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6章 最后的储备粮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轰!

    炮弹直直落在了沙滩前的浅水里,爆炸后溅起的水花,足足有十数米高。

    不知道有多少的虾兵蟹将,会无辜惨死在这次炮击内。

    已经来到船长室里的汉姆,隔着玻璃看到浪花不住地溅起后,看似木然的双眸里,不时闪过一抹抹的痛苦。

    大半年的时间里,给李南方生了个儿子,又与他朝夕相处,耳鬓厮磨的,要说俩人没有感(情qing),那绝对是胡说八道的。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qing)?

    可汉姆为了她崭新的美杜莎王朝,为了彻底摆开杨逍这个大魔头,只能这样做了。

    她很清楚,就算她再怎么找理由,杨逍都不会任由李南方离开他,独自来船上的。

    “李南方,不要怪我。其实,是那个大魔头杀了你。不过你放心,我会把咱们的儿子,好好地抚养长大。我会向上帝发誓,绝不会让儿子重走我的老路。我想,你在地狱里,也该瞑目了。”

    汉姆喃喃说出这句话时,科拉松走了进来,小声询问,是不是可以停止炮轰了。

    这段时间内,已经轰出了至少十五发炮弹。

    小荒岛沙滩前的海水里,甚至都有蒸汽冒出来了。

    科拉松从望远镜里看到,小荒岛上的那两个男人,已经爬上了小船,正被炮弹炸开时,海水所受到的强烈冲击波,好像一片树叶那样,向这边靠近。

    小船上没有船桨。

    这是汉姆特意吩咐的。

    做事,就做绝。

    没了船桨后,被强烈冲击波冲到深海区域里的李南方俩人,指望手划回小荒岛的可能(性xing),简直是太渺茫了。

    火箭炮在发(射she)时,就不住地的后退。

    炮弹落下的方位,也逐渐远离小荒岛。

    这样,能赶着那艘小船,迅速的飘向大海深处。

    十五发炮弹,已经把那艘小船,向大海深处驱逐了至少三海里。

    汉姆却不满意,冷冷地说:“继续炮轰。”

    科拉松嘴巴动了动,刚要问再发几炮时,汉姆又说话了:“把所有的炮弹,以反延伸方式,全部打完。”

    炮兵开炮时,基本都是让炮火向敌方阵地后方延伸,为陆军开路。

    反延伸,则是打出去的炮弹,会从小荒岛沙滩前,逐步向大海里延伸。

    把睡着的儿子放在椅子上,汉姆拿起了桌子上的望远镜,向前面看去。

    今晚月亮好亮。

    所以汉姆能清楚的看到,那艘小船随着炮火的不住反延伸,迅速追来,不住地左右摇晃,几次差点倾覆。

    李南方两个人,都趴在船里,死死抓着船舷。

    “你肯定在痛骂我。骂吧,骂吧。”

    汉姆嘴角微微勾了下,走出了船长室。

    炮声,震耳(欲yu)聋。

    鬼知道科拉松怎么准备了这么多发炮弹,打了将近十分钟,还没有打完。

    “这么多?”

    耳朵被震到发疼的汉姆,有些不耐烦了,刚要放下望远镜,说算了时,就看到一发炮弹,径直落在了小船船尾处。

    原来,大船后退的速度已经提起,炮火反延伸时的落点,迅速接近了小船。

    但炮手却没有调整(射she)击角度,才让这发炮弹,直接命中小船后尾。

    饶是这样,那艘小船,连同里面的李南方俩人,也向飞出海面的剑鱼那样,嗖地飞上了天。

    月光下,汉姆能清晰看到两个人影,舞动着四肢,绝望的摔进了大海里。

    而那艘小船,则在半空时,就变成了两半。

    变成两半的小船,还能乘坐吗?

    当然不能!

    没有船可乘坐的李南方,还能活下来吗?

    除非,再次出现奇迹。

    就像大半年前,几个人都被飓风吹到这个小荒岛上那样。

    可奇迹之所以称为奇迹,就是不会总出现的。

    李南方俩人,死定了!

    这倒是正合了汉姆的意思。

    但为什么,在她看到李南方俩人落水,再也没浮上来后,泪水瞬间就忽地冒了出来?

    接着,她就快步冲到炮手面前,举起手里的望远镜,狠狠砸在了他脑袋上。

    “啊!”

    很委屈的炮手,惨叫着双手抱住脑袋,蹲在了地上。

    汉姆,却对着小荒岛方向,噗通一声直(挺ting)(挺ting)跪在了甲板上。

    很久,她都没有动一下。

    月光,依旧是那样皎洁。

    就好像,大海上的月亮,要比陆地上的格外明亮。

    “嘎,嘎嘎!”

    一只夜半出来觅食的海鸟,忽然受惊,从海面上攸地飞起,冲向了远方。

    有海鸟的地方,距离陆地就不太远了。

    海鸟的叫声,听在从黑暗中渐渐苏醒的李南方耳朵里,是那样的悦耳。

    这是哪儿?

    望着夜空中的那轮明月,李南方停止了不知多久的思维,开始缓缓运作了起来。

    懵((逼))了很久,他笑了。

    他,居然还没有死。

    怎么就没有死呢?

    差点被汉姆一炮轰至成渣,他还没有死。

    这老天爷,好像也太溺(爱ai)他了。

    他回想起来了。

    他在被炮弹震昏死过去时,是在一个小荒岛上。

    那儿位于赤道附近,距离大半年前他的“出征点”英三岛,应该有万里之遥吧?

