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77章 她要做岳家的武则天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听岳梓童说完李南方是怎么死的老大会儿后,贺兰小新才从地上爬起来,坐在了沙发上。

    一瞬间,她仿佛老了很多。

    不是容颜,是心劳了。

    尤其是那双总是有(春chun)水在流动的眸子,就像干涸了的小河那样,露出了龟裂的河(床chuang),几条早就发臭了的小鱼,在烈(日ri)的暴晒下,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李南方死亡的消息,仿似一只看不到的大手,抓走了贺兰小新的魂魄。

    只给她,剩下一具(性xing)感,成熟且美艳的躯体。

    没有了灵魂的躯体,再怎么美艳,和行尸走(肉rou)又有什么区别呢?

    “喝口水吧。”

    岳梓童把茶杯端到了面前,低声说道。

    贺兰小新没听到,呆滞的眸光,始终盯着盯着哪儿?

    岳梓童试图寻找她眸光的落点,却发现根本没有。

    连盲点都没有,就像个美丽的瞎子。

    “我还真没想到,你们竟然已经深(爱ai)到了这种地步。”

    岳梓童微微苦笑了下,把茶杯放在案几上,(身shen)子向后一缩坐在沙发上时,听出了她这句话里包含着的醋意。

    同时,还有无比的茫然。

    岳梓童从来都以为,李南方只能(爱ai)她一个人。

    谁让这人渣,在她十二岁时,就偷看她洗澡了?

    至于她是不是也只能(爱ai)李人渣历经无数的挫折后,岳梓童才不得不承认,她确实只(爱ai)他自己。

    她以前以为,她的最(爱ai)只能是贺兰扶苏。

    后来才发现,她那样认为,是因为迷恋贺兰扶苏给她带来兄长般的温暖。

    兄长般的温暖,仅仅是温暖,并不是(爱ai)(情qing)。

    尽管她也在亲眼看到贺兰扶苏与林依婷携手出现时,心疼的几乎要发疯过。

    可她没有因此哭过啊。

    她为李南方哭过。

    哭过无数次。

    每次,呜咽的灵魂都在告诉她,她(爱ai)的男人,只是李南方。

    这就是真正的(爱ai)吗?

    岳梓童表示怀疑。

    如果这就是真正的(爱ai),那么她为什么没有在看到李南方的尸体时,举枪自杀呢?

    为(爱ai)殉(情qing),才是真正的(爱ai)。

    最起码,她也得像闵柔,像现在的贺兰小新这样,灵魂都丢了吧?

    她没有丢。

    反而无论做什么事,都比以往冷静,果断了。

    “也许,我根本不是太(爱ai)李南方的。我只是觉得,我很(爱ai)他而已。”

    默默地陪着贺兰小新时,岳梓童心里胡思乱想着,不知不觉已经把茶根都吃了。

    “咳。”

    一声咳嗽声,打断了岳梓童的胡思乱想。

    她抬头看向了贺兰小新。

    后者嘴角有血丝淌出来,岳梓童秀眉皱了下,刚要起(身shen)说什么,又放松了(身shen)体。

    贺兰小新嘴里有血,那是因为她在不知不觉间,咬破了嘴唇。

    并不是因悲伤过度,伤了五脏六腑。

    她的(身shen)体还是那样健康,只是没有了灵魂罢了。

    “咳。”

    又咳嗽了一声后,贺兰小新终于“活转”了过来,端起杯子,昂首咕咚咕咚大喝起了凉茶。

    “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

    放下茶杯后,贺兰小新擦了擦嘴角,笑了:“我还是不明白,李南方的死,和你要我嫁给你,有什么关系。”

    她的笑容,依旧是那样美艳。

    只是,缺少了一种最重要的东西,就像她瞳孔转动速度,比以往慢了很多那样。

    “这就是我要和你说的第三件事了。”

    岳梓童举起的右手,弯起拇指与食指,伸出了其它三根手指:“我爷爷已经在去年仙逝了。”

    “哦,祝老爷子一路走好。”

    贺兰小新可没觉得,岳老爷子那么大年龄的人去世后,有什么值得晚辈们悲伤的。

    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只要不是神仙,那么无论岳老以往做出了多少大事,最终都要离开这个世界。

    晚辈的悲伤,如果能起到挽留的作用,地球上早就容不下这么多人了。

    随口祝愿岳老一路走好后,贺兰小新正要问老人家的仙逝,与她有什么关系时,张开的嘴巴,又闭上了。

    再看向岳梓童的眸光里,已经多了明显的羡慕嫉妒恨。

    随后,就是恍然。

    得知李南方(身shen)死的消息后,贺兰小新整个人的气场,诚然变了,但她本有的智商却没因此丧失。

    也仍然会生气,羡慕,嫉妒谁谁谁。

    但这些反应,要比以往慢了半拍。

    如果俩人刚见面时,岳梓童就告诉贺兰小新,说爷爷已经仙逝了。

    那么新姐肯定会从她(身shen)边有最高警卫局的人追随,继而推断出她已经成为了京华岳家的新一代家主,力踩岳临城兄弟俩,成为华夏豪门圈子里,最年轻的家主。

    也是唯一的女(性xing)家主。

    贺兰小新还能因此飞快的推断出,岳老之所以在临终前,冒“大不韪”的把家主之位传给岳梓童,除了对岳临城兄弟俩的办事能力很失望之外,关键还是看中了孙女背后那个男人的实力。

    岳梓童后背、哦,不,是背后那个男人是李南方。

    李南方本人或许就是个标准的人渣,除了泡妞打架有一手外,最大本事就是混吃等死了,实在与大家族所需要的实力搭不上边。

    可人家不成器,并不代表着站在他背后的人,也不成器啊。

    岳老是希望,在他死后,能借助岳梓童与李南方的未婚夫妻关系,来利用李人渣背后那些人,力保岳家稳定发展,能给岳临城兄弟父子们更多成长的时间。

    岳老千算万算,却没算到李南方会死在英三岛外海。

    李南方死后,站在他背后的那些人,与岳梓童的关系很好吗?

