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60章 你该喊我师母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二愣子三个人,从来都不在乎别人笑话他们是老土。

    只因他们并不知道老土是什么意思。

    他们只知道,在急速赶来的路上,因为石头拉肚子,差点误了大事。

    二愣子和拴住决定,等这件事过了后,就会好好收拾下石头——你妹的,这都二十好几的人了,却连点方向感都没有,年纪都活到狗(身shen)上去了吗?

    如果不是拉肚子的石头,只要出来八百就会掉向,着急救援龙城城的二愣子俩人,才不会等他愉快的拉完后,再像被猎狗追的兔子那样,连蹦带跳的向这边狂奔。

    其实后面,也确实跟着猎狗——还是两只,一公和一母。

    他们的运气不错,总算在龙城城即将被泥土盖住脑袋时,及时出现。

    可能老天爷也看不惯岳清科太过分的做法,所以才让二愣子等人去了福寿山上扑了个空,从王嫂嘴里得知龙城城已经抱着孩子逃向那边,抄近路从漫山中向这边狂奔时,恰好赶来龙城城要被活埋的地点了。

    距离这边还有数十米,耳朵特别好用的拴住,就听到了李铭同伴说出的那些话,以及龙城城最后的凄声嘶喊。

    假如李铭俩人只是奉命活埋龙城城母子的话,那么二愣子等人绝不会对他们痛下杀手!

    二愣子他们没有枪,但他们有弓。

    他们所背着的弓,不是古代大隋士兵抗击异族入侵时的一石强弓,更不是现代技术制成的复合弓,而是他们在深山打猎时所用的猎弓。

    猎弓,也叫步弓。

    步弓的(射she)程较短,但更加有力。

    依着二愣子等人的功夫,在数十米内绝对能把杯口粗细的小树,一箭(射she)断。

    尤其是在狂怒之下。

    李铭同伴所说的那些话,让三人狂怒——急速狂奔中,三人同时弯弓搭箭!

    两人(射she)人,一人(射she)李铭同伴手里的工兵铲。

    被利箭洞穿(胸xiong)口后,(身shen)子还向后倒飞出去足有四五米的李铭俩人,有幸见识了古代冷兵器中的远处武器威力,也能用最华丽的文字,形容出铁箭飞来时摄人威力。

    但,他们已经没机会把这些说出来了。

    在他们被铁箭洞穿心口时,心脏就已经破裂。

    当他们重重摔在草地上时,双眼瞳孔就已经骤然扩散。

    只空余一丝遗憾。

    他们还没有在龙城城死后,一亲芳泽,怎么就这样不明不白的死了呢?

    这老天爷,也太不公平了啊。

    其实老天爷从来都是公平的。

    不然,以往坏事,缺德事没少做的龙城城,在怀孕后就想做个好人的龙城城,也不会在最危急的时刻,获救。

    “你们是谁?”

    龙城城在被拽出土坑后,就睁开了石头他们,双手用力抱着儿子,全(身shen)哆嗦着倚在树上,用她那双满是彷徨的眸子,这样询问。

    “我们是——”

    二愣子看懂了她的意思,刚要自我介绍时,却以龙城城(肉rou)眼无法捕捉的速度,与石头,拴住俩人同时猛地弯弓搭箭!

    嗖!

    三支铁箭,破空激(射she)而出时,只发出了一声犀利的冷咻声。

    却有三个不同的惨叫声,上方小树林边上响起。

    下意识的,龙城城抬头看去。

    就看到有四个人站在路边,其中三个人都双手捂着(胸xiong)口,或者脖子,在不远处的汽车灯照耀下,踉踉跄跄的后退几步后,就仰面栽倒在了地上。

    唯一能站着的那个人,正是龙城城的前夫,岳清科。

    岳清科此时,彻底的懵((逼))。

    他在等候李铭俩人去活埋龙城城时,就听到接连两声短促的惨叫声。

    立即,他就意识到不妙了,马上带着另外三个手下,暂时也顾不上龙大少了,火急火燎的向这边疾奔而来。

    影影绰绰中,岳清科看到下面的人影变成了四个人,还有浓郁的血腥气息散出来——当机立断,挥手让三个手下开枪。

    李铭他们是两个人,加上龙城城才三个。

    当然了,龙城城怀里还有个小崽子。

    可那小崽子,能有这么高的个子吗?

    别忘了岳清科刚才听到的那两声惨叫,就是李铭俩人发出来的。

    这摆明了就是李铭他们在处理龙城城时,遭到了意外。

    无论前来阻止李铭俩人坑杀龙城城的人是谁,他们都得去死。

    没商量。

    很清楚岳大少要做什么的三个手下,立即出枪。

    正是他们做出的这个动作,害死了他们。

    去年在帮李南方去墨西哥营救岳梓童时,二愣子三人可是见识到了现代化武器的厉害,知道这玩意的杀伤力,比他们的猎弓更大,哪敢有丝毫的犹豫,立即抢先弯弓搭箭了。

    事实证明,弓箭能在过往数千年内的兵器内,都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并不是只用来耍酷的,而是真能杀人——

    岳清科这次前来“恭候”龙城城,总共带来了五个人,三辆车。

    李铭等五个人,都算是他自多年前就悉心培养的心腹精锐,无论是枪法还是贴(身shen)格斗之术,都是以一敌十的好汉。

    可他们的命运非常不好,遇到了三个武力值更强大的好汉。

    区区一个照面,五个人就成了二愣子他们的箭下游魂。

    岳清科能不懵((逼))吗?

