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4章 肥羊像女王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那几个人贩子,当然不知道杨逍心里在想什么。

    就像杨逍也不知道,人家已经把他们当做了大肥羊。

    等艾微儿,和抱着孩子的汉姆上船后,立即吩咐两个兄弟开划。

    两个划船的,小头目则负责用手电照着水下。

    这边海水清澈,手电光很轻松就能照到水下几米,能最大程度的避开那些暗礁。

    但也得小心小心再小心了,毕竟船上多了两个(身shen)材丰满的美艳少妇,还有个吃(奶nai)的小崽子。

    所以小头目三个人,唯有强忍着“欣赏”两个美少妇(诱you)人(娇jiao)躯的冲动,专心划船。

    就这样,小船的船底,还几次蹭过暗礁,发出了瘆人的吭吭声,搞得艾微儿她们好紧张了。

    幸好,有惊无险的通过了暗礁区,来到了大船下。

    在科拉松的吩咐下,左舷早就放下了吊蓝。

    一次,只能上一个人。

    艾微儿再次发挥了儿童优先的风度,让抱着孩子的汉姆先上去。

    汉姆自然是当仁不让,走进吊蓝前抬头,看了眼飘扬在夜空中的美女旗,心中骂道:“蠢猪,这是担心别人不知道你们是人贩子吗?幸好是夜晚,李南方他们没注意。”

    “尊敬的夫人,欢迎您来到美杜莎号。”

    等半果着(身shen)子的汉姆,抱着孩子从吊蓝内走出来后,科拉松笑眯眯的走过去,右手背在(身shen)后,伸出左手,绅士风度十足。

    可他(身shen)边那些水手们,却都高举着枪械,眼睛瞪到最大,望着汉姆不住地发出阵阵(淫yin)笑。

    这边距离小岛足够远,就算汉姆拼命的喊叫,岛上另外那两只肥羊也听不到。

    所以实在没必要担心他们跑什么。

    更何况,大家已经看到了,这两个半果着的娘们,确实美艳动人到不行。

    依着很多人的想法,最好把那两只肥羊落在岛上,任由他们自生自灭,大家只要能享受这两个美艳少妇就好了。

    话说,自从绑架沈云在开始逃亡之旅后,在海上足足漂流一个多月了,这些精力充沛的好汉,都没尝(肉rou)滋味了。

    现在忽然有个半果(娇jiao)躯的美少妇出现,能压得住激动的心(情qing)吗?

    别看科拉松摆出很绅士的样子,可只要汉姆不是傻子,就能看出刚脱离荒岛,又入狼(穴xue)了。

    后果,甚至比在荒岛等死,还要悲惨。

    船上这么多龙精虎猛的好汉,两个美艳少妇怎么能招架得住?

    在很多好汉看来,当他们露出“英雄本色”后,这怀抱婴儿的半果少妇,肯定会被吓个半死的。

    事实

    极大出乎了包括科拉松在内所有好汉的意料,明明看出已经深陷狼(穴xue)了,这半果少妇却依旧神色从容,站直了(身shen)子后,左手抱着孩子,右手放在了科拉松左手上。

    微微昂起下巴,用蔑视眼神看着诸位小弟的神色,就像一个女王。

    “挖槽,这是几个意思?”

    好汉们彻底懵((逼)):“这娘们,真以为咱们是不吃(肉rou)的绅士了?”

    就连装比的科拉松,也是呆愣了下,刚要说什么时,就听汉姆淡淡地问:“船上还有多少人?”

    “什么?”

    科拉松又呆了下,觉得这娘们的脑子可能真进水了,才把自己当女王了。

    不等汉姆回答,旁边一个好汉张嘴就骂:“嚓,问我们有多少人,是担我们灌不饱你吗?嘿嘿,美人儿你放心,大爷我肚子里的货,可是积攒足足一个月了,足够你喝”

    这人的话还没说完呢,汉姆忽然半转(身shen),抡起右手,一个大大的嘴巴就抽了过去。

    好汉可没想到,汉姆这个肥羊居然敢对他动手,猝不及防下,被抽了个正着。

    汉姆这一巴掌,可是用上了全力,一下就把好汉给抽的原地转了几圈,双眼翻白(身shen)子踉踉跄跄的,好像喝醉了那样,噗通一声蹲坐在了甲板上。

    她一个肥羊,居然敢动手打人?

    挖槽,这还有没有王法了?

    其他好汉懵((逼))片刻后,勃然大怒,齐刷刷的举枪,对准了她。

    “慢着!”

    科拉松不愧是汉姆精挑细选出来,派往非洲筹建新大本营的干将,这脑子转的就是比别人快,眼看事(情qing)不对劲后,立即断喝一声,抬手命令众手下稍安勿躁。

    看看(情qing)况再说。

    得先搞清楚这半果美少妇,凭什么敢这么嚣张吧?

    如果她能给个让众好汉信服的理由,还倒罢了。

    如若不然哼哼,真以为大爷们不敢把她推倒甲板上,一波一波的轮着上?

    “科拉松,你就是这样教导兄弟,和我没大没小的?”

    汉姆看向了科拉松,依旧神(情qing)倨傲的女王模样。

    科拉松不认识汉姆。

    但汉姆认识他啊。

    当初,在精挑细选前往非洲筹建大本营的人选时,汉姆可是费了很大心血的。

    经过全方面的权衡后,最终才选择了科拉松。

    休说知道他的长相了,甚至他(身shen)上有几个痦子,汉姆都很清楚。

    听汉姆叫出自己名字后,科拉松虎躯顿时一颤:“你、您是”

    汉姆没有回答,只是从草衣里,缓缓拿出了一块金盾,举在了他面前。

    “啊!”

