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80章 愚昧的化外之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铁牌上的古装仕女,正是在华夏历史上留下重重一笔的义成。

    义成,杨婉若。

    什么样的女人嫁什么样的男子,无论是(娇jiao)贵的公主,还是低((贱jian)jian)的民妇,都是类似的命运。

    义成杨婉若,没有远嫁匈奴的王昭君那么有名,也没有许(身shen)吐蕃的文成公主那么神圣,同样因国家安定等因素,文帝杨坚一句话,就把她送到了异族可汗榻前。

    联姻,其实也是门艺术。

    杨婉若正是凭借她天之骄女的出尘气质,(诱you)人的(娇jiao)躯,很轻松就让那些吃生(肉rou)、喝冷血的蛮族匍匐在了她脚下。

    这种婚姻,谈不上什么浪漫(情qing)感,无非是各取所需而已。

    但杨婉若却恪尽职守,把大好青(春chun)献给了陌生的蛮族可汗,也献给了隋朝的“靖边事业”。

    这个执著的少女,忽然变成了史书中一道诡秘的幽灵。

    尽管没人刻意关心她的喜怒哀乐、生老病死,但在后人并不怎么关注的隋书中,她却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

    她,就是那个时代隋帝国不可或缺的人物。

    她救过炀帝。

    615年,老杨跑到太原附近的汾阳宫玩耍,要领略一番边境风光,却被始毕可汗团团围困,眼看就要束手就擒了,炀帝的谋臣忽然想到了她。

    经过秘密联络,杨婉若极为仗义地出手搭救,冒着被杀的危险,慌称西北边境有(情qing)况,这才骗走了可汗的部队。

    围困结束后,老杨就像尾巴着火了的兔子,逃回了雁门关。

    从那之后,以往牛皮哄哄的炀帝,被那些野蛮民族给吓破了胆。

    那,也是隋帝国由强盛而蓦然崩塌的重要转折点。

    后来,炀帝被逆臣宇文化及干掉后,国色天香,宇内驰名的萧皇后,被他霸占。

    然后,可怜的萧妹子,又被农民起义领袖窦建德接管。

    就在萧妹子满心惶惶时,杨婉若派人来找老窦,要求他交出嫂子。

    不然哼哼。

    老窦可不敢得罪兵强马壮的野蛮人,唯有乖乖地把萧妹子送还了杨婉若。

    为表示诚意,老窦还把谋害老杨的逆臣,就是宇文化及的脑袋,也打包送了过去。

    按照隋朝这边的老关系,杨婉若应该叫萧皇后一声“嫂子”。

    就这样,姑嫂二人,一同归了可汗。

    萧皇后在塞外生活了十八年,因为替炀帝报仇的事儿,小姑子主张打,嫂子却主张罢手。

    于是,产生隔膜。

    后来,唐朝名将李靖打败游牧民族,杀了倔强的义成公主,却对萧皇后极为礼遇,就是这个原因。

    其实,李静在((逼))杨婉若跳火**时,也是很钦佩她的。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她远嫁西北的这些年内,都是遭遇了那些磨难。

    现代人是无法想象,在隋帝国时期的西北游牧民族,他们家的婚姻关系,与古希腊神话里那些把乱、伦当做浪漫的大神们,很有的一拼。

    在没有血缘的前提下,儿子可以继承父辈的女人,弟弟能够再娶兄长的妻妾。

    在那边,女人纯粹是牲口。

    无论是可敦,还是农奴。

    她们只能无条件地服从命运安排,根据隋书记载,杨婉若的元配是启明可汗,没过几年,那老货就死了。

    怎么办?

    换人吧。

    美若天仙的杨婉若,立刻由启明可汗的儿子始毕可汗收入囊中。

    可惜,这也是个短命鬼。

    可能是夜夜笙歌,荒(淫yin)无度的原因,在他一命呜呼后,他的两个兄弟处罗可汗,和颉利可汗,都先后成为了杨婉若的入幕之宾。

    直到唐朝军队平灭颉利可汗,杨婉若才被李静给((逼))死。

    李静不((逼))死她,不行。

    只因她对隋朝的感(情qing)太深了,始终认为李唐是篡逆。

    至死,她都抱着光复隋帝国的决心。

    她死后,轩辕帝念她曾经为双边百姓做出了卓越贡献,才让她在尸骨暴晒九九八十一天后,惊雷起,美人生,特赐三炷汉人香,是为轩辕王。

    如果,杨婉若重生轩辕王后,能及时醒悟,不要再做光复隋帝国的白(日ri)梦,而是按照轩辕帝的意思,前往西昆仑定居,过那种“早上喝露水,晚上吃彩霞”的仙子生活,那么她就是下一个和襄王有(情qing)的神女了。

    很可惜,杨婉若亡我大唐之心不死

    她总觉得,这天下就该姓杨的来做,哭着闹着要光复隋帝国。

    代表苍天的轩辕帝,有些心烦,大手一挥万年寒铁自东海而来,砸在了杨婉若的脑袋上。

    等她悠悠醒来后,正值明月当空。

    她就躺在万里无人烟的大草原上,(身shen)边散落着数块崩碎了的黑色寒铁。

    还有轩辕帝留下的一封“绝交信”,是写在卷轴上的。

    信的内容大意是这样说:“本来,念你一生可怜,想给予你天大的造化,让你在西昆仑享福,等待你有(情qing)的襄王出现。为此,特意给你在那边某谷内盖好了房子,置好了仆人。

    可你却总是执迷不悟,非得引发流血事件。

    这让有好生之德的我,如何能忍受得了?