    但很快,他的懵就被恐惧所代替。

    二愣子他们三个人再次搭上弓弦的利箭,都像远程导弹那样瞄准了他。

    只需一松手,他(身shen)上就得多三个透明窟窿。

    他的(身shen)子开始颤抖,尤其是双腿,软的厉害,只想噗通一声的跪在地上,大喊好汉饶命。

    他却没有跪下。

    只因他是京华岳家的大少爷,岳梓童之后的新一任家主。

    还因为,他现在已经不再是假装臣服在龙城城脚下的那个窝囊男人了。

    他可能会死。

    也要站着死。

    道德素质无论有多么败坏的人,也都能坚守最后一点底线的。

    “这人还不算是太草包。”

    岳清科听到小树林里,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

    接着,就有人接话:“那是因为他觉得,我们不敢杀他。”

    又有个不忿的声音响起:“他欺负老子不敢杀人吗?”

    “石头,你说错了。第一,你已经杀人了,还是杀了两个。第二,无论你要不要杀这人,你都不能对他自称老子。不然,老头岂不是以后见到你后,也要称呼你老子了?”

    “对啊,拴住说的没错。别忘了,他是李南方的大舅子。你如果非得给他当老子,那么李南方——”

    “李南方已经死了。谁还在乎一个死人的感受?”

    “好吧,那你继续对他自称老子吧。”

    “老子偏不!”

    听到这三个人很有狗(屁pi)不通嫌疑的争辩后,岳清科隐隐知道他们来自哪儿了。

    他有个堂姐。

    二十多年前,他的大堂姐不顾家里人的极力反对,嫁给了化外一个“叫花子”,成为了岳家当时被人耻笑的话柄。

    但那时候正值壮年的岳老爷子却不在乎,不但支持大堂姐嫁给那个叫花子,而且和叫花子的关系还不错。

    岳清科长大后,偶尔想起这件事后,就会想,爷爷同意大堂姐嫁给一个叫花子,可能是因为她是大爷爷的后代。

    大爷爷父子俩相继英年早逝,恰好可以趁机把大堂姐排除出家族核心。

    至于爷爷这样做,会不会愧对大爷爷,岳清科不会去管。

    他只知道,大堂姐出嫁后只回了一趟娘家,还带回了一个怪物。

    那个怪物就叫李南方。

    就是让岳家嫡孙媳妇怀孕,又是当代岳家家主未婚妻的那个人渣!

    现在这三个眨眼间就秒杀他五个精锐手下的好汉,在提到李南方和老头后,岳清科如果还不知道他们来自哪儿,那么他当初也不会在龙城城面前容忍那么多年了。

    一个焦急中不失柔和的好听女声,自树林里传来:“二愣子,你们都把弓箭给我放下。”

    听到这个女声后,岳清科所有的恐惧,全部消失,眼神也亮起,心中冷笑:“呵呵,果然是那个((贱jian)jian)妇带来的人。”

    师母的话音未落,二愣子三人齐刷刷的放下了弓箭。

    “出山时,我怎么说的来着?唉,一再嘱咐你们不要杀人的。可你们还是——苍天恕罪,你们几个还是年轻,鲁莽了些。”

    看到死不瞑目的李铭俩人后,师母神色黯然的摇了摇头。

    在师母“柔柔”的训斥下,二愣子他们都低着头,不敢吭声。

    “你们三个兔崽子,怎么能忘记我老人家的——夫人,一再嘱咐过的事呢?下次,还想我带你们出来潇洒,做梦去吧!”

    老头怒骂着,在他们三人的(屁pi)股上,每人踢了一脚。

    石头倒是想辩驳几句,说不是你暗中嘱咐我们,不要对这些混蛋留(情qing),该杀就杀的吗?

    不过在看到暴跳如雷的老头,一个劲的对他们眯眼睛后,就知道这老东西在演戏了。

    更何况,师母这会儿的注意力,很快就被忽然哭起来的孩子吸引了。

    “这,这是南方的儿子么?”

    看上去正要给李铭等人念一段《往生咒》的师母,听到孩子的哭声后,立即把这事给抛到见九霄云外去了,颤声说着,快步走到还处于懵圈状态中的龙城城面前,伸手去抱孩子。

    “你,你是谁?”

    师母的手,刚碰到儿子时,龙城城终于清醒过来。

    本能的侧(身shen),躲开了师母的手,不住后退。

    二愣子说话了:“这是李南方的师母。”

    石头不甘人后:“李南方就是被她养大的。”

    拴住也立即显示存在感:“我们三个人与李南方是最好的兄弟。”

    三人的话听起来有些语无伦次,但龙城城却听懂了,也猛地想起了什么:“你、您是大姐?”

    龙城城是岳清科的前妻,婚后不久就用她出色的工作能力,成为了岳家名副其实的半个家主——尤其在得知李南方居然是岳梓童的未婚夫后,她当然会对师母的事,有所耳闻了。

    “你现在没必要再叫我大姐了。你该随着南方一起,喊我师母。”

    师母柔声说道。

    “师母。”

    龙城城忽然崩溃,抱着孩子双膝跪地,哀哀的呜咽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