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58章 请把我们合葬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岳清科,你个混蛋,混蛋!”

    车子刚从低空中落下,龙在空不顾车子侧翻时,脑袋被车顶撞的生疼,就推开车门,怒骂着从里面爬了出来。

    只是还没等他站起来,就有两个黑西装冲上来,死死抓住了他的双臂。

    “放开我,放开我!踏马的,你们这些混蛋快点放开我,让我弄死那个混蛋!”

    龙在空拼命的挣扎着,怒吼着。

    只是他早就被酒色掏空的小(身shen)板,怎么可能挣得开两个黑西装。

    那俩人也不说话,更没教训他,只是死死抓着他的胳膊,防备他忽然咬人就好。

    “内弟——哦,错了,是前内弟。呵呵。我还真没发现,你竟然也有如此铁血的一面,这让我无比的惊讶啊。幸好,我准备的足够充分。这才避免了一场愚蠢的,自杀式的车祸。不然,我还真没法向你父亲交代。”

    岳清科费力的迈步走上了土堆,丝毫不在意泥土灌进了他的鞋子里,脸上带着龙在空陌生的自信,优雅笑容。

    只是那双眼里,却泛着兴奋到极致的光芒。

    龙在空刚才的铁血表现,极大出乎了岳清科的意料。

    他在山坡上准备了这么多泥土,当然不是预防龙在空不要命的要开车和他同归于尽,而是预防龙家姐弟俩会驾车逃走,提前准备好的路障罢了。

    同样,龙在空也是今天才发现,以往被他看不起的前姐夫,原来是这样一个心机深沉的人,

    被女人压得死死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呢?

    凭什么,又被人看得起呢?

    这对前郎舅,都把对方看走眼了。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龙在空的(热re)血是被亲(情qing)激发出来的,而岳清科的(阴yin)险,则是这些年来他故意隐瞒的。

    就像,他以往并不吸烟。

    现在,嘴上却叼着一根大雪茄,悠然自得的样子,让龙在空无比的陌生。

    “送龙大少去车上吧,免得他看到‘儿童不宜’的暴力,血腥场面后,会丧失理智,做出有损他(身shen)份的疯事来。”

    对龙在空的怒骂,岳清科才不屑理会,呵呵笑着,目送他被两个手下押下土堆后,才看向了龙城城。

    当龙在空驾车撞向前面的车子时,龙城城的魂儿都要吓没了。

    她疼(爱ai)龙在空,仅次于疼(爱ai)她的儿子。

    如果龙在空因此而一命呜呼,龙城城不知道以后她还有没有勇气活下去。

    幸好,泥石流般从旁边滑下的土堆,阻止了他的自杀行为。

    看到龙在空自个儿从车里爬出来后,龙城城才虚脱了那样,抱着儿子踉跄后退几步,靠在了路边一棵树上。

    她不打算逃了。

    反正也逃不掉。

    岳清科既然连大批量的泥土都准备好了,能不派人截断她的后路吗?

    再说了,就算她想逃——一个(身shen)材丰盈了至少十公斤的少妇,抱着孩子能逃过岳清科等人的追赶吗?

    只要兄弟没事,一切安好。

    “儿子,今晚就是你我母子毙命的好(日ri)子。呵呵,你准备好了没?”

    低头,在又在吃(奶nai)的儿子额头上,轻轻吻了下,龙城城才抬起了头。

    “城城,你胖了。却也好看了,更有女人味道了。”

    岳清科带着两个黑西装,缓步走到了龙城城面前,发自肺腑的称赞道。

    龙在空那辆车子侧翻在土堆上后,车灯恰好照在这边,能让岳清科连龙城城的眉梢,都看得清清楚楚。

    “多谢岳大少的夸奖,龙城城不敢当。”

    龙城城微微眯起双眸,仔细看着岳清科,内心深处再次为小看了他,而悔恨不已。

    她没有求饶。

    盖因她很清楚,就算她跪地求饶,请岳清科放过她儿子,哪怕她甘心给他当牛做马呢,他也不会放过龙南城的!

    这个小孽种,今晚必须要死。

    唯有用他的鲜血,才能洗刷京华岳家所受的羞辱。

    既然这样,龙城城干嘛还要求他呢?

    “我忽然发现,这一幕相当的熟悉啊。”

    看着这张绝望中依旧妩媚的脸,岳清科忽然想到了去年,他在与外室享受温馨生活时,龙城城忽然带人出现的那一幕了。

    那天,岳清科跪在了地上,求龙城城能放过他的孩子,放过他的女人。

    那天,站在道德高度上的龙城城,完全可以小手一挥,把那母子三人,送去阎王(殿dian)报道。

    她本该那样做的。

    却没有那样做。

    只因那时候,她就怀了李南方的儿子,心虚。

    心虚的人,怎么好意思再伤害被她伤害了的人呢?

    岳清科却不会这样想。

    就像,他觉得他在外面私养外室是理所当然,龙城城怀了别人的孽种,就必须得杀死,来保全岳家的名誉那样。

    “你想让我们母子怎么死?”

    龙城城又低下了头,双眸里满是浓浓地(爱ai)怜,看向了儿子。

    她对不起儿子。

    他刚出生没多久,就要在母亲的怀里夭折了。

    “幸好,有我陪你去死。你那个死鬼老爸,也早在那边等候我们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同聚后,生活肯定很幸福吧?”

