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96章 你会把我灭口吗?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如果岳梓童只是为了岳家利益,而和李南方的骨灰结婚,继而守寡。

    那么李南方最多在报怨她有些为达到目的,就不择手段后,再跑去岳家给她当老公。

    可岳梓童却偏偏榨干他最后一点价值后,要和贺兰某人结婚了。

    这么做,太过了。

    就算再没脾气的人,也会跳着脚的骂娘。

    所以,李南方必须得回去。

    他要看看,他小姨是怎么和他的骨灰结婚的。

    还要在岳梓童与贺兰某人的大婚那天,以非常(骚sao)包的形象出现在她婚礼上,向世人宣告,我胡汉三又回来了他要当众揭穿岳梓童那张丑陋的嘴脸,让她丢个大人。

    他要把岳梓童搞臭!

    “握了个草的,是谁在叫嚣,说老子这样做一点也不男人?

    你妹的,你是个男人?

    你真是个男人,你就来当老子试试好了。

    凭什么说我不男人啊?

    就因为我是男人,就该心甘(情qing)愿的被她利用过后,再当臭袜子踹到一旁,和她的扶苏哥哥花前月下去了吗?

    谁又在说男人不该这样小心眼?

    好啊,到晚上我把你老婆上了,你若还能笑眯眯的说请慢走,不送了,那么老子再承认我不配当个男人好了。”

    李南方越想,越生气,端起茶杯,也不嫌茶水很(热re),一口闷掉,连同茶根。

    见这厮又有暴走的趋势,大卫哥连忙劝说道:“李兄弟,我倒是有个建议。”

    李南方斜着眼,看着他冷笑:“呵呵,建议我看开些,先在这儿修养一个月,别去破坏她的婚礼吗?

    犹豫下,大卫哥实话实说:“这只是我认为最可行的建议。毕竟,你未婚妻不再是以前的岳梓童了。”

    大卫哥希望李南方能在这儿修养一个月,就是不想他回国大闹岳梓童的婚礼,是有一定道理的。

    正如他现在所说的那样,岳梓童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岳梓童了。

    以前,无论她妆扮的再怎么光辉四(射she),她都只是个商人。

    现在,哪怕她每天都蓬头垢面,她都是华夏老牌豪门中,最年轻的家主。

    她的(身shen)份地位,已经是不可同(日ri)而语了。

    “依着你现在的(身shen)份,已经不配再给岳梓童当丈夫了!

    像她那样的真正天之骄女,唯有门当户对的豪门公子,才能匹配。

    你如果回国去大闹她的婚礼,就等于把此前俩人那点香火之(情qing)全都吹灭了。

    结果,只能是岳梓童在羞恼成怒下,你们反目成仇。

    翻脸的女人,绝对是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了。

    尤其岳梓童是京华岳家的家主,手握大权,就算李南方本事再大,也无法与之抗衡的。

    倒不如咽下这口气,等她大婚后,再悄然回国。

    那样,她应该会对你有所愧疚,会通过别的方式,来补偿给你的伤害。

    这才是最好的结果。

    更何况,岳梓童再怎么优秀,她都只是一个女人罢了。

    天涯何处无芳草啊?

    只要有钱,还怕找不到比她更漂亮,还贴心的女人?”

    以上这番话,才是大卫哥想隐晦表达出来的意思。

    现实。

    绝对是出于为李南方着想的角度上,来分析推测的。

    无论他分析的是对,还是错,李南方都得感谢他的一番好心。

    主动拿起茶壶,给他水杯里添了点水,就当是感谢了。

    大卫哥坦然受之心里也松了口气。

    他真心不希望李南方再出事了。

    最好是移民英三岛,兄弟两人联手,互通有无,各展神通,肯定能打下一片大大的天地来。

    不好吗?

    为继续说服李南方,大卫哥又提到了一号的研制工作。

    去年李南方还没出事之前,大卫哥就已经把一号的样品,交给了温森先生。

    并注入了一定的研发资金。

    立志要改变妇科癌的温森先生,立即创建了最专业的实验室,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肆搜罗最出色的生物、基因等科学家。

    充足的资金,当世超一流的科学家,经过大半年的埋头苦干后,终于在上个月传来好消息研发工作,有了突破(性xing)的进展。

    相信用不了多久,第一批对广大妇女同志们来说是福音的抗癌特效药,就会成型。

    再经过一定数量的临(床chuang)试验后,就能大肆生产。

    到时候,困扰全世界广大妇女同志们的妇科癌,就会被彻底的消灭。

    同样,大批的真金白银,就会决堤洪水般的,哗哗流进三个人的口袋里。

    按照当初的约定,提供一号的李南方,将成为这家专门生产“福音”药物厂家的大股东,占股51。

    别看他只是贡献出了一号,以及绝密配方,别的事都没做。

    但没有这些,就算温森先生他们再牛比,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

    所以当初李南方提出要当大股东的要求时,温森先生,大卫哥都没任何异议。

    第二股东,当然是全力研发此药物的温森先生了,占股29。

    负责牵线搭桥,又投入一笔资金的大卫哥,占股20。

    别看只是20的股份,可大卫哥已经粗粗计算过了。

    那种新型抗癌药物一旦面世,每年产生的纯利润,比他现在把脑袋拴在裤腰带上贩毒,都要大几倍,甚至十数倍。

    毕竟,有妇科疾病的妇女们数量,可比瘾君子多太多了。

    这也是大卫哥敢答应英王,以后要改邪归正的最大的底气。

    自凡是人,谁不愿意去做好事时,还能大把大把的挣银子呢?

