样双手抱头蹲下,或者转(身shen)就跑,反而逆风向他扑来后,就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了。

    “你这是找死,怪不得我。”

    萧沐冷笑,沉着的稍稍调整枪口角度,毫不犹豫的第二次扣下了扳机。

    子弹电闪运行的轨迹,正是目标的头部。

    萧沐可是军区比武的第九名,枪法尤为的出众,就连少尉都得甘拜下风。

    说他是百发百中的神枪手,也不虚。

    数十米的距离,对不轨目标(射she)击,就算他闭着眼,也能精准命中对方头部。

    子弹出膛的瞬间,萧沐仿佛就看到不轨目标头部中弹,哼都来不及哼一声,脑袋就像被大铁锤狠砸了下那样,仰面摔倒在地上。

    可现实

    就在子弹出膛的一瞬间,萧沐忽然惊恐的发现,本该“等在”那儿,被子弹打穿脑袋的不轨目标,居然消失了!

    而他,从始至终都是死死盯着不轨目标,没有一丝分神好不好?

    就好像,不轨目标从来不曾存在过。

    刚才他看到的黑影,只是幻觉。

    “怎么会这样?”

    萧沐心中蓦地腾起这个疑问时,七八颗从西、北两个方向,激(射she)而来的子弹,也都咻咻厉啸着飞进了狂风中。

    萧沐没听到任何的惨叫声。

    如果,他刚才是出现了幻觉,那么在少尉下令后,同时对不轨目标开枪的战友们,也出现了幻觉?

    没有。

    这不是幻觉!

    那个试图入侵(禁jin)区的黑影,确实存在着。

    那么,黑影怎么就在他们几乎同一瞬间开枪时,就消失不见了呢?

    “他去了哪儿?”

    萧沐心中浮上第二个念头时,对危机察觉最敏锐的第六感,促使他猛地向左侧迅速翻滚。

    砰地一声!

    一只脚,几乎是擦着萧沐的脸颊,狠狠跺在了地上。

    这儿是田野,不是水泥地,只是长满了荒草的泥土。

    可萧沐还是不敢相信,那只想要跺在他后脖子的脚,居然深陷土里足足七八厘米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