    想到李南方早就在那边等候了,龙城城又开心了起来。

    人生固然美好,但终有一死。

    区别也只是早死,晚死多少年罢了。

    岳清科说话了:“我没打算让你去死。毕竟,你是我的前妻。虽说,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可看在咱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我怎么舍得伤害你呢?”

    “是啊,我是做了对不起你的事。呵呵,岳清科,你在说这句话时,没有感觉脸红吗?”

    龙城城呵呵轻笑着,抬起头看着他,轻声说:“充其量,我们只是相互伤害。但,你是最后的胜者。我败了,无论怎么死,我都无话可说的。”

    岳清科点了点头,没说话。

    他已经看出,龙城城是铁了心要和小孽种同生共死了,那么就没必要再费口舌了。

    他想到了在来之前,龙城城大伯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清科,龙家,岳家的利益,是息息相关的。”

    这句话就是在暗示岳清科,必要时可以把龙城城也干掉,来力保家族的利益。

    至于龙城城的亲生父亲龙会不会同意——他女儿已经让龙家蒙羞,损坏了整个龙家的利益,他还有脸说不行吗?

    “最后一个请求,看在夫妻一场的面子上。”

    龙城城用力咬了下嘴唇,说道:“希望你能让我们母子合葬。”

    岳清科本想摇头拒绝的。

    他恨死了李南方的孽种!

    如果可以,他都想把龙南城剁碎了,熬汤喝。

    只是他刚要轻蔑的笑着摇头,却看到龙城城的双眸里,迅速浮上了让他心悸的疯狂恨意。

    岳清科不信鬼神,更不在意被一个女人在临死前诅咒。

    可他就是害怕龙城城此时的眼神。

    他犹豫了。

    龙城城眉梢急促的抖动着,低声又说:“如果你不答应,那么我就不会死。”

    “好,我答应。”

    岳清科这次是想都没想,就点头答应了。

    依着他的本意,是不想龙城城与小孽种一起死的。

    毕竟她是龙家的姑(奶nai)(奶nai),龙老二的亲闺女,如果被((逼))死了,龙老二会恨死他的。

    那对他以后掌权岳家,没有任何好处。

    可是,他不希望龙城城去死,却不是她主动说不去死。

    如果他不答应龙城城要和儿子合葬的要求,她会活下来,以——对岳家滔天的仇恨为食量。

    龙城城本来就是个很有能力的女人,在被滔天的仇恨左右后,鬼知道她会怎么对付岳家。

    既然这样,那为什么不满足她最后的心愿呢?

    “谢谢。”

    龙城城嘴角用力抿了下,抱着儿子转(身shen)走向外侧的路边:“建议,让你手下挖坑吧。但你别过来看。不然,你会忘不了我的脸。”

    龙城城希望,她们母子会被活埋。

    这样,她们的(身shen)体,才能最大可能的不受伤害。

    “我不会去看的。可我以后每年的今天,会来祭奠你。”

    岳清科语气诚恳的说了句,回头吩咐手下:“去拿铁锨吧。”

    车里就有折叠的铁锨,两个手下挖个能活埋人的坑子,应该并不是太费力。

    那个手下答应了声,刚走,龙城城忽然回头问道:“岳梓童,知道你来明珠吗?”

    “她当然不知道。”

    眼看龙城城就要被活埋了,岳清科也没必要再隐瞒她什么,悠悠地说:“我们家主正在筹备和一个死人的婚礼,哪有空闲来管这种小事?再说了,她也不知道你为死人生了儿子。”

    “嗯,如果她知道了,肯定也会高举双手赞同我这样做的。”

    岳清科笑道:“毕竟,你和李南方做的事,也极大恶心到了她。我们的家主,可没我这样宽宏大量,能(允yun)许你们母子合葬。”

    “呵呵,那也是个为他人做嫁衣裳的傻瓜罢了。不过,和我也没什么关系。”

    “还是有关系的。”

    岳清科更正道:“最起码,你曾经是她的大嫂。她,是你的小姑子。你们两个,共同用过一个男人。”

    他在说“用过”这个词时,咬的格外重。

    这就是在讽刺龙城城了。

    龙城城的反击,却无比的犀利:“你该说,是他用了你们岳家的儿媳妇,和大小姐。”

    岳清科的脸,立即黑了。

    龙城城却得意的纵声狂笑起来,抱着儿子跌跌撞撞的走下了公路,走进了树林中。

    手下拿来了两把铁锨,晃了晃,等待岳大少的吩咐。

    想到即将要活埋明珠龙家的姑(奶nai)(奶nai),这俩手下就兴奋的不行。

    更让他们兴奋的,还在后面。

    岳清科居然说:“李铭,你们听说过(奸jian)、尸吗?”

    “(奸jian)——尸!”

    两个手下,虎躯齐刷刷的一颤。

    他们当然听说过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

    也为此感到深深地不齿。

    但岳大少的意思,却又是不能抗拒的。

    这让李铭俩人,相当的为难。

    “每人格外奖励三十万。”

    岳清科冷冷地说:“她很漂亮。你们这些人,以往看到她时,应该都在暗地里歪歪过她吧?”

    “好,大少。”

    李铭俩人对望了眼,一起咬牙,用力点了点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