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我的极品小姨 第940章 芒种 ,暴雨至

时间:2018-04-19作者:风中的阳光

    ,我的极品小姨最新章节!

    九年前,与民族英雄岳飞被陷害时年龄相当的常主任,已经在抗旱办挣扎十几年了,刚解决了副科级。

    因为家穷人丑——空有一颗(爱ai)国(爱ai)民(爱ai)家庭的常主任,还是板砖王老五一个。

    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

    也正是这“得天独厚”的优势,所以部门领导那年去西北搞援助活动时,带上了他。

    自凡是年轻的,有家有业的,谁愿意去大西北那么落后的地方,一呆就是三个月呢?

    常主任却无所谓,反正孤(身shen)一人,天下何处都能安家的。

    再说,每个月两千块的出差补助,对他来说也是不小的(诱you)惑。

    于是,老常就收拾行囊,快乐的踏上了西北之行。

    后来他每当夜半醒来,看着枕边那个如花似玉水灵灵的老婆后,总会有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确定这是真实的,枕边水灵灵的女人可以任由他肆意骑跨后,老常就会在心中惬意的长叹:“那次的西北之行,是我人生中最大的命运转折点啊。”

    就是那次的西北之行,板砖王老五老常,获得了老天爷的青睐,被当地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妹子给相中了,死活的非他不嫁,哪怕是吃糠咽菜。

    至于程主任这种级别的大美女,怎么会主动倒追他这件事,老常表示不知道。

    也不想知道,更不想去问。

    反正他又不是传说中流落民间的真龙天子,就是穷丑吊丝一个,程主任能图他什么?

    到了后来,还是程主任主动告诉了他,她为什么要倒追他。

    盖因老常九年前去了西北后,偶然被一个老和尚看到了。

    那个老和尚与程主任的爷爷,是好朋友。

    老和尚看到常主任后,面露惊讶之色,说别看此人当前落魄,但以后定当飞黄腾达——封侯拜将是别想的,却能成为一个县城的实权七品官。

    也就是说,老常以后可能会成为县长,区长之类的。

    一个仗着学习成绩好才成为公务员,结果在单位挣扎十数年都没大起色的,能够成为区长之类的正处实权干部,那不是飞黄腾达,又是什么呢。

    于是,老和尚就蛊惑程主任的爷爷,让孙女去倒追老常。

    以后,程主任会成为官太太,儿女双全,贵不可言啊。

    大西北那边的民间,民众的文化程度普遍低一点,反而更相信某些传统文化。

    别看程主任是水灵灵的一朵小黄花,也是这样。

    于是,她在考虑很久后,终于主动向老常伸出了橄榄枝,异常顺利的成为了常夫人。

    老常听老婆说完后,嘴巴张的能塞上个鹅蛋。

    他是满脸,满五脏六腑的不相信,他以后能飞黄腾达啊。

    不过,就算他再不信,也得假装很相信。

    不然,水灵灵的老婆,真会离他而去啊。

    包括,在去年除夕子时,他必须要孤(身shen)前往黑龙峪,烧香磕头——你妹的,多冷,多怕啊?

    就算是现在,老常想起那晚,他胆战心惊跪在黑龙峪最高处,总是觉得背后有个(身shen)穿白衣的长发女人,眼神冷森的看着他,无声的冷笑,前面黑黝黝的山涧内,也仿佛有条黑龙在盘旋飞舞的毛骨悚然感,他后背都有冷汗冒出来。

    但他却不后悔。

    只因那晚他从黑龙峪回来,发烧发到三十九度八,一直卧(床chuang)正月十六后,接到了市组织部门领导的电话。

    他,成了抗旱办的主任。

    官至副处!

    在看到委任书后,做梦般的老常,开始强烈怀疑,领导脑子可能是进水了。

    他当然不会去问领导脑子是不是进水了,正如他开始相信老婆所说的那些了。

    程主任爷爷那个老和尚朋友,法名空空大师。

    老常现在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明明是因为空空大师的预言,他才娶了个如花(娇jiao)妻,并按照老和尚所说的,除夕夜冒险后,成为了诸多抗旱办主任竞争者中的最大一匹黑马,以后可能真会成为实权正处。

    可为什么,每当他想起老和尚后,心里就会冒冷气,浑(身shen)都不舒服呢?

    没有哪个人,喜欢自己的未来,被某人提前看到。

    所以平时他不许老婆提起老和尚。

    程主任,在年后,也从没提起过老和尚。

    但今晚的此时,她却承认,她又找过老和尚了。

    常主任相貌不怎么样,但他有颗善良的心——对老婆又特好,工作积极努力,端正的人生态度,彻底折服了刚开始时,只想凭借他来实现成为官太太梦想的程主任。

    把他当做了天,幸福的港湾。

    青山从去年腊月到现在,遭遇百年不遇的大旱后,常主任心急如焚吧,程主任也是担心的不行。

    尤其是夜半醒来,看到枕边空空,丈夫还在单位,为该怎么解决青山旱(情qing),而((操cao)cao)心劳神越来越憔悴后,程主任就心疼的不得了,背着他又回了次娘家,请求爷爷给空空大师打电话,问问老和尚,青山旱(情qing)何时解除,期间丈夫又该怎么做。

    “龙,龙不在渊,是什么意思?”

