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99章 毒蛇会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以前岳清科被龙城城压得死死地时,贺兰群星一点都看不起他,觉得他枉为男人。

    平时见面,出于同为豪门大少的缘故,最多也就是和他礼节(性xing)的敷衍下而已,从没打算和他深度交往。

    不过自从他与龙城城灵魂后,却像被从五指山下解救出来的孙悟空那样,立即大显神威。

    有其岳梓童当上家主后,所作出一系列行动,经过贺兰群星暗中观察,却发现这里面好像隐藏着岳清科的影子。

    尤其刚才在岳家,岳梓童明明看到他们却在那边逗鸟时,岳临城表现出一副明显要被气炸了的样子时,岳清科却说出了那样一番话,以及他在随后的表现,都成功赢得了贺兰群星的刮目相看。

    他觉得,从此后,他得正式这个以往被称为“最窝囊”的世家公子了。

    所以在岳清科说要邀请他去那边茶馆小坐时,贺兰群星没有丝毫的犹豫,马上就点头答应了。

    茶馆不大,装修的却很雅致,请调更不错,坐在临窗的位子上,泡上一杯香茗,耳边回((荡dang)dang)着轻缓的钢琴曲声如果外面再下着霏霏细雨,把对面的岳清科换成是岳梓童的话,贺兰群星惬意的心(情qing),肯定会更好一些。

    “环境好,人不错,茶也说得过去。”

    看着(身shen)穿红色工装的美女侍者,走下楼梯的背影,端着茶杯浅浅抿了口的贺兰群星,微微一笑赞叹道:“没想到,这个小地方的请调会如此高级。以后任何有空,可以常来这边坐坐。”

    “群星公子说的没错。”

    岳清科深以为然:“别看以前我多次经过这边,却也是第一次来。嗯,能让人享受到一股清新的小资(情qing)调。”

    俩人就想多年未见的好友那样,神色淡然的轻言细语着。

    就仿佛,岳清科请贺兰群星来这儿,真心只是小坐而已。

    他不说。

    贺兰群星也不问。

    不过岳清科请他来这边,当然不是没事小坐的。

    再次亲手为他满上一杯茶后,岳清科才看似很随意的问道:“群星公子,你现在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

    贺兰群星愣了下。

    岳清科笑了,轻声说:“群星公子,如果我的判断没有错,你应该就是贺兰家第三代家主了。”

    “清科兄,你说笑了。”

    听他不再拐弯抹角后,贺兰群星也不装傻卖呆了:“说句自大的话,我们家人才济济。我虽然自命不凡,但能够走到那一步的人,至少有五个之多。更何况,扶苏哥早就被外加视为接班人了呢。”

    岳清科淡然一笑:“他没机会了。从贺兰小新东窗事发后,就已经彻底失去了成为家主的资格。”

    “还有其他几个兄弟呢?”

    贺兰群星在没搞清楚岳清科邀请他来的目的之前,所说的每一句话,基本都是模棱两可的。

    岳清科索(性xing)直接挑明了:“群星公子,我想和你合作。”

    贺兰群星眼中闪过一抹亮光,却没有说话,只是看着他,洗耳恭听。

    “群星。”

    岳清科再称呼贺兰群星时,已经省去了“公子”的称呼,这代表着把他当做“自己人”了:“你相信我能成为继梓童之后的岳家家主吗?”

    贺兰群星依旧没说话,拿出香烟点上了一颗。

    岳清科这个话题太敏感了,他一个外人,还真不好评价。

    尽管明眼人都已经看出来了,岳家现在人丁不少,但成器的却没几个。

    尤其是岳临城老兄弟两个,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更是丢尽了岳家的脸,在圈内闹出了不少的笑话。

    所以当岳老临终前,居然把家主之位隔代传给岳梓童后,围观者在幸灾乐祸之余,也哀叹岳家后继无人。

    但让众人“眼前一亮”的是,岳清科这个昔(日ri)的窝囊废,强势崛起了。

    近一年内,岳清科一扫往昔的颓废,频频出现在很重要的正式场合,言谈举止就像换了个人那样,被人刮目相看。

    聪明如贺兰群星者,很快就能推断出,他可能是岳家第三代真正的接班人。

    无论岳梓童在成为家主后,都做了那些出色的事,但她的“傀儡”标签,却始终贴在脑门上。

    慢悠悠地吐了口烟后,贺兰群星微微点头。

    这就算是承认,他认可岳清科这个未来的岳家家主了。

    “多谢群星你的信任,希望你我在未来的合作,能对岳、贺兰两家做出最大的贡献。以茶代酒,敬你。”

    岳清科举起了茶杯,满脸认真地说道。

    “呵呵,清科,你对我很有信心啊。”

    贺兰群星貌似自嘲的笑了下,却举起茶杯,和他轻轻碰了下。

    这就算是盟约成了。

    如果他们只能各自得偿夙愿的话,今天一起饮茶的意义,就很特殊了。

    既然已经成为了盟友,那么俩人在接下来的谈话中,语气就随意了许多。

    最起码,不再相互试探,更不用拐弯抹角了。

    俩人都是真正聪明的人,很清楚要想取得对方信任,就不要再做那种浪费时间的蠢事了。

    倒不如打开天窗说亮话,提出所需的条件。

    饶是这样,贺兰群星还是改不了他惯有的强势。

    毕竟岳清科给人留下的“窝囊废”印象太深了,(身shen)为贺兰家数一数二的第三代俊杰,在他面前有着一定的优越感。

    不然,他也不会在心安理得让岳清科第四次满上茶水后,微笑着淡淡说道:“清科,你现在还左右不了梓童的终(身shen)大事吧?”

