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54章 我愿以命换名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她摇晃的是那样用力,仿佛要把荆红命的胳膊摇下来。

    荆红命却像个木头那样不动,可他看向远方的眼神,却是相当的复杂。

    尘世间有些问题,正如他刚才所说的那样,没有答案。

    “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包庇一个杀人犯!为什么?”

    隋月月痛哭着,抱着荆红命的胳膊,贴着他(身shen)子缓缓跪倒在了地上,又抱住了他的腿,哭的像个孩子。

    “如果,如果非得给你一个答案。那就是她的父亲,曾经为保护我们这些人不受外族侵略,流尽了最后一滴血。而她,又恰恰是英雄唯一的骨血。我、我个人觉得,我们不该让九泉之下的英雄,难以瞑目。”

    荆红命低头,用手轻抚着隋月月的头顶,第一次和人说话时,这样吞吞吐吐:“我知道,这个结果对你,对你父母来说,都是相当不公平的。所以,所以我会努力补偿你。”

    “对,就是补偿你。”

    荆红命总算找到了个合适的借口:“就像,我不许你杀她,就是在补偿英雄当年为国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我不要补偿。”

    隋月月抬起头,惨笑着说:“我也不管英雄当初怎么是怎么流尽最后一滴血的。我只想让我的爸妈,在九泉下瞑目。”

    “很——难。我、我总要有取舍,总要让一个人受委屈。抱歉,隋月月,你是要受委屈的那个人。对不起。”

    荆红命轻轻挣开隋月月的搂抱,快步走向了车子那边。

    “你给我站住!”

    隋月月一个侧翻,从地上拣起了手枪,嘶声喊叫:“十叔,你敢再走一步,我毙了你!”

    荆红命没回头,就像没停住脚步。

    砰!

    枪响了。

    隋月月从来都是个说到做到女孩子。

    她说荆红命再敢向前走一步,她就会开枪毙了他,就会真开枪。

    鲜血迸溅!

    自荆红命的左肩。

    他还是没有回头,脚步不曾有片刻的停留。

    抱着吉兰美女坐在车头上的马刺,慌忙从车头上跳了下来。

    他被吓坏了。

    隋月月居然真敢开枪,击中了荆红命。

    如果她枪法够准,这一枪能把荆红命的脑袋打爆。

    荆红命却没有任何躲闪的意思。

    他是在——以命换命!

    用他自己的命,来换连姐的命。

    这样,他就在带走连姐时,不用太愧对隋月月了。

    隋月月也很清楚。

    所以在一枪过后,就把手枪扔掉,趴在地上再次嚎啕大哭起来。

    当荆红命右手打开车门时,吉兰忽然从马刺怀里跳下来,快步走过去,帮他把连姐从车上拖下来后,又对他深深鞠躬:“先生,我现在承认马刺说的那些话,是完全正确的了。请您务必原谅我的无知,刚才的无礼。”

    “没什么,我没把马刺说的那些话放心里。”

    荆红命淡淡地说着,顺手从车里拿出一块步,用牙齿咬着,刺啦一声撕成了碎条。

    看出他想包扎伤口后,吉兰想帮忙。

    却见荆红命的右手,在嘴巴配合下,就像穿花蝴蝶那样,眨眼间就把伤口给包扎住了。

    她更加信服。

    这是她此前从没见识过的自救方式,唯有双手合十,再次给荆红命鞠躬,来表示她的尊敬。

    “你、你是来救我的吗?”

    马刺刹车时,连姐就醒了。

    刚才那一幕,她看的清清楚楚。

    但却没有听到所有的对话,心(情qing)激动不是?

    嘴巴上的胶带,刚被荆红命撕开,她就迫不及待的颤声嘶吼:“你是警察吧?快,快把那个小((贱jian)jian)人给抓起来!还有这对可恶的狗男——”

    啪的一声。

    荆红命右手一抬,连姐就闭嘴了。

    满嘴的牙,却噗的一声,从她嘴里吐了出来。

    荆红命打人耳光的技术,那是相当炉火纯青的。

    他想一耳光把人满嘴牙都抽掉时,就保证不会留下一颗。

    望着被打傻了的连姐,荆红命冷冷地说:“多少年了,我都没打过女人。你很荣幸。下次,如果再惹我生气,我会把你脑袋拧断。”

    他在用挨枪补偿隋月月的同时,也用鲜血祭奠了连姐父辈的在天英灵。

    他,两不相欠了。

    隋月月胆敢再对他举枪,他会杀了她。

    连姐以后再敢无法阻挡,他会杀了她!

    连姐终于醒悟,平时她自以为很了不起的她,在有些人眼里,就是个随手可以捏死的小蚂蚁。

    她之所以能活的这样滋润,就因为她父亲为国家流尽了最后一滴血。

    但从这一刻起,她父亲给她留下的恩泽,已经被她透支耗尽了。

    “走吧。路上注意安全。”

    荆红命对马刺说道:“开我那辆车。这车上的钱箱就别拿走了。你们要弥补一路狂飙时,所造成的损失。以及购买我那辆车的车款,和打伤我的医药费。”

    三百万美金啊,换算成华夏货币,差不多有两千万。

    就这样被荆红命轻飘飘的拿走了,马刺还连个(屁pi)都不敢放,唯有小鸡啄米似的点头,拉着吉兰,搀扶着还在痛哭的隋月月,上车一溜烟的去了。

    他们车子的后尾灯,刚刚消失在黑暗中,一辆红色的小轿车,就飞速的从北边驶来。

    车子还没停稳,一个穿着黑色休闲服的少妇,就从车上跳下来,满脸担心的惊慌,跑到荆红命面前,一把就把连姐推倒在了地上,回头哑声喊道:“默然,默然!快,快拿急救箱来!”

