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07章 阴婚之二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空空大师是梁谋臣介绍来的。

    梁谋臣认识空空大师,还是通过他远在东省那边任职省厅厅长的堂叔兄弟老梁。

    梁谋臣本来就信服华夏的玄学,与空空大师初次见面后,很快被他深厚的传的统文化功底给折服了,此后成为了家里坐上嘉宾。

    尤其侄女晓燕在空空大师的“预测”下,与上个月顺利产下一麟儿,圆了堂弟没有外孙的多年夙愿后,梁谋臣对他的佩服,更是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

    (身shen)为岳老的重要托孤大臣,在得知岳梓童为岳家利益,要和死去的李南方结婚后,梁谋臣马上就想到了空空大师。

    术有专攻。

    论起当官为民造福,梁谋臣等人是把好手,但要想把家主这次(阴yin)婚给办好,当然得找这方面的“专家”来询问了。

    不过,梁谋臣去西北某处请空空大师来京时,却遭到了拒绝。

    理由很简单,他觉得他的“法力”,还没有高到能为岳家家主主持(阴yin)婚的地步。

    毕竟按照玄门中的某些说法,年方二十三岁的岳家大小姐,可是天上某星宿转世

    不然,她有何德何能,能成为在华夏版图上占有重要一席之地的岳家家主?

    甚至看在俩人相交多年,交(情qing)匪浅的面子上,空空大师还有偈语来暗示梁谋臣:“从你送来的岳家大小姐生辰八字上,我已经批出让我很震惊的结果。她,居然是娘娘的命格。”

    玄门中的“娘娘”,就是古代皇后的通俗说法。

    尤其岳家大小姐的名字“梓童”,本(身shen)就是君王对皇后的(爱ai)称,就像古代寻常百姓家,在和人提到自家老婆时,会说内人。

    梁谋臣刚听后,也是吓了一跳:“哇靠,不会吧?我家家主会是娘娘的命格?可当今早就年过六旬,而且夫妻恩(爱ai),举世皆知,她怎么还能成为不对,是我理解错了。大师,您的意思是说,我家家主这辈子要嫁给一个储君吗?”

    要说老梁的反应也不慢。

    因为这么多年与空空大师的交往,已经让他对老和尚说出来的专业术语,深信不疑。

    所以当听老和尚说家主是娘娘的命格后,也只是在震惊过后,很快释然了。

    年轻貌美的岳家家主,本(身shen)在华夏版图上,就是个所有豪门都无法忽视的大存在。

    如此崇高的地位,嫁给华夏未来的当今,成为“娘娘”也是很正常的。

    就算岳梓童是岳老临终前推出来的傀儡,不可能总是端坐在家主宝座上,甚至会在自(身shen)利用价值被榨干后,就被岳家父子拉下马后,再让她出意外去世。

    但岳梓童随后主动与贺兰家联姻的这步好棋,却一下子把她未来所面临的生命凶险,化为无形了。

    成为贺兰夫人的岳梓童,了不起在辞掉岳家家主之位后,去贺兰家安心做她的少(奶nai)(奶nai)。

    由此推断,再根据空空大师的所算,那么未来的“当今”,应该就是贺兰某人了。

    如此一来,无论岳梓童两年后还是不是岳家家主,都值得梁谋臣忠心追随。

    这就是所谓的从龙之臣了,只要他紧随岳梓童的步伐,还担心将来不会更加飞黄腾达?

    梁谋臣的如意算盘打的噼里啪啦作响时,空空大师又说了:“岳家主的这个娘娘命格,却不是你所想象的那种娘娘命格。”

    “那是什么?”

    梁谋臣呆愣了下,着急的询问:“还请大师告诉我。”

    空空大师在闭目沉吟良久,才缓缓说道:“你家家主的娘娘命格,乃是隐命。”

    隐,就是藏起来,不让人看到的意思。

    梁谋臣既然相信传统的玄门文化,那么对此也肯定有一定的研究,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了:“隐命?难道,我家家主要嫁给一个地下君王?”

    不让人看到的所有事物,统称为地下。

    比方在历朝历代,任何一个国家,其实都有两(套tao)社会秩序。

    一(套tao),则是这个国家的官府,有明确的法律法规,来约束国民乖乖听话干活,千万别上窜下跳的,不然就会去蹲大牢,或者干脆吃枪子。

    一(套tao),就是老百姓耳熟能详的黑、社会了。

    地下社会是见不得光的,却有他们自己一(套tao)成熟的规矩,也有着相当森严的阶级,也可以说是另外一(套tao)官府。

    就像东洋的山口组,意大利的黑手党,俄罗斯的吸血蝙蝠等等。

    这些组织就是本国地下社会的“朝廷”,来约束那些在道上混的好汉,乖乖听话干活,千万别上窜下跳的,不然就会去蹲就会挨刀子,吃枪子的。

    所以老梁才茫然,他家地位崇高的家主,怎么会成为地下娘娘呢?

    难道说,贺兰家出类拔萃的某公子,早晚要去混黑的?

    可根正苗红的贺兰家,会(允yun)许他家男丁,去做黑老大吗?

    难道说!

