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70章 宝塔的九层神殿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居然被一个纸人给迷住了,这么诡异的事,杨甜甜还是第一次遇到。

    第一次,就能感受到刚才的凶险了。

    如果不是二大爷及时厉喝一声,杨甜甜觉得她的魂魄,就会被纸人勾走了。

    后怕让她(身shen)子剧颤了下,喃喃地问:“这,这是怎么回事?”

    “没事。走吧。”

    二大爷却淡淡地说了句,高举着火把,走上了最高处一层大(殿dian)的楼梯。

    杨甜甜被刚才那个纸人邪恶的双眸给吓坏了,哪敢再有所逗留,慌忙紧随二大爷的脚步,来到了第九层的神(殿dian)中。

    然后,她就看到了更多的纸人。

    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每一个都穿着不尽相同的服饰,文臣武将,嫔妃太监,还有持斧钺的金甲武士。

    所有的纸人,都是点了睛的,在杨甜甜出现后,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九,是最大的一个单数,在华夏的传统文化中,有着不一样的意义,像九五之尊之类的说法,在岳家这种豪门大族生活很久的杨甜甜,当然知道。

    更能由此猜出,既然张须陀等文臣武将都在下面的神(殿dian),那么最好层的神(殿dian)内,只能端坐一个人。

    大隋炀帝杨广。

    她抬头看去,看到了更加宽大的供桌,上面摆满了三牲六畜,这是唯有帝王才能用的祭品。

    没有黑色灵牌,帝王是不需要灵牌的。

    杨甜甜最先看到的神像,却不是炀帝杨广。

    而是一个女人。

    只因这个女人太漂亮了,没办法不吸引她的眸光。

    女人(身shen)穿华丽的宫装,跪坐在神(殿dian)居中的右方,双手交叉端放在小腹前,眼眸犹如点漆,微微抿着的嘴角,带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这个女人是谁?

    杨甜甜内心刚自问出这个问题,接着醒悟了。

    如果她没判断错的话,这个美女应该是一生伺候过六位帝王的绝代艳后,萧皇后。

    呆呆看了萧皇后的神像片刻,杨甜甜正要去看她旁边的神像时,心儿却蓦然狂跳,张嘴就要发出一声惊呼。

    她倒是张开嘴了,可却像忽然失声那样,没有发出一丝的声音。

    黄豆大的冷汗,从她光滑的额头嗖地冒了出来。

    杨甜甜被萧皇后的神像,给吓到失声,是因为她看到了——她自己。

    根本不用去照镜子,杨甜甜也能肯定,如果让她换上神像的衣服,跪坐在那儿,就这个模样。

    丝毫的,不差!

    在这一刻,时光仿似再次重叠,杨甜甜可能成了萧皇后,萧皇后也可能成了他,不然她绝没有这种清晰的恐惧感。

    恐惧。

    从没有过的恐惧,让杨甜甜几乎昏过去,(身shen)子一个踉跄,本能的伸手,扶住了大(殿dian)内的柱子。

    然后,她慌忙去找二大爷。

    二大爷,却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就仿佛他从没有来过那样。

    但他引导杨甜甜上来时所用的那根火把,却明明放在墙壁的灯火架上。

    “二,二大爷!”

    杨甜甜终于发出了声音,哑声高喊二大爷。

    没有回应。

    杨甜甜想跑。

    可她的双腿,却像灌了铅那样,不但沉重,而且疲软。

    一步,都无法迈出去,唯有软软的瘫坐在了地上。

    她想把眸光,从萧皇后的神像上挪开,可无论她怎么努力,都做不到。

    萧皇后神像的双眸,仿似装了两把看不见的钩子那样,紧紧抓住了她。

    杨甜甜唯有被动的,与她自己的神像,久久的深(情qing)凝望着。

    冥冥之中有个酥软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唉,你终于来了么?”

    “你,你是谁?”

    杨甜甜左手撑在地上,右手捧在心口,嗓音嘶哑的问道:“怎么,怎么和我一个模样?”

    她如果不把手放在心口,她的心脏就会从(胸xiong)腔内跳出来。

    “你该知道我是谁的,何必明知故问呢?”

    萧皇后的神像,明明顿放在黑色的巨、大供桌上,没有一丝动弹,连眉梢都没动一下,可杨甜甜偏偏能肯定,这个酥软好听的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神像脸上的笑容,也更加的明艳,诡异。

    尤其是那双死死锁住杨甜甜的眸子,点漆般的黑,就像深邃到看不到边的黑暗物质,藏着说不出的邪恶。

    “我、我不认识你的,我不认识你——”

    杨甜甜痛苦的呻、吟着,多么希望二大爷的厉喝声再次响起,把她从当前这种说不出的恐惧泥沼中,拽出来。

    哪怕是来个惊雷也行啊。

    只要能让她不再看这尊神像,用刀子挖走她的心,也不是不可以商量的。

    二大爷的厉喝声没有,也没有惊雷,更没有谁拿着刀子过来挖走她的心。

    只有,神像那好听的声音,从她深邃的眼眸里传来:“你认识我的。我就是你,你就是我。你现在看到的我,就是看到了你自己。”

    “我不认识你,不认识你啊。求求你,放过我,放我走。”

    杨甜甜想嚎啕大哭,想泪流满面。

    眼泪,就能让她的视线模糊,继而脱离神像那双魔眼。

    她却看不出来,哪怕声音已经呜咽,也没有泪水淌下来。

    “晚了,晚了啊。从你三月初三,违反帝王谷的(禁jin)令,攀上失魂崖后,你的命运,就已经不再被你自己所掌握了。”

    神像幽幽的声音里,这会儿多了明显的怨毒之意。

    就像杨甜甜抢走了她最珍贵的东西,她却夺不回来,唯有暗地里咬牙,诅咒。

    帝王谷,失魂崖,九层宝塔前。

    原来,那个有瀑布流淌而下的断崖,叫失魂崖。

    人上失魂崖,怎能不失魂?