    既然不是很好,干嘛还要总是帮她呢?

    这时候,岳家的全体公民,就希望岳梓童抢在“人走茶凉”之前,迅速找个有实力的豪门大少,喜结良缘,缔结成盟友。

    说白了,就是利益联姻。

    岳梓童却不想那样做。

    不做,又不行。

    毕竟她是岳家的家主,婚姻从来是豪门世家用来换取更多利益的筹码。

    既然必须要找一个大家族的人来结婚,岳梓童就要精挑万选了。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的监狱里。

    迎娶贺兰家的大少,啊,不,是迎娶贺兰家的大小姐,也算是家族联姻了吧?

    什么?

    是谁说这是乱弹琴?

    乱弹你妹啊。

    华夏有哪条法律(禁jin)止,女人嫁人必须嫁给男人啊。

    现在是个男男女女平等的社会好吧?

    本小姨既然能在二十二岁芳龄时,击败大伯二伯那些废物,成为老岳家的新一代家主,兼过渡(性xing)的傀儡,那么为什么不能把贺兰家的大小姐娶回家,达到岳家与贺兰家联姻的目的呢?

    至于两个美女结拜成夫妻,晚上没法那个什么,管你们这些吃瓜群众的毛事。

    反正,她们俩人感天动地的(爱ai)(情qing),又没给任何人的利益,造成任何的损失,还给大家提供了饭后茶余嚼舌头的八卦资料,可谓是一举两得了。

    “如此一来,我这个被贺兰家扫地出门的昔(日ri)大小姐,也会重新被家族接纳,光复昔(日ri)的地位。毕竟我已经为以往犯下的罪行,付出了相等的代价。出狱后就是良民了,不会再对贺兰家造成任何的名誉损失。”

    贺兰小新越说,眼睛越亮,吐字也越来越清晰,与刚才失魂落魄的样子判若两人:“更何况,能够与岳家联姻,从来都是贺兰家最大的心愿之一。不然,以前家里也不会大力支持扶苏追求你了。扶苏失败了,我却以女儿之(身shen),完成了家族的夙愿。我家傻了,才不会接纳我呢。”

    啪,啪。

    岳梓童轻轻鼓掌,发自肺腑的赞叹:“贺兰小新不愧是贺兰小新,这智商堪称妖孽。还有呢,都说出来,让本大爷听听。”

    “当然有。”

    贺兰小新端起茶杯,看了眼:“倒水。”

    岳梓童很乖巧的,替她满水。

    “你要我嫁给你,不但对我家,岳家有好处。这里面,更多却是你的私心。”

    贺兰小新端起茶杯,吹了吹(热re)气,淡淡地说:“你太(爱ai)李南方了。”

    “有吗?”

    岳梓童的双眸瞳孔,稍稍缩了下:“我如果太(爱ai)李南方,我就不会坐在你面前,早就跳海自杀了。”

    “你对他的(爱ai),哪怕再减少一丝丝,也不会冒着两大家族被耻笑的危险,娶我进门了。”

    贺兰小新放在杯子,轻声说:“你会为家族着想,从各大豪门中,找一个最出色的年轻人,随便结婚就拉倒。我相信,你大伯他们,肯定已经找好了人选。但那个人,绝不是扶苏。”

    “不错。”

    岳梓童点头:“现在我才发现,我应该是从没有(爱ai)过扶苏,只是把他当做了能呵护我的大哥。我曾经幻想过,和他走到一起的生活。发现我宁死也不会接受,每天早上一睁眼,就会发现是他躺在我(身shen)边的现实。”

    贺兰小新也点头:“我相信你说的话。可你不得不承认,你对扶苏还是高看一眼的,这也是你要我嫁给你的原因之一。”

    贺兰小新东窗事发后,贺兰家为把利益损失减到最毫不犹豫的把她扫地出门。

    那么,从小就立志成为家主的贺兰扶苏,就成了孤军奋战。

    但如果他那个被抛弃的姐姐,忽然嫁给岳梓童了呢?

    贺兰扶苏,就是岳家家主的“小舅子”了。

    来自岳家的助力,会让贺兰扶苏在家族里的地位,至关重要了起来。

    “你,简直是妖孽。”

    岳梓童满脸的钦佩:“这,还是在你听闻他的噩耗之后。如果你心态平和,我都无法想象你智商要高到何种地步。”

    “我的(爱ai)(情qing)已经死了,那么我如果不能给他殉(情qing),就要抓紧唯一的亲(情qing)。”

    贺兰小新闭眼,倚在沙发上说:“所以,你笃定我会答应你的这个荒唐要求,就为了能帮扶苏。”

    岳梓童再次鼓掌,又问:“还有什么吗?”

    “有,你想利用我。”

    贺兰小新睁开眼,看着她淡淡地说:“利用我的智商,贺兰家的实力,来对付你大伯他们。你,不甘心只做岳家的傀儡。你,要做岳家的武则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