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47章 纸人,点睛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他没有死。”

    荆红命这个最先怀疑李南方已经死了的人,看着谢(情qing)伤的目光忽然坚毅起来:“无论别人怎么看他的死活,最起码你不能怀疑,他真的死了。就算他真死了,那么他也必须活着。”

    谢(情qing)伤不但是李南方的授业恩师,比师母更了解他是一种什么(情qing)况,几乎知道他所有的秘密。

    老头和师母,只是抚养他长大,给予了一个完整家庭的再生父母。

    所以说,老谢才是世界上最了解李南方的那个人。

    也是肩上担子最重的那个,早在十数年前,就带着薛星寒进驻了八百,只为能看着李南方茁壮成长。

    很少有人知道,李南方这个早衰患儿,有什么资格能让谢(情qing)伤这个级别的牛人,围着他转。

    休说是别人了,就算老谢本人,有时候也会茫然自问,他这样做,值得吗?

    就像,(身shen)为最了解李南方是什么人的他,竟然怀疑那条孽龙会真死了。

    直到荆红命看他眼神飘忽,立即给予他最果断的当头棒喝。

    荆红命的声音不高,听在老谢耳朵里,却犹如黄钟大吕般震耳(欲yu)聋,眉梢猛地一挑,眼神恢复了该有的清明。

    清明中,还有些惭愧。

    (身shen)为曾经笑傲江湖的血鹰谢(情qing)伤,对他十数年前就已经全力以赴在做的那件事,信心居然产生了动摇,这是不应该的。

    在他感激的看了荆红命一眼时,后者缓缓摇头:“这不怪你的。你这些年来所处的环境,能最大程度的消磨你的意志——”

    荆红命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谢(情qing)伤打断:“放(屁pi)。我的意志坚如铁,会这样被安逸生活所消磨?”

    荆红命笑了。

    没说话。

    这个样子的谢(情qing)伤,才是他所熟悉的龙腾四月血鹰。

    骂了荆红命一句后,谢(情qing)伤转移了话题:“你的意思是说,找个人来假扮那个小崽子。或者说,在海外制造他偶尔现(身shen)的假新闻?”

    “谁能假扮得了李南方?他(身shen)边那些女人,哪一个是眼里揉进沙子之辈?”

    荆红命不答反问:“你信不信,只要你炮制出他在海外现(身shen)的假新闻,那些女人——”

    说到这儿后,荆红命看向了(套tao)间里。

    (套tao)间的(床chuang)上,薛星寒与蒋默然,依旧坐在那儿低声说着什么。

    其实不能说是她们在交谈,而是薛星寒一个人在说,蒋默然始终没说话,只是眼神有些呆滞的盯着脚尖,在听。

    老谢明白了。

    如果炮制出李南方在海外现(身shen)的假新闻,他那些个个不是省油灯的女人,绝对会立即动(身shen)赶赴国外,搜寻他的下落。

    那种(情qing)况,不是他们想看到的。

    他们不想让太多的人,去关注李南方。

    “唉。”

    谢(情qing)伤低低叹了口气,又点上了一颗烟,看似漫不经心的问:“据我所知,她和李南方的关系,是生理大于感(情qing)吧?”

    男女之间生理上的所需,固然很重要,但远远不如相(爱ai)的感(情qing)。

    根据谢(情qing)伤的了解,蒋默然与李南方,还有青山中心医院院长吕明亮三人的关系,可谓是荒唐至极。

    吕明亮为了往上爬,甘心把如花(娇jiao)妻推进李南方怀中。

    自暴自弃的蒋默然,索(性xing)从一典型贤妻良母,化(身shen)为(淫yin)、娃((荡dang)dang)、妇,当着吕明亮的面,就敢和李人渣胡天胡地。

    刚把他们三人之间这层关系调查清楚后,谢(情qing)伤目瞪口呆了半晌后,接连骂了不下三十声混账东西。

    在老谢看来,蒋默然与李南方之间,是没有(爱ai)(情qing)的,只有红果果的(身shen)体需要。

    荆红命替李南方“养(情qing)人”,也已经成了老兄弟几个人饭后茶余讽刺他的笑柄。

    但当他今天看到蒋默然这样子后,才知道她和李南方的关系,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样简单。

    荆红命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老谢这个问题,沉默片刻才说:“她,可能就是第二个上岛樱花吧。”

    上岛樱花为了李南方,甘心而从如水女人化(身shen)女魔,就因为她的(身shen)体被征服,所以荆红命才说,蒋默然是第二个上岛樱花。

    “对于除了我家婆娘之外女人的感(情qing)世界,老子表示看不懂。”

    有些头疼的抬手搓了下脸,老谢又问:“那你干嘛把她带来津门?”

    “我想让她亲眼看看,同为李南方的枕边人,隋月月是怎么以‘积极’的态度,来对待生活的。”

    荆红命嘴角勾了下,轻声说道:“你婆娘来的更好,恰好可以帮我劝劝她。真心话,最近我都不怎么愿意回家了。”

    蒋默然当前住在荆红命家里,得知李南方死在英三岛后,这女人就像丢了魂那样,无论荆红夫人怎么劝说,她都以(肉rou)眼几乎看得见的速度,迅速憔悴下来。

    当初那么水灵灵的一小娘们,现在最多也就是四十公斤。

    蒋默然的消极气场,极大影响了荆红家的“风水”,让堂堂的最高警卫局大局长,每次回家都能感受到被消极所笼罩,搞得精神非常压抑,却又不能露出丝毫请她滚粗的意思。

    真要把蒋默然赶出家来,不用现在也肯定“惦记着”她的林家动手,这走路都不看路的女人,就会自个儿出车祸,香消玉损了。

    害的荆红夫人只好每天开车接送她上下班——两口子为此很头疼,为该怎么让她振作起来,想了好多办法。

    其中就包括想替她找个男人,嫁出去。

    荆红命夫妻俩都商量好了,如果蒋默然愿意的话,荆红夫人可以认她为干妹妹。

    荆红命的干妹妹,哦,不,是干小姨子——而且张相极品,想找什么样的青年才俊,找不到呢?

