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8章 尊贵的客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李南方再次从昏睡中悠悠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傍晚了。

    上次他醒来时,(身shen)体极度虚弱,脑袋胀痛的几乎要爆开,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次醒来,他却觉得浑(身shen)充斥着蓬勃的生气,藏在(身shen)体里的黑龙,飞出了气海,在他四肢百骸中缓缓地盘旋,不时地摇头摆尾,偶尔会发出一声清越的龙吟。

    刚睁开眼,他又闭上了。

    从窗外斜斜照进来的金色阳光,刺痛了他的眼睛。

    隐隐地,他听到有两个女人在不远的地方谈话:“我发现老爷自从去年被汉姆绑架后,整个人变软了许多。就连伦敦警局的一个探长,都敢在没有搜查令的(情qing)况下,擅闯城堡说要搜查毒品了。”

    “唉。”

    另外一个女人叹了口气,说:“不软不行啊。还不是被那个汉姆给害的?汉姆没有犯案时,咱们老爷还能仗着有钱,能被那些所谓的正派名流高看一眼。可去年的绑架案,让名流们彻底看清了老爷这群人,其实就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炸的定时炸弹。能不变着法的,极力打压吗?”

    “是啊。”

    先前说话的女人说:“我偶尔听布朗管家说,老爷都要打算洗手不再这行了。但格拉芙小姐却说,如果老爷真金盆洗手的话,他们很快就会被接替老爷市场那些人,逐步吞噬掉。最终,会落得个家破人亡,妻离子散的下场。”

    “格拉芙小姐说的没错。”

    这个女人附和道:“贩毒这个行业,本(身shen)就是一经沾上,就别想再全(身shen)而退了。听说侥幸逃回来的菲爵爷,几次都没接老爷电话了。”

    “那咱们是不是也该考虑后路了?要不,找个机会直接逃走就是了。我可是听说,去年老爷被汉姆绑架后,城堡里那些佣人,包括老爷的美女大管家,都卷起财物逃走了。结果呢,老爷安然回来后,却没有去追究她们。那么,我们”

    先前说话的女人,刚说到这儿,就听有人淡淡地说:“你们不用逃走的。如果你们不愿意留在大卫(身shen)边,只需和他说一句,就能获得一笔不菲的遣散费。这一点,我敢给你们做担保。”

    “啊?”

    两个正在背着主人,窃窃私语要逃走的侍女,被这忽然传来的声音给吓了一跳,慌忙回头看去。

    靠近窗口的病(床chuang)上,那个被拉科医生拍着(胸xiong)口说没有三天三夜绝不会醒来,如果他能在七十二小时内醒来的话,就把我的招牌砸烂的年轻男人,此时正从(床chuang)上坐起来。

    他双手撑着(床chuang)铺坐起来的动作,很用力,也很吃力,更费力。

    但他却在两个惊呆了的侍女呆呆注视下,还是慢慢坐了起来,又拉过一个靠垫放在(身shen)后,倚上去后才舒服的松了口气,问道:“你们两个,谁有香烟?”

    在小荒岛上一困就是大半年,就别提李南方有多想念吸烟时那种吞云吐雾的感觉了。

    个子稍高点的那个侍女,眨巴了下眼睛,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女士香烟,就像中了魔咒那样,慢慢地走了过来。

    拉科医生不是说,这厮要在七十二小时后,才能醒来吗?

    就算是能醒来,精神也会严重不济,甚至连睁开眼都费劲,很快就会再次沉睡过去。

    他要想坐起来,至少得在(床chuang)上再修养四十八小时。

    七十二加上四十八,等于五天,五夜。

    可现在,拉科医生才走了十几个小时,这厮就醒来了。

    不但醒来了,还能自己坐起来。

    不但能自己坐起来,还要烟吸!

    这就一怪胎啊。

    高个侍女被怪胎给吓坏了,恍惚中听从他的指令,帮他拿出一颗烟叼在嘴上后,又给他点燃。

    李南方狠吸了一口,闭上眼,感受到浓烟在肺里迅速环绕一圈,让闲庭信步的黑龙好像打了个喷嚏,昂首长吟着一头扎进丹田气海内后,才从鼻孔里缓缓吐了出来。

    别人吸烟是有害健康。

    李南方吸烟则是有益健康这不是放(屁pi)。

    开了外挂的货,总是有不同于常人的地方。

    龙这东西,本(身shen)就是吞云吐雾的。

    烟好像也是云雾的一种,无论是带尼古丁的,还是带催、(情qing)成分的,它都喜欢。

    不等李南方吸收,它就抢先过滤掉了。

    所以迄今为止,李南方的肺叶,还是鲜红鲜红那样的,健康无比。

    “水。”

    闭眼美美地吸了一支烟后,李南方才睁开眼,要水喝。

    马上,另外一个逐渐清醒过来的侍女,就端来了一杯温水。

    吸完一颗精神食粮,又喝了一碗水后,李南方精神大振,只觉浑(身shen)有使不完的劲那是不可能的。

    总之,他的精神比刚醒来时,要好了许多。

    尤其是在打量两个侍女时,那双眼睛好亮啊,色狼般的。

    吓得两个侍女,大气都不敢喘一口,并排站在一起,双手交叉着放在小腹前,低头看着脚尖。

    两个侍女当然不是怕李南方那狼一般的眼神了。

    她们怕,是因为刚才说了些“大逆不道”的话,被老爷最最尊贵的客人听到了。

    最最尊贵的客人这个称呼,可是有望成为这座城堡主母的格拉芙小姐,亲口说的。

    如果不是今天有警局探员来找事,格拉芙小姐肯定会亲自守在客人(身shen)边的,不顾(身shen)怀六甲。

    不但格拉芙小姐这样对待客人,就连老爷也是这样,每次进来看着他的眼神,都是那样的深(情qing)让两个侍女私下里怀疑,老爷(爱ai)贵客,胜过(爱ai)格拉芙小姐。

    就这样一个被老爷深(爱ai)的客人,却听到了她们刚才的谈话,她们能不害怕吗?

