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55章 姐,快逃!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随着社会的进步,现代女(性xing)的地位与封建社会女子相比起来,那绝对是翻天覆地的变化。

    婚前试(爱ai)这种现象,已经就像喝水吃饭那样,被人习以为常了。

    一对青年男女刚认识没几天就同居,同居半年后就分手说再见,再去寻找新欢时,绝不会有半点心理负担的。

    现代年轻男女的交往,谈不上谁睡了谁,更谈不上谁吃亏,谁沾光了。

    放在古代洗澡时被人偷看了(身shen)子,就得嫁给那个人的女孩子,现在也敢光明正大的说她抛弃男友,是因为他的丁丁太小,享受不到舒服的味道了。

    更有某些更现实的女孩子,甘心和黑人兄弟在一起的主要原因,是他们的“基因”太强大。

    礼仪崩溃。

    这是某些被现代年轻人讥笑为思绪守旧的老夫子,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但,礼仪只是在民间崩溃。

    在京华岳家,明珠龙家等百年豪门大族中,始终牢牢遵守祖辈传下来的那些老思想。

    老思想的主要特征,体现在“君为臣纲,夫为妻纲”八个字上。

    放在男女问题上呢,就是男人可以在外拈花惹草,拥有三妻四妾。

    女人则要从一而终,谁敢红杏出墙,谁就会被视为大逆不道,是要浸猪笼的——

    龙城城何止是红杏出墙。

    简直就是出墙后再开花结果,还怀了别人的孽种。

    这对岳家来说,是令整个家族都蒙羞的丑事。

    更重要的是,非但岳家是这样看,就连明珠龙家也是这样认为的。

    哪怕龙城城此前无论是在娘家,还是在夫家,都异常的强势。

    但她终究只是一个女人,本事再大十倍,也无法与故老相传的严谨礼仪相抗衡。

    所以,就算她想把肚子里的孽种,培养成岳家第四代领军人物的(阴yin)谋泄露,不得不离婚离开岳家了,岳家也不会轻易就此放过她。

    岳家所受的羞辱,终究要用鲜血来洗清的。

    那个孽种的鲜血。

    龙城城感受到了这种危机,也深知她一个女人,远远没有与这这股危机抗衡的能力。

    她要想平安生下肚子里的孽种,并让他健康长大,唯有说服龙家老爷子。

    全世界,除了龙家老爷子之外,就再也没有谁能保护她了。

    深知这一点的龙城城,在回到明珠后,就住在了老爷子(身shen)边。

    别看老爷子八十多岁了,但他的思想,却领先了他的(身shen)体六十年,比他两个儿子还要能接受“新鲜事物”,没觉得孙女怀了李南方的种,就有什么不对。

    凡事,都是相辅相成的。

    当初如果不是岳清科率先在外私养外室,龙城城又怎么会自甘堕落,去会所那种地方鬼混,结果才接下那桩孽缘呢?

    绝((逼))是孽缘啊。

    你说龙城城红杏出墙时,找谁不行啊,偏偏找上了她小姑子岳梓童的未婚夫,并开花结果,怀了孽种后,激发了可怕的母(爱ai),哪怕头可断,血可流都要生下来。

    (身shen)为顶级豪门的岳家,能咽下这口气吗?

    休看他们在龙城城,岳清科俩人离异时态度很平和,但依着龙老的老谋深算,当然能看出这平静背后,隐藏着毁灭(性xing)的狂风暴雨。

    他也曾经试着劝说过龙城城,把肚子里的孽种打掉。

    只要她肯打掉孩子,那么这场隐藏在平静后的暴风雨,就会从此偃旗息鼓了。

    到时候,无论龙城城再和任何男人结婚生子,也不管岳家半毛钱的关系了。

    直白点来说就是,龙城城怀谁的孩子都行,唯独不能怀李南方的。

    只因他是岳家的未婚女婿。

    岳家的嫡孙少(奶nai)(奶nai),却被岳家的未婚女婿给搞大了肚子——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岳家还有什么颜面,再行走在人世间?

    龙城城却不同意。

    ((逼))着她打掉肚子里的孽种也行,前提是先杀了她。

    龙城城的倔强,让龙老在沉默很久后,才重重叹了口气,轻抚着跪在他面前的孙女头顶:“唉,痴呆、啊,不,痴儿啊,可惜爷爷年龄大了,保护不了你太久。”

    “爷爷是要长命百岁的。您今年才八十有三,还有至少二十年的时间,来看着您的小重孙,茁壮成长呢。”

    龙城城当时是这样回答的。

    时隔大半年,这句话还在她耳边环绕,但那个唯一能保护她母子平安的老人,却已经濒临油尽灯枯,处于弥留之际了。

    她多么希望,爷爷能长命百岁。

    哪怕是再活十年!

    十年的时间,岳家对她母子的仇恨,应该也会被岁月消磨的差不多了。

    但所有被晚辈希望能长命百岁的长辈,却很少有能真活一百岁的。

    仿佛在昨晚,龙老还能拄着拐杖,走到摇篮前颤巍巍的坐下来,用他皮包着骨头的手指,轻撩着他小重外孙的小丁丁,口齿不清的说这小子长大后,肯定不是个能让人省心的,没见我老人家拨拉了下他的小雀雀,他就尿了我的一脸?