    只要荆红命稍稍露出点口风,前来提亲的人,还不得踩破他家门槛啊?

    但荆红夫人刚刚试探了下,蒋默然马上就提出,她会即刻搬出荆红家。

    她宁可搬出去,很快死于意外,也不想再和别的男人交往。

    看她为李南方守寡的态度如此坚决,荆红命夫妻还能再说什么?

    但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就此憔悴下去啊,不然她早晚得忧郁而死。

    荆红命夫妻为此头疼的很——就在这时候,得到了隋月月化(身shen)李士月来津门的消息,荆红命立即灵机一动,把她带来了。

    他希望,蒋默然能看看同为李南方(情qing)人的隋月月,在他死后,是用什么样的积极态度,来对待人生的。

    为此,他还特意找出了隋月月此前的资料,让蒋默然仔细拜读。

    相比起蒋默然来说,隋月月此前的人生才是不幸的。

    起点低,在蒋默然成为备受病人尊敬的青山第一刀时,隋月月是开皇集团的前台小妹。

    吕明亮在主动把蒋默然主动推到别的男人怀里不久,隋月月却因做了次好事,被连姐搞了个家破人亡。

    蒋默然得到荆红命的庇护时,隋月月却远赴金三角,接替李南方成为了金三角的大毒枭。

    荆红命希望,蒋默然在看完隋月月的资料,两相比较后,会从中悟到什么,从而改变郁郁寡欢的消沉,以积极向上的态度,去迎接更加美好的明天——

    就算不找个男人嫁了,可也别再这样整天哭丧着一张脸,搞得大家心里都不愉快好吧?

    “你这办法,会管用吗?”

    谢(情qing)伤问出这句话时,客厅房门开了。

    荆红夫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她刚才去前台安排大家的晚餐了。

    老谢很自觉,马上就把搁在案几上的双脚拿了下来。

    他与荆红命不但是并肩作战的战友,更是(情qing)同手足的兄弟。

    他比荆红命大一岁,那么当然是荆红夫人的大伯哥了。

    哪有大伯哥在弟妹面前,坐没坐样,站没站样的?

    没看到荆红夫人进来后,眸光马上会投在了案几上的烟灰缸内,秀眉微微皱了下?

    这是在埋怨老谢,又带着她家小命乱抽烟了。

    老谢很想说是荆红命先抽烟,他为了避免吸二手烟,才被迫也吸的。

    只是人家根本不给他狡辩的机会,不爽的瞪了他一眼,快步走进(套tao)间,关上了房门。

    “握了个草,你家婆娘每次用这眼神瞪我,我怎么都感觉魂儿要没了呢?”

    老谢故作夸张的抬手,擦了擦额头后,刚要放下时,忽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看向了(套tao)间房门。

    “怎么了?”

    荆红命发现了他的异常。

    “被你家婆娘瞪了眼后,我就感觉我的魂儿,被勾走了。”

    谢(情qing)伤微微眯起眼睛,缓缓地说道。

    这句话,可就有些不尊重荆红命老婆的意思了。

    兄弟感(情qing)再好,可老婆也不能随便被轻薄的——荆红命就当他是在放(屁pi),张嘴刚要骂时,霍然醒悟:“纸人,点睛!”

    谢(情qing)伤(身shen)子轻颤了下,却没说什么,只是看着他,缓缓点了点头。

    纸人,点睛。

    这是四个很普通的字,两个很正常的词。

    意思就是纸人,点上了眼睛。

    但在两个人对此所了解的层次上,却绝没有这样简单。

    李南方并不知道,他去年梦到他变成纸人,在出殡时被点了眼睛,与老黄牛一起被焚烧归天时,曾经看到六个女人的那个诡异梦境,与八百一个很重要的传说,是完全相符的。

    现在已经是阳历五月初了,街上到处都是穿短裤的帅哥靓女,但当荆红命脱口说出纸人点睛后,俩人就觉得客房气温直线下降。

    有些冷。

    赶紧点烟,暖和下。

    能够把这两个鸟人给吓得浑(身shen)发冷的事,绝对是非同小可的。

    狠狠吸了口烟,谢(情qing)伤才感觉好了些,拿起水杯,慢慢地倾斜,让茶水流在了案几上。

    蘸着茶水,老谢飞快的写起了认命。

    蒋默然。

    上岛樱花。

    隋月月。

    闵柔。

    一口气写下这四个女人名字后,谢(情qing)伤犹豫了下,又写上了龙城城。

    他开始写第六个女人的名字。

    但他刚写了个“岳”字,却又停住了。

    荆红命问:“怎么?”

    “根据传说,岳梓童不在六个女人之中。”

    谢(情qing)伤的手指,在案几上轻轻地点着,缓缓回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