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06章 阴婚之一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在很多人看来,像岳梓童这种美到冒泡的女人,和一个死鬼结婚,那纯粹就是开玩笑。

    除了那些为她深(爱ai)某男的这份痴(情qing),而感动的无知少女们之外,自凡是个正常人,就会对此嗤之以鼻。

    觉得她是在哗众取宠:“人死了就是一捧灰烬,狗(屁pi)的知觉都没有。就算你把婚礼搞成当世最豪华婚礼,他也不会从骨灰盒里爬出来,掀起你的红盖头了。”

    不过当这桩(阴yin)阳相隔婚礼的主婚人,乃是办公厅的梁主任,而且前来参加婚礼的人里,有最高警卫局荆红命,军(情qing)十三处的老大王玉林,以及贺兰家第三代中的两大公子扶苏,群星等人外,那么这场被世人嗤之以鼻的婚礼,就会变得格外郑重了。

    更何况,本次婚礼里的新娘,是京华岳家的家主岳梓童大小姐呢?

    谁要是敢嗤之以鼻个试试。

    绝大多数知道这场婚礼的男人,都会眼红骨灰盒里的那一捧灰烬,恨不得自(身shen)焚烧成灰,躺在晶莹剔透的白玉骨灰盒里,再被(身shen)穿一(身shen)拽地洁白婚纱的岳美女抱在怀中,感受她怀抱的温暖。

    当然了,他们只是这样歪歪罢了。

    真要让他们去死,再被烧成灰烬,休说是被岳美女抱在怀里了,就算是吃进嘴里,也是免谈的。

    但他们可以这样歪歪啊,然后看着岳梓童,在心里暗骂某个死鬼,死了都尼玛的和活人争夺优秀资源。

    怀抱中骨灰盒的岳梓童,当然不会理睬那些路人甲的想法,只是在宗刚的引领下,神色木然的缓步走上了红地毯。

    她乌黑的秀发,被一根宽约两寸的白绫束在脑后,垂在腰间,随着轻风左右摇摆,就像有了生命那样。

    因为是个死人结婚,没有哪家酒店会接待这种婚礼,尽管只需宗刚一个电话就能解决这个问题,但岳梓童还是很体贴民意的,知道做生意的人,基本都特别忌讳某些东西。

    所以她把本次婚礼,安排在了近郊的一片空地上。

    早在一周前,负责筹备婚礼工作的宗刚,就亲自带人赶来这边,加班加点的修盖了一栋简易酒店。

    等婚礼结束后,简易酒店会马上拆除,所有东西都会运走,连一个烟头都不会留下的,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那样。

    本次酒店的筹备资金,花费不菲,仅仅是从路边通到大堂的红地毯,都是纯手工制作的羊毛地毯。

    更重要的是,宗刚等人耗时一周时间,才搞定的这座临时大酒店,最多只能存世半天。

    等婚礼结束,嘉宾们象征(性xing)的喝杯喜酒后,就会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然后,宗刚就会立即带人,把这座酒店拆掉,用停在远处的大卡车,拉到专业焚烧垃圾的地方,销毁。

    价值数百万元的临时酒店,耗时一周却只用半天,就被拆毁不说,全部原材料还会都被焚烧殆尽,这就是红果果的浪费。

    可谁让人家岳梓童有钱呢?

    人家把花钱买来的东西,一把火烧了,谁能管得着啊?

    谁,又敢管!

    据说这个临时大酒店的选址,也是宗刚请得道高僧特意看过的。

    唯有在这个高处海平面十多米的小缓坡上,搭建酒店,才能保证新郎先生在那边感受到新娘对他满腔的挚(爱ai)才能心满意足的闭上眼,然后被小鬼拿锁链(套tao)在脖子上,好像牵驴那样,走进酆都城内,被油炸鞭打后,再打进十八层地狱,永远都不能翻(身shen)了。

    这样做,是防备垂涎新娘美貌,(娇jiao)躯可人的死鬼新郎先生,因按耐不住蠢蠢(欲yu)动的心,趁着鬼门关开时,偷着跑出来附体在某男人(身shen)上,对新娘(性xing)(骚sao)扰。

    不然,就是每晚没完没了的给新娘托梦,哭着说我(爱ai)你,请你快点来陪我啊来陪我。

    结果就搞得新娘精神迅速衰弱,整天病恹恹的,用不了多久就会一命呜呼,被新郎勾走了。

    所以,为了保证新娘的绝对安全,宗刚必须要请得道高僧,来选一个风水宝地来当婚礼现场。

    这次婚礼,就是民间传说中的(阴yin)婚。

    (阴yin)婚,又称鬼婚等。

    一般来讲,(阴yin)婚的结婚对象,基本都是双亡,或者订婚前就已夭折的儿女,父母出于疼(爱ai)心(情qing),要为他们完婚。

    (阴yin)婚又分为死人与死人,死人与活人两种。

    古老传说,祖坟中有一座孤坟会影响后代的昌盛,因此才要替死者办(阴yin)婚。

    (阴yin)婚多出现在贵族或富户,贫寒之家很少搞这种活动。

    至于(阴yin)婚是从哪个朝代才有的,这个已经无从可查,但肯定的是,早在汉朝以前就有了。

    不过,由于(阴yin)婚耗费社会上的人力、物力,毫无意义,曾予(禁jin)止。

    周礼上曾说:“(禁jin)迁葬与嫁殇者。”

