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04章 替我亲亲儿子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你怎么还没死呢?”

    汉姆嗲嗲的说着:“那天,我可是亲眼看到你和那个大魔头,被一发炮弹给炸上了半天空。唉,就那样,你都没死。看来,以生命坚强而著称的蟑螂,都比不上你啊。”

    对汉姆这么说,李南方倒是不排斥。

    事实在这儿摆着呢不是?

    有哪个蟑螂的命,能有他这样强悍?

    以前的就不说了,单说从汉姆绑架老菲等人这次事件吧。

    李南方去荒岛,又从荒岛上漂回来,这一来一去的过程,可谓是凶险万分,稍有不慎,就会被葬(身shen)鱼腹。

    尤其是漂回来的这次,更是凶险无比,被炮弹震昏过后,人完全处在深度昏迷中,在大海上漂流了半个月之久,现在仍旧活蹦乱跳的,这绝对是奇迹中的奇迹啊。

    “你怎么不说话呢?”

    等了老半天,都没等到李南方回答的汉姆,继续(娇jiao)笑着:“那就算了,别再浪费我的电话费了。亲(爱ai)地,拜拜。”

    “别,别挂电话,我说话还不行吗?”

    李南方明知汉姆作势挂电话就是在装((逼))吓唬他,可他也真怕。

    千万不要把汉姆当做正常女人来看。

    正常女人,哪有炮轰儿子亲生父亲的?

    真要惹毛了这女人,随时随地都能拉来三五个男人,把(娇jiao)滴滴的白牡丹,给狂虐一万遍啊。

    “说吧。”

    汉姆又吐了个烟圈:“我听着呢。”

    “看在我们几个,在小荒岛上相依为命的份上,你就放艾薇儿一马吧。”

    李南方这样说,是晓之以(情qing)。

    汉姆却不领(情qing),低头看着被她踩在沙滩上的艾薇儿,冷笑道:“呵呵,看在大家相依为命的份上,我就要放掉她?李南方,你简直是太天真了。我如果真像你说的这样,那我当初怎么会让人炮轰你这个没良心的?哈,老娘我连亲儿子的亲生父亲都敢怼了,更何况一个相依为命大半年的姐妹?”

    对汉姆这番话,李南方还真无话可说。

    盖因人家说的没错啊。

    汉姆连他都敢炮轰,更何况艾薇儿呢?

    但他还是得说:“你说谁没良心呢?你忘了李汉那天出生时,老子是算了,不说了。”

    汉姆产子那天,李南方是怎么表现的,可谓是天地可鉴。

    那是没良心吗?

    如果没良心的话,他会那样疯了似的拼命吗?

    至于他说着说着就不说了,则是因为他觉得,那是他应该做的。

    不能当做他“有良心”的证据,来反驳汉姆说他没良心。

    一个男人,如果在他女人即将难产而死时,还能搬个小马扎来坐在旁边看(热re)闹,那么他就不算个人了。

    “说呀,怎么不说了呢?”

    汉姆则是得理不饶人,就像抓住和小三鬼混的丈夫那样,手掐腰摆出大茶壶的造型,口水飞满天:“姓李的,你以为老娘不知道那天你拼死也要拦住那个大魔头,是为毛吗?”

    近墨者黑的汉姆,不但跟李南方学会了动不动就打响指的臭毛病,还喜欢说“毛”了。

    “为毛?”

    李南方继续闷。

    “还不是因为我肚子里的孩子,是你撒下的种子?”

    汉姆冷笑:“李南方,你敢摸着良心告诉我说,你当时那样着急,只是担心你儿子吗?如果我没有怀着你的小崽子,就算我被那个恶魔活生生虐死,你貌似也不会多放个(屁pi)吧?”

    “怎么可能!”

    李南方语气坚定的反驳道:“就算你没怀我的儿子,我也会站在正义的立场上,和恶势力作斗争的!”

    “狗(屁pi)。”

    汉姆轻蔑的骂了句。

    李南方也觉得,他这样说可能真是在放狗(屁pi)。

    假如汉姆没有怀他的孩子,他还真不一定管她的死活。

    毕竟这个人贩头子,罪行累累,就算是被枪毙一百次,也是罪有应得的。

    李南方唯有硬着头皮的反驳,他是在说话,不是在放狗(屁pi)。

    “和我说说,你是怎么死里逃生的。”

    汉姆泼妇般的骂了半天,也有些累了,觉得如此星辰、不对,是如此阳光如此海,脚踏白牡丹叼着大雪茄,听那个负心汉说说他是怎么死里逃生的故事,也是人生不可多得的享受。

    美杜莎老大要享受,有短柄被她抓在手里的李南方,除了乖乖从命之外,还有什么可说的?

    就这样,汉姆还嫌不精彩。

    特么的,这臭娘们简直是太难伺候了。

    等艾薇儿脱险后,李南方发誓要把她搞到生不如死。

    可一想到他儿子可能就此变成没娘的孩子,刚硬的心,立马又软了下来。

    “姓杨的跑哪儿去了,你会不知道?”

    杨逍去了哪儿,当前是不是正在来非洲的路上等等,这才是汉姆最关心的。

    也是最可怕的。

    因为有李汉在,汉姆才不怕李南方敢把她怎么着。

    真要惹急了她,掐死那个小崽子来报复李南方这种事,也不是做不出来的。

    但杨逍呢?

    汉姆拿什么来威胁杨逍?

