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05章 男人改变女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清晰感受到汉姆善良的一面被触动后,李南方连忙趁(热re)打铁:“至于艾薇儿的赎金”

    汉姆立即无(情qing)打断了他的话:“你是别想打赎金的主意了。我说过,两个亿的英镑,少一个子儿,你家白牡丹都别想再回到那个花花世界去,就陪我在这儿每天晒太阳吧。”

    “草,这么无(情qing)。”

    “狗(屁pi)的无(情qing)。”

    汉姆有些生气了,刚刚因为儿子而营造出来的些许柔(情qing),一扫而光:“李南方,你特么的是不是有病啊?你怎么不为你儿子,为我想想呢?我们母子因受官方压迫,唯有流落番邦,再也无法享受那花花世界。唯有每天蹲在海边,和那些低等的黑炭混(日ri)子。握了个草的,我们这是活着吗?你哪怕稍稍有点良心,就该为我们母子着想!而不是,为你即将回归文明的白牡丹省钱!”

    汉姆越说,越生气,来了通标准的华夏国骂后,又用家乡话骂了老半天。

    最后,才喘着粗气的说:“姓李的,你如果有脑子的话,就该想到我索要那么多赎金,都是为了培养你儿子。我要给他提供最好的成长环境,还要让他接受最好的教育。我要把他培养成超级帅哥,长大后(身shen)边美女如云,远胜他那个狗(屁pi)老爸!”

    汉姆激动的骂声,震的李南方耳朵痛。

    他也想大骂。

    谁家培养个才满月不久的小崽子,需要两个亿的英镑?

    两个亿的英镑,换算成华夏货币,足足二十亿元好吧?

    这臭女人简直是太刁蛮了。

    索要这么多的赎金,明明是为了继续发展她的走私人口事业,却偏偏冠上了要培养儿子的名头。

    偏偏,李南方还不能反驳。

    貌似汉姆说的没错。

    供她藏(身shen)的那地方,应该是兔子不拉屎的穷乡僻壤。

    她要想在那地方安营扎寨,首要条件就是需要大批马仔来当炮灰。

    要想招收马仔,没钱怎么行?

    可传承上千年,历代汉姆苦心经营的大本营,已经被英方彻底的摧毁,损失惨重,除了那面黄金小盾,与科拉松腰包内那点小钱之外,汉姆可真是一无所有了。

    就是在这种(情qing)况下,李南方还傻乎乎的要求她无偿放掉艾薇儿汉姆没有手起刀落,把白牡丹那颗漂亮的脑袋砍下来,再邮寄给李南方,就已经是很理智了。

    “好,好,你别说了。就当我刚才是放(屁pi),没有”

    “你不是在当,纯粹就是。”

    “是,是,我就是。”

    “少和我油嘴滑舌的,窝囊废。”

    又骂了句后,汉姆的气才消了点,转移了话题:“和你说个事,我这边有个很清秀的小美女,南韩人。”

    “沈云在吗?”

    南韩某美女去大马视察工作时,却被美杜莎残余绑走这件事,闹得是沸沸扬扬的,李南方早就知道了。

    “对,就是叫什么云在的。”

    “提她干嘛?我又不认识她。更何况,在小岛上时,我也多次强调过,我对那个国家的人没什么好感。”

    “就因为知道你对那个国家的人没什么好感,所以我和你说啊。”

    汉姆解释道:“我把她开出的赎金,和你的白牡丹一毛一样,都是可(爱ai)的两个亿英镑。我想吧,她这么漂亮,如果收钱候就放掉,那多可惜?你放心,我是个有素质的人贩头子,绝不会在收钱后,还会砍人脑袋。”

    李南方被她说的有些懵:“你到底想说什么?”

    “收钱后,我把她打包发给你。供你享用过后,你再送她回家。”

    汉姆笑嘻嘻的说:“瞧,我有多么的疼男人?主动给你找美女享受,你以后再做对不起我的事,那良心可就大大地坏了。”

    “好啊,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李南方随口回答。

    “行,那你就等着。”

    汉姆问:“还想不想和你的白牡丹,说几句悄悄话,互诉离别之苦呢?”

    “好啊。”

    “好你个大头鬼。”

    汉姆冷笑一声,结束了通话。

    “挖槽,臭娘们。你最好苦苦祈求你家上帝,千万别再让我看到你。不然,我特么非得唉。”

    摇晃了下手机,爬在凉台边缘栏杆上的李南方,望着黑漆漆的山谷下,轻轻叹了口气。

    很惆怅的样子。

    他不知道他在惆怅什么。

    担心艾薇儿的安全?

    不知道为什么,明知道汉姆是个心狠手辣的蛇蝎婊,李南方也没担心她会伤害艾薇儿。

    可能是因为他们三个人之间的关系,早在小荒岛上时,就已经种下了同舟共济,相依为命的种子吧?

    也可能是,艾薇儿很喜欢李汉。

    无论是李南方,还是汉姆,都能从艾薇儿抱着李汉时,深刻感受她对孩子发自真心的喜欢。

    那么他究竟为什么叹气呢?

    也许,是因为在那个遥远的方向,有他终生都无法放下的根吧?

