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79章 铁牌的秘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小岛上总共四个人,哦,不,现在是总共五个人了。

    多了个叫李汉的小崽子。

    现在四个人都躺在沙滩上无聊的看大海,背后忽然传来索索的脚步声,来者只能是杨逍了。

    虽说自从李汉出生后,先前(情qing)绪极度不稳定,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发狂杀人的杨逍,又恢复了该有的正常,昼伏夜出的,总是站在后海边上,不是抬头远眺,就是捧着汉姆那块破铁牌深思,几乎从不到前面来。

    但他终究是三个大人最大的心理(阴yin)影,更像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在大家心头上。

    鬼知道他什么时候又会发疯。

    毕竟没有生机的绝境中,人的(情qing)绪是相当不稳定的。

    那天火山爆发后,杨逍是怎么对待艾微儿的,她是至死难忘啊。

    所以当听到杨逍趟过茅草走来的脚步声后,刚要迅速分泌雌(性xing)荷尔蒙的艾微儿,立即心头一片清凉,伸手扯过“草衣”,盖在(身shen)上,就要翻(身shen)坐起。

    一只手,却按在了她(胸xiong)口上。

    是李南方的手。

    艾微儿抬头看去,与李南方对视了片刻,莞尔笑了下,重新躺在了他腿上,再也不向后看一眼。

    李南方看着她的眼神里,带有明显的愧疚。

    那是男人觉得无法保护他的女人,总是让她担心受怕才会有的愧疚。

    读懂李南方的眼神后,艾微儿才知道他所承受的心理压力,要远超过她和汉姆的。

    只是他从来都不说,每天嘻嘻哈哈的,不是调戏两个女人,就是抱着他儿子唱妹妹想哥泪花流,没心没肺的样子。

    其实,他只想让他的女人,孩子精神放松,屏蔽心里深处的恐惧。

    但此前艾微儿俩人都没看出,只是享受他所带来的快乐。

    汉姆也没回头,只是低头看着沉睡中的儿子,满眼的柔(情qing)。

    这个心机深沉的女人,自从有了儿子后,就像换了个人那样,脾气好的不得了。

    了不起就是和艾微儿争风吃醋,但看在她胳膊受伤的份上,却又总让着她。

    “抱歉,打搅你们一家人看海了。”

    单听杨逍这温文尔雅的声音,无论如何都无法让人把他与“大魔头”三个字联系起来。

    李南方回头,有些尖酸刻薄的说:“明知道打搅我们一家人看海的行为,是一种失礼行为,那你还来打搅,这不是故意讨人厌吗?”

    “我有事。”

    杨逍也没生气,站在三四米的地方,到背着双手,低头看向了汉姆。

    李南方立即警惕起来:“你想干什么?”

    “我要找她聊聊。”

    杨逍很干脆的回答。

    “聊什么?”

    “不想让你知道。”

    杨逍有些不耐烦了,再看向他时的眼神里,带有了讨厌。

    “靠了。她是我老婆好不好?现在又是衣不遮体的。你要和她聊什么,却不想让我知道,我怎么能放心”

    李南方刚说到这儿,就被杨逍打断:“就这俩庸俗脂粉,白白送我,我都不会要,我会对她用强?”

    艾微儿俩人,无论放在哪个国家,都是超一等的美女,只要不是瞎子,都会这样说。

    可杨逍却说她们是庸俗脂粉,这话说的可就有些违心,更能伤人自尊了。

    不过自尊这玩意,总是建立在不受威胁的基础上。

    所以现在休说杨逍说她们是庸俗脂粉了,就算骂她们是让人多看几眼,就能做恶梦的丑八怪,李南方他们又有什么办法?

    最多,就是撇撇嘴,故作满脸不屑的样子。

    李南方都闭嘴了,杨逍的打击却接踵而来:“更何况,就算我真用强,你能挡得住?”

    这句话,再次把李老板的尊严,狠狠践踏在了地上,让他勃然大怒死死盯着杨逍,过了足足半分钟,才泄了气的皮球那样,软塌塌的说:“挡不住。”

    他可不敢为了所谓的尊严,就拿两个女人的清白开玩笑。

    他要真说“你给我动她们试试”,而杨逍又真敢动了,那么结果可能会是他无比悲催的躺在旁边,看着他的女人们,被这个大魔头可劲儿的辣手摧花。

    圣人云,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傻比也。

    李南方宁可承认自己是个脓包,也不愿意去当傻比。

    噗!

    杨逍很有成就感的往李南方这边吐了口口水,接着抬起左手,用中指对汉姆勾了勾:“把孩子放下,跟我来。当然了,你也可以抱着孩子。如果不怕我可能会生气,把他扔在大海里喂鱼的话。”

    杨逍能说出这番话,只能证明他没有孩子自凡是为人父母者,都不会这样对待刚出生不久的婴儿。

    汉姆想都没想,就把孩子交给了李南方。

    这不是个好女人,却是个好母亲。

    她从地上站起来时,围在腰间的草衣滑在了地上。

    她刚要弯腰去拿,却又停住了,抬脚把质量真不怎么样的草衣,踢到了一旁,就这样寸缕不挂的,摆着更加丰满的双(臀tun),走向了杨逍。

    “收起你这些歪门邪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

    看着故意收腹(挺ting)(胸xiong),把少妇色、(诱you)的魅力,在最短时间内就向外蓬勃散发的汉姆,杨逍皱了下眉头,冷冷地说:“你耳朵聋了吗?没听到刚才我说,就你这样的庸俗脂粉,白白送我,我都不会要的。尤其是给人生过孩子的。”

