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9章 谁才是最重要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李南方在大海上昏迷那么久,还能活着来到大卫哥的城堡内,绝对是多亏了杨逍。

    但这厮非但没有感激人家,反而惋惜当时他不是清醒着的,不然肯定让大卫哥毙掉杨逍。

    趁他病,要他命!

    杨逍再厉害,在大海中漂流那么久后,(身shen)体也会极度虚弱,休说是大卫哥这种狠人了,就算是小孩子拿把刀,也能轻易把他刺个透心凉的。

    可惜的是,大卫哥并不知道杨逍是谁。

    只会以为他是和李南方一伙的,救上来后立即挂吊瓶

    一百多海里的路程,已经足够得到营养补充的杨逍,在游艇靠岸后恢复几成体力,立即翩然离去的。

    李南方没觉得,这样想有什么不对。

    正如杨逍总是告诉他,他早晚会死在他手上的那样。

    既然这样,李南方还有必要和他客气吗?

    对敌人的宽容,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不过诛杀杨逍的最佳时机已经失去,李南方再怎么惋惜,也是无济于事了,唯有先把他抛到一边,把(身shen)体调养好了再说。

    怀着浓浓地惋惜,李南方刚走进洗手间内,就从壁镜里看到了个胡子拉碴,半截披肩长发,脸色苍白好像乞丐似的家伙。

    “挖槽,你谁?”

    李南方被这人吓了一跳,却接着醒悟了:“这不是玉树临风的李南方,李老板吗?乖乖,怎么会变成这样子了?”

    他变成当前这副乞丐样子,很奇怪吗?

    一点都不奇怪。

    别说是他了,就算换成任何一个男人,在流落到海外大半年后,也会变得胡子拉碴,头发疯长的。

    以前李南方没注意,那是因为陪伴他的三个大人,一个婴儿,都是不长胡子的。

    每天睁开眼就是这几个人,模样从来都没改变过,所以在李南方的潜意识内,他也是以前的玉树临风样子。

    直到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后,才知道岁月是把杀猪刀这句话,可不是随口说着玩的,真能改变人啊。

    “其实李老板这样子,也(挺ting)帅的。但我不想这么帅,以免招蜂引蝶。”

    自恋的梳拢了下头发,又揪了下满嘴的胡子后,李南方打开了淋浴。

    他在被救上来后,急需救治,无论是大卫哥,还是医生,都没打算给他洗澡刮胡子理发的。

    所以他的精神稍稍恢复后,就觉得浑(身shen)皮肤绷的难受。

    这是因为海水里的盐分,在海水蒸发后滞留在了他皮肤上。

    索(性xing)盘膝坐在地板上,任由温暖的清水从天而降时,李南方闭眼开始考虑,他失踪的这大半年内,他那些“故人们”,现在怎么样了,又是做了些什么。

    这些问题,以前在小荒岛时也想过。

    不过那时候他想的并不多想多了,心疼啊。

    依着他对那些故人的了解,基本能猜出他们会在他“死后”做什么。

    先从次要的人物说起。

    董世雄,陈大力他们在李老板死翘翘后,肯定会像没了父母的孤儿,惶恐不可终(日ri)。

    但有已经接收南方集团的岳老板罩着,应该不会失业。

    至于岭南陈家那些人,会不会出幺蛾子,有喜欢犯((贱jian)jian)的叶小刀在,估计问题也不是很大。

    所以李南方才把他那些虾兵蟹将,划为了最次要需要他关心的一类。

    其次,就是远在东洋的上岛樱花,金三角的隋月月她们,有没有被那些不甘雌伏的麾下,给从宝座上轰下来,再顺便抢回家去当压寨夫人。

    隋月月问题倒是不大,只要她自己不作死,荆红命就不会(允yun)许她被人欺负。

    最让李南方担心的,是上岛樱花。

    那个女人,(性xing)子终究太软弱了点,在(床chuang)上伺候男人倒是把好手可要想统帅东洋那帮欺软怕硬的货,她就是任人宰割的鱼(肉rou)了。

    希望,嘎拉能够念在当初对他不错的份上,能保护上岛樱花安全撤离东洋吧。

    天下没了,可以再打。

    人死了,可就活不过来了。

    再其次,是龙城城。

    李老板掐指一算,她也该生了

    她生出来的孩子,岳家会容忍吗?

    只希望,明珠龙家念在她是龙家大小姐的骨(肉rou)亲(情qing)上,能给她撑起一片天吧。

    又其次,就是花夜神了。

    李南方当初离开七星会所时,可是豪气万丈的说,解开她所中“百(日ri)夫妻”之毒的重任,就放在他肩膀上了。

    这都大半年过去了,也没见李老板露面,相信那个花儿般的御姐,应该枯萎凋零了吧?

    看来,回国后得破费买朵花儿,去她坟前和她叙叙旧了。

    蒋默然呢?

