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1章 有——船!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汉姆连祖传铁牌的来历,其中所包含的意义都不知道,她怎么能知道铁牌有六块?

    这六块铁牌,到底是哪六块呢?

    和杨逍谈话,给她一种很想崩溃的感觉。

    可偏偏,她还得在杨逍满脸希望她配合的表(情qing)下,继续扮演她愚昧的化外之民角色:“不知道。您,能告诉我吗?”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杨逍的回答,差点把汉姆气死过去。

    真是草了。

    既然你不想告诉人家,那你还干嘛问人家问题呢?

    这不是耍着人玩儿吗?

    就在汉姆被气的眼前发黑,只想不顾一切的爬起来,连滚带爬的跑回沙滩上,抱着儿子老公大哭一场时,杨逍又淡淡地说:“其实,就算告诉你一点皮毛,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反正,你这种愚昧的化外之民,永远都搞不懂我华夏璀璨的文明历史里,隐藏着多少大秘密。”

    强忍着要骂娘的冲动,汉姆咬着牙的用力点头:“是,是。您说的不错。那么,您就别说了。”

    “你不让我说,我就不说了?”

    杨逍翻了个白眼,冷冷地说:“我偏说。”

    汉姆低头,到处寻找趁手的石头。

    她要和这大魔头同归于尽!

    铁牌总共有六块。

    这六块铁牌,正是把杨婉若砸昏过去的万年玄铁所化。

    本来,万年玄铁的坚硬程度,那是无法形容的。

    可那时候的轩辕王,却是已经位列仙班的仙子。

    要想把仙子砸昏过去,并把她从美少女砸成不男不女的万年玄铁表示,除了与她“同归于尽”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办法了。

    崩碎了的六块万年玄铁,被杨婉若带回烈焰谷后,打造成了六块铁牌。

    每一块铁牌上,都用秘法雕刻上了她的写真像。

    包括那副卷轴,也被她把字迹抹掉,精心描绘上了同样的仕女像。

    卷轴仕女像,只是她用来纪念她往昔美丽的纪念品。

    至于这幅卷轴内,还隐藏着哪些秘密,杨逍是绝不会告诉任何人的他自己也不知道。

    因为卷轴在传到三代后,就被一背叛烈焰谷的叛贼,给偷走了。

    但这六块铁牌,才是烈焰谷发展教众的根本所在。

    “希望有朝一(日ri),能找回那副卷轴。”

    杨逍想到这儿后,深吸一口气,才看着快被气死的汉姆,说:“六块铁牌,分别代表你该懂得轮回六道吧?”

    “不知道。”

    被气到眼神呆滞的汉姆,想都没想,就摇头说不知道了。

    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反正脑门上已经被杨逍贴上“愚昧的化外之民”标签了,那么就当个一问三不知的摇头虫好了。

    汉姆的赌气行为,自然又换来杨逍浓浓地鄙视:“哼,连轮回六道都不知道。还真是愚昧的不过,这也不能怪你们。像你们这些化外之民,不知道我泱泱华夏的璀璨文化,也算是(情qing)有可原了吧。”

    你才是愚昧的化外之民。

    你们全家都是愚昧的化外之民!

    汉姆暗中咬牙切齿:“真以为我不知道什么叫轮回六道啊?轮回六道,不就是是哪六道?”

    其实,所谓的六道轮回,是有两个说法的。

    一个是华夏本土的道教。

    一个是来源于古天竺,最终却在华夏发扬光大的佛教。

    道教中的六道轮回,又叫六桥轮回。

    这六桥,分别是金桥银桥玉桥石桥木桥竹桥。

    第一道是金桥,给在世时积有大量功德的人通过,以升仙或成道。

    第二道是银桥,给在世造福社会的人通过,成为担任神职的地神,如土地等,得享人间香火。

    第三道是玉桥,给在世积聚了功德的人经过,转世为有权贵之人。

    第四道是石桥,给在世功过参半的人经过,投(身shen)平民百姓,享小康之福。

    第五道是木桥,给在世过多于功的人经过,投(身shen)贫穷、病苦、孤寡的下等人。

    第六道是竹桥,给伤天害理、恶贯满盈的人经过。

    又分作四种形式投(身shen)。

    一为胎,如牛、狗、猪等。

    二为卵,如蛇、鸡等。

    三为虱,即鱼、蟹、虾等。

    四为化,如蚊、乌蝇、蚂蚁等。

    而六道轮回在佛教中,则是最基本的理论之一。

    六道为天道,阿修罗道,人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

    其轮回的途径,不出六道。

    所谓轮回者,就是描述其(情qing)状,去来往复,有如车轮的回旋,在这六道中周而复始,无有不遍,故名六道轮回。

    世间众生无不在轮回之中。

    只有佛、菩萨、罗汉才能够跳出三界,不入轮回。

    不过杨逍所说的六道,却与道教,佛教的六道又不同了。

    烈焰只是借用了轮回六道的名头,来方便扩充,培养自己的势力。

    “写有人的铁牌,就是六道中的人道。”

    杨逍把铁牌翻过来,让汉姆看清反面那个篆体“人”字后,才说:“这是主管人力调动的令牌。遥想当年,手持令牌的弟子,离开”

    做好洗耳恭听准备的汉姆,看到他又像刚才那样,话说到一半,就闭嘴昂首看着明月,神游天外后,后槽牙都痒了,闷声闷气地问:“那个弟子手持令牌,离开了哪儿?”