    傻楞半晌的老常,眨巴了下眼睛,喃喃问道。

    其实,依着他的文化水平,当然能读懂这句话的意思。

    他问老婆,就是清醒过来后,本能的反应罢了。

    果然,程主任给出了和他理解完全相同的答案:“青山的龙,不在家。自然不会给青山排云布雨了——不然,前些天的人工降雨,就该起到效果才对。”

    抬手用力搓了下老脸,老常稍稍精神了些:“那,他有没有说,青山的龙,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芒种。”

    “芒种?”

    老常立即拿起手机,开始翻看(日ri)历。

    芒种是二十四节气之一,每年的芒种,不是阳历六月五号,就是六号。

    现在才刚五一劳动节,距离芒种还有足足一个多月呢。

    也就是说,青山还要干旱一个月。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等龙回来后,我这个抗旱办主任,也该下岗了。”

    老常苦笑了下,放下了手机。

    尽管他也很清楚,老天爷就是不下雨,别说是他只是个小小的抗旱办主任了,就算青山最大的领导,也没辙的。

    但在旱(情qing)越来越严重时,总得有人被推出来,承担老天爷为什么不下雨的责任。

    没有任何后台,到现在都不知道领导脑子是不是真进水了的老常,无疑就是最佳责任人了。

    到时候,他唯有卷铺盖滚蛋。

    程主任的神色,也有些黯然。

    气温,忽然又闷了起来。

    原来是风停了。

    就在几分钟前,窗外那片电闪雷鸣的夜空里,乌云正在缓缓散去,皎洁的月儿,徐徐露出了半边脸。

    天,放晴了。

    楼下十数名抗旱办的工作人员,都傻愣愣的站在原地,仰望着夜空,久久的不语。

    人们实在不明白,天都(阴yin)成这样了,怎么就不下雨呢?

    “怎么,就不下雨呢?唉。”

    常主任无力的叹了口气时,程主任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哦,对了。那位高人还说,在青山龙回家之前,最好是做好防汛防涝准备,以防不测。”

    “什么?”

    老常怀疑他的耳朵出问题了。

    遵从物极必反的自然规律,大旱之后必有大涝的说法,还是有一定市场的。

    相信上属部门的领导,也肯定会考虑到了这一点。

    可问题是,当前青山正值百年不遇的大旱之年,此时大家都在为怎么改善旱(情qing)而绞尽脑汁呢,老常如果提出要防涝——估计领导会立即拍着桌子,让他滚蛋。

    “龙回青山渊,就是暴雨倾盆而下,半月不见太阳之时。”

    程主任好像也知道她在从事某种迷信活动,来左右丈夫的工作,声音压的更低:“所以我个人以为,你一定要向领导汇报,做好防汛工作。城北的黄河青山段,淤泥是时候清理了。不然,等上游雨季到来,河水暴涨,这条地上河对北岸的威胁,会是无法想象的。”

    老常双颊不断鼓着,久久的没说话。

    “老公,这次你一定听我的。就算你被领导误会,被解职回家了,不是还有我,陪你天荒地老么?”

    程主任走过来,双手勾住老常的脖子,又开始媚眼如丝了:“大不了,咱们去开一家小饭店。到时候,你是老板兼厨师,我是老板娘兼跑堂的。小(日ri)子,也不一定比现在差啊。”

    开一家小饭店,是老常官场之外最大的愿望。

    他被老婆的话给打动了,猛地伸手撩起程主任的旗袍,喘着粗气的低吼:“好,好,老子就听你的。先给你解决旱(情qing)!”

    “啊,你领导不是要来吗?”

    程主任被老常的粗暴动作,给弄得(娇jiao)呼一声。

    “领导算个毛——”

    老常把水灵灵的老婆,重重压在桌子上时,这样霸气的说道。

    在老婆面前霸气十足,才是一个真正的男人。

    老闵也是这样认为的。

    所以当他醉醺醺的回家,张手和妻子要钱,说要立马返回某地下赌场,要与赢走他五千块的那些混蛋,决一死战,不死不休被拒绝后,抓起橱柜上的花瓶,就狠狠砸在了地上。

    指着闵母嘶声骂道:“嚓啊,你凭什么不给我钱啊?那些钱,可都是老子从澳门挣来的。尼玛的,赶紧的拿钱!”

    闵母紧咬着嘴唇,也不说话,只是用力摇头。

    “你这是故意让老子生气吧?”

    老闵急了,做了个挽袖子的动作,伸手正要抓妻子的衣领时,次卧的房门开了,(身shen)穿素色睡袍,用一道白绫系着马尾的闵柔,站在门口冷冷地看着他。

    老闵在妻子面前那满腔的嚣张气焰,就像遭遇大雨那样,立即蔫了。

    老脸上迅速浮上了谄媚的笑容:“小,小柔,原来你也在,在家呢。”

    望着父亲过了足足一分钟后,闵柔才叹了口气:“唉,爸,你已经害死了李南方,还不知足。是不是,把我和妈妈都害死后,才会醒悟呢?”

    “小柔,看你怎么和爸爸说话呢?”

    老闵尴尬的笑着,眼神闪烁:“再说,我也没((逼))着李南方非得去救你啊。”
小说推荐