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45章 笑面母老虎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做一个像猫儿那样,趴在男人怀中的小女人,从来都不是隋月月的愿望。

    无论李南方活着,还是他已经不在了。

    就像李南方活着时,隋月月就在最短的时间内,在金三角南区树立起了绝对威信。

    树立威信的方式很简单,只要杀几个不听话的手下,就搞定了。

    反正杀人这种事,有杀人专家马刺来做。

    反正金三角南区所有人按律都该杀。

    反正——金三角有的是人。

    尤其是那些背负各国通缉令亡命徒,能够被金三角南区老大庇护着,是他们最大的心愿。

    成了南区老大的小弟后,就等于往他们(身shen)上贴上了护(身shen)符。

    所以李南方的死活,对于隋月月能否掌控南区的影响,真心不是很大。

    可能,还会因他的死讯传来,让隋月月变得更加冷血了。

    到现在为止,除了每天只要有妹子陪,就不在意(身shen)在何处的马刺之外,就连大卫哥送给李南方的姬妾(爱ai)丽丝,都有些怕隋月月了。

    “这个年轻貌美的女孩子,绝对是金三角南区创建以来,最可怕的老大。

    她,或许天生就是干这一行的。”

    在走进酒店的门槛时,北区等三大区的老大,相互对望了眼,都在心中默默地说道。

    今天,是金三角四大区域老大,每年一次的订货前准备会议。

    每次,都是由南区老大发起。

    地点,也当然是南区老大来指定了。

    负责酒店内外安全的士兵,全部是南区的士兵。

    心细的西区老大,刚下车时就敏锐的发现,今年执勤的这些士兵,不再是往年那些人了。

    毕竟金三角就是(屁pi)大点地方,各区士兵们也是人,不值勤时叼着烟卷来街上转悠几圈,那也是很正常的。

    各区士兵碰面后,还会友好的打个招呼,所以彼此之间认识也很正常的。

    相比起往年那些值勤的士兵,今年南区派出的士兵,全都是清一色的欧美非人。

    个个都是五大三粗,(身shen)材彪悍,脸色狰狞,脑袋光光之辈。

    尤其是看人时的凶恶眼神,就像一只只择人而食的猛兽。

    “这就是南区老大的近(身shen)警卫班了。”

    东区老大在心里默默地说着,看向那些士兵怀里的枪械时,丝毫不掩饰羡慕之色。

    老百姓常说,货比货得扔,人比人得死。

    南区招收这些更加凶残的欧美非拉亡命徒,组建警卫班还在其次,毕竟人家财大气粗,远远不是招人也捡着便宜人来招的其它三区能比的。

    关键是这些人所用的武器。

    握了个草的,这种刚被俄罗斯特种部队阿尔法装备的顶级单兵作战武器装备,那可是有钱也搞不到的好不好?

    可南区又是怎么搞到的呢?

    看来,南区老大隋月月,与俄罗斯吸血蝙蝠有着千丝万缕关系的传言,很可能是真的。

    也唯有俄罗斯吸血蝙蝠老大亲自出马,才能搞到这种顶级的装备。

    “唉,再这样发展下去,我们三大区早晚都得被南区吞并啊。”

    三大区的老大,再次对望着摇了摇头,在心中无奈的哀叹一声时,负责带他们走上二楼的小弟,为他们开门,恭声说请。

    还没等他们说什么呢,两个(身shen)穿黑色皮衣皮裤,高腰马靴,面相俊美却脸若寒霜的漂亮妹子,从房间里快步走出来,手里拿着检测武器的扫描仪。

    其中一个淡淡说了句得罪,就开始扫描三人的(身shen)子。

    这是严重的不信任啊。

    按照“祖制”,四大区老大今天聚会时,都会自觉的不携带任何武器。

    往年,也没谁敢搜他们。

    今年换成隋月月后,怎么就这么多事了呢?

    三人中脾气最不怎么样的北区老大,刚要皱起眉头,冷笑着说声“太过分了吧”时,眼角余光却瞥见窗外对面的房顶上,有亮光一闪而过。

    “草,她竟然在外面布置了狙击手!”

    特种兵出(身shen)的北区老大,所有的怒气,都随着这道白光烟消云散,乖乖举起双手,任由两个漂亮妹子搜(身shen)。

    “得罪了,还请各位见谅。毕竟现在是非常时期,我家姐姐在临走前,特意嘱咐过我,一定要小心从事,避免在这个(日ri)子里发生意外。”

    三个老大走进房间内,一个(身shen)材窈窕,金发碧眸雪肤的东欧女郎,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笑吟吟的微微弯腰,态度客气的不得了。

    (爱ai)丽丝的年龄,明明要比隋月月大好几岁,她却心甘(情qing)愿的喊人姐姐。

    一来是(爱ai)丽丝很聪明,能摆正自(身shen)位置。

    二来呢,也能由此推断出隋月月是多么的可怕,连南区二把手都对她心生忌惮。

    如果是放在别处场合,三个大男人看到穿着(性xing)感的东欧美女后,自(身shen)雄(性xing)荷尔蒙肯定会急促分泌,就算碍于(身shen)份不动手动脚,口花花是免不了的。

    可现在,却没谁敢对(爱ai)丽丝有任何非分之想。

    大家都曾经有过耳闻,就是上个月,来自沙特的某富豪,因为钱太多感觉人生没意思,为了寻刺激跑来金三角游玩时,在街上偶遇了随意逛街的(爱ai)丽丝,顿时惊为天人,马上采取了求(爱ai)行动。

    结果,那位据说与沙特王室关系亲密的富豪,拉扯(爱ai)丽丝的右手,被暗中保护她的警卫,拿砍刀活生生的看了下来,随手扔给了街头上的流浪狗。

    沙特富豪够牛比了吧?

