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67章 她遭到了报应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妖气,即为妖邪之气。

    即鬼神之属,也称恶气、秽毒邪气等。

    因祸祟、鬼神邪气带有浓厚的封建迷信色彩,恐遭致相信科学之人的诋毁或误导,故如今诸多高校教材和大型中医工具书多避而未载。

    妖气与中医讲究的因得病而气色不对的邪气还不同,就像李南方当初在三友酒店狂虐展星神时,所中的风就是妖气。

    人受到科学暂时无法解释的邪祟之气后,精气神上出现了问题,但(身shen)体各器、管本(身shen)并没有任何的病变,可精神却会萎靡,或者出现杨甜甜当前这种在某个时间段,就会无端亢奋的诡异现象。

    杨甜甜是不懂什么妖气,邪气的。

    她只是看到她的脸上,浮上一层明显的黑气后,脑海中就本能地闪过了“妖气”这个词,继而想到她儿时回乡下姥姥家,听老人们讲述的一个古老传说了。

    老时候有个年轻人是菜农,寅时推着独轮车去城里卖菜时,经过一片荒坟,看到了一个白色的影子,蹲在坟头上吸烟。

    偶尔的,那个白影还会咳嗽一下,发出的声音,就像七老八十的老头子。

    凌晨三四点种,又在荒郊野外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哪来的老头子,会蹲坐在坟头上吸烟?

    这摆明了就是邪魅鬼祟的东西,趁黑出来浪。

    按照那时候老人们所说的,这些家住荒坟内的脏东西,一般都不会主动攻击人类的。

    它们只是极力模仿人类的某些简单动作,比方直立行走,学着吸烟玩火,还会咳嗽。

    唯有喝醉了的人,才会引起它们的兴趣。

    把醉醺醺的人带到坟地里,学人说话:“注意脚下啊,上山了——下山了啊。”

    什么上山,下山的,其实醉汉只是被领着在坟头上爬来爬去的罢了。

    唯有等鸡叫声从远处传来,阳气忽然大盛后,那些脏东西才会消失,醉汉才会茫然醒来,坐在坟头上。

    更有甚者,有的醉汉还会被捉弄到抱着墓碑狂撸——

    总之,老时候遇到脏东西的人,只要不喝醉了,不去主动招惹它们,一般都是相安无事,个人玩儿个人的。

    可这个年轻的菜农,却是个傻大胆,确定这是个脏东西学人抽烟后,不但没遵从老人们教导的赶紧闪人,反而放下车子,从框里拿出割菜的菜刀,猛地摔了过去。

    大侠,好刀法!

    年轻人这一刀,正中那个脏东西的脖子。

    一声惨叫过后,脏东西扑倒在了坟头上。

    年轻人打着火把走过去一看,原来这是一只白色毛皮的老狐狸。

    旁边地上,还有个它从村里偷来的烟袋锅子。

    年轻人高兴了,觉得发财了。

    白色狐狸本来就很少见,这只狐狸的毛片又特别好,这要是剥下来去集市上,肯定卖个好钱啊。

    当即之下,年轻人就拿菜刀把那只发浪的狐狸大衣脱了下来,搭在独轮车上,哼着《妹妹想哥泪花流》的走了。

    年轻人只为他高超的刀法,卖菜路上还能发财而欢喜了,却忘了老祖宗说过某条金科玉律:“斩草要除根,不然后患无穷。”

    后来,事实证明老祖宗说过的话没有错。

    正如年轻人所希望的那样,他把白毛狐狸皮带到集市上后,高价卖给了一个有钱人。

    又用所得的钱,干起了专职菜贩子。

    辛苦劳动十八年后,本来一穷二白的年轻人,成了他村里最大的土财主。

    土财主有的是钱,不花很难受啊。

    房子车子——是马车,老婆儿子的都有了,可他却觉得精彩人生,不止是眼前所拥有的,肯定还有他想象不到的。

    比方,效仿其他的土老财,再纳一房姬妾。

    古人云,娶妻娶贤,纳妾纳貌。

    意思是说找老婆,不用在意她的长相如何,只要她能贤惠,懂得相夫教子,会弹琴会吹箫就好了。

    但在纳妾时,却必须捡着年轻水灵的妹子,那才是人生一大乐趣。

    土财主放出要纳妾的风声后,当地最有名的媒婆,很快就带了个小娘子上门了。

    说这个年方十八岁的小娘子,是个苦命的人儿,出生那天,父亲因为高兴就去坐山头上寻开心时,却不料遇到强盗被干掉了。

    死后,残忍的强盗还脱走了他的衣服。

    小娘子父亲遭到横死后,小娘子母亲是哭的死去——没活过来。

    于是,小娘子就成了孤儿。

    幸亏同村的一个大妈看她可怜,就收养了她,把她当女儿来养,那是不可能的。

    就当是养了个婢女,什么脏活累活都要她干,稍不如意就被大妈责打,就这还吃不饱。

    小娘子没文化啊,不然肯定去找西方那些国家的总统,要求派兵去她村调查下人权问题,再给她当家做主了。

    就这样,小娘子苦苦熬到了十八岁。

    收养她的大妈,再怎么霸道,可也不能耽误人家的终(身shen)大事。

    说白了,就是看她长得漂亮,水灵灵的,肯定能卖个好价钱,就委托媒婆找个“识货”的大老爷,换一笔银子来补贴家用了。

    恰好,这村的土财主要纳妾,媒婆立即把小娘子带来,请他过目了。

    哎哟,这小娘子简直是太水灵了,你看这皮肤嫩的,几乎要掐住水来,这尖尖的锥子脸,一看就知道(床chuang)上功夫不一般啊。

    尤其这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媚眼那么一扫啊,土财主的魂儿就没了。

    就她了!