    只是这种风气,始终没有杜绝,甚至有的直接表现在统治者(身shen)上。

    (阴yin)婚的盛行,是宋朝。

    据康誉之昨梦录记载,凡未婚男、女死亡,其父母必托鬼媒说亲,然后进行占卦,卜中得到(允yun)婚后,就各替鬼魂做冥衣,举行合婚祭,将男、女并骨合葬。

    但是举行(阴yin)婚,始终没有形成定例。

    (阴yin)婚虽然算做喜事,却不免红、白两事的礼仪混杂交错。

    在很大程度上,要看当事人的主张如何,因此故(阴yin)婚礼仪的形式出入很大。

    有一点却是与正常婚礼相同的,(阴yin)婚也要通过媒人介绍,双方过门户帖,到命馆合婚,取得龙凤帖。

    男方给女方送去的定礼,一半是真绸缎尺头、金银财宝,一半却是纸糊的四季衣服各一件,锦匣两对,内装耳环之类的首饰。

    这叫放定。

    放定的当天晚上,在女方家门口或坟上焚化。

    通讯时,男方给女方送去的“鹅笼”、“酒海”、龙凤喜饼以及肘子、喜果都是真的,惟有衣服、首饰是纸糊的冥器。

    女方陪送的嫁妆,一般都是纸活,送至男方后,只在“新郎”照片或牌位前陈列半天,有的只是抬着环绕男方院内一周,即由鼓乐前导,送至附近广场焚化。

    当然了,(阴yin)婚并不一定都举行上列仪式,但迎娶仪式是不可少的。

    是(日ri)高搭大棚,宴请亲友,门前亮轿。

    喜房里供奉“百份”全神,对面炕上设矮桌,供“新郎”照片或牌位,前设苹果、龙凤喜饼若干盘,并有大红花一朵,下缀缎带上书“新郎”字样。

    女方“闺房”中供“新娘”照片或牌位,亦如前所供,并有大红花一朵,下缀缎带,上书“新娘”字样。

    花轿到达女方后,由送亲太太将“新娘”照片或牌位取下,由娶亲太太接过来,放人宝轿。

    这时,“新娘”的父、母不免要大声嚎哭,而且要追出屋外。

    喜轿回到男方后,要把“新妇”照片或牌位取出来,放于喜房炕上的供桌,与“新郎”并列。并用红头绳将两幅照片拴起来,取月老牵红线之意,并复上红、黄两色的彩绸。

    只有娶亲太太给全神“百份”上香叩首,就算夫妻拜了天地。

    然后由茶房端来“合杯酒”等东西,供在(阴yin)婚夫妻照片或牌位之前。

    举行了以上仪式之后,找个宜破土安葬的好(日ri)子,女方就可以起灵了。

    按(阴yin)阳先生指定的时辰,将棺枢起出后,马上泼在坑内一桶清水,扔下去两个苹果。

    与此同时,高高扬起花红纸钱。

    男方则在坟侧挖一(穴xue),露出“新郎”棺柩的槽帮,将“新娘”埋入此(穴xue),进行“夫妻”并骨合葬。

    葬罢,即在坟墓前,陈设酒果,焚化花红纸钱,举行合婚祭。

    男、女双方的父、母等家属边哭边道“大喜”。

    此后,男、女两方就可以当做亲家来往了。

    历史上比较有名的一起冥婚,是曹((操cao)cao)为儿子曹冲((操cao)cao)办的。

    据三国志记载,曹((操cao)cao)之子曹冲“年十三,建安十三年疾病,太祖亲为请命。及亡,哀甚。文帝宽喻太祖,太祖曰: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言则流涕,为聘甄氏亡女与合葬,赠骑都尉印绶,命宛侯据子琮奉冲后。”

    这里,曹((操cao)cao)是聘了一名甄姓早死女子给其当做他的儿媳。

    现代(阴yin)婚最出名的一例,则是南韩以故某女明星在离世四年后,其母一直想让单(身shen)的亡女得到慰藉,于是安排她“出嫁”,与一名圈外人举行冥婚仪式。

    现场上的明星母亲,捧着(爱ai)女的遗照哭成泪人,僧侣为一对“新人”举行婚礼,参加者神(情qing)肃穆。

    岳家家主,要与为国牺牲的李英雄举行(阴yin)婚,当然不会走这些世俗规矩。

    更何况,李南方好像也没有父母,就算岳梓童想下聘书,也没处下。

    她倒是让宗刚求见过荆红命。

    荆红命把李南方当做亲子侄来看,更为他保护(情qing)人的事,在这个圈子里早就不再是秘密了。

    所以岳梓童想“委托”荆红命夫妻当李南方的“再生父母”,与他结为亲家。

    结果呢,却被(性xing)格温和善良的荆红夫人,拿鸡毛掸子砸了出来。

    更是毫不客气的训斥道:“回去告诉你家家主,就说荆红家高攀不起他们家!”

    荆红夫人为什么如此生气?

    傻子都能看得出,岳梓童想用一桩没有任何意义的(阴yin)婚,把荆红命绑在岳家的战车上,为她家大效犬马之劳。

    本来,荆红命夫妻就对岳梓童为了岳家利益,不惜榨干李南方最后一丝利用价值的行为,大大地鄙视了,现在又天真的跑来联姻这智商,真是高的没法说。

    这如意算盘,更是打得噼里啪啦作响。

    很可惜,人家荆红家不鸟她。

    她倒是知道李南方的师母在哪儿,更知道大姐才是最有资格给李南方当妈的人,可她不敢去啊。

    岳梓童真怕,她派去那边提亲的人,会被愤怒的大姐派人直接打死,顺便当化肥埋在地里,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无奈之下,她只好在空空大师的建议下,又当新娘又当妈,来((操cao)cao)持这场婚礼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