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63章 他只是个可怕的弱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不,我觉得这种毒药的名字,应该叫红粉骷髅。”

    李牧辰摇了摇头,低低的说着,望着花夜神的眼眸,闪着诚挚的光泽。

    轩辕王在烈焰谷众人心目中,那绝对是至高无上的。

    他所说出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命令,都不容手下人质疑。

    谁敢质疑,谁就只有两条路可走。

    一条路是死。

    一条路,则是生不如死。

    也包括他给毒药起的名字,他说某种毒药是红粉佳人,那么这种毒药就叫红粉佳人。

    谁敢说这种毒药不是红粉佳人——请问,你想走哪条路?

    放在大半年之前,就算再给李牧辰三个胆子,她也不敢在人面前说王上研制出的红粉佳人,应该叫红粉骷髅。

    严格的说起来,这种毒药就该称之为红粉骷髅。

    刚被服毒的人,无论每晚子时遭受多么大的痛苦,她的魅力都会随着毒药的摧残,尽最大可能的释放出来。

    透支。

    这就好比本生长周期本该是三个月才能吃的小母鸡,在食用了含有大量激素的饲料后,短短三十二天就能上市,为广大消费者提供它鲜美的鸡(肉rou)——这,正常吗?

    当然不正常。

    无论是放在鸡的(身shen)上,还是人的(身shen)上。

    无论这种激素是让鸡迅速成长,还是让女人在短时间内,就爆发出她本该十年才会徐徐散出的魅力。

    都是不正常的。

    这样强制(性xing)的结果只能有一个,那就是让花夜神在随后最多两年内,就会迅速衰老下去,慢慢成为一个连她自己照镜子时都会感到害怕的丑八怪。

    最终,会变成一个黑皮包着骨头,还活着的骷髅。

    所以李牧辰才说,这种毒药不该叫红粉佳人,该叫红粉骷髅。

    但她提出她的“观点”,不是在提醒花夜神,以后会变成可怕的活骷髅。

    而是在试探花夜神——有没有胆子,一起反抗轩辕王!

    本来,轩辕王在烈焰谷内,保持他上千年的神秘时,李牧辰等人是不敢有丝毫反抗的意思。

    因为陌生,所以才神秘。

    因为神秘,所以才会被人忌惮的道理,很简单。

    轩辕王偏偏在大半年前提前入世,让李牧辰等人蓦然发现,他和在帮众中秘密传说中的那样,完全一致。

    就是个不谙世事,思想单纯却又武功高强,可怕的——弱智罢了。

    当你发现,你以往所忌惮,唯命是从的人,原来是个弱智后,你还会再怕他吗?

    你,还会再心甘(情qing)愿的遵从他的任何命令,把他当信仰存在吗?

    如果你还这样,那你岂不是也会成了弱智中的弱智?

    没谁喜欢当弱智。

    尤其是李牧辰这种野心,能力,实力都很出色的女人。

    于是,她就开始慢慢地不屑轩辕王,不再像以前那样敬畏他了。

    一个王者,失去手下的敬畏后,他的地位就不会再稳了。

    更何况,轩辕王已经大半年都没有消息了。

    这大半年来,轩辕王去哪儿了?

    李牧辰已经猜出来了——很有可能,他已经与某个人渣一起,葬(身shen)海外了!

    如此一来,这些年已经在十丈软红间,拥有自己强大势力的李牧辰,干嘛还要听从一个死人,一批自以为是的糟老头子的命令?

    就算那些糟老头子,为维护他们在烈焰中无上的尊崇地位,迅速再炮制出一个轩辕王来。

    呵呵,已经搞清楚“正牌”轩辕王原来是个弱智的李牧辰等人,会对“速成”的王上,再俯首帖耳吗?

    东风吹,战鼓擂,当今世上谁怕谁?

    只要能拥有足够的实力,李牧辰觉得她完全可以自成一派。

    甚至,她都能成为新的轩辕王!

    野心,总是能让人的自信膨胀,从而蔑视所有的艰险。

    但李牧辰还是很小心,谨慎的。

    就算她想“举旗造反”,可也得找到最有力的盟友,共襄大业。

    李牧辰最有力的盟友,肯定是(情qing)同姐妹的四大神女。

    哦,不,自从月神死在东北后,烈焰四大神女就已经变成三大神女了。

    对说动两个好姐妹,一起共襄盛举,李牧辰有很对的把握。

    就像,她此时看着花夜神的眼神,是那样的诚挚。

    带着“我们一起干吧。反正你(身shen)中红粉佳人的剧毒,将来肯定会死的惨不忍睹,倒不如反了吧。事成之后,说不定就能找到解除你痛苦的解药呢”的强大蛊惑。

    花夜神没说话,很长时间都与李牧辰四目相对,脸上带着吟吟地笑意。

    仿佛,她并没有从李牧辰这句看似很简单,实则包含了好多信息的话语中,听出那些意思。

    李牧辰刚开始时,还能和她“深(情qing)”对视着,一副坦((荡dang)dang)的样子。

    但慢慢地,她的眼神就开始飘忽了,看向了别处。

    花夜神说话了。

    声音很轻,也很软,带着让李牧辰(情qing)不自(禁jin)就能联想到某些香艳画面的(诱you)惑:“牧辰,你已经和星神达成某种协议了,对不对?”

