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94章 由衷的愤怒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隋月月有野心,对李南方来说是好事。

    没有野心的男人女人,是成不了大气候的。

    反正李老板有绝对的信心,等他脚踩七彩祥云的出现在隋月月面前后,她就会立即匍匐在地上了。

    所以,不用担心她的变化。

    只需知道她把金三角南区牢牢控制在手里就好了。

    反倒是东洋的上岛樱花,改变的有些让李南方诧异。

    大卫哥能知道上岛樱花现在已经被小山次郎培养出女魔头的消息,这还得益于(爱ai)丽丝。

    上岛樱花那边有什么变动,被李南方派去东洋辅佐她的嘎拉,就会在第一时间把消息,传回金三角南区。

    深知自己就是一棵藤的(爱ai)丽丝,必须无条件依附隋月月,索(性xing)给她当起了贴(身shen)秘书,为她处(日ri)常公务。

    (日ri)常公务中,就包括来自东洋的消息。

    而与李南方关系不一般的大卫哥呢,却又是(爱ai)丽丝的旧主人。

    旧主人想知道某些事(情qing),(爱ai)丽丝不敢隐瞒。

    隋月月也不会因此生气。

    在她还没有彻底成为罂粟女皇之前,她是绝不会得罪白大卫的。

    听说温柔如水的上岛樱花,因为自己的死,居然甘心被培养成嗜血女魔头后,李南方的心(情qing)很不错。

    那个上了(床chuang)就会变成一滩烂泥的女人,唯有彻底的脱胎换骨,才能保护她自己的。

    “闵柔脱险了。在你死后的第九天。”

    听大卫哥说到这个消息后,高兴的李南方,举杯以茶代酒,和他重重的碰了下。

    只要闵柔能脱险,无论她在被绑架的途中,遭遇了哪些折磨,这都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闵柔活着被解救出来了。

    尤其大卫哥还信誓旦旦的说,闵柔在被拍卖时,还是处子之(身shen)

    已经知道李南方要把岳梓童放在最后才说,所以大卫哥在提到她亲自去解救闵柔时,基本就是一笔带过了。

    一路说来,包括把苏雅琪儿算到李南方没死的事,都统统说了一遍后,大卫哥终于再次提到了岳梓童:“李兄弟,相信你肯定没想到,你的未婚妻,现在已经是华夏诸豪门里,最年轻的一位家主了。”

    啪的一声,刚端起茶杯来准备喝水的李南方,闻言虎躯一震杯子掉在了地上,摔成了碎片。

    格拉芙连忙站起来,摆手唤来一个侍女,赶紧地打扫一下。

    又亲自给李南方重新泡上了一杯茶,放在他面前,柔声说:“南方,她能成为岳家的家主,会让你这般震惊?”

    何止是这般震惊!

    岳梓童成为岳家家主的消息,不次于一道在李南方耳边劈过的响雷。

    他没有被直接震昏过去,就已经很不错了。

    “震惊,简直是太震惊了。”

    李南方端起杯子,刚喝了一口,就在格拉芙惊声提醒很(热re)的提醒中,被烫的怪叫一声,又把杯子扔了。

    这次不等格拉芙吩咐什么,候在远处的侍女,就自动快步走过来打扫卫生了。

    嘴里被烫了个燎泡的李南方,捧着一桶冰激凌,听大卫哥用(阴yin)阳顿挫的声音,详细讲述了岳梓童来英三岛等事。

    大卫哥俩人,虽说早就知道华夏豪门对于一般人来说,那是个什么样的概念。

    但他们终究是外国人,对华夏老牌豪门家主的理解,只存在于肤浅的理解上。

    李南方却很清楚。

    毕竟师母本(身shen),就是出自豪门的。

    更何况,他在八百惊马槽下作死被万蛇啃咬后,肩负让他尽快康复责任的岳母,在给他按摩时,总不能只做事而不说话吧?

    说话说什么呢?

    总不能说女婿,你这玩意怎么就这么大岳母又是那种婚后典型的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少(奶nai)(奶nai),和外界几乎脱节,唯一能说的,就是豪门内部那些勾心斗角,相互伤害的事了。

    李南方听的时间久了后,再不了解所谓的豪门规则,那他就是个傻子了。

    岳梓童明明有两个年富力强的伯父,但老岳在临终之前,却偏偏把家主之位,传给了她。

    这,安得是什么心啊?

    纯粹是把徒具一张聪明外表,实则是个呆萌傻的岳梓童,当枪用啊。

    而背后有荆红命等大佬支持的李南方,则是岳梓童这杆枪的子弹。

    如果仅仅是把岳梓童当枪用,用完后再大脚踹一边,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也就罢了。

    关键是这杆枪没有好下场,绝对会把“兔死狗烹”的古训,给诠释到淋漓尽致。

    岳家那些真正掌权的人这样做,理由很简单,那就是岳梓童知道的核心机密太多了。

    并且,他们也不敢保证,岳梓童有当完枪后就主动退位的觉悟。

    权力,可是比毒品,更让人上瘾的东西。

    一旦手掌大权惯了,再让岳梓童交出来,那是比杀她一百次,还要让她无法接受的事。

    但她又必须得交这样,就只能注定她会被(阴yin)死的悲惨现场了。

    岳阿姨没有了小外甥的支持,她凭什么能与岳家那些(阴yin)险狡诈的老狐狸斗?

