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57章 为了最宠爱他的人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龙城城赌赢了。

    当那辆疾驰而来的汽车,看到她抱着孩子站在路中间后,老远就踩下了刹车。

    高速疾奔的车子,在其强大的惯(性xing)下,又向前冲出数十米后,停在了龙城城前面不远处。

    车门打开,一个人从里面跳下来:“姐,姐,快,上车!”

    龙城城提着的心落下来,长长松了口气,快步走过去,坐在了副驾驶上。

    姐弟俩来不及说什么,龙在空就再次启动车子,向龙城城跑来的方向疾驰。

    儿子哭累了,终于不哭了。

    龙城城低头,为儿子重新裹一下小被单时,才发现仓皇中,把小拨浪鼓包在了儿子腋下,隔出了一块青紫,心疼地她不行。

    紧紧抿着嘴唇的龙在空,看了眼姐姐,猛地踩了下刹车,迅速打方向盘,车子向三叉路的右侧驶去。

    猝不及防下的龙城城,(身shen)子前扑,幸好及时伸手,撑住了仪表板。

    三岔路口向左走,是擦着福寿山前往那边的主干道。

    向右拐,则是要进山的趋势,路况越来越不好了。

    龙在空前面,摆放着手机。

    不住地有机械女声传出来,提醒他前方多少米,就是哪个地方。

    龙在空在导航上设定的终点,是明珠西站。

    也是明珠的老站。

    近代,随着明珠这座东南重镇经济的飞速发展,城市也不住地扩大,上世纪修建的火车老站吞吐量,早就不足以承受重担了。

    随着新站的建成,老站的客流量明显减少,车次也相应减少。

    根据最新的城市规划,老站早晚会被淘汰的。

    龙在空帮龙城城设定的逃亡路线,就是在老站坐车,逃枉蜀中。

    蜀中并不是她的最终点,她要在蜀中稍稍落脚休息下后,转战甘南地区。

    再从甘南途径内蒙,偷越到外蒙境内——最终,哈萨克斯坦才是龙城城的落脚地。

    那也是龙城城早在半年前,就开始让龙在空暗中秘密布置的栖(身shen)之所,以防爷爷仙逝。

    没想到,这么快就用得着了。

    车子右转时,龙城城的嘴巴,曾经动了动。

    她想提醒兄弟,最好是别走这条偏僻的道路。

    龙在空这个大草包都能想到的逃亡路线,已经来到明珠的岳清科,不可能想不到的。

    所以这时候,反而是走大路,更加保险些。

    只是龙在空已经右拐,而且龙城城能看得出,他比她还要紧张,用力握着方向盘,脑门上都有青筋崩起来了。

    他在这种状态下,走车辆多,车速快的大路,反而会增加事故率。

    “唉,无论怎么样,我们娘儿俩的命,就交给老天爷好了。”

    龙城城暗中轻轻叹了口气,也不避讳兄弟能看到什么,就掀起衣服,露出那对雪白的丰满,抓住一个,填进了儿子的嘴里。

    哭了老半天的小孽种,这会儿也累了,更饿了,立即咬住,狂吃了起来。

    龙在空当然能看到姐姐在(奶nai)孩子。

    这个以往沉迷于征服熟、妇的大少,对他姐却不会有丁点私心杂念。

    这厮再怎么混蛋,恶贯满盈,也是有人(性xing)的。

    他很清楚,以往他姐姐为他擦了不知多少次的(屁pi)股。

    现在,龙城城母子即将遭遇无法抗拒的凶险,除了他能(挺ting)(身shen)而出,竭力帮她渡过此劫之外,就再也没有谁,愿意,有能力帮她了。

    这一刻,龙在空居然有了种和姐姐相依为命的错觉。

    同时,也有了说不出的浓浓哀伤。

    最最疼(爱ai)他的人,要走了。

    以后十数年,都不一定再见面。

    再也没有谁,能在他恶贯满盈时,能为他擦(屁pi)股了。

    龙在空忽然觉得,他被整个世界都抛弃了。

    原来,龙城城才是他的整个世界!

    他之所以迷恋熟、妇,都是因为他的内心深处,其实都异常依赖姐姐的恶果导致。

    泪水,忽然就从龙在空的眼角滑落了。

    龙城城看到了。

    抬手,在他的胳膊上轻轻拍了下,柔声说:“小空,以后姐姐不在了,你一定要改掉那些缺点。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千万别像我这样,惹爸妈生气。更重要的是,你以后必须要注意大伯家那些人——你这些年来,并没有成长太多。是我不好,我宠坏了你。”

    “他们想要什么,就拿走好了,我也不在乎。”

    龙在空狠狠擦了把泪水,哑声说:“姐,我跟你走。我照顾你和南城一辈子。明珠,也没什么好的。”

    “傻孩子,胡说什么呢?你是明珠龙家在商场上的下一代接班人,是爸妈的希望所在。你主动放弃了,大伯家正巴不得呢。”

    龙城城强自笑了下,忽然说:“停车吧。”

    “什么?”

    龙在空一愣,本能的踩了下刹车。

    车子缓缓地停在了路边。

    龙在空警惕的双眼,前后看了几下,没发现什么异常:“姐,停车做什么?你要去、去方便?”

