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44章 女魔养成计划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犬生随手刷着断刀,挽起一连串刀花的娴熟动作,再次证明了他要比恶狼还要凶残。

    尤其他盯着上岛樱花时那(淫yin)邪的目光,不断在她脸上,(胸xiong)上,腰间和长腿上来回的扫时,那种她才是猎物的紧张,恐惧感,更加强烈。

    上岛樱花忍不住地,慢慢舒展开握着断刀的双手,纤长的手指,再更加用力的握紧。

    她这个动作,彻底暴露了她的不自信。

    “美女,你死定了。”

    就在小山次郎看到上岛樱花这个动作,短粗的眉头皱了下时,犬生笑嘻嘻的走了过去。

    他右手中的断刀,很随意的拖在地上。

    锋利的刀刃,在木地板上划出一道长长的划痕,发出轻微,却刺耳的沙沙声。

    这种声音,让上岛樱花几乎要抓狂。

    细细的汗珠,自她光洁的额头上冒出来时,她再也无法控制的,向后缓缓退了一步。

    别看这小小的一步,却代表着上岛樱花的必胜信心,被人家犬生给彻底压垮了。

    一个人在生死决斗中,却连必胜的信心都没有,那么她凭什么——不死呢?

    小山次郎的眉头,皱的更紧。

    感受到上岛樱花恐惧的嘎拉,右手重新按在了枪柄上。

    “呵呵,美人儿。其实你不该答应那个老、就是我师叔的要求,和我对决的。因为,你远远不是我的对手。你现在是不是特别紧张,特别恐惧?别否认,我能从你瞳孔的变化中,看的出来。”

    犬生走到上岛樱花面前三米处时,终于也举起了刀。

    他举刀的动作,与上岛樱花一模一样,都是扛在右肩肩胛骨之外的三寸处。

    经过多少代断刀流的前辈们潜心摸索,才确定唯有把刀放在这个位置,才能在出刀时,速度最快,角度最刁,力道最猛,空气阻力最小。

    上岛樱花又动了。

    这次,她没有后退。

    她很清楚,如果再后退一步,她所坚持的信心,就会轰然倒塌。

    过去大半年的严酷训练,会付之东流。

    她会扔掉断刀,瘫倒在地上,双手捂着脸,像死了老公的女人那样,嚎啕大哭,任由犬生把她这颗漂亮的脑袋,一刀斩下!

    尽管那样一来,她就能见到她的(爱ai)(情qing)了。

    但毫无疑问,那绝不是正在天上看着她的李南方,想看到的。

    他希望,在他死后,她能更加坚强,能牢牢把控住东洋最大的贩毒组织,来留住她的(爱ai)(情qing)。

    所以,就算是再怎么害怕,上岛樱花也不能后退半步了。

    她双手持刀,横向迈步。

    额头上的汗水,滑落在了她眼眸里,淹的有些疼,视线也有些模糊。

    再看向犬生时,他已经不再是犬生,甚至都不是个人了。

    而是一个面相狰狞,有着一张血盆大口的恶魔。

    犬生此时说出来的话,听在上岛樱花的耳朵里,就仿佛来自地狱最深处。

    “美人儿,我劝你还是放下刀吧。只因,我实在不想杀你这种媚骨天成的女人。你这种美人儿,天生就该匍匐在强大的男人面前,等着被征服。”

    犬生眼睛越来越亮:“你的运气不错,我恰好是个强大的男人——给你十秒钟的时间,来好好考虑下。你不想死的话呢,就扔下刀,脱下衣服,像浅草的母狗那样,匍匐在我的脚下。”

    对决之前俩人说的那些话,哪怕是废话,也不是废话。

    因为他们说了些什么,都能对敌人的心理,产生一定的影响。

    最好是生气。

    愤怒,是消耗人理智的最佳武器。

    没有理智的人,就再也不可怕了。

    随着犬生的这番话,上岛樱花横向迈动的脚步,明显变缓。

    犬生眼里的笑意,更加多了。

    他知道,女人被他这番话给说的心乱了。

    不担心乱了,而且即将崩溃!

    不然,她绝不会左手慢慢离开刀柄,揪住了束腰的白绫,缓缓一拉。

    然后,随着乌云般的黑色柔道服,从她白如凝滞的双肩滑落,露出了妖娆的(身shen)子。

    宽大的柔道服下面,居然是真空的。

    美。

    让人能窒息的美。

    不但犬生,嘎拉还有四个小弟都看呆了,就连小山次郎嘴角都急促的动了下。

    但他马上低下了头。

    断刀流被东洋其它流派视为邪派,肯定有这样那样让人看不顺眼的地方,却独独在“色”这方面,要求甚为严格,绝不许教众,对不想伺候的女人心生邪念。

    犬生被视为败类,就是犯了这条节律。

    上岛樱花的(身shen)子,太美了。

    就连这段时间,已经收了好几个初中生的小山次郎,在看到后都有些把持不住了。

    他怕会因此对上岛樱花产生邪念,所以才赶紧低头,继续保持他前辈该有的风范。

    上岛樱花也不是把衣服全脱了。

    只是上半(身shen)。

    白绫再次缠在她腰间,让黑色柔道服就像长裙那样,倒垂在她膝下。

    她缓缓地侧(身shen),露出了背后的黑色巨蟒刺青时,望着犬生的双眸里,浮上一抹残忍的笑意。

    “只要能把对手干掉,随便你用什么样的招数!”

