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53章 到底是谁错了?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美女,从来都是最能影响男人的大祸水。

    受姐夫的严厉警告,马刺压根不敢对隋月月产生任何非分之想。

    但他可以对吉兰有这想法啊。

    尽管吉兰并不是标准的美女,也就是(身shen)材丰满了些,眼眸深邃了些,可马刺也不是什么帅哥不是?

    马刺受祸水的影响,忽略了不该忽略的现实异样。

    如果不是满心只想讨好吉兰美女,马刺早就该发现对面没几辆车子过来,后面也没车子跟随了。

    这是有人在高速路口,他们后面的路口,实施了交通管制。

    估计那几辆从前方驶来的车子,也是为了预防他们调头逃跑,才截断他们后路的人。

    挡在他们前面的人,只有一个男人。

    借着雪亮的车灯,吉兰能看出那是个已经不再年轻的男人,(身shen)材也不高大魁梧,眉头微微皱着,嘴唇紧紧的抿着,一看就是个平时比较严肃,不拘言笑特认真的人。

    “他是谁?”

    吉兰嘴角再次勾起一抹不屑,看向了隋月月:“老板,这就是贵国最顶级的特工吗?”

    吉兰虽说早就把命卖给了隋月月,对她任何的命令,都是为唯命是从。

    但吉兰的骨子里,终究流淌着印度那个国家敢于冒险,敢于挑战,敢于和恶势力作斗争,敢于——的(热re)血。

    所以,当她意识到这男人,就是被马刺吹嘘到神乎其神的华夏特种精锐后,昂扬的斗志,立即从四肢百骸内腾起,下意识活动了下脖子,发出了咔吧咔吧的爆豆声。

    “他叫荆红——十叔。吉兰,我可以给你一次机会。让你来验证一下马刺的话,有没有说错。如果,十叔能自降(身shen)份,指点你几下的话。”

    隋月月推门下车时,回头对吉兰笑道:“你是(爱ai)国的。很巧,无论我以后会变成什么样的人,但我都不会忘记我父母从小就教导我,要(热re)(爱ai)我的祖国。”

    吉兰明白了隋月月的意思。

    她是(爱ai)国的,老板也是(爱ai)国的。

    老板支持她去验证下马刺所说的那些话,并不会因此而对她产生任何的不满。

    但吉兰还是有些不高兴。

    只因老板刚才用上了“自降(身shen)份”这个成语。

    意思是说,那个男人和她切磋的话,就是给了她天大的面子。

    骄傲的吉兰,不需要别人施舍的面子。

    她想要的面子,包括尊严,地位,都是用拳头争来的。

    “十叔,是我不好,让您久等了。”

    隋月月走到荆红命面前,弯腰深施一礼。

    “没事。反正我最近也很闲。”

    荆红命扫了眼隋月月露在外面的大长腿,淡淡地说:“把衣服放下来吧,小心着凉。”

    着凉?

    现在是五月份了,好不好?

    满大街都是白花花的大长腿呢。

    您就干脆说我别再做速速跑路的准备了就好,有必要这么拐弯抹角的,来讽刺我一个晚辈吗?

    隋月月笑了下,点头说了个好的,弯腰伸手,把系在腿上的礼服下摆松开了。

    “你保镖是几个意思?”

    荆红命看到了双拳紧攥,死死盯着他的吉兰。

    吉兰满眼的斗志,让他察觉出了什么:“怎么,想把我放倒后,再逃离津门?”

    “我确实是这样想的。如果,她能做到的话。”

    在荆红命面前,隋月月无比的坦诚。

    “她不行。”

    荆红命又看了眼畏手畏脚下车的马刺,说:“他们两个加起来,也不行。”

    这就有些伤自尊了。

    吉兰很愤怒。

    马刺——用力点了点头。

    “她来自印度。看到您之前,她正跟马刺争辩两国特种兵谁更厉害些。”

    隋月月笑着解释道:“她是很有希望成为黑猫反恐特别小分队有史以来,唯一的女(性xing)成员。可惜,她的上司要强((逼))她。她只能被迫杀人,最终归附了我。”

    “哦。”

    荆红命缓缓点头:“黑猫?一般(情qing)况吧。”

    “我已经答应她向您讨教下了。还请十叔您成全。”

    隋月月说出她的意思后,也不等荆红命说什么,就再次深施一礼,后退。

    荆红命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他已经不再年轻了。

    早就过了好勇斗狠的年代,不到万不得已时,他是不会动手的。

    尤其当前这种无聊的比试。

    胜之不武是最基本的,以大欺小却是授人口舌的。

    可隋月月,吉兰俩人的态度,又是那样的坚毅。

    “唉。”

    荆红命叹了口气,看着已经缓缓举起双拳的吉兰,说:“你争强好胜的心太强烈了。这样,会导致我在一个照面内,就能打败你。最正确的方式,你该平心静气五分钟后,或许还能撑过半分钟。”

    荆红命这样说是好心。

    好心——

    “那你就在一个照面打败我吧!”

    吉兰却不领(情qing),厉声大喝着,腾(身shen)跃起,好像一头豹子那样,以右脚为利齿,狠狠扑向荆红命的脖子。

    荆红命没动。

    但看着吉兰的眼睛里,却迅速浮上一抹兴奋的亮泽。

    无论荆红命年龄多大,他终究是(热re)血男儿。

    在异族无知美青年,要代表她的祖国,试图挑战华夏的不败神话时,他会给予最坚决的打击!