    船头传来科拉松等人的惊呼时,还在小船内等吊蓝的艾微儿,就别提多担心了,仰着下巴大喊汉姆的名字,问她怎么了。

    “放心,美人儿。你同伴没事的。最多,也就是会让兄弟们好好(爱ai)怜一番罢了。”

    打着手电的小头目,还以为上面的兄弟们,看到美艳的半果娘们后,立即耐不住沸腾的(热re)血,为争抢她而相互大打出手呢。

    这心儿,立马就痒了。

    嘿嘿(淫yin)笑着,伸手去抓艾微儿的丰(臀tun)。

    却被艾微儿及时抬手打开:“拿开你的爪子!汉姆,汉姆,你怎么了?李南方滚开!”

    小头目被拿开手后,当然不会善罢甘休,索(性xing)狞笑着反手一个大耳光,就把艾微儿抽到在了船内,恶狠狠的骂道:“草,臭娘们。都沦落到这种地步了,你还不认命,还要反抗!”

    艾微儿绝望了。

    恐惧的本能,促使她拼命蹬踏着双脚,居然把要纵(身shen)扑过来的小头目,蹬到了船下。

    她多希望,在小岛上的李南方能看到这边,然后肋生双翅的飞过来,保护她。

    只是她的希望注定要破灭。

    站在小岛上看船,看得是很清楚。

    可要想看清楚隐藏在船舷(阴yin)影下的小船上,发生了什么事,那就绝无可能了。

    至于艾微儿的挣扎,更起不到作用。

    非但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起到了反作用。

    君不闻,女人挣扎的越厉害了,男人就越来劲?

    “给我按住她!草,两个废物,连个女人都搞不定吗?”

    被女人一脚踹下船的小头目,扒住船舷翻上来时,嘴里这样大骂着。

    断了胳膊腿的美人儿,就不怎么好玩儿了。

    所以那两个小弟,当然不会做出直接拿船桨猛拍艾微儿的事来,只是张开双手,试图抓住她乱蹬的双脚。

    艾微儿是拼命了,一边大喊,一边拼命蹬踏。

    一时间,生怕小船会侧翻的三个大男人,居然无法近(身shen)。

    可就算艾微儿再拼命反抗,也不是三个大男人的对手啊,很快就被抓住了一只脚,被某小弟死死抱在了怀里。

    另外一个人也趁势,抓住了她另外一只脚。

    “给我把她的腿分开。特么的,敢把我踢下水,看我不干死她!”

    浑(身shen)**的小头目,大声吆喝着开始解腰带。

    “李南方,快来啊!”

    再也无法挣扎的艾微儿,绝望的尖叫时,就听船头有人断喝:“汤姆,住手!”

    正在解腰带的汤姆抬头看去,老大科拉松半截(身shen)子探出左舷,厉声喝道:“放开这位夫人,请她进吊蓝,上船。”

    靠,你们已经有一个娘们了好不好?

    汤姆心里骂了句,却不敢违逆老大的意思。

    不然,居高临下的科拉松,一枪就能把他脑袋打碎的。

    唯有悻悻的冷哼一声,让两个小弟松开了艾微儿。

    惊魂未定的艾微儿,放声痛哭。

    她想回小岛上,和李南方在一起,哪怕是终老那儿呢。

    只是无论她想回去的心愿有多强烈,都得按照科拉松的意思,乖乖坐进吊蓝内,被慢慢吊上了船板上。

    “汉姆,你、你没事?”

    吊蓝刚落在船板上,艾微儿还没有走出来,就看到汉姆抱着孩子,坐在一张椅子上,背后站着四五个彪形大汉,满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这是怎么回事?

    等艾微儿懵圈的思维,终于恢复正常后,才发现汉姆(身shen)上,已经穿上了一件白色风衣。

    刚才厉声喝令汤姆住手的男人,手里也捧着一件风衣,恭声说道:“尊敬的夫人,请更衣。”

    呆呆望着汉姆的艾微儿,迈步走出吊蓝,本能的接过风衣,披在(身shen)上,依旧是满脸的茫然。

    “艾微儿,别怕。有我在,是没谁敢伤害你的。”

    汉姆左手打了个响指,马上就有人递上一根香烟。

    流落荒岛大半年来,汉姆只吸水烟袋好久没吸烟了,现在美美吸了一口后,差点烟醉了,忍不住闭眼,发出了一声迷人的长吟。

    艾微儿都不知道怎么坐在椅子上的,直到科拉松亲自给她捧来一杯(热re)咖啡后,她满脸的迷茫,才慢慢地被惊喜所代替。

    艾微儿的智商,那是相当高的。

    尤其科拉松等人对汉姆毕恭毕敬的样子,她如果还猜不出,这艘船居然是汉姆的手下,那么她就不配当雅萍集团的执行总裁了。

    泪水,从艾微儿眼角淌下。

    但这次,是激动的泪水。

    激动的她,想要纵声尖叫。

    上帝啊,上帝,您怎么就这么好呢?

    不但派一艘船来拯救我们,还是汉姆的手下。

    汉姆接下来的简单解释,证明了艾微儿没有想错。

    “汉姆,快,快派人把南方接过来!”

    艾微儿咖啡都顾不得喝,放下被子快步走到她面前,抓住她的胳膊,用力摇晃着:“南方肯定会高兴死的”

    汉姆却淡淡地打断了她的话:“我为什么要把他接过来?”

    艾微儿立即呆若木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