    不知不觉中,李南方眼前就浮现出了呆萌傻的小姨,死不瞑目的样子,顿时心如刀绞,暗中大喝一声“老匹夫,你这是害人没商量啊”,又狠狠挖起一勺冰激凌,塞进了嘴里。

    “哼哼,他们肯定没想到,老李我能活着回来!”

    李南方用力嚼着冰激凌,心中不住地冷笑:“如今我既然回来了,那么就绝不会(允yun)许你们这样欺负她。”

    难道真像老百姓所说的那样,夫妻是心连心的?

    想到(娇jiao)滴滴的小姨傻鸟那样死不瞑目的样子后,李南方先前对她既然敢欺负董世雄等人的强烈不满,立即烟消云散了。

    只剩下无边的豪气!

    他要化(身shen)为不败的战神,像一座大山那样,牢牢为小姨撑起一片自由的天空。

    他要让所有把小姨当枪用的人,都后悔当初怎么同意临死还要坑人的老岳,这个愚蠢的决断!

    他要大卫说话了:“最新消息,这个月的二十八号,岳家主将会与你的骨灰,在京华举办盛大的结婚仪式。”

    我刚才要干毛来着?

    李南方的脑子,忽然就不转了。

    唯有看着大卫哥那张(性xing)感的嘴巴,的波的波说一些让他听后,心儿会疼的话。

    大卫哥虽然不理解岳家家主的真正含义,但此獠在分析岳梓童为什么要与一捧骨灰结婚的话,还是很精准的。

    大卫哥所有的分析,最后总结成一句话就是:“岳家主,要把你最后一丝利用价值,也榨干。”

    他都能分析得出来了,比他更加聪明的李南方,又有什么理由看不出岳梓童要和骨灰结婚的险恶用心?

    立即,方才对呆萌傻小姨可会死不瞑目而心痛不已的李南方,就觉得她唯有被岳家那伙人给(阴yin)死,绝对是最公正的下场了。

    但这些,还不是让李南方暴走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大卫哥又说出一条最新消息后,李南方直接把手里的冰激凌,狠狠砸向了墙上。

    “岳家主在和你的骨灰成婚后十天,也就是六月十号,将再次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我听说,新郎是来自你们华夏京华贺兰家的某人。”

    听到这个最新消息后,如果李南方还不把冰激凌砸出去,再蹭地站起,虎吼一声抓起餐布,把上面的盘子啊,碟子啊之类的,全部掀到地上,怎么能表示他由衷的愤怒?

    “欺负人。

    太尼玛的欺负人了。

    岳梓童,我和你这个(阴yin)狠的臭女人,势不两立!”

    李南方如此冷静的人,居然被气成了这样,足够证明岳梓童的某些做法,确实太过了。

    如果她仅仅是和李南方的“骨灰”结婚,再当一辈子望门小寡的份上,李南方在愤怒过,冷静过后,也会体谅她的难处。

    毕竟被临死前还坑人的老岳,给推上岳家家主宝座后,骨子里流淌着岳家珍贵血统的岳梓童,必须明知前面是个火坑,也得睁着眼的往下跳。

    唉。

    人在江湖,(身shen)不由己不是?

    可她在和李南方的“骨灰”结婚后,却又要与贺兰家某人再结婚,就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这就是在把李南方最后一丝剩余价值榨干后,就把骨灰盒提到坟地里,又和她扶苏哥哥愉快的花前月下去了。

    还尼玛的贺兰家某人。

    除了贺兰扶苏之外,还能是谁来做这个某人啊?

    一对该死的(奸jian)夫(淫yin)妇罢了!

    李南方从没想过,有一天他真挂了后,岳梓童就必须得殉(情qing),陪着他一起死。

    他在死后,也会衷心的祝福,岳梓童能找到如意郎君,恩(爱ai)的白头到老。

    毕竟人死不能复生,死了的人就是死了,可活着的人,还得继续活下去,这是连傻子都懂得的道理。

    可岳梓童不该把他最后一丝价值榨干后,再去和贺兰某人结婚。

    这就太卑鄙了。

    欺负李南方是个孤儿吗?

    欺负老谢等人无论对她这样做有何不满,都因为不是李南方的亲老子,结果却连个(屁pi)都放不出来吗?

    诚然,从理(性xing)的角度上来分析,岳梓童在和贺兰某人结婚后,在是岳家家主的同时,也是贺兰家的女婿,那么岳临城等人要想再玩“兔死狗烹”的桥段时,就得好好考虑她是贺兰夫人的(身shen)份了。

    这是岳梓童自保的一步好棋。

    既能完成老岳牺牲前交付的重任,又能在功成后全(身shen)而退。

    但,这些人有谁考虑过李南方的感受?

    哪怕是他死了死人,也有感受好吧!

    “南方,你冷静下。你(身shen)体还没康复,别气坏了(身shen)子。”

    格拉芙一边指使侍女们收拾满地的狼藉,一边柔声安慰李南方,千万别生气。

    格拉芙说的没错,李南方(身shen)体终究还是太虚弱了点。

    他在暴怒过后,就觉得头晕目眩,(身shen)子踉跄,格拉芙慌忙搀扶住了他。

    “嫂子,别担心,我没事的。”

    等脸上病态的涨红逐渐消退后,李南方强笑了下,看着满脸担心的大卫哥,问:“有酒吗?”

    就他当前这样子,还想喝酒。

    这纯粹是找罪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