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5章 炮轰荒岛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为什么?

    艾微儿真被汉姆给问楞了。

    为什么呀?

    因为李南方是我们俩个人的男人啊。

    因为,他是你儿子的亲生父亲啊。

    因为,我们是相亲相(爱ai)的一家人啊。

    现在你的手下无意中经过此地,遇到了我们,不该把我们的男人,你儿子的亲生父亲,接到船上来,一起快乐的返回故土吗?

    怎么就,问为什么呢!

    艾微儿被问的彻底懵圈时,又端上一杯红酒的汉姆,用非常优雅的声音,解开了她的疑惑:“艾微儿,如果你坐在我的位子上,你会希望一个毁掉你所有心血的男人,获救后一辈子,都骑在你头上,对你吆五喝六吗?”

    “如果不是那个人渣,当初我早就率领李斯特他们,把你们这些大肥羊顺利劫持,抢在飓风赶来之前,跑到非洲去点钱玩儿了。”

    “是,我承认,我儿子是那个人渣的亲生儿子。可你别忘了,不是我心甘(情qing)愿给他生儿子的。我,是被他强女干的!”

    说到激动处,汉姆猛地站起来,把酒杯狠狠砸在了甲板上。

    她的尖声怒吼声,吓到了刚要睡着的儿子,哇哇大哭了起来。

    “别哭,宝贝,是妈妈不好。妈妈不该发脾气,吓到你。”

    刚才还脸色狰狞的汉姆,立即化(身shen)为伟大的母亲,柔声安慰怀里的小崽子。

    直到她儿子叼住一棵乃头后,才满意的哼哼了两下,又闭上了眼。

    生怕再吓到儿子,汉姆接下来再说话时,声音就正常了:“就这样一个毁掉我心血,几次想致我于死地的人渣,我会在终于和手下汇合后,再让他活着离开小岛吗?”

    “呵呵,更何况,还有杨逍那个大魔头。”

    说到杨逍时,汉姆脸上露出明显惊惧的神色,咬牙切齿:“如果我去接李人渣,那个大魔头肯定会顺势跟来。到时候呵呵,我敢说,我满船的兄弟,都会成为他肆意滥杀的牛羊。”

    “既然是这样,那我为什么不让他们死在小岛上,以绝后患呢?”

    汉姆笑了。

    笑得是无比妩媚。

    也残忍。

    这才是真正的汉姆。

    该出手时就出手,绝不拖泥带水。

    至于李人渣是她男人这件事草,儿子都有了,还要男人干毛?

    难道,就为以后被他当大洋马骑着玩儿吗?

    “其实,我的儿子并不是李人渣的。”

    汉姆低头,目光温柔的看着儿子,低声说:“他是上帝赐给我最好的礼物。更是,对我在英三岛手下精锐系数丧命,基业被毁的补偿。”

    “你,你放我回去。我,我要和他在一起。”

    听汉姆说了这么多,知道她已经铁了心要把李南方置于死地后,艾微儿不想再劝说她什么了,只是要求回去:“看在,上帝赐给你一个儿子的份上,请把我送回去。”

    “好伟大的(爱ai)(情qing)哦。我好感动,好感动。”

    汉姆又笑了。

    只是笑容太邪恶了:“想回去陪他们一起死?不行。我是绝不会放你回去的。”

    “为,为什么?”

    艾微儿颤声问道。

    汉姆慢悠悠的说:“因为,你是一个大肥羊啊。美杜莎王朝嗯,这名字很好听。美杜莎王朝要东山再起,需要大量的资金。呵呵,艾微儿,去年绑架你时,就把你价格定到最高的。没想到,时隔大半年后,你还是没能逃过被赎回的宿命。”

    “这,肯定是上帝的安排。科拉松告诉我,上帝安排你的家人们,在这大半年来,一直苦苦搜寻你的下落。我真为你夫家能这样在乎你,而感动。好吧,那我就把赎金,从一个亿,提高到两个亿吧。这样,才能对得起你家人对你深沉的(爱ai)。”

    汉姆越说,越高兴。

    如果不是怕吓着儿子,她肯定又要纵声狂笑了。

    艾微儿却满脸的痛苦,不住地摇头,哀求她再考虑考虑。

    再考虑考虑?

    考虑个毛线!

    没有让科拉松等人把你推倒在甲板上,轮干了,就已经是念在咱们大半年姐妹(情qing)深的份上了,还在这儿唧唧歪歪个没完,真讨厌。

    哼。

    念在姐妹(情qing)深的份上,汉姆特意让人先把艾微儿押送去船舱内。

    就和那个沈云在在一起吧。

    两个大肥羊作伴,肯定会有共同语言的。

    “汉姆,我求求你,放他一马吧!就算你不带他走,可也别开炮轰他啊。”

    被两个好汉往船舱内押去的艾微儿,看到随着汉姆一声令下,那尊可怕的火箭炮,炮管开始最后的角度校正后,艾微儿拼命的挣扎着,噗通一声跪倒在甲板上,泣声哀求:“别忘了,在你生孩子时,他是多么的着急!”

    人,都是有良心的。

    区别,是多和少。

    汉姆也是有良心的经艾微儿提醒后,眼前立即浮上她生孩子时,李南方是如何疯了般那样,与杨逍拼命,来保护她的。

    只是她的良心,与她的伟业相比,终究还是轻了些。

    但也不是一点用都不管。

    炮手已经做好最后的准备,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她。

    汉姆脸色(阴yin)晴不定。

    看到她貌似又被说动心的意思,艾微儿自然是再次连连哀求。

    “别说了!”