    可当他醒来后,不但听到了海鸥的叫声,还有游轮才会发出的汽笛声。

    有比鬼哭还要难听的歌声,从左后方隐隐传来,是标准的伦敦腔。

    并不是说,用伦敦腔来演唱的人,肯定是英三岛的人。

    但这个人,却肯定是英三岛人。

    因为,这个唱歌比鬼哭还难听的家伙,应该是久违了大卫哥。

    李南方艰难的回头看去时,才发现他是被人牢牢抱着的。

    除了他命里的跗骨之蛆杨逍外,还能有谁对他这样“好”!

    杨逍不但抱着李南方,还抱着一块船板。

    更让李南方感到震惊的是,船板上还有半片海鱼。

    海鱼,是人在漂流在大海上时,唯一能给人提供丝丝淡水,以及食物的必备品。

    遭到炮击后,李南方马上就乖乖昏过去了,直到现在才醒来。

    现在船板上却有海鱼那么,只能证明这海鱼,是杨逍打的。

    从鱼(肉rou)发出的明显腐臭气息来判断,这条海鱼已经被杀好久了。

    这也有力证明了,杨逍也醒来好久了。

    或许,那天俩人遭到炮击,从半空中摔下来后,杨逍并没有像李窝囊那样昏过去,而是始终清醒着。

    如果没有他,李南方死定了。

    同样,如果没有李南方,杨逍一个人也不可能在大海上,靠着一片船板,支持到现在。

    “醒了?”

    当李南方的目光,从海鱼上挪开时,左手抱着他,右手抱着船板向那边看的杨逍,回过头来,淡淡地问道。

    他的声音很嘶哑。

    他抱着船板的右手,皮肤都已经变成了惨白色,好像腐烂了的皮革那样,只需用手一撸,皮肤就会蜕下来。

    这是在海水里泡了太久的原因。

    李南方不用去看,也知道自己浑(身shen)的皮肤,也都这样了。

    “漂了,几天?”

    与杨逍那依旧清冽的眸子,对视了几秒钟后,李南方张嘴问道。

    他其实没发出任何的声音,严重的缺水,能够让他醒来,就已经是奇迹了。

    杨逍却从他的口型上,看出了他在问什么。

    想了想,杨逍回答:“太阳升起了十五次,月亮升起了十六次。”

    这鸟人,任何时候都改变不了故弄玄虚的臭毛病,直接说十五天,十六夜,不好吗?

    “谢谢你。”

    李南方沉默片刻,发自衷心的感谢。

    “不客气。你该感谢凶猛的季节暖流。如果没有暖流,我们是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又漂回大半年前离开的地方。”

    杨逍笑了下,露出满嘴的白牙。

    白牙细密,整齐,在月光下,闪着森寒的光芒,就像刀子。

    两排刀子,咔嚓碰了下,发出声音:“不然,你会被我活生生的吸成、人干。”

    杨逍好像不是在吓唬李南方。

    在大海中漂流那么久,就算海鱼的鱼(肉rou),能给人提供淡水,可数量小的可怜。

    杨逍真要渴到没办法,那么喝李南方的鲜血度(日ri),就成为必须发生的残酷事实了。

    “幸好你的意志力还算坚强。”

    “你是我能活着上岸的唯一精神支柱。”

    顿了顿,杨逍淡淡地说:“不到最后时刻,我是不会动你这个最后的储备粮。”

    最后的储备粮

    就因为有个李南方能给杨逍提供活下去,必须的养分,所以有着恐水症的他,才能在大海上漂流那么久。

    李南方眉梢微微动了下,问:“你真会喝我的血?”

    杨逍反问:“你说呢?”

    “你会。”

    李南方艰难的张合了下嘴巴,说:“但我还是要谢谢你,没有抛下我。”

    “都说不用谢了。”

    杨逍摇头:“就算我还你当初救我的那次了。更何况,你早晚还是要死在我手里的。”

    李南方笑了:“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活着。”

    “是啊,你现在还活着。”

    杨逍深有同感的点头:“我也活着,真好。”

    “也不是太好。”

    李南方费力的,从杨逍怀里抬起头,看向远处的游轮,视线开始模糊,喃喃地说:“这个傻比,怎么还没有发现我们呢?”

    当他喃喃说完这句话,又慢慢深陷无边的黑暗前一刻,隐隐听到有凄厉的警报声传来。

    游轮上的人,终于看到不远处,好像有两个人,随着缓慢漂浮的波浪,向这边飘来。

    船长大吃一惊,立即拉响了警报。

    光着脚丫,左手搂着格拉芙,右手拿着麦克风正在高歌的白大卫,眉头皱了下时,船长跑上了甲板,急吼吼的汇报:“大卫先生,海面上好像有人!”

    “有人?”

    大卫哥把话筒扔在桌子上,有些不相信的说:“这儿距离海岸线足有一百海里了吧,怎么可能会有人呢?又没发生飓风,海啸的。”

    话虽这样说,还算有点良心的大卫哥,还是同意了船长放船下海救人的建议。

    “就当是,给我未来的儿子造福了。”

    大卫哥左手在格拉芙显怀的肚子上,轻抚着,随口问道:“你猜,落水的那个家伙会是谁?”

    “如果是李南方,就好了。”

    格拉芙低低的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