    在金三角遭受重创后,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不善罢甘休又不行——他们随后前来金三角的复仇小分队,刚登上东来的私人飞机,飞机就轰地一声,化为火鸟了。

    随后,金三角南区老大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上发表声明,对此事全权负责。

    李南方死亡的消息传来后,隋月月就不再满足她当前的势力范围了。

    这个有着相当大野心的女人,数月间就把她的触手,伸到了全世界。

    没办法,有钱,任(性xing)。

    幸好她牢牢抱着一条宗旨,那就是绝不招惹华夏生气。

    既然不触犯华夏利益,国内相关部门傻了,才会为了世界和平——就来仗义勾除掉她。

    还有传言说,华夏某部门与隋月月,有着不得不说的关系。

    上述这些,都是过去式了。

    也是三区老大越来越忌惮隋月月的原因。

    相比起被人称为“笑面母老虎”的隋月月,还是(爱ai)丽丝看上去更可亲一些。

    “请问(爱ai)丽丝小姐,怎么没见到隋小姐呢?”

    等漂亮妹子奉上香茗后,东区老大微微欠(身shen),客气的向(爱ai)丽丝询问。

    “我姐姐外出有事,过几天才会回来的。”

    (爱ai)丽丝端起茶杯,红唇微微嘟起,轻轻吹了口气:“今年的准备会议,就由我全权代表,来与各位协商大计了。”

    三大区的老大,齐齐点头时,心里都在想:“笑面母老虎,现在去做什么了呢?她不会趁着我们来开会时,带领她(身shen)边那个叫马刺的杀神,趁机把我们的老窝端了吧?”

    三大区的老大想多了。

    隋月月还暂时不想——要在今天,把他们的老窝断掉,一统金三角的制毒、贩毒大业。

    她在内地。

    津门。

    (身shen)边也只有两个人追随。

    一个是长相俊美,(身shen)材不错的南亚姑娘。

    一个,却是没走几步,就会向南亚姑娘笑一下讨好的马刺。

    很难相信,女(性xing)地位在国内比一头驴高不了多少的印度姑娘吉兰,会是一名(身shen)手超绝的特种兵。

    各国都有女(性xing)特种兵。

    极度歧视女(性xing)的印度也有。

    但他们对女(性xing)特种兵的要求,也是全世界最严格的。

    不但要求她们功夫高强,枪法出众,而且还极度要求她们必须是长相俊美,(身shen)材窈窕,(床chuang)上功夫——唯有这样,才能受到部队领导青睐不是?

    吉兰就很受领导青睐。

    很可惜,她并不喜欢被领导青睐。

    所以,当领导非得青睐吉兰时,吉兰唯有杀了他,然后亡命天涯,途经金三角时,恰好被“求贤若渴”的隋月月碰到,立即收在了麾下,当做心腹保镖了。

    有时候,不得不说隋月月天生就是做大事的那种人。

    她坚持“疑人不用,用人不疑”的用人方针,为她赢得了全部手下的绝对尊重。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隋月月只要对吉兰说一句“你去死吧”,南亚姑娘就会立即拔枪,对着她自己脑门扣下扳机的。

    同样,如果隋月月不是天生做大事的人,在李南方死翘翘的消息传来后,她也不会在呆坐一整晚后,第二天就下发了若干决策,接连干掉了几个胆敢质疑她的麾下了。

    马刺这个刽子手,让隋月月很满意。

    满意到什么程度呢?

    当她看出这个被叶小刀形容为“比虫子”的家伙,对吉兰有意思后,不但没有觉得俩人外形实在不般配,反而极力撮合他们。

    不然,再敢不把隋月月放在眼里的马刺,也不会当着她的面,就对吉兰乱抛媚眼了。

    吉兰却像是瞎子,看都不看马刺一眼。

    “小姐,这就是津门银凝超市的总部大楼了。”

    吉兰踩了下刹车,让车子缓缓贴在了路边后,轻声汇报。

    “嗯,这先到了么?”

    有些舟车劳顿的隋月月,上车后就闭上了眼睛,闻言懒洋洋的说了句,伸手摘下了脸上的墨镜。

    “是的。”

    看了眼大楼上的门牌,吉兰点头:“要不要我进去,找到那个臭女人后,一枪崩烂她的脑袋?”

    “我去好了。”

    不等隋月月说什么,坐在副驾驶上的马刺,就抢先说道:“杀人这么有损气质的活,交给我最好了。”

    吉兰没理他,只是回头看着隋月月。

    隋月月笑了下,依旧是懒洋洋的样子:“吉兰你去吧。但不是杀人——在华夏,杀人是犯法的。你只要确定姓连、哦,不,是我亲(爱ai)的连姐在不在,就好了。”

    “有些肮脏的事啊,最好是晚上做。”

    隋月月抬手,轻拍着小嘴,伸了个风(情qing)万种的懒腰,喃喃地说:“这天,快黑——”

    她刚说到这儿,没骨头那样倚在座椅上的(身shen)子,忽然(挺ting)直坐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