    民间有云,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叫自己去。

    就是说老人的七十三岁,八十四岁,这是两个最重要的生命之坎。

    能迈过去的,(日ri)后前途不可限量——

    龙老也很想迈过八十四岁这道坎去,只是他已经频临油尽灯枯的(身shen)体,却不(允yun)许。

    今天早上,龙城城在伺候好她的小祖宗后,像往常那样去前院给龙老请安时,保姆王嫂就慌里慌张的跑了出来,不断大喊着张医生快来。

    张医生,是龙老的贴(身shen)医生,医术也是大师级的,放在古代,那就是响当当的太医。

    这些年来,也正是张医生的兢兢业业,年轻时横刀跃马,多次受伤的龙老,才能维持到现在。

    这次龙老忽然昏迷,(身shen)体各部位的健康指标直线下降的残酷现实,就连张医生都束手无策了,只能对闻讯赶来的龙家诸人,脸色沉重的摇头叹息。

    不理解,没有机会接触过豪门大族的人,永远都无法体会“家有一老,就是一宝”的真谛。

    哪怕龙老变成植物人,就吊着一口气躺在(床chuang)上,明珠龙空的华夏版图中,就始终处在最前列。

    可他一旦驾鹤西归仙逝,龙家很快就会遭受来自各方的挤兑,压力。

    就像京华岳家老头在临终前,思前想后还是把家主的权杖,交给了岳梓童。

    明珠龙家可谓是人才济济,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结班的龙家老大,要比岳家岳临城兄弟俩强了不知多少倍,所以龙城城就算被龙老誉为龙家百年来最出色的女(性xing),她也没机会像岳梓童那样,担任家主的。

    如果龙老一旦就此仙逝,龙家所有的精力,与重心,都将放在迅速应对各方冲击的准备上,众志成城解决所有不安定因素,度过本次难关后,再徐徐图之。

    这时候,明珠龙家哪有心思,再管龙城城?

    说不定,为了确保与京华岳家搞好关系,他们还会主动做岳家父子早就想做的事——除掉龙城城生下来的妖孽!

    龙城城的亲生父亲,当然不甘心让外孙就此夭折了。

    毕竟血浓于水,这小孽种(身shen)上,也流淌着他的四分之一血液。

    可他却是在商场发展的。

    官商两条腿走路,能最大程度的为家族提供雄厚资金,有效避免了家族子弟,会因贪污受贿而自毁前程。

    这是所有豪门世家都懂,都在数十年前就开始安排的道路。

    就像贺兰家的敛财童子是贺兰小新,龙城城此前在岳家也担任这个角色,明珠龙家的经济人物,则是她的亲生父亲,她兄弟龙在空,也要担负起第三代敛财使者的重任。

    不可否认的是,官商两条路上,永远都是经商的,以当官的唯马首是瞻。

    龙城城的父亲,再怎么想保护小外孙,但当这小孽种的存在,与整个龙家的利益背道而驰时,他唯有选择——抛弃。

    打小就生活在这种环境下的龙城城,对此当然深有感悟。

    这也是她发现爷爷精神越来越不济,从而有了浓浓危机感的主要原因。

    她终于意识到,爷爷在世的(日ri)子,可能不多了。

    爷爷驾鹤西归之时,她儿子也会收到阎王爷的请帖。

    她想过逃。

    逃到国外,就此隐姓埋名,让儿子安然长大。

    不过,这究竟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

    除非她能逃到火星上去,只要是在地球上,岳家总能找到她们母子。

    龙城城当前唯一的依仗,就是在心中为爷爷祈福,希望他能渡过此劫,为儿子长大赢得时间。

    “如果,我要是能去月亮上,就好了。”

    龙城城望着天上的明月,痴痴的这样想时,放在背后案几上的手机,蓦然爆响了起来。

    她猛地打了个寒战,随即被一种不详的预感笼罩。

    转(身shen),脚步踉跄的扑到案几前,一把抓起了手机。

    当她看到手机上来电显示是兄弟的名字时,在旁边摇篮里香甜睡着的儿子,也仿佛感受到了危险,忽然就是四肢乱蹬,哇哇大哭起来。

    “在空,你——”

    来不及哄儿子了,龙城城飞快的接通电话,嘎声刚叫出兄弟的名字,龙在空把惶恐的低低声音,就自那边传来:“姐,快,快逃!”

    快逃?

    快逃!

    龙城城的心,顿时如坠冰窟。

    浑(身shen)的血液,也几乎要凝滞,眼前金星直冒,耳边仿佛有滚雷不断响起。

    “姐,姐,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龙城城的听觉才再次恢复,听到龙在空正在急促呼吸着,大力关车门的声音传来:“快,快抱着孩子,用最快的速度,从山庄后院逃走!我、我现在就去后山接你。一定要快,快啊!岳家的人,我看到你前夫居然在明珠。”

    岳清科在明珠?

    他是什么时候来明珠的?

    他来明珠,是要做什么?

    龙城城嘴唇不住轻颤着,脸色苍白,心乱如麻,大脑又要一片空白。

    “龙城城,你千万不要慌。冷静,一定要冷静。”

    龙城城抬手,在(胸xiong)膛上狠狠捶打了几下。

    果然取到了一定的冷静效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