    “没、没有。”

    李牧辰还是不敢和花夜神对视。

    花夜神笑了,淡淡地说:“如果没有,你怎么知道李南方就是王上苦苦寻找的那个人?如果没有,你怎么敢猜测王上会缠在李南方(身shen)边,去了英三岛那边?结果——他们一起葬(身shen)海外,你才敢有了这种心思?”

    “神姐,我、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李牧辰开始装傻卖呆,只是底气明显的不足,双手十指更是拧着衣角,暴露出了她内心很紧张。

    “唉。”

    幽幽叹了口气,花夜神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掠过天台的风,吹起了她黑色的裙裾,露出了皮肤如凝脂般的半截小腿,缓缓走到了护栏前,看向了远方。

    很久,她都没动一下。

    细细的汗珠,从李牧辰光滑的额头冒出来时,花夜神转(身shen)又走了回来。

    这次,不等她说什么,李牧辰就猛地咬牙,抬头说道:“神姐,我承认,你说的没错。我已经从星神那边知道,李南方原来就是烈焰苦苦寻找千年的那个人。神姐,我和星辰已经派人去英三岛,仔细调查过了。李南方已然(身shen)死,尸体都被海水蒸熟了。他的未婚妻岳梓童,都要利用他的骨灰来牟取更大的利益了。”

    说着,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眼神坚定的说:“李南方是岳梓童的未婚夫,据说俩人(爱ai)的很深。他死后,岳梓童都能利用他。那么,我们又有什么理由,在一个智商明显有问题王上死去后,还要愚忠于他,甘受那些糟老头子的剥削呢?”

    “你能确定,王上真死了?”

    花夜神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敛。

    她不笑时,浑(身shen)也能散出让李牧辰自惭形秽的魅力。

    “他能不死吗?”

    李牧辰拿起椅背上的小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厚厚的一叠资料。

    还有很多照片。

    她在厚厚的照片里,挑出了七八张,逐一摆在了桌子上。

    花夜神低头看去时,李牧辰开始解说:“这张照片,是英王丈夫游轮离港时,港口摄像头拍摄下来的。”

    当初菲爵爷的游轮离港瞬间,藏在暗中的杨逍趁机跳过去抓住铁锚时,肯定会被岸边无处不在的摄像头拍下来。

    不过当时没谁注意,负责监控的港口工作人员,平安(日ri)子过久了后,未免有些懈怠了。

    直到汉姆等人挟持游轮后,英方调查港口监控录像,才发现有人当初偷着上船了。

    负责监控的人员肯定会受到惩罚——那就不是李牧辰所考虑的了。

    只要她能找到杨逍偷着上了那条驶上不归路的游轮就好。

    接下来的几张照片,全都是游轮上的监控录像片段。

    镜头,都对准了一个(身shen)穿游轮试着工作服的人。

    他虽然穿着工作服,但相貌英俊的他,却比全船所有人,都有着高高在上的王者气息。

    哪怕是他在因恐惧海水,死死抱着李南方胳膊的样子。

    就连闪电劈下,他横飞向大海中的姿势,都那样飘逸——

    “我从没有见过王上的真面目。可我觉得,这应该就是他吧?”

    拿起一张杨逍最清楚的正面照,李牧辰问花夜神。

    “是他。”

    看着照片上的杨逍,花夜神水灵灵的双眸中,悠地浮上了浓浓的恐惧之色。

    “只要是他,就好!”

    李牧辰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别管她是怎么弄到这些照片的。

    只要她能从唯一见过王上真面目的花夜神这儿,确定他确实上了那艘船,就好了。

    大半年都过去了,王上一直没有音信。

    他不是死在那次海啸中了,还能是怎么回事?

    “他,他真死了吗?”

    花夜神看着那些照片,眉梢眼角不住地挑动着,缓缓坐在了椅子上,喃喃地说:“可,可我不敢相信。无敌的王上,怎么可能会就这样死去。”

    “王上再怎么无敌,也只是个人。人在大自然的(淫yin)、威面前,有时候就是不值一提的。”

    李牧辰伸手,轻抚在了花夜神的手背上,语气诚恳的说:“神姐。自从月姐遇害后,你就是我和星神的大姐了。虽说星神因为急功近利了些,让你饱受痛苦。但无论怎么样,我们三个才是相依为命的姐妹。只要我们三个人能不计前嫌的联手,要想拜托烈焰,不再被那些糟老头子剥削,应该是很简单的。”

    花夜神没说话。

    李牧辰催促道:“神姐,你还犹豫什么呢?”

    “你们,想的太简单了。”

    花夜神缓缓缩回手:“牧辰,你真以为存在上千年之久的烈焰,只有我们四大神女,只有长老会?”

    “除了我们,烈焰还能有什么!”

    李牧辰脸露不屑:“这些年来,我始终偷偷计算直属长老的消费——那几个老东西泡妞享受所用的金钱,全部是由我提供的。由此可以断定,我们姐妹几个,就是这些吸血虫的唯一宿主。”

    花夜神还是没说话。

    李牧辰双眸微微眯了起来:“神姐,你不想和我们一起做吗?”

    “我如果不做,你们是不是就要把我除掉?”

    花夜神秀眉一挑,反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