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74章 那你就嫁给我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新姐在女子监狱里的威信,那可不是盖的。

    她一声冷冽的(娇jiao)叱声后,所有向这边快速移动,仿佛抢排骨似的女囚们,都停住了脚步。

    啪,啪。

    岳梓童摘下了黑色蕾丝手(套tao),轻轻鼓掌,很钦佩的说:“新姐,你好大的威风。”

    “一般(情qing)况罢了。”

    贺兰小新死死盯着岳梓童,媚媚地笑道:“童童,我的威风再大,手下姐妹再多,也比不上你(身shen)边这个妹子呀。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应该是最高警卫局的人吧。”

    岳梓童有些惊讶:“你能看得出?”

    “那是当然。别忘了姐姐我是从哪儿长大的。”

    贺兰小新轻笑了声时,齐月已经重新站回到了岳梓童背后。

    依旧是不显山不露水,就像从没出来过那样。

    就算那些女囚狗(屁pi)都不懂,但她们对“最高警卫局”这个名字,还是在看电视学习时,耳闻过。

    知道这个部门,专门生产杀人的高手,一个人估计就能狂屠她们所有人的。

    想到刚才自己居然差点围殴这个杀神,姐妹们的心肝儿,就开始颤个不停。

    不再因被齐月踹出去的姐妹而愤慨了,只有庆幸:“只断了几根肋骨,疼到昏迷,脖子没有被当场踢断,就已经是天大的幸运了。”

    女囚们是害怕。

    贺兰小新则是羡慕。

    肯定还有嫉妒,在心里暗骂:“尼玛的,这小娘们原先不如我的,现在却有最高警卫局的人陪同,肯定是荆红走狗他们给配的。唉,想当年,新姐我最耀武扬威时,也没获得这待遇啊。还真是人比人,气死个鸟人。”

    新姐在心中暗骂时,并不知道她昔(日ri)的好姐妹,也在暗地里骂她:“狐狸精就是狐狸精,哪怕没有男人的滋润,坐牢坐了这么久,却依旧是浪兮兮的模样,美到不行。”

    女人是否永葆(性xing)感魅力,与环境,吃什么,做什么诚然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但最关键的却是心境。

    如果(身shen)心轻松,(屁pi)事都不用去想,吃饱了就睡,睡醒了就被人伺候,哪怕是蹲监狱,也能养的水灵灵的。

    但要是每天都((操cao)cao)心这事那事,忙的脚后跟磕打后脑勺,还要担心被暗算,那么就算是住在皇宫里,也会精神憔悴,内分泌失调就像岳梓童这般,别看戴着大墨镜,长(身shen)玉立很有范儿的样子,可仔细感觉下,就能察觉出浓浓的(身shen)心疲倦感。

    她在硬撑着,那些不堪重负的心理压力。

    “怎么,羡慕新姐当前的生活啊?”

    贺兰小新那双狐狸眼,相当的毒辣,在岳梓童摘下大墨镜的瞬间,就敏锐捕捉到了她双眸中,一闪即逝的羡慕了。

    “是啊,悠然自得的小(日ri)子,让谁不羡慕呢?”

    岳梓童淡淡地笑了下,问:“找个僻静的地方,仔细聊聊?”

    “岳总大驾光临,本该找人通知一声,贺兰小新就会(屁pi)颠(屁pi)颠赶过去的,又何必劳驾您来这乱糟糟的地方?”

    贺兰小新媚媚地笑着,眸光从监狱长脸上扫过,盈盈走了过来。

    按照监狱内的规矩,前来探望囚犯的人,是不许来看押区,或者生产区的。

    但岳梓童却能进来,自然是想看看贺兰小新在监狱里的真实生活了。

    该严格遵守规矩的监狱长,却没遵守规矩。

    对此,贺兰小新对他相当不满。

    监狱长却假装没看到,心中默念:“我得罪不起你,更不敢得罪岳家的家主啊。”

    监狱内当然有专门有看望室,必要时,还得有人受着。

    但那是在男子监狱。

    在这个女士优先的社会里,女囚的待遇也有着让男囚羡慕的待遇。

    很多前来看望女囚的男人,只要是合法的夫妻关系,都会在狱方特意提供的看望室,颠鸾倒凤一番,算作是对她坐牢的犒劳了。

    负责打扫卫生的狱警,基本都是懒惰的,只让女囚把卫生纸等乱七八糟的东西拿走就好。

    至于卫生囚犯谈卫生,就和猪想吃西餐,又有什么区别?

    所以看望室内,总是弥漫着怪怪的味道。

    不过,岳家家主亲自来“寒舍”看望贺兰小新这个大姐大,监狱长就算是长了三颗脑袋,他也不敢把俩人带进看望室的。

    必须在狱方召开高层会议时的小会议室,还得泡上最好的茶叶,摆上最好的香烟,恭请两位女士慢用后,才陪着笑脸退了出去,心中祈祷伟大的岳家主,赶紧把某个妖女给弄走吧,不带这么玩的啊。

    “你胖了。”

    等贺兰小新端起茶杯,好像喝红酒那样,姿势优雅的抿了口后,岳梓童说话了。

    “你应该说我越来越丰满,迷人了。”

    放下茶杯,贺兰小新站起(身shen),揪起囚服掀到了(胸xiong)前,露出了健康,白腻且又平坦的小腹,得意的问:“看到熟、女才有的四(射she)魅力了没?”