    有心想把你打到九幽之地,让你和你那个废物兄弟一起哀嚎去。

    但念在有你三十年,给双边带来了数十年的和平,算是为汉民族江山立下了汗马功劳,实在不忍心那样做。

    却又不能放任你掀起血雨腥风,唯有给予你一定的惩罚,让你本该很正常的人生,开启悲催的昼女夜男模式

    希望你能从中领悟到什么,从而放弃杀戮之心。

    昼女夜男的模式,会在让你品尝到其间另类的快乐之余,也剥夺了你能号令天下的能力。

    你若想找回这个能力,那么你就得找到一个叫李南,哦,不对,是找到一个返老还童的妖孽,把他拖到我神像前,一刀咔嚓了,等我双眼通红后,你就能启动昼男夜女的新模式。

    那样,你就可以率领忠于你的臣民,去光复隋帝国了。

    白天,你是横扫天下无敌手的男子汉。

    晚上,你是柔(情qing)若水的美(娇jiao)娘。

    打天下,享艳福,两不耽误啊。

    这是我向那些被你那个混蛋兄弟害死的百万冤魂,所争取到的最好结果了。

    至于能不能成功,那还要看你的造化了。

    反正,我是不管了。”

    看完后,杨婉若差点哭晕在厕所。

    她说什么也没想到,在她看来很正常的报仇之心,会引起上苍如此的反感。

    她再仔细看她的(身shen)体握了个惊天老鸟的,还没被砸昏时那具香喷喷的(娇jiao)躯,怎么就变成个男人的了呢?

    如果是完整的男人,杨婉若只会高兴。

    男儿当自强才能攻城拔寨,横扫天下,尽早光复隋帝国的。

    可问题是,她空有一副男人的面孔,(身shen)体也九点九分的是,就是差了那么一点。

    (身shen)体上的变化,让杨婉若愤怒的尖叫一声,抬手就把那封写在卷轴上的信,摔了出去。

    卷轴飘飘,在月光下横掠过时,她才发现背面也有字。

    “字写的有些大了,一副卷轴写不开了,唯有把后面的写在反面。

    想来想去,觉得还是把你要杀的那个妖孽是谁,告诉你吧。

    实话和你说,那个(身shen)体里藏着条黑龙的返老还童者,会是你兄弟杨广的孩子。

    那条黑龙,就是你亲兄弟老杨。

    就是那个把隋帝国折腾垮了的家伙。

    你唯有把他的脑袋,在我人家的神像前剁下来,你才能开启昼男夜女的无敌模式。

    至于你舍不舍得杀他,那就是你的事了。

    这是你的家事,岂不闻清官难断家务事?

    我是不管。

    我只是觉得你魔(性xing)太大了些,为消除你的魔(性xing),只能再给你的成长路上,增加几道障碍。

    第一,你可以生子,等你年满双十这年的三月初三,你可以出谷找个你心仪的男人,让他赐给你一个孩子。

    不过,碍于你尊崇的(身shen)份,那个赐给你孩子的男人,会在你珠胎暗结后,一命呜呼。

    而你呢,要想孩子平安生下,也只能躲在棺材里。

    世世代代都这样别怪我,都是你自己作死。

    第二,你要培养你自己的势力,以我给你安排在谷内的仆人们为基础。

    那里面的人,都是忠于隋皇室的。

    你可以把他们当你以后席卷大地的种子,来发展更多的教徒,只限宇内,不限海内外。

    好了,该说的我老人家都说了。

    最后再强调你一点,你太漂亮了白天你昏死过去时,有个过路的路人甲,赐给了你一个孩子。”

    看完后,杨婉若直接哭昏了过去。

    不过,发昏当不了死。

    该面对的严峻形势,她还是要面对。

    她要在要不要宰杀兄弟,要不要产下某路人甲的孽种这些事,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最终,她选择了不再认那个把隋帝国搞破产了的兄弟。

    要用他罪恶的鲜血,来换取她能昼男夜女。

    她也选择了生下那个孽种,在棺材里。

    可,这些事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就难了。

    去哪儿找那个藏在被人(身shen)体里的败家子?

    世界上,哪有返老还童的孽种?

    带着这些深深地遗憾,备受悔恨、怨气折磨的杨婉若,终于在棺材里不甘的闭上了眼。

    她在拒绝前往西昆仑修仙后,就丧失了长生不老的资格。

    唯有以凡人最传统的方式,通过产子来让生命得到延续。

    杨婉若死后才生出的孩子,取名为杨棺棺。

    此后世代,都为杨棺棺。

    除非,找到那个孽种,改变悲催的宿命。

    “哼,愚昧的化外之民,就算和你说了,你也不懂。”

    看了眼满脸茫然的汉姆,杨逍不屑的轻哼一声。

    汉姆很想说:“那你倒是说给我听啊。这么久了,你就说了句铁牌上的仕女是公主,就在这儿发呆,我怎么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呀?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你也有脸骂我。”

    不过她可不敢说,唯有尴尬的笑了下,小心地问:“那,这位公主造出这块铁牌来,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这样的铁牌,总共有六块。”

    杨逍稍稍沉默了片刻,举起铁牌问道:“你知道是哪六块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