    这句话,是小山次郎在开始传授她断刀流绝技之前,郑重告诉她,需要她铭记在心的。

    美色,算不算是招数?

    不算。

    美色,却是最厉害的武器之一。

    尤其当犬生看到上岛樱花背后那条邪恶的黑色巨蟒时,眼睛瞪的更大了。

    有口水,从他嘴角淌了下来。

    本(身shen)就是媚骨天成,(身shen)材妖娆,相貌妩媚,肌肤胜雪的女人,背后再纹上这么一条邪恶巨蟒——尼玛的,还让不让男人活呢?

    上岛樱花当然不想让犬生活下去!

    “呀!”

    就在犬生双眼死死盯着上岛樱花的后背,神游天外,想象她在他(身shen)下婉转哀啼的香艳场景时,一声尖利的厉喝声,炸雷般从耳边响起。

    几乎是在同一瞬间,冷风袭面!

    “不好,这娘们是在色、(诱you)我,来分散我的心神!”

    犬生蓦然醒悟,慌忙举刀,睁眼看去。

    他看到,上半(身shen)果着的美女,迅速变小,只看到她的头顶,以及凝脂般后背上那团黑色巨蟒的侧影,却看到了训练馆上方天花板上的吸顶灯,原来是“樱花”牌子的商标。

    好像,还有一道血箭,从一个脖子里向上急窜。

    “那个没有了脑袋的人,是谁?”

    犬生脑子里悠地浮上这个念头时,脑袋已经急速下坠,落在木地板上,球那样咣咣地弹跳了几下,蹦到了上岛樱花的双足前。

    “好漂亮的一双小脚。”

    犬生居然完整的说出了这句话。

    他还有一句话没来得及说出来:“我能用舌头((舔tian)tian)一下吗?”

    他的眼球,就固定在了某个角度上,脸上呆着赞叹。

    犬生的无头尸体,在默立片刻后向前扑倒时,恰好对着上岛樱花。

    一股子血箭窜出去后,脖子断口处再喷出的鲜血“流速”,明显减弱了很多。

    但足以把上岛樱花喷成了血人。

    “呼。”

    任由无头尸体的脖子,自(胸xiong)膛上划过,扑倒在脚下,与它的脑袋碰在一起后,上岛樱花才闭眼,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啪,啪!

    有单调的掌声,自空((荡dang)dang)((荡dang)dang)的训练场内响起。

    却是小山次郎在为上岛樱花,能施展出他最得意的“横扫千军如卷席”绝招而击掌祝贺。

    他没觉得上岛樱花斩杀犬生的行为方式,是取巧,是赖皮。

    他只看重两个人,是谁最终活了下来。

    更看重,上岛樱花在斩出那一刀时,那凌厉无比的必杀气势!

    他对这个女学生非常满意。

    因为在他功夫最鼎盛时期,也就是能把这一招用到这种地步了。

    小山次郎贺,上岛樱花此后彻底脱胎换骨。

    能够把一媚骨天成的美人儿,训练成残忍,残酷的冷血杀人机器,对小山次郎来说,是最大的成就。

    他决定了,下半辈子,就守在上岛樱花(身shen)边,甘心给她当保镖了。

    这样的女人,才值得厌倦了世外桃源生活的小山次郎追随。

    就连断刀流的掌门师弟,都甘心追随上岛樱花了,更何况是嘎拉等人呢?

    在犬生人头飞起的那个瞬间,残留在嘎拉等人心底深处,对她的最后一丝不屑,也告烟消云散。

    嘎拉与四个小弟的击掌声,也响了起来。

    双手把断刀放在刀架上后,好像浴血重生的上岛樱花,重新穿好了柔道服,转(身shen)看着小山次郎,淡淡地说:“以后,多找几个这样的人来练刀。”

    “哈依。”

    迅速调整心态的小山次郎,像下属那样,对上岛樱花的命令,深弯九十度的腰,语气铿锵。

    抬手抹了把脸,上岛樱花伸出小香舌,轻轻((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手上的鲜血,又张嘴把半截拇指吸在了嘴里,眼眸流动,轻飘飘的扫了嘎拉等人一眼。

    嘎拉五个人,全都(情qing)不自(禁jin)的打了个冷颤,齐刷刷的弯腰。

    上岛樱花迈着从容的步伐,赤着一双带血的雪足,走向了洗浴室那边。

    “她彻底地变了。这,就是小山次郎所说的女魔养成计划最终版吧?”

    嘎拉与四个同伴对望了一眼,再次打了个冷颤时,却不知道上岛樱花正趴在浴缸上,狂吐着。

    泪水,鼻涕,也都出来了。

    再美的女人,在狂吐时的样子,也不会太好看。

    幸好没人看到。

    正如没谁知道,上岛樱花此时流出的泪水,不是因为狂吐时难受迸溅出来的,而是因为害怕。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乎连胆汁都吐出来的上岛樱花,才软软的躺在浴缸内,双眸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浴缸里的水,已经变成了粉红色。

    人们总是盯着一个地方,看的时间过久,就会出现幻觉。

    上岛樱花看到了那张脸。

    她曾经朝思暮想过,以后还会继续朝思暮想却再也看不到的脸。

    “李南方,你在那边还好吗?”

    上岛樱花嘴角动了动,闭上眼时,晶莹的泪水顺着眼角,滴落在粉红色的水里。

    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呜咽声:“我不想变成这样子的。我只想做一个,猫儿那样趴在你怀里的小女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