    “不是。”

    龙城城摇头,看着手机上的导航,轻声说:“拐过前面山角,就是主干道了。你现在下车,步行到主干道,再拦车回家。我自己开车去老站——”

    “不行。”

    龙在空打断了姐姐的话,很坚定的语气:“我必须送你到哈萨克斯坦。不然,我不会放心的。姐,你放心,我回来时,会走俄罗斯,从京华返回明珠,绝不会暴露你的隐(身shen)之处。”

    龙城城苦笑了下,没说话。

    她这个堪称熟、妇大师的兄弟,在其他方面的智商堪忧啊。

    难道他不理解什么是“偷越国境”吗?

    龙城城这次藏匿哈萨克,是从外蒙偷越过去的,龙在空陪同的话,无论是转道俄罗斯,还是转道乌克兰乘坐飞机回国,都会暴露他曾经去过哪儿。

    本来,龙城城就没敢把哈萨克当做是母子俩人的最终藏(身shen)之所。

    她虽然没有接受过任何反追踪的培训,却很清楚依着岳家的实力,早晚会发现她藏在哪儿,并派人去搞暗杀的,所以她不会在那边呆太久。

    她会充分发扬老人家伟大发明的伟大游击战略,打一枪换一个地方。

    每个栖(身shen)场所,她都不会超过半年。

    甚至三个月。

    那样,就算岳家实力再大,随着多次追杀未果后,也会慢慢地把她遗忘。

    “小空,你听我的,快点下车。”

    抬手,为龙在空擦了擦脸上的泪水,龙城城柔柔地笑着刚说出这句话,双眸就被几道雪亮的灯光映满。

    几辆车,从山角那边拐了过来,速度相当快。

    “啊,他们来了!”

    龙在空只是没心没肺的(娇jiao)纵惯了,可不是真的智商堪忧,相反还非常聪明,看到这几辆车后,立即意识到怎么回事了。

    “终究,还是没能跑掉。”

    龙城城痛苦的闭了下双眼,喃喃地说:“岳清科啊,岳清科,我这辈子最大的失败,就是小看了你。我以为,你是个窝囊废。却不知道,那只是你用来利用我为你们岳家((操cao)cao)持商业,可劲儿榨取我的手段。”

    她终于承认,她小看了岳清科。

    不然,岳清科也不会在这最关键的时刻,出现在这儿。

    这说明明珠龙家,有岳清科的“眼线”。

    眼线,也很希望借用岳清科之手,来铲除让明珠龙家蒙羞的因素,所以在龙老刚被送到医院后,就通知了他。

    她不用去看那几辆车里的人,也知道岳清科铁定会在里面。

    “姐,下车,你快下车!逃,抱着孩子逃!”

    呆愣片刻的龙在空,忽然疯了那样,俯(身shen)推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把龙城城往外推。

    正在吃(奶nai)的龙南城不愿意了,又哇哇大哭了起来。

    龙城城猝不及防下,被他推出了车外。

    幸好及时伸手,抓住了车门。

    龙城城脸色苍白,嘶声叫道:“小空!我、我不许你做傻事!”

    她在被龙在空推下车后,立即明白他要做什么了。

    “拿开手!”

    龙在空却大吼一声,猛地关门。

    砰地一声,龙城城的左手刚拿开,车门就重重关上。

    龙在空不顾龙城城的嘶声喊叫,迅速踩油门挂挡,车子吼吼地咆哮着,向已经停在前方一百米,横排在路面上的几辆车,狂飙而去。

    “小空!”

    龙城城嘶声喊叫的声音里,带有了血腥的气息。

    龙在空要驾车,撞向挡在路上的那几辆车。

    他,要与试图((逼))死姐姐的岳清科,同归于尽!

    再怎么无恶不作的坏蛋,心底也有一块最软,最不容侵犯的神圣之地。

    从小就溺(爱ai)他的龙城城,就是龙在空心中的神圣之地。

    这一刻,他宁肯去死,也要力保姐姐母子平安,当一个合格的兄弟,一个合格的舅舅。

    智商堪忧,就是智商堪忧——(热re)血冲顶的龙在空,并没有想到前姐夫是绝不会和他同归于尽的。

    人家只需提前下车,站在远处看他颇为壮烈的,与几辆空车同时报废就好了。

    “呀,呀呀!”

    龙在空加大油门,冲向前面车子时,嘶声怒吼着,脸色狰狞,一双眼几乎要瞪出眼眶。

    一百多米的距离,能有多远?

    开车,能用多久?

    也就是短短几秒钟的时间吧。

    但这点时间,也足够岳清科做出无伤龙大少的准备了。

    在龙城城的哑声嘶叫中,抱着同归于尽念头的龙在空,就像战神那样,架着他的战车,眨眼间就冲出了六七十米,恶狠狠撞向最中间那辆车。

    他看到了岳清科。

    岳清科就坐在最中间那辆车的副驾驶上,神色坦然,嘴上叼着香烟,火机有火苗燃起,一副胜券在握,云淡风轻的样子。

    “哈,哈哈,姓岳的,你去死吧!”

    已经完全疯狂的龙在空,哈哈狂笑着,再次跺了下油门。

    只是他的笑声未落,眼前却猛地出现一座土山。

    足有一人高,数十方多的土堆,忽然就从左侧小山斜坡上滑下来。

    就像是泥石流那样,一下子挡住了车子的去路。

    “岳清科,我草泥马!”

    龙在空已经来不及刹车了,只能异常悲愤的大吼了一声,忽地冲上了天。

    松塌的土堆,是最好的减震物。

    车子落下,人车不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