    就像霜打了的茄子那样,汉姆立即蔫了。

    为了确保孩子的安全,休说是让汉姆鼓足勇气,释放出她新晋少妇特有的成熟魅力,来主动勾搭杨逍了,就算是让她给人当狗,她也不会觉得难看。

    只是,杨逍不给她机会。

    不是她的魅力不够大,而是杨逍不喜欢女人。

    却,也不喜欢男人。

    这种对俊男靓女都不感兴趣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好了,就在这儿吧。”

    杨逍闲庭信步般的走到小岛最高处,停住脚步转(身shen)看向沙滩那边,对喘着粗气爬上来的汉姆说:“免得让你那个窝囊男人不放心,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

    对杨逍毫不客气讽刺李南方是窝囊废的行为,汉姆倒不是太在意。

    她听话的坐了下来,双手抱着屈起的双膝,下巴抵在膝盖上。

    这个姿势,可以给她最大的安全感。

    “这块铁牌,怎么会在你手里?”

    杨逍拿出了那块黑黝黝的铁牌,在手里抛了下,问道。

    这段时间,他用在看铁牌上的时间,甚至比他睡眠的时间还多。

    至于他在看铁牌时,想了些什么,就没谁知道了。

    他关注铁牌这件事,李南方已经告诉过汉姆了。

    这块铁牌,与李南方被人偷走的传家宝有着怎么想都无法忽略的关系,他当然得问问汉姆,这块铁牌的来历了。

    汉姆也不知道这块铁牌的来历。

    她在接手人贩头子宝座之前,都没听说过组织里有这东西。

    铁牌,是与代表着组织权力象征的金盾,被上任组织老大传给她的。

    那时候,她肯定会问这块铁牌的来历,以及它所代表的意义。

    “没谁知道铁牌的来历。因为它的来来,是本帮最大的秘密。

    唯有新旧权利交接时,老汉姆才会把这个秘密告诉新汉姆。

    上千年来,始终是这样。

    可在十八世纪中期,那一任老汉姆刚找到接班人不久,就出意外死去了。

    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谁知道铁牌的来历,以及它所包含着的大秘密。

    但随后的所有汉姆,却知道它对本帮的存在意义,绝不次于美杜莎金盾。

    甚至,比权力金盾更加重要。

    所以数百年来,每一任汉姆,都会绞尽脑汁的研究它,希望能从中发现什么。

    但很遗憾,没谁能参透铁牌里的秘密。

    唯有把它与权力金盾放在一起,好好保存下来,希望有一天,某任汉姆能够从中寻找出遗失数百年的大秘密。”

    这是汉姆给李南方的解释。

    也是给杨逍的回答。

    她没有撒谎。

    一来是(身shen)陷绝境后,除了儿子之外,任何事都看得淡了。

    二来是她对铁牌确实一无所知,实在没必要隐瞒什么。

    杨逍也盘膝坐了下来,与汉姆保持着让她觉得安全的距离,随手抛着铁牌,淡淡地问:“你想知道它的来历吗?”

    “你知道?”

    看着沙滩那边的汉姆,霍然回头,神(情qing)激动的问道。

    杨逍说出来的话,要让李南方听到后,肯定会很生气:“它本来就是我家的,你说我知不知道?”

    “什么?”

    汉姆有些犯傻:“它、它是你家的?”

    “有意见?”

    杨逍斜着眼的看着她。

    “没,没意见。”

    李南方都不敢招惹的魔头,汉姆自然更不敢招惹了,慌忙摇头。

    却又不甘心,弱弱地说:“但它在我们组织里,已经存在上千年了。”

    杨逍淡淡地更正道:“铁牌诞生之(日ri)到现在,确切的来说,已经是一千三百八十六年了。”

    “什,什么?”

    汉姆更加惊讶。

    (身shen)为新世纪的汉姆,她觉得她对这块铁牌的认识,要超过世界上任何一个人。

    可她从不知道,铁牌是哪一年制成的。

    只能根据组织内的某些故老相传,确定铁牌存在已有千年以上。

    但杨逍,却能精准说出铁牌是哪一年制成的。

    汉姆的最先反应是不信,随后就是觉得杨逍在吹牛。

    就像,他刚才说铁牌是他家的那样。

    可杨逍真是在吹牛吗?

    不像。

    杨逍也不在意她信不信,只是说他想说的话:“这样的铁牌,其实总共有六块。每一块铁牌的正面,都是这位公主。”

    他说着,低头看向铁牌上的那个女人。

    皎洁的月光下,铁牌上的那个古装仕女,看得很清晰。

    “公主?”

    汉姆下意识的问道。

    “她,才是真正的公主。”

    杨逍纤长的手指,在铁牌仕女上轻抚着,眼神有些向往的迷离:“无论后世史学家如何胡说八道,刻意掩盖她的(身shen)份,以及她所起到的作用。都无法改变,她曾经以一人之力,力保数百万边民在三十年内,没有遭遇战火的摧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