    离开了烈焰谷。

    但你这种愚昧的化外之民,是没资格听到这些秘闻的。

    杨逍心里说着,轻飘飘的看了她一眼后,又看向了明月。

    思绪飞扬,耳边回((荡dang)dang)起大长老的声音:“当年为扩充烈焰的实力,第四代轩辕王精挑细选出六个弟子,每人赐予一面铁牌,勒令他们出谷,尽可能的发展教众。”

    “六块铁牌,分别是天牌,人牌,修罗牌,畜生牌,饿鬼牌,地狱牌。

    天牌管财务,要想重振隋帝国,没有金钱是万万不行的。

    人牌管文士,军士,没有能治国的文臣,没有足够的军士,到时候怎么反攻中原?

    修罗牌管将士,没有能统帅千军万马的大将,再多的军士也只是一盘散沙。

    畜生牌管马匹,牛羊粮草等,战马可以冲锋陷阵,牛羊可以裹腹。

    饿鬼牌管给天牌输送财物,只要能找到足够的金钱,可以不择手段,不计代价,就像吃不饱的恶鬼,又像龙之九子里只吃不拉的貔貅,所以饿鬼道又叫貔貅道。

    地狱牌,则管辖刺探军(情qing),暗杀敌人,深入敌后当卧底等(阴yin)暗事(情qing),因其工作(性xing)质是见不得光的,终生只能藏在黑暗中,是为地狱。

    地狱牌,也是六大铁牌中地位最低,工作也是最危险的。

    现在外面的四大神女等人,就隶属地狱牌。

    地狱牌,也是王上当前唯一能直接控制的六道中力量。

    上千年来的演变,代表天牌的长老会中,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忘记了烈焰存在的初衷。

    他们和饿鬼道结合起来,中饱私囊,不管不顾,每天过着纸醉金迷的好(日ri)子。

    可碍于天道,饿鬼道全盘掌控着烈焰财务,就算王上对他们不满,也要懂得隐忍。

    唯有寻找到最佳时机时,才能采用雷厉风行的铁血手段,把这些毒瘤一刀切断!

    天道,饿鬼道不但中饱私囊,还变本加厉的勒索地狱道,从他们(身shen)上吸血。

    这样长久下去,早就心生怨念的地狱道,早晚会猛力反弹,彻底反出烈焰,成为一股子可怕的反噬力量。

    可列代王上明明知道这些,却无计可施。

    唯有一边尽力的安抚他们,一边苦苦搜寻昔年出谷后,就与人道,畜生道一起失去消息,迄今都下落不明的修罗道。

    唯有找到修罗牌,才能调动那些大将,来清君侧。

    王上不会担心修罗道会变节,只因修罗道第一任道主,就是王上的亲侄子。

    王上的亲侄子,是不会背叛王上,与光复隋帝国的宏愿。

    至于修罗道在上千年来,都不曾有消息,很可能是修罗道主遭逢了意外。

    也或许是天道主,饿鬼道主,为世代享受下去,暗中采取了某些卑劣的手段。

    但无论怎么样,只需修罗道内有一人存世,就能((荡dang)dang)平王上(身shen)边那些魑魅魍魉,还烈焰一个晴朗的天。

    除了修罗道之外,人道,畜生道究竟是叛变,还是别的原因,我还不敢确定。

    只希望,地狱道诸人,能够念在王上的恩威并济下,能继续忍辱负重吧。”

    大长老这番好像穿越了时空,穿越了万里重洋在耳边响起的话,让杨逍心中冒起了一股子酸水。

    (情qing)不自(禁jin)地喃喃出声:“你的占卜之术那样精湛,都没有算到人道在哪儿,那是因为他们为更大限度的罗人才,远渡重洋,离开了故土。却因为某代道主的英年早逝,让人道秘密被尘封,最终堕落成了贩卖人口的组织。”

    汉姆再傻,也能从杨逍(情qing)不自(禁jin)的低语声中,听出了什么。

    试探着问道:“您是说,我们组织与您有关系?”

    “不然,你这种愚昧的化外之民,怎么可能持有我的人牌?”

    想到在六道中排名第二的人道,最终却堕落成了纯粹的人贩子,象征着道主崇高地位的道主人牌,被汉姆这样的愚蠢女人所拥有,杨逍就想杀人。

    清晰感受到他(身shen)上爆发出的强大戾气后,汉姆意识到了不妙。

    哪敢再问什么人牌是什么鬼,爬起来就要往下跑。

    只是她的反应速度再快,又怎么能快的过杨逍?

    杨逍一伸手,就抓住了她的头发,狞笑着厉声喝道:“像你这种该死一万遍的废物,除了仗着有几分姿色勾引男人外,哪还有半点人道道主该有的担当?死,不足惜也!”

    “放手,放手啊!李南方,快来!”

    汉姆被吓得魂飞魄散,尖声大叫李南方时,(身shen)子却又猛地一颤,好像见了鬼那样,望着南边远处的海面上,嘎声叫道:“那、那是什么!?”

    “少玩这些没用的花样。呵呵,李南方也救不了你。”

    杨逍以为她在玩花样,想趁机逃跑,冷笑声中本能的抬头,看向了海面上。

    就像汉姆那样,杨逍也像被电击了那样,浑(身shen)剧颤,哑声喝道:“有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