    “看到了。”

    岳梓童由衷的点头,笑了下说:“没心没肺的生活,才是女人能永葆青(春chun)的不二法门。”

    “羡慕的话,你可以进来陪我啊。只需跑大街上,拿刀子捅死个人,就能如愿了。”

    贺兰小新放下衣服,慵懒样子的躺在沙发上,踢掉黑布鞋,雪白秀气的秀足,直接搁在案几上,微微晃动着,啪的一声点上了一颗烟:“到时候,咱姐妹在一起,统领数千女囚。好像大爷般的生活,嘿嘿,你只要想想就会羡慕的。说实话,我现在都不想出去了。”

    “你家人”

    岳梓童刚说出这几个字,就被贺兰小新打断:“我没有家人。就连扶苏也不是了。”

    她是主动和贺兰扶苏断绝姐弟关系的。

    她这样说,是不想让人提起扶苏时,说他有个罪大恶极的姐姐,正在大牢里吃土呢。

    那样,会影响他的前程。

    自凡是能对贺兰扶苏前程造成影响的一切事,贺兰小新都会竭力的去扫平。

    岳梓童却不管这些,犹自说道:“你家人在听说你在监狱里杀人,成为这所监狱里的大姐大后,很头疼。但他们,又偏偏没权利约束你什么。更不能暗中指使某人,在监狱里把你灭口。非但如此,还得派人在暗中时刻保护着你。”

    贺兰小新明明不喜欢岳梓童说这些,她还说,当然会不高兴了。

    不过,有魅力的御姐在不高兴时的样子,也是这样的迷人。

    “因为你家人,曾经答应一个人,绝不能让你在监狱里出任何问题。”

    对贺兰小新的不高兴,岳梓童视而不见,也叼上一颗香烟,继续说:“依着你的智商,你肯定猜到了这些。所以,你在被从澳门红豆监狱转移到这边的第一天,就杀了一个女囚。你是在试探,试探贺兰家从你(身shen)上得到的好处。”

    “童童。我发现你越来越聪明了。”

    贺兰小新的脸色,恢复了正常,看着稍稍晃动的秀足:“是,我就是在试探。结果,让我很沮丧。”

    贺兰小新转监后第一天杀人,(屁pi)事都没有。

    随后不久,贺兰群星更是派私人秘书来看她。

    种种迹象表明,贺兰家在她(身shen)上得到了足够多的利益,所以才这样容忍她。

    不然,绝不会任由她这样嚣张的。

    但贺兰家对她的容忍,只是在监狱内。

    等新姐刑满释放后,任由她为所(欲yu)为都给她擦(屁pi)股的贺兰家,就会彻底地解脱了。

    他们只需遵守不会派人暗杀她的承诺,至于她自己主动找死,那就不关贺兰家的事儿了。

    所以,贺兰小新才说她不想出去。

    “你没感到奇怪吗?”

    岳梓童忽然问道。

    盯着自己足尖的贺兰小新秀眉一挑,问道:“我奇怪什么?”

    “你被人从我家抓走之前,你曾经对我做过哪些过分的事。”

    “过分吗?”

    贺兰小新又媚媚的笑了,放下秀足站起来,走到岳梓童背后,双手放在她肩膀上,慢慢地向领口下游走。

    岳梓童却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端着茶杯,微微闭着双眸品茶。

    任由那双魔手,很快爬上她两个饱满,(爱ai)怜的轻抚着。

    渐渐地,岳梓童有了反应。

    昂起圆润的下巴,微微张开小嘴,呼吸开始急促起来。

    “如果是过分的话,那么你现在就该拒绝我。”

    贺兰小新的红唇,凑在岳梓童耳朵上,吐气如兰的说。

    “是,是。”

    岳梓童低低的回答。

    “可你没拒绝我。而且,还很享受被我玩弄的感觉。那么就证明,我当初的调教,是有效的。”

    “那,那又怎么样?”

    “不怎么样啊。我就是想知道,这大半年来,你有没有想大爷我。”

    随着自称的改变,贺兰小新的笑容,邪魅的让岳梓童(身shen)子轻颤,抬手刚要推开她,嘴唇却被柔柔的唇堵住。

    接着,一条香舌,蛇儿般钻进了她的嘴里。

    以往,(性xing)取向出现问题的贺兰小新,借着一号的(淫yin)威,这样欺负岳梓童时,就算必须被迫配合,可也会做出本能的反抗。

    但这次,岳梓童不但没有反抗,反而抬手反搂住了她的脖子,主动和她纠缠了起来。

    直到贺兰小新的那双魔爪,要解开岳梓童的腰带时,才被她坚决的推开。

    “哈,哈哈。小乖,你来感觉了啊。不错,看来这段时间内,你也没少想大爷我。”

    差点被推倒的贺兰小新,兴奋的玉面通红,双眸发亮。

    “是啊,我很想你。我觉得,以后十数年的(日ri)子里,没有你的陪伴,我就活不下去了。”

    衣衫不整的岳梓童,贝齿轻轻咬着嘴唇的样子,让贺兰小新心中发痒,再次缠了上去,坐在她腿上,左手搂住她的脖子,右手勾着她的下巴:“是嘛?那等我出去后,我们生活在一起吧。”

    “你,是真心的?”

    岳梓童嘴角勾了下,凝视着她的眼睛,轻声问。

    “当然是真心的了。小乖,不信我可以把心儿剖出来,给你看。”

    贺兰小新说着,牵着岳梓童的手,向她衣领内伸。

    “好!”

    岳梓童却挣开,认真地说:“那你就嫁给我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