    失去的魂魄,又到了何处?

    答案显而易见了。

    杨甜甜在失魂崖失去的魂魄,应该是附在了这尊不该是她模样的萧皇后神像上。

    所以,她才在神像脸上,看到了她的样子。

    杨甜甜并不知道,李南方遭到龙城城陷害,被关进派出所的拘留室内,莫名的昏迷过去后,曾经在梦中骑着一条黑龙,也经过失魂崖,来到了九层宝塔内,看到了萧皇后的这尊雕塑。

    当时处于恍惚状态下的李南方,在看到雕塑时,也看到了他自己。

    李人渣那么大的胆子,看到他忽然成为一尊女(性xing)雕塑后,都被吓得亡魂皆冒了。

    更何况(性xing)格懦弱的杨甜甜呢?

    帝王谷内,除了守墓的二大爷之外,任何人不得无端踏上失魂崖。

    不然,那个人就会在来到九层神(殿dian)之上后,看到自己的神像。

    明明自己还活着,却成为了一尊雕像这件事,绝对是最恐惧的事了。

    没有之一。

    “我、我不是故意登上失魂崖的。我只是好奇,好奇——求求您,别再看我了。求求您。”

    杨甜甜哀声求人时,又有了新的感悟。

    当前这一幕,才是她擅自攀上失魂崖后,得到的真正报应。

    在梦中被一个酷似李人渣的男人,可劲儿的鞭挞那个事,只是开胃小菜罢了。

    “好奇?呵呵。好奇这个词用得好啊。”

    神像(阴yin)恻恻的笑了下后,语气忽然狠戾起来:“如果你不好奇,怎么能让陛下每晚都要去临幸于你?你算个什么东西?你只是陛下南下赏花路上,遇到的一个乡野村姑的后代罢了。侥幸珠胎暗结,为杨家留下一支血脉后,就以正宗自居了。”

    “我没有,我没有。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杨甜甜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唯有痛苦的摇着头,哀声哭泣着。

    却没有任何的泪水淌下,就像无论她怎么摇头,也躲不开神像的眼睛。

    “((贱jian)jian)人,擅闯失魂崖,勾引陛下元神不远万里赶回来,每晚与你夜夜荒唐,你却拿什么都不知道,来推的一干二净!”

    神像的声音,更加的尖利:“你可知道,陛下元神正在万里之外,陪伴宿主面对极大的危机?这时候,他需要与宿主同舟共济,方能重回华夏神州,((荡dang)dang)平那些反叛的妖孽!可你个((贱jian)jian)人,却不顾(身shen)为陛下地三十七代骨血的(身shen)份,让陛下——”

    “不要再说了。”

    一个温和,醇厚的男人声音,忽然从旁边响起,打断了神像的话。

    就像有一把刀,喀嚓一声,斩断了神像与杨甜甜眸光之间的那两个钩子,让她的泪水决堤般,忽地涌了出来。

    慌忙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

    泪眼模糊中,杨甜甜只能看到有个高大的(身shen)影,从神像旁边的供桌上跳了下来,却看不到他的样子。

    “陛下!”

    神像的声音,明显有些急:“不是臣妾说您。您能修炼到当前样子,多亏您能宽容大度的与宿主同在,共同面对所有的狂风暴雨——”

    “唉,梓童,我说不要说了。”

    男人的声音,再次打断了神像的话,带有了明显的愧疚。

    还有些小小的羞恼:“天亮之后,我就会重返万里之外,与那孽障重返华夏神州。朕,并没有你说的那样荒(淫yin)无度,只因垂涎她的美貌,就忘记了苦熬上千年的痛苦。朕,夜夜临幸她,仅仅是一时兴起罢了。还有,莫要再拿‘骨血’说事。岂不闻,九代之后,至亲骨血就全无牵连?她已经是三十七代,已过千年。更何况,朕与她的关系,也只是存在于虚拟间。”

    “是,梓童明白了。”

    神像沉默片刻,低声回答后,让杨甜甜心悸至极的恐惧,悠忽消失。

    她慌忙抬手擦了擦眼,大着胆子再次看向了神像。

    神像虽然还是那座神像,但衣服上的色彩,再也没有了刚才的艳丽,斑驳陈旧,还有几根蛛丝环绕。

    至于她的脸,也有数不清的细微龟裂。

    哪儿还有半点的妖媚样子?

    五官也是模糊不清,唯有轮廓还算明了,却是杨甜甜很陌生的。

    只是那双眸子,依旧是点漆般的黑。

    却是,苍白无神的,没有任何的魂魄。

    “梓、梓童?”

    呆呆地望着神像,杨甜甜嘴角用力抿了下。

    梓童,泛着古代君王妻子的通称,也就是皇后的意思。

    梓,其实是一种植物。

    梓树,为木中之贵者,古人以梓为有子的象征,皇帝立后时,因而把皇后称梓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