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62章 红粉佳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孩子是龙城城的命根子。

    为了孩子,她宁愿去死,无论怎么死,哪怕是被活埋后,再被人挖出来(奸jian)——由此可以看出,儿子在她心中的地位有多重要。

    她恨不得把儿子团巴,团巴,再装进肚子里去。

    可现在,师母却说要带走孩子,还“假惺惺”的问她有没有意见。

    龙城城当下已经沦落到随便被人欺负的份上,师母要想夺走孩子,那就是轻而易举的,却偏偏问她有没有意见,这不是假惺惺,又是什么?

    她张嘴,刚要说谁也不能带走我的孩子时,却蓦然发现师母望着她的眼里,带着森森冷意。

    师母是个善良的女人,自凡是认识她,和她交往过的人,都会这样说。

    就像龙大少这种纨绔,再怎么混账也有他坚守的底线那样,善良的师母,也有别人不能碰的逆鳞。

    龙之逆鳞,触之必怒!

    她的南方,就是她的逆鳞。

    李南方死在海外的消息传来后,师母有多么的悲痛(欲yu)绝,傻子也能猜得出。

    从那之后,她就像着了魔那样,经常夜半醒来,披衣下炕,不顾老头有什么反应,快步走出屋子,站在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遥望着帝王谷方向,喃喃地说她的南方没有死,已经回来了,去了帝王谷——可惜,她不能去。

    对妻子这样的反应,老头很害怕,几次找谢(情qing)伤手商量,问问能不能把某些事告诉她,都被老谢严词拒绝了。

    有些事,善良的师母永远不知道,要远比知道更好。

    只因有些事的真像,是相当残忍的。

    师母大病了一场。

    病好后,她就像变了个人那样,再也不(爱ai)像往常那样笑了。

    她更(爱ai)呆坐在没有阳光的屋子角落里,许久都不动一下。

    唯有在杨甜甜去找她闲聊时,才会强打起精神招待。

    毕竟杨甜甜是整个八百,唯一不知道李南方已经死了的人。

    师母这般状态,最着急的莫过于老头了。

    可他偏偏又无计可施,唯有每天变着花给她做好吃的,陪她说话,哄她开心。

    师母却把他的竭力表现,视为空气,犹自沉浸在唯有她知道的世界里。

    直到某一天,谢(情qing)伤从外面急匆匆赶回来,说龙城城为李南方生了个儿子后。

    师母的整个人,就活了。

    她的南方,有后了。

    孩子,从来都是父母生命的延续。

    李南方只要有后,那么从某个理论上来说就是,他没有死。

    于是,从那之后师母就天天的企盼,能把李南方的孩子接到八百——她会像抚养李南方那样,把那小子抚养长大。

    又是老头的极力劝说。

    大体意思呢就是,虽说你很希望把孩子抱来抚养,可刚喜得贵子的龙城城,会同意吗?

    真要用蛮力把孩子抢来,估计龙城城会得失心疯,就此毁掉的。

    师母是个善良的女子,她当然不能因为她要抚养李南方的儿子,就把龙城城((逼))成疯子,唯有抓着老头,催问他有什么好的办法。

    老头掐指一算——就把老谢给他分析的那些,转换成他的语言,给妻子讲解分析。

    从那之后,师母就盼着龙老快点驾鹤西归——

    在师母抱歉的诅咒声中,龙老的(身shen)体越来越不好。

    消息传到八百后,老头立即带着妻子,二愣子等人,火速跑来了明珠,静候某件事的发生。

    老头等人的消息,终究晚了一步。

    等他们得知龙老已经仙逝,立即连夜赶来福寿山后,龙城城已经抢先一步抱着孩子下山了。

    不顾老头让她在山上等的劝说,师母极力要亲自追来。

    上苍被师母对李南方的伟大母(爱ai)给感动了,才让龙城城在最危急的时候,二愣子三人及时赶到。

    把孩子抱在怀里,看着他脆生生的咯咯笑着时,师母就仿佛回到了二十五年前,怀里抱着她的南方,满心的祥和。

    可龙城城,却不想她把孩子抱走。

    师母的逆鳞,再次被触动了。

    发怒的师母,也是相当可怕的。

    没看到老头,二愣子三个人,忽然都屏住呼吸,悄无声息的后退了几步?

    清晰感受到师母蓦然间爆发出的强大敌意后,龙城城醒悟了。

    事实证明,她有生儿子的本事,但却没有保护儿子的能力。

    如果儿子继续跟着她,无论她逃到天涯海角,早晚都会被岳家的人追上,铲草除根。

    要想儿子平安,必须要把他交给强大的人去保护。

    师母只是个平常的女人,可她(身shen)边的人强大啊。

    二愣子他们在眨眼间就秒杀五个人的血腥手段,足够能保护孩子能平安长大的。

    更何况,岳清科临走之前,也已经说要把这件事告诉岳梓童的了。

    岳梓童对龙城城有多么的不感冒,她心里比谁都清楚。

    本来就恨她恨的要死呢,现在又站在“道义”的高度上,她又给人家死去的未婚夫生了个儿子——唉,岳家主不把这孽种切巴切巴,放上辣椒,丢在炒勺里炒熟了后再去喂狗,才怪呢。

    想清楚这些后,龙城城如果还继续坚持要回孩子,那么她就是个杀人犯了。

    杀害她亲生儿子的犯人!