    人家要想杀她,绝对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只会让她死的更加悲惨。

    艾薇儿那晚被杨逍吊在树上,即将遭受何种惩罚的过程,汉姆可是都知道的。

    人彘。

    休说是充分了解这两个字所代表的含义了,仅仅从这个词的发音,视觉角度来看,就能让人(情qing)不自(禁jin)的打寒战。

    汉姆就猜测,估计不知道藏在哪儿的杨逍,此时可能正琢磨着要把她搞成人彘呢。

    别以为汉姆当前手下有几十号兄弟。

    几十号兄弟很牛比吗?

    伦敦黑龙组47名成员,在半小时被集体灭门这件事,就是杨逍干出来的。

    所以就汉姆手下这点人,还真他娘第不够看。

    “我也不知道。”

    李南方很清楚汉姆有多么的怕杨逍。

    他也很怕。

    尽管他能活到现在,还是多亏了那个大魔头。

    所以他唯有实话实说。

    汉姆语气(阴yin)森的说:“李南方,我现在郑重告诉你。在三天之内,你必须把那个杨逍干掉。不然,你就等着给你的白牡丹你的儿子收尸吧。”

    李南方烦死汉姆总是拿艾薇儿,和李汉俩人来威胁他,恼怒之下冷声回答:“好,我会做好准备的。”

    “你!”

    汉姆可没想到,李南方敢这样回答她。

    气的她右脚猛地一用力,被踩在脚下的艾薇儿受不了了,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叫声。

    低头看了眼快要被踩进沙子里的艾薇儿,汉姆咬牙切齿的说:“姓李的。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这美少妇,变成一个人彘”

    “不信!”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

    他终于受够了这臭女人的无知,兼威胁,跳着脚的大骂:“你特么的有本事,现在就去伤害她啊!草,就知道((逼))我!你以为,我特么不想找到杨逍,再干掉他?可老子做不到啊。老子真要有干掉他的本事,我保证把他脑袋揪下来,当球踢!”

    对李南方愤怒的咆哮,汉姆倒是很冷静。

    等他痛骂过后,才冷笑着说:“呵呵,你敢说你没有机会?”

    “我哪有”

    李南方张嘴刚要反驳,却又闭上了嘴。

    他有过干掉杨逍的机会。

    就在那晚巨浪袭来的时候,杨逍忽然断了线的风筝那样,从甲板上飞到了海水里。

    那是李南方干掉杨逍的机会。

    也是唯一的一次机会。

    而且不费吹灰之力!

    因为他只需面带上天有好生之德的笑容站在船头,看在杨逍渐渐沉到海底就好了。

    可他偏偏不知道哪根筋出问题了,非得不顾艾薇儿俩人的苦苦相劝,纵(身shen)跳下了大海。

    英雄那样。

    李南方当时也真是个英雄,深深折服了菲爵爷等人,更加相信他被上帝附体了。

    上帝如果不附体他怎么会如此的沙比?

    现在人家汉姆拿这个说事了,李南方除了被堵的哑口无言外,还能有什么办法?

    不过还算汉姆有点良心,知道((逼))着李南方去杀杨逍,就是((逼))着老鼠和猫打架并取胜那样不现实。

    她低低的叹了口气:“唉。就知道你是个连自己女人,儿子都保护不了的废物。我就不((逼))你了。”

    李南方顿时有了感激涕零的感觉。

    这可是他在被人骂废物时,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很感激的一次。

    汉姆却不稀罕他的感激,语气总算恢复了正常:“反正我和你儿子,随时都会被那个大魔头弄死。我也不再说什么了,也没打算去逃亡。无论逃到哪儿,都逃不过他的魔爪不是。这可能是我们母子的命运吧。所以无论我们是死是活,你都不用管了。”

    “我绝不会坐视他去伤害你们的。”

    李南方此时必须得表明态度,也是发自肺腑的。

    汉姆不予理睬,只问:“还有事吗?你现在已经知道你的白牡丹(屁pi)事也没有了。没事,我就挂电话了。”

    “等等。”

    李南方连忙阻拦:“你什么时候放她回家?”

    “怎么,想骑她了?”

    汉姆邪恶的冷笑着,低头看着满脸痛苦的艾薇儿,总算是良心发现,抬起了脚。

    艾薇儿立即弹(身shen)坐起,眼圈发红刚要抽噎呢,就看到汉姆正用毒蛇般的盯着她。

    委屈,害怕的泪水,立即缩了回去。

    李南方不否认他是想骑白牡丹了但眼下,明显不是讨论这件事的时候,唯有低声下气的说什么,念在大家相依为命一场,就把她快点放回来吧。

    孩子,也想妈了。

    你也是有孩子的妈妈,就该知道艾薇儿此时有多么想她女儿了。

    艾薇儿倒是很认同李南方这个说法,沉默了下才说:“等赎金一到账,我马上安排人送她回国。”

    李南方要求:“一定要保证她不受任何伤害。”

    汉姆回答说:“你放心。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儿子他爸骑过的女人。我真要让她受辱了,那就是在羞辱我自己。”

    李南方讪笑了声:“嘿嘿,那个什么,我可不是这意思。”

    “那你什么意思?”

    汉姆的声音,又邪恶了起来:“要不”

    “别开玩笑了。”

    顿了顿,李南方说:“替我,亲亲儿子。”

    沉默片刻后,汉姆才轻轻嗯了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