    背后传来轻轻的脚步声。

    李南方回头看去,就看到披着黑色风衣的格拉芙,从那边台阶上走了下来。

    背后还有两个侍女跟随,手托银盘,上面摆放着丰盛的夜宵。

    菲爵爷在有了艾薇儿的消息后,亲自连夜赶来通知李南方。

    为表示对他的感谢,在他告辞时,大卫哥亲自带人护送他回王宫去了。

    李南方在打电话时,格拉芙就站在城堡二楼凉台前,静静地望着他。

    等他打完电话后,带着侍女端着夜宵走了过来。

    格拉芙是个聪明的女人,在说话之前,先观察李南方的脸色。

    没看出有不愉快的样子后,这才在暗中松了口气,笑着说道:“南方,来,陪我吃点宵夜。”

    这几天李南方的食(欲yu)一直不是很好,就像他的(情qing)绪。

    主要是岳梓童的变化,让他很受打击。

    再加上担心艾薇儿的安全,哪怕格拉芙变着法给他做饭,他都没有胃口。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就会饿得慌。

    本来比大病一场还要严重的李南方,没心思吃饭的下场,自然是“马瘦毛长”了。

    体重在减轻,可头发胡子却长势良好

    对这个奇怪的现象,李南方很感兴趣,特意在上查了下才知道,这可能是(身shen)体素质下降,细胞死亡数量远超新生细胞,造成(身shen)体表皮内积攒了太多的细尸体圾所致。

    头发胡子这东西,就像需要施肥才能快速增长的庄稼,所以当男人心神俱悴时,它反而从中获得了更多营养,加速了成长。

    这也是盗墓贼在打开古墓里的棺材后,有可能会发现长毛大粽子的原因。

    尸体本(身shen),就是最好的肥料,以后再看到死人头发疯长的现象,千万不要害怕,疑神疑鬼的了

    抬手捋了下胡子,李南方知道格拉芙说陪她吃点夜宵的话,应该是倒过来说,低声苦笑道:“嫂子,不用担心我,我没事的,很快就能调整好心态的。”

    “嗯,我相信你肯定能做到。”

    格拉芙点头,拿起勺子,亲自给李南方舀了碗燕麦粥,故作很随意的说道:“现在非洲那边,应该是艳阳高照吧?”

    “应该是的。我给她们打电话时,她们正在海边晒太阳。”

    不想让格拉芙怀孕了,还要为自己的事担心,李南方索(性xing)吧他与汉姆俩人的通话过程,简单的叙述了遍。

    “南方,艾薇儿会没事的。相信我。因为我也是女人,即将生下小宝宝的女人。”

    拿勺子轻轻搅和着燕麦粥,格拉芙轻声说:“(性xing)(情qing)再怎么狠戾的女人,在生下小宝宝后,都会有所改变的。小宝宝的一颦一笑,就是最有效的武器,能触动女人心底最软的那一块。能让她深刻感受到,世界是很美好的。为了能让上帝照顾小宝宝,她会出自本能的做些善事。汉姆虽说是职业人贩子,以前更做过很多坏事。但我相信,她会慢慢改变的。”

    格拉芙说的没错。

    盖因李南方在与汉姆聊到儿子后,已经明显感受到了她的某些改变。

    那么,她呢?

    她的改变,就是因为她没有怀上孩子吗?

    看着格拉芙慢慢搅动的勺子,李南方眼前又渐渐浮上了一张面孔。

    “她也会改变的。”

    仿佛知道李南方想到了谁,格拉芙用更低的声音说:“关键是看你怎么处理与她的关系。对于女人来说,能改变她的除了孩子外,就只有她最在乎的人了。你对她的态度,决定了她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我对她的态度,会决定她最终会变成什么样的人?”

    李南方笑了,悠悠地说:“我对她,肯定是很好了。”

    轰隆隆

    李南方刚说完这句话,遥远的东方天际边,就有一道滚雷响过。

    很快,夜风明显大了,空气内的湿度,也有了显著提高。

    几分钟后,当风向忽然改变时,第一滴雨水,终于从天上飘落了下来。

    带着苍天的旨意。

    初夏的雨水特点,就是细密,延续的时间长。

    这种小雨,总是会让人联想到江南水乡,有个(身shen)材窈窕的绝色丽人,肩膀上扛着把小伞,衣袂飘飘的走在陌上。

    当然了,也能让人联想到在一座树木葱郁的小山坡上,有个(身shen)材窈窕的绝色丽人,肩膀上扛着把小伞,站在一个长满了荒草的坟头前雨水敲打雨伞的密集声中,有晶莹的泪水从脸颊上滑落,喃喃问道:“你在那边,还好吧?”

    岳梓童就在问这句话。

    在心里。

    细雨击打在玻璃上,发出轻微莎莎声,就像是蚕吃桑叶。

    她看着那个被红绸包住的骨灰盒,很久都没动一下了。

    帮,帮帮。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把她从某段回忆内拉了回来。

    齐月推开了房门,神色淡然的提醒道:“岳总,吉时快到了。刚才宗叔叔打电话过来说,客人基本上都已经到齐了。”

    “吉时?”

    岳梓童嘴角稍稍弯了下,随即自嘲的笑了笑:“是啊,确实是吉时。今天是我和南方大婚的好(日ri)子。”

    “南方,走了,我带你去参加婚礼。”

    岳梓童低低地说着,伸手抱起了骨灰盒,放在了怀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