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1002章 猜猜我是谁?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李南方能知道这些事,还是多亏了菲爵爷。

    威廉家族接到汉姆的勒索通知书后,肯定会向官方报警。

    哪怕,他们明明很清楚官方是绝不会出赎金的,更别想官方派兵去非洲那边围剿汉姆。

    他们只是在走一定的程序。

    把通知书拷贝复制给官方后,雅萍集团的老董事长立即着手筹集赎金,并火速派人赶往非洲,准备迎接艾薇儿回国。

    因艾薇儿是从菲爵爷的游轮上被绑走的,他肯定担负着不可推卸的责任,必须时刻关注那晚失踪的每一个人。

    所以英方在拿到威廉家送来的通知书后,马上通知了老菲。

    征求过官方的许可后,老菲就把通知书复制了一份,又跑来大卫哥家,把东西交给了李南方。

    看完这段影视资料后,李南方烦躁的心,总算好了许多。

    只要艾薇儿没事,李南方就放心了。

    至于汉姆这个臭女人,居然狮子大张口的索要两个亿的英镑这件事,李南方并不是太在意。

    效仿小姨说话的习惯:“第一,这笔钱不是李南方出的。

    第二,汉姆是他儿子的无良老妈,艾薇儿也是他女人他儿子的老妈,勒索他女人两个亿,对他来说,就是把钱从左手,交到了右手里罢了。”

    反正都是他的钱,他干嘛要在意呢?

    但有件事,他必须要做。

    按照通知书内所留的联系方式,坐在城堡西侧凉台上的李南方,拿起了电话。

    专门用来与“(肉rou)票”家人联系的电话响起之前几分钟,汉姆坐在太阳伞下的藤椅上,给儿子喂(奶nai)。

    艾薇儿,就坐在小圆桌的另外一侧。

    同样是在沙滩边上看大海,可汉姆俩人当前的心境,与在小荒岛时是截然不同的。

    那时候,俩人基本都是光着(屁pi)股的,想吃点什么水果,唯有椰子。

    哪像现在。

    圆桌上摆着十多个果盘,什么提子,蛇果芒果的,想吃什么就有什么。

    除此之外,还有美酒,香烟。

    俩人自然也不是再光着(屁pi)股了,内里穿着比基尼,外面穿着纯棉的防晒服,脸上戴着大墨镜,还有专门的女奴,跪在她们面前的沙滩上,为她们四根修长的**,涂抹防晒霜。

    现在的生活,与个大半个月前相比,那绝对是天壤之别的。

    汉姆是这样认为的。

    艾薇儿却不这样觉得。

    在小荒岛上时,她还有李南方可以依赖呢。

    现在依赖谁?

    如果能依赖汉姆以前从来都不骂人的美女总裁,在心里狠狠地骂道:“这臭女人真要能值得依赖,就不会把我老娘我绑到这儿来了!”

    不过艾薇儿可不敢把这种不满表现出来,她怕反复无常的汉姆,会把她像对待那个南韩女孩那样,关进铁笼子里,再派两个本地土著在门口陪同。

    本地土著啊。

    在这个近乎于原始的土著部落中,人们基本没穿衣服的坏习惯,了不起弄几片树叶绑在腰间,可等他们蹲下时,那玩意却能拖拉到地上。

    其实刚开始,看在两个人质都很值钱的份上,汉姆是以礼相待的。

    只是让她有些羞怒的是,沈云在居然不领(情qing),得知她就是人贩头子后,立即尖叫着说什么,快点把本小姐送走,不然等英勇的南韩海军陆战队大兵袭来,定当会让尔等粉(身shen)碎骨。

    听她这样尖叫后,艾薇儿就知道她要倒霉了。

    汉姆是个什么样的女人,她算是真实领教过了。

    果然,汉姆学着李南方的样子,翻着白眼做了我好怕怕表(情qing)后,随即让人把这南韩棒子丫头,给关进笼子里,再派两个土著人陪着她。

    那俩土著人,可都是看到美女就会硬的半原始人

    沈云在吓坏了,开始大哭大闹,要出来。

    “出来干嘛?

    你不是(挺ting)能的吗?

    你不是还想带你们英勇的海军,来((荡dang)dang)平我们这些该死的吗?

    就在里面呆着吧。

    最好是祈祷我心(情qing)会一直很好,不然我会打开笼子,让两个垂涎你到快发疯的土著人进去。”

    汉姆哈哈大笑着说出这番话时,眼睛却在盯着艾薇儿。

    眼神无比的邪恶。

    看来,她很希望艾薇儿也像骄傲的南韩美少女那样,能够威胁她。

    把小崽子他那个死鬼老爸的女人,也关进笼子里这样,能有效减轻汉姆对李南方的恨意。

    千万别说汉姆心理变态,实际上她比华夏历史上的吕后,武则天等大人物善良多了。

    最起码,她不会残杀自己的亲儿子。

    所以,那些指责本书作者心理变态才这样写的哥们,有本事去找武则天她们去胡哔哔,保证削不死你。

    艾薇儿可比骄横跋扈惯了的沈云在聪明多了,看出汉姆内心所想后,立马端正态度,不吵不闹不反抗,让干什么就干什么,哪怕被安排去伺候她手下那些小弟呢还算汉姆有点良心,深知她真这样对待艾薇儿,就是对她自己最大的羞辱。