    “师、师母,请您一定要照顾好南城。”

    龙城城用力咬着嘴唇,缓缓跪倒在了地上,以额触地,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后,就再也忍不住地大放悲声。

    她的哭声,哭化了师母眼里的寒冰,轻轻叹了口气,把孩子交给了她。

    “师母,您、您不带他走了?”

    龙城城狂喜。

    “再喂他吃一次(奶nai)吧。”

    师母转(身shen),抬头看着东方的天际,轻声说:“天马上就要亮了。天亮之前,我必须带孩子离开明珠地界。”

    原来,只是让俺喂儿子最后一次(奶nai)啊。

    龙城城的狂喜,瞬间化为泡影,呆坐在地上,轻抚着儿子的脸颊。

    等儿子第三次吐出(奶nai)、头,表示本少吃饱了,千万别再塞给我了,要不然我和你急时,龙城城终于恢复了理智。

    “在孩子十八岁之前,我会让你们母子每年见一次。龙城城,很抱歉,我去的那个地方,你不能去。你——你以后好自为之吧。毕竟,你还年轻。”

    师母在抱着孩子临走前,这样和龙城城说道。

    师母要把孩子抱到哪儿,她又是为什么不能去,龙城城并不是太在意。

    只要儿子能茁壮成长,一年能看到儿子一次,无论她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会一口答应。

    可师母说她还年轻,这就有些值得耐人寻味了。

    摆明了是在暗示她,让她找个中意的男人赶紧嫁了吧。

    反正李南方已经成为海外游魂了,她总不能为他守寡一辈子吧?

    她又不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

    就算是!

    那又怎么样?

    死了男人再嫁的女人,多了去了。

    可死了未婚夫,又要和未婚夫的骨灰举办结婚典礼的女人,就不多了。

    而且这位女士的(身shen)份,还非同凡响,是京华岳家的家主。

    岳家主不但要和未婚夫的骨灰盒结婚,还要遍洒大红请柬,邀请各方有头有脸的人士,与五月二十八号,前往京华北郊的秦晋山庄,参加他们的婚礼。

    看着大红请柬上那两个手写的名字,花夜神嘴角露出了不屑的笑容。

    大半年过去后,花夜神早就不再是那个重病缠(身shen)的花夜神了。

    现在的她,就像一朵每天都被雨露滋润的牡丹花儿,浑(身shen)都洋溢着蓬勃的朝气。

    尤其是那妩媚的气质,更是让所有见到她的女人自惭形秽,让所有见到她的男人,(春chun)心((荡dang)dang)漾,只想匍匐在她脚下,把一颗红艳艳的心儿献给她,来表示对她深沉的(爱ai)意。

    就连姿色,(身shen)材不输给她的李牧辰,都有些羡慕她了。

    可李牧辰绝不会嫉妒她。

    只因她很清楚,花夜神半年时间就变得这样光彩照人,这都是因为她被展星神暗算的“百(日ri)夫妻”被解除后,又被轩辕王种上了更厉害的毒。

    这种毒的毒(性xing),与霸道的百(日ri)夫妻恰恰相反。

    百(日ri)夫妻能把人折磨到觉得去死,都是一种幸福,能让人在最短时间内,就迅速憔悴起来。

    这种毒,却能让憔悴到要死的人,很快就恢复健康,并绽放出她的最美丽——就像当前的花夜神,哪怕只是随便做出个抛下请柬的动作,也能让人误以为她在搔首弄姿。

    但李牧辰却很清楚,花夜神当前的魅力四(射she),不但是在透支生命,还要每晚子夜时分,遭受万蚁嗜咬的痛苦。

    每晚子夜的万蚁嗜咬,就像强大的激素,能激发出花夜神深藏在骨子里的每一分魅力,让她像烟花那样不住地灿烂绽放。

    受人赞叹的烟花,能绽放多久?

    当烟花终于落下时,花夜神就会慢慢地变丑。

    可就算是她变丑,深藏在她体内的亿万小粉红蚂蚁,也不会停止在子夜时分,继续嗜咬她,压榨她骨子里的最后一丝魅力。

    直到,她骨子里的魅力都被压榨干净,她人也变得奇丑无比后,那些好像以魅力为食的小红蚂蚁,才会纷纷死去。

    那时候的花夜神,才会得到解脱。

    但那样的花夜神,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幸好,我不是她。”

    李牧辰心中低低叹了口气时,花夜神动作娴熟,且又无比的优雅叼上了一颗烟。

    “我现在无论做什么动作,是不是都很迷人?”

    徐徐吐出一个烟圈后,花夜神笑吟吟的问道。

    “如果我是个男人,我现在就会犯罪了。”

    李牧辰这才把盯着花夜神那张红唇的目光挪开,放在了天台游泳池内:“神姐,不要再吸烟了。这样,你的美貌就会被更大限度地透支。”

    花夜神又笑了下,忽然问:“知道王上为我下的这种毒,名字叫什么吗?”

    “你不知道?”

    “如果知道,我不会问你。”

    “它叫——红粉佳人。”

    李牧辰犹豫了下,才轻声说。

    “红粉佳人?嗯,这名字还真形象。”

    花夜神眉梢剧颤了几下:“先是百(日ri)夫妻,后是红粉佳人。王上的毒药名字,总是这样浪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