    她应该是最不需要李南方担心的一个了。

    有荆红命罩着她,谁敢打她主意的下场,应该不是太好。

    希望荆红十叔能像个男人那样,别以为李南方挂了,就把那可怜少妇给轰出家门,任由她被早就虎视眈眈的林家,给撕成碎片就好了。

    闵柔

    这段时间内,只要想到小柔儿,李南方的心里就会像压上大石头那样,呼吸都会有些困难了。

    唯有不去想她,心思直接从她(身shen)上跳过去,放在贺兰妖女(身shen)上吧。

    真心话,坏事做尽的贺兰妖女,死上一百次都不嫌多。

    她多活一天,都是赚的。

    可想到那么一水灵灵的小娘们,香消玉损变成一具死尸的样子,李南方心里就疼,呼吸都会有些正如想到被汉姆二次劫走的艾微儿那样。

    只希望,汉姆能念在大家共同养育了个小崽子的份上,能善待白牡丹吧。

    不然,以后有她好看的!

    李南方(情qing)不自(禁jin)的无声冷笑了几下时,心忽然猛地疼了下。

    仿似被人用针扎。

    他想到了师母。

    那个把他当亲儿子抚养长大的女人,在得知他死亡的消息后,绝对会终(日ri)以泪洗面。

    李南方希望,老头,老谢夫妻,还有他那个水嫩嫩的岳母等人,能开导师母节哀顺变,反正人生自古谁无死,区别只是早死几年,晚死几年罢了。

    早晚,大家伙都会在(阴yin)间相聚的。

    届时,再让李南方尽孝吧。

    “但我没死啊。”

    李南方想到这儿时,笑了。

    他仿佛看到师母,在他跪倒在她面前时,那好像见了鬼不,是欣喜(欲yu)狂的激动样子了。

    只要师母开心,李南方就会开心。

    就在李南方(情qing)不自(禁jin)想象他该怎么安慰师母时,一个窈窕的(身shen)影,自他心底最深处缓缓腾起,摆一摆手,让闲杂人等都回避,说这是属于她和小外甥的俩人世界。

    “岳梓童,你在我心中的地位,真是这样的重要吗?”

    仿佛看到那张假装清高,冷傲的脸,(身shen)为女(性xing)却(爱ai)吹嘘的女孩子后,李南方转动的思维,明显停顿了下。

    根据对小姨的充分理解,李南方不觉得在他死后,她能像闵柔、上岛樱花,还有蒋默然那样直接傻掉。

    那可是个非常理智的臭娘们!

    她比谁都清楚“人已经挂了,活着的人无论有多悲痛,都该替他好好地活着,该吃就吃,该喝就喝,该钓凯子就去钓,快快乐乐过一生,才不枉来世间走一圈”的人生真谛。

    所以,李南方最不担心岳梓童会因为他的死,就会痛不(欲yu)生了。

    这种无(情qing)无义的臭娘们,不该被李老板无(情qing)的扫出心里吗?

    怎么可能,把她排到了最后,最重要的位置?

    “我肯定是排错顺序了。不然,就是脑子还没完全清醒。”

    李南方有些头疼的搓了搓脸时,轻轻的敲门声传来。

    原来,两个侍女看他长时间不出来,就有些不放心了,借着送衣服的理由来看看他怎么了。

    不等李南方有所反应,门开了。

    光着(屁pi)股被女人看的(日ri)子,李南方也过惯了。

    所以在被两个侍女强势围观后,他没有丝毫的心惊(肉rou)跳感。

    那两个侍女,自从来到大卫哥的城堡后,就已经做好了随时向任何男人献(身shen)的准备,自然也不会在看到光(屁pi)股男人后,会激动到大惊小怪,询问有没有(性xing)趣玩个三人行的游戏了。

    三人都很坦然后,任何事就不算事了。

    在两个侍女的伺候下,李南方穿上了舒服的家居服。

    一个侍女,在用丝带把他的长发,系在脑后绑了个马尾巴时,还(情qing)不自(禁jin)的夸他帅呆了,就是胡子有些长,要不要拿剃须刀来帮他削了去。

    李南方很想说帅个毛。

    可能是杨逍给他留下的心理(阴yin)影面积太大了,所以他特别讨厌男人留长发。

    原本标准小白脸的李南方,连长发都看着别扭了,更何况满嘴的胡子呢?

    这玩意,还真你妹的奇怪了,越长越像鸟毛必须得削了去。

    可当他刚要点头说好时,心中却又是一动,说道:“就这样吧,我看着很不错。”

    王者归来的李老板,即将去看望他那些男人,女人们了。

    他想躲在暗中看看,他不在的(日ri)子里,他们是怎样的人生态度。

    那么这头飘逸的长发,满嘴的胡子,就是最好的伪装了。

    虽说李南方不信任他那些男人们,女人们的想法,是龌龊的,但这也是人之常(情qing)。

    古人都说患难才见真(情qing)了,更何况他差点死在海外呢?

    借此机会检验下那些人,也不是太过分吧?

    给自己找了个充分的理由后,李南方抬手拢了下油光水滑的头发,示意两个侍女不用陪同,缓步走出了房间。

    半碗稀粥,一个舒服的(热re)水澡,对从长时间昏迷中醒来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虽说不能活蹦乱跳,但最起码能独自行走了。

    走出房间后,李南方感受到了明显的压抑气氛。

    大卫哥这个美女成群的城堡内,不该到处都散发着李南方最喜欢的**气息吗?

    大半年之前他初来乍到时,就是那样子的。

    看来,去年那次绑架案,对大卫哥家里气场的影响,也很严重。

    李南方不喜欢。

    就像他不喜欢看到一帮警察,无视脸色铁青的大卫哥,动作粗鲁的开始搜查大厅房间。

    “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

    听大卫哥气急败坏的喊出这句话后,李南方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