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48章 谁是他的三魂六魄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古老传说中,当出殡时所用的纸人,在点睛焚烧之前,看丧的女人千万不要被它看到。

    不然,女人的魂儿就会被纸人勾走。

    如果只是一两个女人的魂儿被勾走,或许她们在大病一场后,就能逐渐复原了。

    但当有六个女人的魂儿,被纸人勾走,凑成活人所需要三魂六魄后,那么她们就距离死期不远了。

    她们会在来年七月十五,(阴yin)曹地府的鬼门关打开之前,相继离世。

    她们的魂魄,会被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没有遭受六道轮回的纸人索走,凑成活人必须有的三魂六魄,来到这个世界上,享受它不该有的美好生活。

    它会有它自己的事业,有它自己的老婆,有它自己的孩子——有所有正常人都有的东西。

    它也会死。

    但谁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死,以什么样的方式去死。

    死了后,又是去了哪儿。

    它在来年七月十五鬼门关开,来到世界上时,被它勾走魂魄的那六个女人,魂魄也会随即跑出来,寻找它们各自的宿主,就是依附在漂亮的女人(身shen)上,等待纸人的“临幸”,成为它的姬妾。

    这六个本来不该死,却死了的女人,魂魄在被纸人带到(阴yin)曹地府内后,会受到它的鞭挞,调教,对它唯命是从。

    所以它们会促使它们的宿主,本来是人世间很正常的漂亮女人,心甘(情qing)愿的给纸人当姬妾。

    也只能当姬妾。

    它们没有资格,能成为纸人的“原配夫人”。

    如果(套tao)用这个传说,李南方只是个纸人转世,蒋默然等人就是被它在被焚烧时勾走的魂魄,那么就会有六个女人,死心塌地的跟随他,与正常人所看重的(爱ai)(情qing),没有半毛钱的关系。

    也唯有这样,才能解释上岛樱花,蒋默然俩人与李南方并没有任何的(爱ai)(情qing)基础,但她们却都对他死心塌地的原因。

    根据对李南方的调查,谢(情qing)伤轻松写出了五个女人的名字。

    这五个女人,应该就是被传说中被纸人勾走的魂魄,所附(身shen)后,就死心塌地给李南方当(情qing)人的,六个魂魄中的五个。

    岳梓童不是。

    她是李南方的妻子。

    传说中,纸人勾走的那六个魂魄,可是没资格成为他明媒正娶的妻子的。

    所以,谢(情qing)伤在刚写出个“岳”字后,立即停手,说不是了。

    荆红命说话了:“是贺兰小新。”

    “在写这些名字时,我就感觉忘记了哪个人。”

    谢(情qing)伤勉强笑了下,再次蘸水,在案几上迅速写下了贺兰小新的名字。

    蒋默然,上岛樱花,隋月月,龙城城,闵柔,贺兰小新。

    正好是六个女人,符合三魂六魄之数。

    “这样就对了。”

    荆红命看了眼(套tao)间房门,也有点心有余悸的样子,自嘲的笑了下:“我做梦也没想到,有一天我也会信这些东西。”

    “我也有同感,十八年前。”

    “十八年后,你就信了?”

    “我敢说,任何人在八百那地方呆上十八年后,原有的思维也会被改变的。”

    谢(情qing)伤抬头看着窗外,喃喃地说:“那地方,确实是个神秘的地方。足足十八年了,我却连帝王谷都没进去过。”

    “他们还是不相信你。”

    “我们两口子再努力,对八百来说,都只是外来人。”

    “你就没想过,趁夜,夜探帝王谷?”

    “想过。”

    谢(情qing)伤很干脆的说:“十五年前就想过,并做过。但——”

    荆红命没有追问,静静地等他解释。

    俩人认识那么多年了,比亲兄弟还要亲,早就知己知彼了。

    所以当谢(情qing)伤顿住声音,眼里浮上心悸的神色后,荆红命就知道他在十五年前的某个晚上,肯定遇到了很怕人的事。

    这个世界上,能让龙腾四月血鹰谢(情qing)伤害怕的事,应该不会多。

    他既然怕了,那么就证明这件事,并不是常理能解释的。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八百就是个神秘,诡异的地方。

    居住在那儿的人,表面上看上去与其他深山老林居民没什么两样,纯朴,好客,幸福指数很高。

    可惊马槽,帝王谷这两个神秘(禁jin)地的存在,就注定他们绝不是一般人。

    就算是谢(情qing)伤是龙腾四月,但如果触犯了他们最核心的秘密,他们或许就会——变成怪兽?

    谢(情qing)伤沉默了足足三分钟后,才笑了下,低头拿烟。

    他不想说。

    或者说,他不敢说。

    这也没什么丢人的。

    龙腾四月血鹰再怎么牛比,终究是正常人。

    自凡是正常人,在科学无法解释的超自然现象面前,就会变得很渺小。

    “也许,有一天李南方会亲口告诉你的。”

    谢(情qing)伤举起双手,伸了个懒腰。

    纸人的六个姬妾都在,那么它就不会死。

    谢(情qing)伤终于不用再为李南方的死活((操cao)cao)心了,当然会感觉浑(身shen)轻松了。

    “如果住那地方觉得压抑,那就搬出来吧。”

    荆红命缓缓地说:“我想,已经故去的老人家,是不会责怪你没完成任务的。”

    谢(情qing)伤没有看他,脸色更没有丝毫的变化,就像他说话的语气:“我既然已经答应了老人家,那么就我会努力的去做。更何况,八百那地方,确实很适合人类居住。你没注意到,我家婆娘现在根本不用化妆,走在大街上就会被人误以为三十岁少妇吗?”