    “梓童的终(身shen)大事,还需要谁来左右吗?”

    拿起茶壶盖,岳清科开始注水:“只要智商正常的人,都该看出她除了心仪群星你之外,不会再选择他人了。而且,你今天能代表贺兰家登门拜访,梓童是以何种态度对你的。呵呵,群星,这还需要我再复述一遍吗?”

    贺兰群星刚去岳家时,是按照还有的礼节,来称呼岳梓童为家主的。

    但岳梓童却笑吟吟的样子,要他改称她的名字梓童就好。

    如果岳梓童对贺兰群星没有那种意思,她会摆出这样的姿态吗?

    “梓童还是很聪明的。就像我一样。”

    顺便夸了自己一句后,岳清科干脆了当的说:“我能想到的这些,她同样能想到。”

    顿了顿,岳清科声音放缓:“她觉得,唯有依附你这棵大树,才能保证她在退位后,生命无忧。”

    “她为什么要退位?”

    贺兰群星忽然问道:“她可是岳老临终前钦点的家主。据我所知,当天她已经以新任家主(身shen)份,向梁谋臣等人叩首行礼,并取得了梁主任的认可。假如,她在家主之位上,始终干的有声有色,她又不愿意退位的话,有谁能对她用强呢?”

    尽管贺兰群星也能看出,岳梓童只是被利用的过渡(性xing)家主。

    早晚,都会被岳家父子拉下马来,直接去坟墓里躺着凉快去了。

    可有时候,被人们预测的事,不一定百分百的发生。

    诚然,随着岳梓童压榨李南方最后一丝价值的冷血行为,会让当初为她站台的荆红命等人不满尤其是她在“改嫁”他人后,这段香火之(情qing)就彻底消失了。

    那么,她除了依附她的夫君之外,就再也没有外力可借了。

    不过也没谁敢说,岳梓童在两年的过渡期中,能迅速成长,最终实现惊天逆转,成为名副其实的岳家家主。

    上述,只是贺兰群星想表达的一层意思。

    还有一层,他没说出来。

    但岳清科肯定能听出来:“既然岳梓童要嫁给我,那么我为什么不和她全方位的琴瑟和鸣,帮她彻底坐牢岳家家主之位呢?自己老婆当家主,总比和你岳清科联手共创美好未来,更符合贺兰家利益吧?”

    贺兰群星是这样隐晦表达的,其实他也是这样想的。

    他其实可以不应岳清科之请,来这儿小坐,结为盟友的。

    他来,他答应和岳清科成为盟友,那是因为他想看看,岳清科究竟能说出哪些话,才能打动他。

    岳清科有打动贺兰群星的理由。

    正如他有一百个信心,能让岳梓童在两年内,乖乖地让位。

    岳清科笑着,拿起茶杯倾斜。

    金黄茶水淌在了红木桌子上。

    岳清科用右手食指蘸着,在桌面上写了五个字。

    一个句号,一个惊叹号。

    一号。

    十五年!

    望着这几个字,贺兰群星皱起了眉头,不明所以。

    岳清科缓缓解释道:“一号,是贵姐贺兰小新在金三角时,研发出来的新型毒品。我有幸搞到了一点,送去某实验室化验后,得出了惊人的结果。”

    一号毒品,要比贺兰群星此前所知的任何毒品,都要“神奇”。

    只要吸食它超过一周,吸毒者就能在二十年内,保持常人无法保持的美丽,并且(身shen)体健康不会受到损伤。

    那是因为它的毒(性xing),刚开始就深入骨子里,不会对(身shen)体其它器、官有影响。

    但二十年后,当吸毒者的自(身shen)免疫力,再也无法压制毒(性xing)时,毒(性xing)就会火山般的爆发,让人在一夜之间,就像被毒火焚烧的花儿那样,迅速枯萎。

    饶是贺兰群星修养功夫很不错,可在听岳清科解释完一号的“独特(性xing)”后,还是动容不已。

    一号不像一般毒品那样,随着吸毒(日ri)久,本人的(身shen)体,形象气质,都会发生让人讨厌的变化。

    它就像一个温柔的美女杀手,陪伴你的二十年内,给予你超长的享受,让你把它视为生命中的一部分。

    但当它和你翻脸时,就会化(身shen)世间最可怕的恶魔,一口就会把你吞掉!

    让你在风光无限时,眨眼间就从云端跌落烂泥坑内,无法适应这巨大的反差,唯有一死。

    贺兰群星嘴角抿了抿,低声问:“这个十五年,又是什么意思?”

    岳清科又笑了。

    他的笑容优雅,带着世家公子才会有的风度。

    可不知道为什么,贺兰群星看到后,却仿佛看到一条毒蛇在笑。

    顿时就觉后背发凉,(情qing)不自(禁jin)打了个冷颤,赶紧端起了茶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