    老梁脑海中猛地闪过一抹灵光:“贺兰家自从贺兰小新东窗事发后,灰色经济来源干涸,(日ri)子肯定不好过。那么,他们为避免本家核心成员不会倒在经济问题上,应该会重新培养第二个贺兰小新。但,这个人怎么会是贺兰群星?”

    岳梓童主动登门贺兰家,求亲一事在上层传开后,老梁也像所有关注此事的人那样,经过反复推敲后,确定唯有与贺兰扶苏并称为“贺兰双杰”的贺兰群星,才能配得上岳家主。

    可问题又来了。

    贺兰群星既然是被贺兰家当做第三代家主来大力培养的,怎么可能会(允yun)许他涉黑。

    就像再大的黑老大,也配不上岳家主那样,再大的黑老大,也比不上贺兰家的第三代家主更重要。

    所以,贺兰群星不可能去涉黑。

    一连串的分析过后老梁懵了:“难道说,家主登门提亲时所相中的人选,并不是贺兰群星,而是另有他人?”

    岳梓童能嫁给谁,这可关系到梁谋臣自(身shen)的切(身shen)利益,他当然会向空空大师追问不休。

    被他缠的没办法,老和尚唯有再拼着泄露天机会遭雷劈,折阳寿的危险,咬牙切齿的说道:“贫僧从你家家主的命格来看,她是不会成为贺兰夫人的。贺兰家的男丁,没有谁能配得上她。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有。”

    “什么?

    什么,什么?

    我们家主六月十号,就要与贺兰某人大婚了好吧?

    你现在却告诉我说,她不会成为贺兰夫人!

    老和尚,我现在开始强烈怀疑你的业务水平了啊。

    你以为,像我们家主这般在华夏版图有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大人物,会在两大派系联姻这种一等一的大事上,会出尔反尔的儿戏?”

    要不是看在和老和尚多年私交深厚的份上,仅仅是凭他说出的这番话,梁谋臣也会二话不说的爬起来,甩手就走,并警告道:“老神棍,以后不要和人说,你认识我!”

    “梁施主,你我相交多年,难道就不(爱ai)、啊,不,难道就不信我了吗?”

    看出老梁脸色有异后,老和尚可不想就此失去一个大金主,连忙好言相劝,并不惜拿出自东海仙岛上亲手采摘的仙茶,请他无偿品尝。

    看在他一番诚意上,老梁决定给他一次机会:“那你告诉我,我家家主这个隐娘娘的命格,究竟是怎么回事?”

    “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那你就不说好了。老神棍,再会!以后不要和人说,你”

    “梁施主,你这是((逼))着我遭天谴吗?”

    “此话何意?”

    “有些事,有些人,不是我能说出来的。”

    空空大师那双老眼里,浮上了无奈的神色:“这也是我为什么不敢去给你家家主,勘察(阴yin)婚现场的重要原因。现场好勘察,无非是利用地形,时辰,参与婚礼嘉宾的(身shen)份,来最大可能的为岳家主,从某死鬼那儿,吸取最大的好处。”

    “可问题是,我如果替岳家主选择福地,不但我会遭受一定的报应,而且对她的以后,也有着不好的结果。”

    老和尚用十足诚挚的语气,劝告梁谋臣:“梁施主,如果你能劝说岳家主,放弃这次(阴yin)婚。最好是不举办任何的仪式,只把那个人牢牢记在心里也好。”

    “那是不可能的。”

    梁谋臣感受到了老和尚的无奈,知道误会了他,随即温言说道:“请柬都已经撒出去了,办公厅的梁主任又亲自初持婚礼。所以,断断没有取消婚礼的可能。”

    梁谋臣又说:“大师。根据我对贵圈略懂的那点皮毛来推断,有梁主任这样的大贵人在场,难道就震不住某些邪魅鬼祟?”

    “唉。”

    老和尚是看出无论他怎么苦劝,岳家家主都会如期举办(阴yin)婚了,唯有重重叹了口气:“好吧,那老衲就拼着折寿,尽量为岳家主选择对她最有利的福地吧。毕竟,老衲如果躲避,只能会害了同行。”

    老和尚最后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他如果拒绝老梁的邀请,那么老梁肯定会去找别人,来岳梓童寻找福地。

    但那个人的道行修为,应该比不上空空大师。

    却会眼馋岳家开处的重金最终,会人为财死了。

    为了不害同行,老和尚唯有舍(身shen)出马。

    死道友不死贫道这种事,在官场上摔打了数十年的梁谋臣,当然是玩的炉火纯青。

    只要老和尚答应亲自出马,能够让岳家主满意,至于他会遭到何种报应阿弥陀佛,梁施主表示不懂。

    就这样,在梁谋臣的亲自陪同下,空空大师在京华四郊转了足足半月,才把(阴yin)婚的婚礼现场,定在了这个小山坡上。

    并亲自为这无主小山坡取名,龙凤坡。

    寓意龙凤呈祥。

    而岳家主嫁给李南方的那(套tao)(阴yin)婚仪式,也是空空大师亲手指点的。

    岳梓童也按照每一个步骤,来严格执行。

    终于,当午时阳光最亮,阳气最充足的吉时,(身shen)穿洁白婚纱,手捧骨灰盒的岳梓童,缓步走上了大红色的羊毛地毯。

    某著名婚庆主持人,立即高喊:“新郎,新娘入场,奏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