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56章 儿子的哭声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爷爷,已经去了。

    龙城城稍稍冷静后,马上就分析出了她最怕,最不愿意接受的结果。

    如果龙老没有仙逝,这辈子只信服姐姐的龙在空,是绝不会忽然给她打电话,歇斯底里的劝她快抱着孩子逃走,他会在后山接应的。

    龙老(情qing)况忽然不好,按说龙城城应该跟去医院的。

    但她不能去。

    就像她此时不能抱着个(屁pi)孩子去医院,孩子的哭声,会让本来就对她不满的龙家诸人心烦,继而把老爷子一旦有个三长两短的责任,全部推在她(身shen)上。

    她更不能放下孩子——现在,她必须保证儿子时刻在她的视线内。

    迫于这些原因,龙城城无法在龙老忽然病危时去医院,可龙在空能去啊。

    要说整个龙家,谁对龙城城最好。

    除了为她遮风挡雨的爷爷之外,就是在外人眼里相当不成器的龙在空了。

    姐弟俩根本不需事前通气,商量什么。

    龙城城也知道,爷爷一旦仙逝,深知她们母子处境凶险的龙在空,就会在第一时间通知她,并有超水平发挥的决断。

    “爷爷!”

    龙城城悲声嘶叫着,噗通一声,双膝重重地跪在了地板上,泪水断了线的珠子那样,噼里啪啦的砸在了地板上。

    孩子的哭声,越大了。

    他好像在催促母亲,来(日ri)方长,悲伤老爷子仙逝的机会大把的有,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赶紧抱着本少爷,速速逃离这是非之地为好。

    “南城,别哭,妈妈这就带你走。”

    儿子没命的哭泣声,终于把龙城城从悲伤中拽出来,使她意识到当前赶紧脚底抹油,才为上策。

    南城,是龙城城儿子的名字。

    她儿子全名龙南城。

    龙南城这名字,还是龙老给起的。

    别看这小孽种的老子姓李,可无论是龙老,还是龙城城,却都希望他姓龙。

    看在姓李的人渣,播种有功的份上,孩子名字里就占个“南”字,算是酬谢了。

    脸上的泪水都来不及擦干净,龙城城就从地上爬起来,把儿子从摇篮里抱出来,直接用里面的小被单包起了他,拿起手机夺门而出。

    龙老颐养天年的这种别院,位于明珠西郊福寿山上。

    福寿山这名字,也是龙老起的。

    其实,这儿本来就是个环境不错,但还把只有不到百米的小土山罢了。

    几乎所有大人物,在上了年纪后,都不喜欢住在车水马龙,夜晚霓虹灯狂闪的都市内,总想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没事时仰望天上的雾霾——回想他这精彩的一生,还有哪些未曾完成的心愿,必须牢记在心,等来世再做好了。

    同样,这些大人物对生死看得相当淡薄。

    无论能活多久,又是怎么离开这个为之奋斗了一辈子的世界,他们都交给了老天爷。

    年轻时,他们都不相信老天爷。

    年迈时,能倾听他心事的人,却只能是老天爷了。

    所以龙老在忽然病危后,需要马上送到市区医院去抢救。

    其实,也就是龙老忽然病危后,已经没有了知觉罢了。

    如果有,他绝不会去医院。

    就呆在福寿山的别院中,端坐在椅子上,最后恋恋不舍的看一眼他的世界,他的家人,就此含笑而逝。

    相信龙老在失去意识的那一刹那,是满足的,也是遗憾的。

    满足,是因为这大半年来,他最欣赏的孙女龙城城呆在(身shen)边,并亲眼见证了小重外孙的出世。

    遗憾,则是因为他很清楚,随着他的离去,就再也没有谁能保护这母子俩人了。

    龙老不会责怪掌家的大儿子,会为保证家族利益,而牺牲龙城城母子。

    只因他很清楚,如果换成是他,他也会这样做。

    在整个家族利益面前,所有的个人利益,就已经算不上什么了。

    他能庇护龙城城母子大半年,则是因为他超然的(身shen)份。

    他能活着,就没谁敢来福寿山,动龙城城母子一根汗毛。

    谁,也不行。

    可要是死了呢——法国一位君主说得好啊:“我死后,哪管他洪水滔天!”

    龙城城母子唯一的保护神已经去了,她如果还敢滞留福寿山,那么就等着任人宰割吧。

    尽管,就算是她能及时逃走,也无法保证儿子能活多久。

    不拼搏一下,又怎么能知道儿子究竟能活多久?

    “姑(奶nai)(奶nai),您这是抱着小少爷去哪儿?”

    龙城城抱着孩子,刚跑出房门,别院保姆王嫂,恰好打着手电从前面过来,看到她这样后,当然有些惊讶了。

    “王嫂、我爷爷——”

    龙城城只说出这几个字,泪水又止不住地往下流了。

    王嫂只是一个下人,当然没谁会特意告诉她,龙老已经仙逝的消息。

    不过,她却能从龙城城满脸的泪痕,以及说出的半句话中,豁然省悟了什么,(身shen)子剧颤了下,抢先打着手电向后院跑去:“快,快跟我来!”

    某个小孽种出生后,都是由王嫂来照顾她们母子的,说是龙南城的(奶nai)妈也不为过。

    龙城城紧咬着嘴唇,抱着孩子紧跟王嫂,来到了后院。

    她很庆幸,能及时碰到王嫂。

    王嫂有后院院门的钥匙。

    这院门,从来都是铁将军把门的,如果不是王嫂出现,龙城城抱着孩子翻墙头吗?