    心烦意乱的汉姆,猛地回头厉喝一声。

    吓得艾微儿立即闭嘴,李汉又哇哇哭了起来。

    哄了下儿子后,汉姆缓缓地说:“好,念在你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的份上,我就再给他一次活命的机会。至于他能不能活命,那就看他的造化了。”

    汉姆给李南方活命的机会,说起来很简单。

    也很合理她会派人送一艘船,到暗礁海域,距离小岛也就是几百米远吧。

    等把小船送过去后,负责送船的汤姆会马上回来。

    汤姆等人上船后,汉姆就会命令手下炮轰荒岛!

    她要((逼))着李南方俩人,逃上那艘小船,在大海上漂泊。

    如果那厮造化好呢,就会被其他船只得救。

    如果造化不好呢对不起,姐姐我看在咱儿子的份上,对你已经仁至义尽了。

    这样,既能满足了汉姆要炮轰荒岛的心愿,又算答应了艾微儿,没有直接把他轰炸成渣。

    当然了,李南方俩人乘坐小船,在大海上漂泊获救的希望,几乎为零。

    那就不是汉姆该((操cao)cao)心的事了。

    不是很多人都说李人渣是上帝吗?

    “如果这样他还能活着回到陆地上,那么我以后就死心塌地当他女人好了。”

    等汤姆再次带人,把一艘小船送到暗礁那边后,立即飞速向回赶来,爬进吊蓝里后,遥望着小岛那边的汉姆,用力咬了下嘴唇,缓缓抬起了手。

    “李南方!”

    当汉姆举起的右手,狠狠挥下来后,被推进一个房间里的艾微儿,立即就感觉脚下猛地一震,凄声惨叫了一声他的名字。

    轰!

    火箭炮在发(射she)时的巨响,这时候才传来。

    “汉姆,汉姆,你怎么可以这样呢?可以忽略李南方是你儿子的事实呢?”

    艾微儿扑倒在了地上,期期艾艾的哭了起来。

    轰!

    又是一声炮声,自船舱外传来,振的艾微儿的哭声一顿。

    她下意识的抬头,伸手去抓(床chuang)腿时,才发现上面还坐着个(身shen)穿白色睡袍的年轻女孩子。

    女孩子很漂亮,一副东亚面孔,眼睛很大,就像从动漫剧里走出来那样。

    只是她的脸色很冷,眼神也有些呆滞,就像被注(射she)了某种能让她安静的药物那样。

    “你,你是谁?”

    看到这个女孩子后,艾微儿下意识问了句。

    “我是谁?”

    又是一声炮响过后,女孩子好像痴痴的笑了下:“我是、是沈云在吧?你刚才说的那个李、李南方,是个华夏人吗?”

    李南方当然是华夏人!

    也唯有华夏人,在发现大事不妙了,跳着脚的大骂时,才能把人骂的那样精彩纷呈。

    看到汤姆等人,把小船停在几百米外后,就调头变跑后,李南方立即查觉事(情qing)有变,没有丝毫的犹豫,飞(身shen)就扑进了海水里。

    “等,等等我!”

    杨逍也不傻,大喝声中,一把就抓住了李南方的胳膊。

    “草,你松开我!没看到事(情qing)不对劲吗?”

    李南方骂着,猛挥手。

    经过大半年与海水的朝夕相处后,杨逍的恐水症减轻了很多。

    不然,就算再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下水的。

    但也仅仅是在浅水里。

    如果水没到脖子处,他就会立即晕菜了。

    水刚过膝,杨逍的功夫丝毫不受影响,李南方当然挣扎不开。

    “滚开啊!”

    李南方大吼着,抬脚去踢他。

    杨逍宁可被他踢也不会松手的。

    要死,就一起死。

    凭什么,你要撇下我呢?

    就在李南方愤怒地抬脚猛踢杨逍时,就听那艘迅速向回划去的小船上,传来三个男人齐刷刷的吼声:“李南方,我家夫人让我们给你带话,多谢你这么多天来的陪伴!放心吧,夫人是不会伤害艾微儿的!只会,把她以两个亿的美金,卖给雅萍集团。哈,哈哈。”

    这些话,当然是汉姆嘱咐汤姆等人,刻意告诉李南方的。

    俩人毕竟是夫妻一场,还有了个“(爱ai)(情qing)的结晶”,就算是让他去死,也得死的明白一点。

    李南方俩人这才知道,这艘大船居然是汉姆的手下。

    还真是握了个惊天大草的。

    “快点上船逃命吧,不然就会被轰炸成渣了!”

    汤姆等人在暗礁海域之外,所以把船划的很快。

    如果是在陆地上的话,他们这番话都不一定喊完,就能被李南方俩人追上的。

    可这是在大海里啊。

    被杨逍死死拽着胳膊的李南方,就算本事再大,也无法追上的。

    唯有叫骂着汉姆这个挨千刀的,怎么就不想想大半年的夫妻深(情qing),想想儿子不能没有父亲,就扔下他独自逃生不说,还要用炮轰炸荒岛呢?

    这是摆明了把李南方往大海里,往绝路上敢啊。

    李南方俩人不往绝路上走,还不行。

    就在李南方拽着个累赘,在海水里艰难的向前游时,一道幽蓝色的弹道,咻咻厉啸着,从船头上腾空而起。

    横掠长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