    她就是本大老爷苦苦寻觅十八载的梦中佳人。

    媒婆你说多少钱吧,本大老爷要是皱一下眉头,都是你养的。

    支付宝账户是多少——无比干脆的,土财主就买下了小娘子。

    当晚,就急吼吼的进了洞房。

    被翻红浪,颠鸾倒凤之时,简直是爽到骨子里,却不足对外人言也。

    关键是,小娘子有股子神奇的魔力。

    土财主只要一天不和她咣咣三五次,就会头昏眼花,四肢无力,就算是吃钙片,也别想一口气爬到五楼不喘气。

    就这样,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土财主再也不管家里的生意了,更不去老婆房里慰问她了,每天都和小娘子抵死缠绵在一起,享尽了红粉之福。

    直到有那么一天,土财主老婆发现她劝说夫君的金玉良言都被当做(屁pi)放了不说,嘟囔紧了后,还会被老拳相向,再也忍受不了这种家庭暴力了,索(性xing)咬牙发狠,卷起家里的金银珠宝,带着一双儿女,和早就对她眉来眼去的马夫私奔了。

    妻离子散万贯家财尽失后,按说土财主该醒悟过来,赶紧从温柔乡内挣扎出来,东山再起才对。

    可他没这样做:“只要有卿,其他事都不算事。来,咱们进屋大战三百合。”

    又是数月过去了。

    某天,土财主早上醒来后,没发现(床chuang)头上摆着他最(爱ai)喝的皮蛋瘦(肉rou)羹,而是一碗凉水后,才仿佛明白了什么。

    自从他老婆捐款潜逃后,他就坐吃山空,还是向以前那样,可劲儿满足小娘子的所有要求,以前积攒下的田产之类的,都被变卖了。

    他一无所有。

    除了越加水灵的小娘子,以及他越来越虚弱的(身shen)子。

    他变得沉默寡言了。

    他想东山再起,可小娘子却死死的缠着他,(娇jiao)滴滴的说,一天不和他在一起浪,就会掉了魂那样,六神无主。

    又是一年三月三,风筝飞满了天——

    小娘子回家祭奠她过世的父亲去了,土财主才扶着墙根走出了家,坐在南墙跟下晒太阳。

    恰好一个游方道士,来这村搞传销,看到土财主后顿时大吃一惊:“哎呀,这位亲(爱ai)地家人,不对,是这位居士,贫道观你面色发黑,这是妖邪之气入骨,不(日ri)即将挂掉的征兆啊。”

    “什么妖邪之气入骨?”

    土财主吓了一跳:“老杂毛,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像我这样的壮汉,能一拳打死一头老虎,和女人在一起时,一次到天明。我呸,你居然说我妖邪之气入骨,不(日ri)即将挂掉。这是找死呢!”

    老道士只是轻飘飘的一抬手,就把土财主打过来的一记黑虎掏心推开,从怀里拿出个“香草”牌铜镜,冷笑着说:“亲(爱ai)地家人,你仔细照照镜子,你还有点人样吗?”

    土财主一把夺过镜子,只照了一眼,就浑(身shen)发冷,亡魂皆冒,惨声长叫:“啊,这还是我吗?”

    “这还是你,杨甜甜。”

    想到这儿时,低头看着溪水倒影中的杨甜甜,猛地打了个寒战,喃喃地说:“只是,你已经妖邪之气入骨,不(日ri)就将形神俱毁了。”

    有时候,古老的传说能给人很多启发——把儿时在姥姥家听到的那个传说,(套tao)在自己(身shen)上后,杨甜甜很快就明白怎么回事了。

    她,就是传说中的土财主。

    那个每晚在她梦中,动作粗暴鞭挞她的乖女婿,就是那个吸尽了土财主阳精的小娘子。

    传说中土财主的下场很惨。

    得到老道士的提醒后,他才知道(娇jiao)滴滴的姬妾,竟然是个狐狸精化成的。

    在老道士的帮助下,土财主回想到了十数年前,他曾经用菜刀砍死个妻子生女,高兴之余外出浪的老狐狸。

    (娇jiao)滴滴的小娘子,就是老狐狸的遗孤。

    人家长大后,就化为小娘子来报仇了。

    老道士来的太晚了——不几天后,病入膏肓的土财主,就躺在冷冰冰的炕上,一命呜呼了。

    村里人发现他好几天都没出门后,去他家看看时,才发现他浑(身shen)的皮,都被人用刀子剥走了。

    土财主因为当年残杀了个老狐狸,最终落的如此凄惨下场。

    那么,杨甜甜呢?

    她又招谁惹谁了?

    怎么就每晚都会被某个男人,在梦中给搞得死去活来,不想醒来呢?

    她想到了二大爷说过的那句话:“你会遭到报应的!”

    就因为她违背帝王谷的(禁jin)令,攀上断崖看到了那边的景色,就被某个妖邪鬼祟的给缠住,趁她睡觉时化(身shen)李南方,每晚吸取她的元(阴yin)之气。

    等她脸上的妖气变得更黑后,就是她毙命之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