    别看大卫哥从去年起,就改变了很多。

    但无论他怎么改变,都不会改变他视人命为草芥的本(性xing)。

    让两个冒犯他的侍女,悄无声息的蒸发这种事,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的难度。

    只希望,这位尊贵的客人,能看在姐妹俩(胸xiong)比较大,腿比较长的份上,高抬贵手,开一面吧。

    看到两个穿着仆人装的女侍者,腰(身shen)越弯越低,露出衣领内大片的雪白后,李南方就知道她们心里怎么想的了。

    “唉。”

    李南方叹了口气,说:“你们不用怕,我可不是那种不懂惜香怜玉的男人。我刚才说,如果你们不喜欢在这儿做事,那就去找大卫说,我保证他不会伤害你们的承诺,不是骗你们,也不是说反话。我说的,是实话。”

    “我们,我们不走的。我们刚才,只是说着玩。还请贵客您,您能宽恕我们的胡说八道。”

    对李南方的肺腑之言,两个和(阴yin)暗人物接触多了的侍女,哪敢轻易相信?

    只是低低的哀声请求,甚至都想跪下来了。

    怎么解释,她们也不相信后,李南方唯有点头说不会把她们的私聊告诉大卫。

    她们这才半信半疑,刚要去禀报老爷和格拉芙小姐,说贵客醒来了,李南方拦住了她们。

    他不想在大卫哥应付官场人物时,被打搅,以免节外生枝。

    他在被救上游轮后,就被挂上了吊瓶。

    被送到大卫哥的城堡内后,随后赶来的伦敦名医拉科医生,当然继续给他挂吊瓶了。

    李南方却不喜欢挂吊瓶,在醒来后。

    挂吊瓶,虽说确实能起到快速的疗效,但无论是补充营养的药液,还是治病的药剂,都会对肾脏造成一定的损伤。

    人体本(身shen)就是个完整的小宇宙。

    血管就是小河,血液就是生命之水。

    生命之水流淌在小河里好好地,忽然被注视大批药水后,所起到的副作用,就只能被肾脏吸收了。

    “有米粥,燕麦粥之类的东西吗?”

    抬手把针头从手背上拔、出来后,李南方问想出言阻止他这样做的高个子侍女。

    “有,有。”

    高个子侍女点头后,又犹豫不决的说:“但、但那是供我们下人喝的。贵客您要想喝粥,我去厨房”

    李南方打断了她的话:“不用了。什么下人贵客的,粥可不分贵((贱jian)jian),端来我喝。”

    天色已近黄昏,两个负责看护李南方的侍女,在闲聊之前,刚把晚饭打来,就放在旁边的桌上,还没动呢。

    既然贵客非得喝下人才喝的燕麦粥,侍女也没办法,唯有听从他的话,端来了他面前。

    长时间没吃饭的人,胃囊都会被饿扁,所以在进食时,必须先食用好消化的流食,这是最基本的知识。

    俩侍女也懂得,所以在用勺子喂李南方喝粥时,半勺半勺的喂。

    她们发现,李南方边喝粥,边嘟囔什么。

    好像在说什么,老子以后就叫“昏迷大侠”算了。

    她们可不知道,李南方这句自嘲的话,绝对是真实到天地可鉴的。

    迄今为止,李南方昏迷的次数,多的都连他也算不过来了。

    他(身shen)体素质明明强悍的吓人,可为什么总是被迫昏迷呢?

    半碗稀粥下肚后,李南方主动停止了进食。

    闭眼倚在(床chuang)头上休息了片刻,他再睁开眼时,精神比刚才更好了,婉拒了两个侍女的搀扶,自个试着抬腿下地。

    就算他(身shen)体素质再好,体力恢复的再快,下(床chuang)站在地上后,还是有了明显的晕眩。

    看他(身shen)子左右摇摆,两个侍女连忙搀住了他。

    “没事了,稍稍适应下就好。”

    李南方摇摇头,示意侍女松开他后,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我的同伴也在城堡里吗?”

    他现在想起来了。

    在被大卫哥救上游艇时,他曾经醒来过,看到了杨逍。

    “您的同伴?”

    两个侍女对望了眼,齐声回答:“先生,我们并没有见过您的同伴。”

    “哦,知道了。”

    李南方嗯了声,缓步走向了洗手间。

    他在大海上昏迷了半个月,杨逍却是清醒着的。

    依着杨逍的(性xing)子,在被大卫哥从海里救上来后,肯定会在补充过营养后,等游艇靠岸就翩然离去了。

    “可惜,那时候我是昏迷的。不然,我肯定会让大卫趁机一枪毙了那魔头。”

    李南方心里惋惜着,刚走进洗手间内,就被吓了一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