    从红外线望眼镜内,看到隋月月真对丈夫开枪后,荆红夫人杀人的心都有了。

    但她没有下车。

    丈夫在工作时,不许她插手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软磨硬泡的,今晚荆红命也不会让她跟着出来,只会带蒋默然。

    荆红命希望蒋默然能亲眼看到隋月月的“要强”的一面,从中感悟她活着不是为了某个人,而是为了她自己——以后,别再家里(阴yin)沉着个脸了,好吧?

    荆红夫人痛恨隋月月敢打伤丈夫,更痛恨连姐。

    在把她推出去时,用的力气很大,恰好推在了她肋骨骨折的地方。

    于是,连姐就翻着白眼的昏过去了。

    蒋默然也慌了。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王阿姨这么手足无措,居然把堂堂的最高警卫局大局长,当小孩子那样抱在怀里,轻拍着他后背,心疼的泪水横流。

    这时候,蒋默然如果始终如丧考妣的样子,对王阿姨的话置若罔闻——那么,默然姐姐的良心,绝对是大大地坏,应该被送到东洋,让太君好好调教地调教。

    蒋默然不愧是青山第一刀,正如王阿姨的车子上,任何时候都会载着个急救箱,里面竟然配置了全(套tao)的手术刀,消炎药品那样。

    此时此刻,默然姐姐才尽显她高手本色,一刀下去,就割开了荆红命左肩的衣服,却不伤一点皮肤。

    “好刀法。”

    荆红命忍不住赞叹道。

    “好,好你个头啊。你这是何苦呢?这么多年来,你已经为国家做了足够的贡献,对得起任何一个公民了。干嘛——小命,我们不干这工作了。回家后,我就帮你写辞职报告。我们就该像铁摩勒,秦老七他们那样,找个舒服的地方,安心享受我们的小生活。”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后,荆红夫人抬手擦了擦泪水,问正在施展妙手取弹头的蒋默然:“默然,你跟我们走吗?”

    蒋默然头也不抬的说:“阿姨,以后您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好,就这样说定了。”

    荆红夫人犹豫了下,接着说:“可我不喜欢,你这半年来的精气神。这样,会影响到你荆红叔叔的。看,你都害他受伤了。”

    女人是种奇怪的生物。

    弹指前,她还在为丈夫受伤而心疼的要死。

    弹指后,她就借此机会来暗示蒋默然,以后别再耷拉着个脸,坏我们家的好风水了。

    “对不起,阿姨,十叔。我以后不会那样了。我、我会振作起来。像隋月月那样,做一个坚强的女人。”

    蒋默然抬起头,看着荆红夫人低声说。

    荆红夫人脸色一变:“啊,你也要学那个死丫头,来打你十叔一枪?”

    你还是像当年我刚认识你时,那样聪慧。

    看着把蒋默然给说到满脸惭愧,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妻子,荆红命眼里浮上明显的柔(情qing)。

    荆红夫人却伸手,在他肋下狠狠掐了把后,嘤嘤的轻泣了起来。

    “每一个女人,都是演戏的好手。幸好,我只有一个老婆。”

    荆红命暗中欣慰的这样说时,龙城城却在望着窗外天上的星星发呆。

    她从没想过,堂堂的明珠小龙女,居然给一个死鬼生了个儿子。

    从基因学上来说,夫妻俩人谁的基因更强大,生出来的孩子就像谁。

    龙城城觉得,她的基因肯定很强大,生出来的孩子,也肯定会像她。

    这也是当初她敢野心勃勃,想让儿子成为京华岳家第四代接班人的主要原因。

    她和岳清科是夫妻,生出来的孩子像她,而不像岳清科,这也很正常的。

    但当她顺利产子,在见到儿子的第一眼后,就有了深深地庆幸:“幸亏岳清科提前发现了我的(阴yin)谋。不然,现在肯定会闹的不可收拾。让明珠龙家,京华岳家为我的一时糊涂,遭受最为惨重的名誉损失。”

    无他。

    龙城城生下的这个小崽子,太像李南方了。

    不是太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看那鼻子看那眼,看那嘴巴看那小丁丁——

    龙城城望着儿子满心欢喜时,心中也是郁闷不已:“那个死鬼的基因,居然强大到如此地步。幸好,他还不是太丑。不然,等儿子长大后,我肯定会去给他做整容手术。我龙城城的儿子,怎么可以是个丑八怪呢?”

    儿子的出生,让龙城城深陷为人母的狂喜中。

    可同时,一股危机感,却让她从狂喜中,嗅到了不一样的味道。

    有人,不希望她的儿子,能成为(日ri)后迷倒无数美少女的美男子。

    盖因,这是个孽种。

    让京华岳家蒙羞。

    哪怕,她现在已经与岳家没有一毛钱的关系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