    “那是你伺候的好。”

    荆红命很难得的开了次玩笑。

    当然会遭到老谢的白眼。

    “行了,我该走了。反正,你也该知道怎么对待隋月月了。她,还有其他五个女人,都不能有事的。一个,都不能有事。不然,李南方就可能永远回不来——这天,就要变了。”

    “让我一个人,去保护他的六个女人?”

    荆红命很不满意:“只是一个蒋默然,一个隋月月,我已经很头疼了。”

    “权力多大,责任就有多大。谁让你当初,选择当前的职务?”

    谢(情qing)伤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那时候,可没谁((逼))你。”

    荆红命没再理睬他,只是盯着案几上那六个女人的名字。

    “别看了。”

    谢(情qing)伤弯腰伸手,去擦那些字:“这件事,我们几个人知道就。没必要让太多人——”

    他的手指刚碰到案几,却被荆红命一把抓住。

    谢(情qing)伤有些不解,抬头看着他。

    荆红命始终死死盯着案几上那六个名字,沉声说:“不对。”

    谢(情qing)伤挣开他的手,皱眉问:“怎么就不对了?”

    “问你,什么叫姬妾?”

    不等老谢回答,荆红命又说:“根据你的了解,古代姬妾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姬妾这个名词,用现代话来解释,就是小老婆。

    可放在古代,却不仅仅是小老婆的意思。

    古代的姬妾制度,是一种极度没有人(性xing)、极度残忍无(情qing)的。

    因为它将“阶级”带进了家庭、带进了同(床chuang)共枕的人儿、带进了手足之(情qing)中间,强行把血脉相连的一家人分成了压迫和被压迫的两类。

    古代的姬妾,是女子的大不幸。

    她们甚至连(爱ai)丈夫的资格都没有,完全就是能玩物,甚至可以随便送人的。

    老谢虽然迫于家中恶婆娘,从来不敢想三妻四妾的好事,但这并不代表着他不懂得什么是姬妾,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姬妾,就是玩物。”

    谢(情qing)伤想了想,又说:“这也是她们最大的特点。”

    荆红命点头,又说:“这六个人中,闵柔,可是处子的。”

    谢(情qing)伤一楞:“你是说,这六个女人,并不是我们所想象的那六个人?”

    “也许是。”

    荆红命有些模棱两可:“也许,不是。从李南方死亡后,闵柔的反应上,她应该最合适是六姬妾之一。可她时至今(日ri),却依旧是处子。而隋月月,也该是六姬妾之一——但根据你的暗中观察,她有没有像蒋默然,上岛樱花这样失魂落魄?”

    “没有。”

    谢(情qing)伤马上摇头:“她活的,还很带劲。最起码从外观上来看,她没有一点憔悴。生活态度,相当积极。”

    “根据我们所了解的古老传说所判断,这就证明她的魂魄,并没有被不知(身shen)在何方的李南方所勾走。”

    “那,她和李南方的关系?”

    “也许,他们俩人只是合作伙伴?”

    在分析问题时,从来都很冷静的荆红命,也用上了疑问句。

    谢(情qing)伤还是伸手,抹掉了案几上的名字。

    无论他们分析的怎么样,这些名字都不能让别人看到。

    哪怕是他们的妻子。

    “八百,太神秘了。”

    谢(情qing)伤沉默半晌,才轻声说道。

    “是啊。”

    荆红命抬手,有些疲倦的揉着太阳(穴xue):“现在我担心,你们夫妻在那边,能不能——”

    谢(情qing)伤打断他的话:“肯定能。”

    “那么,以后在试图接触那些最核心的秘密时,你一定要小心了。”

    荆红命担心地说:“你也说过,八百居民不过百十人,但个个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尤其是那些不起眼的大叔,大妈。如果察觉出有什么危险的苗头——老谢,一定要答应我,用最快的速度逃出来!”

    谢(情qing)伤淡淡地说:“我不喜欢你用这个‘逃’字。”

    荆红命却像没听到那样,再次说:“一定要逃出来!我会在外面安排最得力的人手,接应你们。”

    “好吧。我答应你。”

    谢(情qing)伤没有再因荆红命“看不起他”而不满,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苦笑道:“十八年的任劳任怨,我都没取得他们三成的信任。特么了个比的,我也真够废物的。尤其是在看到杨甜甜很轻松去了帝王谷后,老子心里沮丧的要命。”

    荆红命忽然问:“那个女人,能利用吗?”

    “利用?”

    谢(情qing)伤楞了下,随即陷进了沉思。

    许久后,他才语气有些捉摸不定的说:“除非,李南方能回来。但她和李南方是岳母与女婿——”

    嗡,嗡嗡。

    荆红命放在案几上的手机,急促震动了起来。

    看了眼来电显示,荆红命接起电话,淡淡地说:“抓捕隋月月的任务取消,各单位收队。”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