    命运总是这样,会((逼))着人接受不想接受的现实。

    就像荆红命被迫抬脚后,吉兰就用比扑来时更快的速度,倒飞出去。

    闪电般的抬脚。

    风筝般的向后倒飞!

    吉兰都不知道她是怎么被人一脚踢中左胯的。

    甚至,她都误以为在她即将踢到对手时,一辆高速行驶的列车,忽然从她脚下迎面撞来,撞到了她的胯骨。

    有谁,能挡得住高速列车的猛撞?

    “啊!”

    风筝般倒退的吉兰,瞬间就被从没有过的恐惧所包围,下意识发出了一声尖叫时,后背撞在了一个不算宽阔,却足够她值得依靠的怀抱里。

    咣的一声闷响声中,看到吉兰被荆红命一脚踹飞,及时腾(身shen)而起,张开双手把她抱在怀里,却无法卸去大力的马刺,重重撞在了车头上。

    把偷来的那辆汽车车头,砸出了个大窝子后,顺势坐在了上面。

    他怀里的吉兰,傻呆呆望着好像从没做什么的荆红命,眼神涣散。

    她该相信马刺的话。

    更该听从荆红命的好心劝告,先平心静气五分钟后,再挑战他。

    一脚,就把异族美青年的信心踢到了崩溃。

    荆红命没去管她。

    隋月月的保镖,还远远没有资格,值得他太关注了。

    他只关注隋月月。

    隋月月满脸“果然如此”的惊赞,好像小女孩看到父亲居然能举起一把椅子,而感到自豪,骄傲那样。

    只是,她双手紧握着一把枪,又算几个意思呢?

    “十叔,您果然是当世的不败神话。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形容我对您的佩服。”

    隋月月拇指往下一按,打开了保险,脸上的笑容却没有减少半点:“我还想问问,您能躲开我的子弹吗?”

    “不能。”

    荆红命面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神色自若的说:“正常人类,在五米以内的距离,无论躲闪的速度有多快,都躲不开秒速超过三百米的手枪子弹。”

    “十叔。那我斗胆,请您让开。”

    隋月月笑得更甜了,举着枪向前走了一步。

    “我还没有说完。”

    荆红命好像笑了下,说:“手枪的子弹虽快,却比不上狙击步枪的子弹速度。马刺,你能说出华夏九五式狙击步枪的子弹秒速,是多少吗?”

    马刺没有丝毫的犹豫,立即回答:“超过九百米。”

    “听到了吗?”

    荆红命点了点头,看着隋月月:“狙击子弹的速度,是你手枪子弹的三倍。也就是说,在你刚要扣下扳机时,你的脑袋已经被打爆了。”

    隋月月的瞳孔,骤然一缩,接着盛满了笑意,抬手把枪扔了出去:“十叔,我是和您开玩笑的。”

    荆红命说:“我也是和你开玩笑的。”

    “您——”

    隋月月想骂娘。

    她能确定荆红命就是在“开玩笑”了。

    荆红命是什么样的(身shen)份?

    如果他在亲自出马时,还要在旁边埋伏下狙击手,来确保他自(身shen)的安全,那么他以后就别再抬着头走路了。

    绕城高速的路口处,就他一个人。

    他在看出表面甜甜笑着,眼神却冰冷的隋月月,真心要开枪时,随口问了马刺个问题。

    他可没威胁隋月月什么,更没说他在旁边早就埋伏好了狙击手。

    以为旁边正有狙击手点着自己脑袋的隋月月,来不及多想,即刻“当机立断”扔掉手枪后,才意识到上当了。

    晚了。

    荆红命不会再给她去拣枪的机会。

    他能把她推到当前的高度,也能把她推到永世不得翻(身shen)的地狱里。

    智商颇高的隋月月,当然不会纠结于这个问题,脸上笑容渐渐收敛,换成了严肃的凝重,缓步走到了荆红命面前。

    荆红命的眉头,又微微皱了起来,仿佛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及时转(身shen),背对着了她。

    就像用电脑精确计算过的那样,荆红命刚转(身shen),隋月月就噗通一声,双膝跪倒在了地上,以额头触地,凄声说:“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还请十叔成全!”

    “你没有错。”

    荆红命遥望着西北方向,沉默很久才说:“错是她。但她——不能死。”

    “为什么?”

    隋月月缓缓抬起头来时,泪水已经布满了脸颊。

    荆红命的语气,有些无奈:“有时候,有些问题,是没有答案的。”

    “就因为,她父亲是牺牲在战场上的高级校官。而我的父母,只是最普通的老百姓?就能任由她杀戮,却不用付出任何的代价吗?”

    隋月月用力咬着嘴唇,有鲜血顺着下巴淌了下来。

    让她的声音,听上去就像是杜鹃泣血:“假如真是这样,那么我想我爸妈从小就教导我要(热re)(爱ai)祖国,(热re)(爱ai)人民的那些话,都是错的了。”

    “你的父母,他们、他们没有错。”

    荆红命在说这句话时,语气更加苦涩。

    “可是,你却不让我杀她啊!”

    隋月月凄声嘶吼了句,猛地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抓住了荆红命的胳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