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78章 孩子是心机女的羁绊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你说的没错。”

    对贺兰小新的推断,岳梓童坦然承认:“虽说我真心不想承认,我和你都(爱ai)上了同一个男人,但这是事实。”

    正如贺兰小新刚才所说的那样,随着李人渣的(身shen)死鸟抬头,她的(爱ai)(情qing)已经死了。

    如果她不想为(爱ai)殉(情qing)的话,那么就必须抓住唯一的亲(情qing),不择手段,不计代价的,帮兄弟最终成为贺兰家的家主,圆了母亲临终前的再三叮嘱。

    同样,肩负爷爷交付重担的岳梓童,也不能为(爱ai)殉(情qing)关键是,她才不会傻到给个臭人渣殉死呢。

    了不起,想方设法的给小外甥守一辈子的活寡好了。

    就是找个男人来结婚,却不许他上(身shen),不然把他那东西给喀嚓掉!

    利益联姻而已,有必要搞得和真夫妻似的?

    你尽管去外面养活小的,本小姨保证连个(屁pi)都不带放的。

    岳梓童坚强的活着、活着就为爷爷交付的重任。

    可爷爷对她再好,也不能把她当傀儡来玩儿呀。

    自凡是智商正常的,有谁喜欢当傀儡呢?

    尤其是给看不起的大伯二伯他们当傀儡。

    岳梓童要反抗。

    她要顺势而为,成为岳家的武则天。

    现在是男女平等的社会,凭毛家主只能由男人来做,却让她只当个过渡(性xing)的傀儡后,最终还得(身shen)败名裂而死呢?

    人家本来就是个可怜的望门小寡了好吧?

    不带这么欺负人的。

    但岳梓童要想成为岳家的武则天,可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得需要很大的助力。

    就别指望荆红命他们了。

    相信那些人,在得知本小姨要和李人渣的骨灰渣结婚消息后,早就把她鄙视成了包子。

    那么,失去荆红命等人帮助的岳梓童,要想实现她宏伟的目标,唯有不走寻常路。

    昼思夜想的想来想去后,岳梓童想到了贺兰小新。

    这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妖孽,历经过不幸婚姻后短短数年,就成了金三角南区的老大事实,足够证明她是个心狠手辣,杀伐果敢的心机裱了。

    只要能无视那些胡哔哔的世俗观念,娶贺兰小新为妻后,岳梓童就能利用她的智商,她所代表着的贺兰家,与大伯那帮人相抗衡,最终牢牢攥住岳家家主的权杖!

    两个女人的结合,是各取所需。

    “岳梓童,以后不要再喊我心机裱。”

    贺兰小新(身shen)子前趴,隔着案几,缓缓举起了右手:“现在我才发现,你才是真正的心机裱。”

    啪,啪,啪。

    三声清脆的掌声过后,两个各取所需的女人,达成了看起来荒唐,实则却能((操cao)cao)作的协议。

    “我其实,比你想象的要纯洁多了。”

    又端起茶杯,与贺兰小新轻碰了下,表示祝贺后,才慢悠悠的说:“你能推断出来的这些,都是别人给我出的主意。”

    “什么?”

    贺兰小新有些惊讶,问道:“这个人是谁?”

    “一个女人。”

    岳梓童得意的笑了:“刚开始时,我还以为这就是个累赘。却没料到,她会成为我的谋士。”

    贺兰小新来兴趣了:“她到底是谁?”

    “康维雅。”

    “康维雅?”

    贺兰小新稍稍愣了下,摇头说:“没听说过这号名字。是个外国女人吗?”

    “对,英三岛人。”

    “你是怎么搜罗到这种人才的?”

    “因为李南方。”

    岳梓童微微闭了下眼,低声说:“她,应该是导致李南方之死的间接凶手之一吧。”

    冷森的寒芒,自贺兰小新的双眸中闪过。

    岳梓童敏锐捕捉到了,秀眉微皱:“你不能杀她。她如果死了,会对华夏造成一定的恶劣影响。最起码,在最近几年内,她还不能死的。”

    “给我个合适的理由吧。”

    贺兰小新再次把秀足搁在案几上,点上了一颗烟,浑(身shen)放松。

    她疼过,哭过后,现在已经成了岳梓童的“内定妻子”,那么就没必要再害怕什么了。

    更不用担心俩人以后会相互伤害,只因她们有着共同的利益。

    严格的说起来,康维雅能落到这一步,只能算是相当的命苦。

    她又没指使那些人贩子,必须得绑架某个花姑娘子,更没有碰李南方一根手指头,怎么就成了罪魁祸首之一了呢?

    佛家曰:“女施主,没有恶因,就没有恶果啊。”

    被佛家因果关系给害惨了的康维雅,为了活下去,不得不绞尽脑汁的讨好岳梓童。

    岳梓童又是怎么对待她的呢?

    本小姨表示没脸说

    总之,康维雅就是岳梓童苦闷无处发泄时的受气包,三天两头的挨鞭子,让这个女人发现岳总心里有事啊。

    有事就说事嘛,干嘛动手动脚呢?

    你们华夏不是从来都讲究,君子动口不动手吗?