    毕竟,她们都是李南方的女人。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姐妹。

    风吹起秀发,((荡dang)dang)在脸上痒痒的,很舒服。

    儿子睡着了,嘴里还叼着一颗乃头,小脸红扑扑地样子,超级可(爱ai)。

    唯一有点让汉姆不爽的是,这小崽子越长,越特么的像李死鬼了。

    这证明李死鬼的基因太强大,汉姆都有些后悔,把他((逼))死在大海中了。

    “唉。其实那时候,我该想个办法,把杨逍弄死,活捉李南方的。凭借我的聪明才智,我肯定能做到这一点。那样,我现在就不用每天晚上,都渴望他能骑着我了。”

    心中懊悔的汉姆,还是太高估了她的意志力。

    她以为,只要儿子陪在(身shen)边,她对这个世界就再也无所求了,包括男人。

    但事实上,当她((逼))死李南方的第七天晚上,就遭受到了孤枕难眠的痛苦。

    食髓知味这个成语,可不是随便说着玩儿的。

    儿子虽好,但无法抵消老妈的虎狼渴求啊。

    找别的男人来代替?

    汉姆在炮轰小荒岛,跪倒在甲板上忽然间泪流满面时,就向美杜莎发誓,她这辈子除了李南方之外,就不会再接受任何一个男人了。

    如果违背誓言,儿子就会意外夭折。

    汉姆现在无比的痛恨,当时怎么就沙比兮兮的拿儿子来发誓呢?

    为毛,不拿她自己来发誓呢?

    如果换成是她,她才不会在意,只会找最帅,最强壮的男人,一次三五个,来扑灭她心中燃烧的大火。

    人贩子平时发誓,就当是在放(屁pi),过后就忘了。

    但他们一旦像“老祖宗”美杜莎发誓,却是不敢违逆的。

    所以现在很渴望男人的汉姆,才唯有强忍着生理需要,为李南方守活寡。

    守活寡的感觉,很好吗?

    当然不好。

    任何年纪轻轻却要守寡到老的小活寡,心(情qing)都不会太好,尤其是看到有泪水从艾薇儿的太阳镜下淌出来后,汉姆就更加烦躁了,抬脚就把给她按摩大长腿的女奴,给踢了出去。

    吃痛的女奴,根本不敢有任何的不满,唯有慌忙爬起来,跪在地上,脑袋几乎要钻进沙滩内,全(身shen)色瑟瑟发抖。

    “再敢流一滴马尿,我马上就把你关进铁笼子里面去。”

    汉姆(阴yin)森森的语气,让周遭气温都下降了好几度。

    艾薇儿深知这就是个说到做到的狠角色,哪敢再哭?

    唯有赶紧摘下眼镜,慌忙擦干泪水,又对汉姆强笑了下,意思是说:“看,我可没哭。”

    “笑的比哭还要难看,重新给我笑一个。”

    汉姆很(热re)衷于用这种方式来折磨艾薇儿,尤其想到李南方在她打滚时,浪兮兮喊她白牡丹的样子。

    艾薇儿连忙再笑。

    笑得那样明媚。

    “唉,你以为就只有你心伤他的死啊?我这儿也很疼,好不好?”

    汉姆这才满意,抬手指了指心口部位,正要倒到肚子里的苦水时,一个女警卫手捧着类似于大哥大的天线电话,从不远处快步走了过来。

    “你家人真特么的啰嗦,这次打电话来,又要做什么?”

    汉姆骂了句,抬手打了个响指。

    后在旁边太阳伞下的保姆,马上走过来,从她怀里抱走了孩子。

    “喂,哪位?”

    汉姆在和艾薇儿家人说话时,语气还是很友好的。

    其实,任何人看在两亿英镑的份上,说话都会客气的。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大哥大里传来:“你猜猜,我是谁。”

    轰!

    这个不高的声音穿进汉姆的耳朵里后,就像忽然有个晴天霹雳在她耳边炸响。

    吓得她(娇jiao)躯猛地一颤,电话脱手,掉在了地上。

    幸亏是沙滩,不用担心被摔坏。

    女警卫刚要弯腰去捡,却被汉姆抬手摆住,颤声说:“你、你先走开。”

    看到老大面如土色好像见了鬼那样,女警卫不敢多问,连忙转(身shen)快步走了。

    还在明媚笑着的艾薇儿,心中却疑惑不已:“我家哪有这么厉害的人,能把这蛇蝎恶女吓成这样。”

    汉姆是真吓坏了,不次于被两个土著盯着的沈云在。

    她伸手去捡沙滩上的电话时,居然从藤椅上滚落在了地上。

    艾薇儿连忙也站起来,作势去搀扶。

    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不做就会被这蛇蝎恶女认为她在幸灾乐祸,就会惩罚她的。

    她可不知道,汉姆这时候才不会管她什么姿态呢,只是蹲坐在沙滩上,伸着右手指尖倒是碰着电话了,却不敢拿。

    “你怎么了?”

    艾薇儿忍不住地问道。

    “鬼,鬼。”

    这会儿脸色苍白的汉姆,嘴唇哆嗦着抬起头,看着她颤声说:“有、有鬼。”

    “有鬼?”

    艾薇儿愣住,一双水灵灵的眸子里,全是不解,试着问道:“要不,我给你接电话?”

    汉姆不说话,只是用力的点头。

    艾薇儿单膝跪地,弯腰刚捡起电话,汉姆就像受惊的小羊羔那样,嗖地贴在了她(身shen)上,抱住了她的腰肢。

    “汉姆,你到底是怎么了?”

    艾薇儿问出这句话后,忽然猛地想到了什么,嘎声问道:“是、是他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