    “快,快走!姑(奶nai)(奶nai),要照顾好小少爷。走了后,就永远不要再回来了。”

    王嫂说着,从口袋里拿出钱包,也不管里面有多少钱,有没有钱——就塞在龙城城的怀里。

    又把手里的手电递给她,催她赶紧出门:“我不能再送你了,路不好走,你自己小心。下山后左拐几十米,就会看到一个小桥。过了小桥,就是山后的小公路了。”

    后院下山的路,穿过大片的竹林,与小树林。

    是石头铺成的阶梯,宽约一米。

    这边下山的道路崎岖,龙城城从来没走过,但王嫂走过啊,所以才嘱咐她一定要小心。

    “王嫂,谢谢你!”

    龙城城抱着孩子,给王嫂深深鞠躬后,才打着手电,脚步匆匆的去了。

    “唉,造孽啊。”

    望着龙城城那道手电光,逐渐消失在后面竹林内后,王嫂才重重叹了口气。

    龙城城没觉得造孽。

    只要儿子能被她抱在怀里,平安长大,就算是造孽,那又怎么样?

    龙城城这辈子,造的孽多了去了。

    谁敢伤她儿子,她就会和谁拼命。

    老百姓总是说,母子别见面,见面就难分。

    孩子还在肚子里怀着时,大部分女人对孩子的态度,基本都只是一种“我肚子里居然有个小生命”的好奇——就因为这,所以当代才有很多女孩子,拿着打胎不当回事。

    但当孩子出世后,他的每一声哭泣,每一个动作,都能激发起女人浓浓的(爱ai)意,让她清晰意识到,她是他的母亲,他是她生命的延续,如果有什么危险,她宁可牺牲自己,也不会让孩子受一点点的伤害。

    女人对孩子的这种思想转变,就是伟大的母(爱ai)了。

    所以,无论下山的道路有多艰难,龙城城都会咬牙坚持,竭力保持(身shen)体的平衡。

    儿子,始终在哭。

    就仿佛,在黑漆漆的后方,有好多恶人正狞笑着,眼睛发红,高举着刀子扑上来。

    龙城城后背的汗毛,都已经竖起来了。

    她不敢回头。

    她怕一回头,真会看到来杀她儿子的人。

    老天保佑,龙城城在几次差点摔倒后,终于抱着儿子安然下山。

    可儿子的哭声,反而更大,有了凄厉的意思了。

    龙城城以为,儿子是被吓坏了。

    如果她能打开包着儿子的小被单,就会发现有个小拨浪鼓,就在儿子腋下呢。

    她儿子不是在哭,而是在骂:“瞎了眼的婆娘,那鬼东西快把小爷我的(娇jiao)躯给隔青紫了啊。”

    按照王嫂的指点,龙城城抱着儿子跑过那座小桥,来到后山的一条小公路上,左右看了眼就向南边跑去。

    她不知道兄弟现在已经到了何处,也不知道他会在哪儿等她。

    她只知道,离福寿山越远,她们母子越安全。

    凌晨两点的山路上,静的吓人。

    宽约不过四米的小公路两侧,也没有任何的路灯。

    幸好老天爷还算仁慈,让月亮挂在了天上,算是她的指路明灯,指引着她飞快的向南跑步前进。

    自从儿子出生后,龙城城就没有再锻炼过。

    她不想效仿那些所谓的明星,产子后没多久,就开始了一系列的瘦(身shen)运动,最多一个月的时间,就重新恢复昔(日ri)的(性xing)感(身shen)材了。

    龙城城觉得,产子后的母亲,就该像动物那样,储存足够的脂肪,才能保持(奶nai)源旺盛,让孩子有充足的(奶nai)水可用,继而茁壮成长。

    女人这辈子,总有那么一两年变丑的时候。

    尽管,产后的龙城城,哪怕从来都不运动,故意大吃大喝的储存脂肪,她的(身shen)体也只是丰盈,而不是臃肿。

    但缺乏运动的她,今晚在抱着儿子仓皇逃命时,才后悔她为毛不去学那些女星,让(身shen)材恢复昔(日ri)的(身shen)轻如燕——

    那样,她也不至于抱着儿子跑了没多久,就累得大汗白流,气喘吁吁了。

    双腿,更像是灌了铅那样沉重,脚步踉跄的,几次差点扑倒在地上。

    儿子的哭声,开始撕心裂肺了。

    这小混蛋,就不知道体贴下他老妈吗?

    就像,那个播种后就(屁pi)事也不管的李人渣。

    他么的,他倒是一死了之了。

    他如果还活着,龙城城最起码还有个依靠好吧?

    汗水,模糊了龙城城的双眼时,前面有车灯照来。

    那辆车,从远处向这边飞驰而来的速度,相当快。

    龙城城不敢确定,那就是前来接应她的龙在空。

    如果是别人呢?

    只是偶尔路过的陌生人,在看到个(娇jiao)俏美少妇后,谁能保证他们不会心生歹念,让龙姑(奶nai)(奶nai)酸爽过后,再杀人灭口呢?

    龙城城想躲起来。

    却又怕来者真是龙在空。

    她躲起来后,兄弟找不到她,咋办?

    “好吧,老娘我就赌一把了。就赌,来者是你小舅!”

    龙城城一咬牙,低头对儿子轻声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