    还动手姑(奶nai)(奶nai),求求您手下留(情qing),有什么哀怨的心里话,和我说说好吧。

    看在她有点可怜的份上,心中压抑到不行的岳梓童,就把她当做倾诉对象了。

    反正就是个必须靠岳家主的庇护,才能活下去的臭女人罢了,不用担心她去大街上嚼舌头。

    不曾料到,岳梓童在把她的苦闷倾斜进康维雅这个垃圾桶内后,这女人立即捕捉住了能改变当前地位的机会,提了几个非常中肯的意见。

    岳梓童的惊讶之色,立即溢于言表。

    成为岳家家主后,岳梓童采纳大管家宗刚的首条建议,就是要学会“喜怒不形于色”的镇定功夫,并在最短时间内,就取得了显著成效。

    可在康维雅面前,她却不用藏着掖着。

    她已经完全把这迷死人的洋娘们,当做奴隶看了。

    康维雅也很有自知之明,深知当前唯有甘心被可劲儿的剥削,才能避免横死街头的噩运,也端正态度,成为绝对效忠岳家主的走狗了。

    有哪个主子,会在走狗面前还戴着面具?

    捕捉住能改变自(身shen)地位的康维雅,立即有请岳家主,能否详细说说她当前所面临的严峻局势不。

    并很诚恳的说:“大小姐啊,咱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你要被人弄死了,我还有什么好(日ri)子过吗?当前,咱们必须紧密团结在一起,共同面对任何的惊涛骇浪。”

    岳梓童深以为然,就把那些憋在心底好久的心事,都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康维雅也不住地发问。

    尤其是在得知大小姐与贺兰妖精的关系后,更是问的格外仔细。

    被贺兰妖精羞辱那么久的事儿,岳梓童本来是没脸说给任何人听的。

    可康维雅这女人本(身shen)就有股子魔(性xing),很容易取得人信任。

    尤其她当前唯有紧抱住岳梓童的大腿才能活下去,让岳家主在沉默片刻后,就把那段羞人的往事,简单叙述了一遍。

    岳梓童的自暴家丑,为她换取了超值的回报。

    能在英三岛兴风作浪那么多年的康维雅,很快就给她制定了一个详细的计划。

    这才有了岳梓童今天的某监狱之行。

    “那个康维雅,是个人才。”

    听岳梓童说完后,贺兰小新微微皱眉:“不过,她的心机如此深沉,逐渐取得你的信赖后,以后会对她形成依赖。那样,就有被她反利用的危险。所以,干掉她,才能防患于未然。”

    “不行。”

    岳梓童摇头:“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最起码现在不能干掉她。况且,她现在还替我打理着青山的生意。闵柔终究嫩了些,不够杀伐果敢。但你可以想个办法,让她死心塌地的臣服于我,永不会背叛我。”

    “为什么是我想?”

    贺兰小新有了种被奴役的错觉,不乐意了。

    岳梓童淡淡地说:“因为,你是我老婆。老婆为老公分忧,本属天经地义。”

    “说的真恶心。”

    贺兰小新嘴角用力抿了下,闭上了眼。

    岳梓童知道这妖女又在启动她睿智的大脑了,不能再打搅她,悄悄站起来走到窗前,向外看去。

    从这儿看去,能看到监狱的放风场所。

    军绿色的铁内,穿着统一服装的女囚们,正在懒洋洋的坐在地上晒太阳,或者无聊的走来走去。

    不时地,有几声发泄的尖叫声响起,却换来女狱警的大声呵斥。

    “就这破(日ri)子,别说是过大半年了,就算过一天,我也会够了。”

    岳梓童刚升起这个念头,就听背后贺兰小新缓缓地说:“让她生个孩子。”

    “什么?”

    岳梓童呆愣了下,回头看去。

    贺兰小新看着她:“你安排个男人,让那个洋女人生个孩子。那样,她就永远不敢再背叛我们了。”

    “你是说,等她生下孩子后,把她孩子当做人质,来威胁她给我们乖乖效忠?”

    “对,就是这样。这也是最好的办法。”

    “可你觉得,像她那种心机裱,会被一个孩子给羁绊住吗?”

    “那是因为你不理解心机裱,我理解。”

    贺兰小新嘴角勾起一抹自信:“越是心机深沉的女人,就越在乎孩子。孩子,就是心机裱的七寸。只要能牢牢抓住她的孩子,就算她有翻天覆地的本事,也唯有乖乖的俯首帖耳。所以,等她有了孩子后,绝不能给她和孩子单独在一起的机会。不然,没有孩子的羁绊后,她就什么事也能干得出来了。”

    “孩子,真是心机女致命的羁绊?”

    岳梓童喃喃地说着,回头看向了窗外。

    一场暴雨过后的苍穹,显得格外干净。

    艳丽的火烧云,倒映在海水中,就像在海面上燃起了一簇簇的火焰。

    只是很快,这些火焰就被黑暗给遮掩了。

    “我觉得,这就是在天堂。”

    艾微儿躺在李南方的大腿上,兴犹未尽地喃喃地说道。

    旁边正在给孩子喂(奶nai)的汉姆,则不屑的撇了撇嘴:“天堂再好,我也不愿意呆在这儿。我就喜欢肮脏的世俗。因为那边才有我儿子要找的女人。”

    “别以为有了个儿子,就时时刻刻的挂在嘴边显摆。以后,我也会有儿子的。”

    艾微儿白了汉姆一眼,放在李南方腿上的右手悄悄向上爬,刚要说什么,就听到背后传来了索索的脚步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