    到时候,口袋爆满的大卫哥,再像那些大富豪那样,拿出一定比例的收益来做善事谁还敢说,白大卫是个伪绅士!

    所以,出于自(身shen)利益考虑,大卫哥也不希望李南方回国惹事。

    可李南方的回答,却让大卫哥失望了:“大卫哥,我明白你这样说,都是为了我好。但我们华夏古代有位贤人曾经说过,有所为,而有所不为。”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这句话出自孟子一书。

    这句话表达了孟子思想的精髓,说人要审时度势决定取舍选择重要的事(情qing)去做而不做或暂时不做某些事(情qing)。

    看出大卫哥眼里的失望后,李南方笑了:“当然了,我可以给你保证。无论我回国后做出什么事,都不会影响我们三个人为广大妇女同志们造福。大不了,我在国内过不下去后,真来这边定居,和你做邻居好了。”

    “这可是你说的。”

    大卫哥立即转忧为喜,举起茶杯:“君子一言!”

    “快马一鞭。”

    李南方和他碰了下茶杯,低头喝水时,才发现杯子里早就没水了。

    大卫哥连忙拿起茶壶,给他满上:“你什么时候回去?回去之前,需要我帮你做哪些准备?”

    “倒是不着急走。”

    李南方摇了摇头,说:“最起码,我得先看看艾微儿的(情qing)况再说。实在不行,我就去趟非洲。”

    大卫哥倒是很支持李南方去非洲,找那个没良心的汉姆算账,救回艾薇儿。

    那样一来,李南方可能就没时间回国大闹岳梓童的婚礼了。

    “我在非洲有好多朋友的。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大卫哥来兴趣了:“到时候,我花钱雇一对超级佣兵,供咱们驱使,把汉姆的新大本营踏平,活捉她后绑回来,拿绳子拴在(床chuang)腿上,当(性xing)、当奴才养着。李兄弟,在我看来啊,这个女人就是不能惯。得严加管教,让她怕你才行。”

    这俩狼狈为(奸jian)的男人,在提到该怎么调教女人后,所有的负面(情qing)绪都一扫而光,兴致勃勃的畅谈起来。

    直到李南方打了个哈欠后,大卫哥才想到他现在需要休息,就提出回去洗洗睡吧。

    还给他眯眼,小声问:“要不要,派两个侍女去伺候你?你也该看到了,我新招的这批侍女,货色可比你去年来时看到的那些,强太多了。”

    “还是免了吧。”

    李南方正义凛然的一口拒绝后,又说:“我现在的(身shen)体状况,实在受不了刮骨钢刀啊。”

    酒是穿肠药,色是刮骨刀。

    大卫哥对此也很清楚,会意的(淫yin)笑了下,刚要说晚安时,李南方忽然问:“大卫哥,你刚才劝我时,我为什么不劝我立即赶回华夏呢?也许,岳梓童看到我活着回来后,就改变主意,仍然和我结婚呢。”

    “不可能。”

    大卫哥脱口回答。

    李南方问:“理由呢?”

    “还是那句话。你未婚妻的(身shen)份,地位,都已经有了质的变化。门当户对这个词,可不是随便说说的。更何况,岳家,贺兰家的要联姻的事,我都知道了。你们国家那些重要人物,能不知道吗?”

    大卫哥抬手,拍了拍李南方的肩膀,叹了口气:“唉。所以啊,你就别再想那些好事了。为了他们自(身shen)的利益,你未婚妻是绝不会和你破镜重圆的。只会因为你的出现,让她左右为难。说不定,在被人蛊惑后,还会找人”

    说完,大卫哥右手在自己脖子上横着切了下,不再说什么,转(身shen)快步去了。

    “老白说岳梓童为了家族利益,会在左右为难下,索(性xing)把我灭口。”

    李南方又点上一颗烟,转(身shen)遥望着东方的夜空,喃喃地说:“岳梓童,如果我今晚出现在你面前,你真会那样做吗?”

    岳梓童当然不会那样做。

    理由很简单啊,李南方已经死了,变成骨灰静静地躺在盒子里,摆在桌子上,接受她深(情qing)眸光的注视。

    每天正午过后,只要是在这栋象征着岳家家主地位的四合院内,岳梓童都会来到后院的厢房内,坐在椅子上,看着李南方的骨灰盒沉默半小时。

    齐月,也总是站在外面,倚在墙上抬头看着天空,想她的那些心事。

    骨灰盒是特意订制的,纯正的汉白玉雕刻而成。

    当初买这个盒子时,就花费了十数万。

    岳梓童把骨灰带回国后,就放在这间厢房内,摆在了长条桌案上,根据传统在前面摆了个小香炉。

    香炉里,随时都会有三炷香在燃烧。

    有专人点香。

    但正午这三炷香,则是岳梓童亲自来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